img

秋原悠人回想起了那名三池崇史前世的成就,琢磨了起來。

2022 年 2 月 10 日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把版權交給對方說不定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秋原,這是關於黑社會的那部影院原創電影。」淺野愛子又拿出一個錄像帶,秋原悠人接過,然後插在了錄像機上,並打開了電視屏幕。

緊接著,屏幕亮起,《大阪黑社會》五個字開始出現在了屏幕上。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秋原悠人和淺野愛子也了解了這個故事的前因後果。

故事描述了一位有越南血統,遊走在黑白兩道之間的男主角。他的目標,是抓獲大阪最大黑幫的頭目。

隨著男主角一步步破案,大量關於黑社會組織的鬥爭、交易開始出現,而男主角也通過不斷地鬥智斗勇,進一步接近了那名黑幫老大。

到了最後,為了保護家人,原本堅守自己理念的男主角,還是選擇不擇手段地殺了那名黑幫老大。

在100分鐘后,整部電影放映結束。

秋原悠人轉頭問了下淺野愛子,「淺野,這部電影你覺得如何?」

淺野愛子遲疑了下,回答道:「我覺得拍得很驚心動魄,但是……」

頓了頓,她補充道:「暴力、兇殺場景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在電影放映過程中,大量暴力鏡頭被赤裸裸地放了出來,包括挖眼、**、肢體分割等等。

所以在看完后,她臉都有點發白了。

秋原悠人信以為然地點點頭。

他倒不是在意這一點,而是覺得內海拓人作為導演的屬性,有點與和《嫌疑人X》不契合。

在前世的時候,《嫌疑人X》中日韓三個版本他都看過,裡面的暴力場景都是一瞬而過的,很少會被大篇幅地表述。

與之相比,電影中更加突出的元素應該是關於感情的刻畫。

不過自己真的要放棄與內海拓人的合作嗎?

就像他所說的,現在電影公司那邊都出於顧及不敢放開談票房分成,只要獨立製片人這邊才能不怕這一點。

但要找到合適的獨立製片人,又要花多少精力呢?

或許,自己可以考慮換一個合作項目?

……

在秋原悠人思考的時候,內海拓人卻和他的搭檔永山義人在一間居酒屋喝著悶酒。

內海拓人自顧自倒了一杯酒,然後深深嘆了一口氣,而一旁的永山義人則用安慰的語氣勸說道:「內海,不要嘆氣了,這種事本來把握就不大。」

這一次的版權談判,只是他們看到機會的一次「嘗試」。

如果不是秋原悠人要求票房分成的話,他作為知名作家,影視化版權肯定會被大型電影公司拿走。

所以能有一次嘗試的機會,已經是非常難得了。

內海拓人悶了一口酒,搖搖頭說道:「我不是沮喪,我只是感慨。」

「感慨?」永山義人不解道。

「是啊,」內海拓人繼續說道:「你看秋原悠人的年齡比我們還小了不少,結果卻已經住在了那麼高級的公寓里,甚至已經是暢銷書作家了!」

「但我呢,至今還是一名默默無聞的小製片人。」

永山義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正想再安慰兩句,沒想到又聽到自己的好友說道。

「雖然我很嫉妒他,但這一次的影視化版權,我認為還有戲!」

永山義人沒想到聽到了這個回答,不解道:「他不是都已經讓我們走人了嗎?」

「但他也沒有說我們下一次不能再上門啊。」

內海拓人笑了起來,「我準備去多拜訪幾位投資人,看看能不能先簽署意向協議,只要了有了協議,想必秋原悠人也會更加重視我們。」

所謂的獨立製片人,本來就是「厚臉皮」。

換句話講,如果一兩次被拒絕就輕易放棄,那麼在這一行也干不長久。

所以他打算在秋原悠人徹底拒絕他之前,再多嘗試幾次再說。

兩人喝完了酒,然後回到了一起住的公寓。

內海拓人住三樓,而永山義人住在四樓。

但就在公寓樓下,管理員喊住了他們,「內海桑,你來的正好,剛好有一通你的電話」

內海拓人有些不解,這麼晚了,還有誰會給自己打電話,

正當他疑惑的時候,管理員又說道:「是一名姓淺野的小姐打來的。」

聽到這個名字,內海拓人和永山義人對視了一眼,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內海拓人沒有猶豫,立刻小跑進管理室,拿起正放置在一旁的話筒,用興奮的語氣說道:「淺野小姐,我是內海拓人,請問有什麼事嗎?」

在話筒中,傳來了淺野愛子的聲音,「內海桑,秋原老師讓我轉告您,希望下周二再談一談相關的合作。」

內海拓人壓抑住興奮的心情,沉下聲說道:「我知道了。」

機會就在眼前,再錯過的話,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

時間很快到了下周二,內海拓人與永山義人再次登門拜訪。

為了能夠成功說服秋原悠人,這一次他們除了穿著租來的高級西裝,還帶來一大疊意向書。

這些意向書是這段時間他們跑了好幾家公司談判來的。

這些公司有的是影院、有的是電影公司、而有的則是與電影這一行毫不掛鉤的投資人。

基本所有人目的都是想掙筆快錢——畢竟93年之後,市場環境惡劣,都沒多少投資機會。

電影算是少有的還算景氣的行業之一了。

而秋原悠人作為知名作家,對他作品的影視化,很有可能獲取到比較不錯的票房成績。

不過這些協議只是意向書,甚至連押金都沒有,所有並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益,意味著一方想要毀約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但他們依舊花費了大力氣去獲得這份意向書的原因,目的是為了進一步說服秋原悠人。

看,有這麼多人對我們的電影項目感興趣!

所以預算資金完全不是問題!

但讓兩人意外的事,這一次見到秋原悠人,對方反而對這些不感興趣,而是拿出了一份名叫《殺人回憶》的稿件放在兩人的面前。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能把這部作品拍成電影。」 天就快要亮了,蕭何的時間不多了,更重要的是,他現在體力消耗十分嚴重,所以他必須主動出擊,幹掉三十八國聯合大軍的指揮部,這樣他才能逃過這三十八國聯合大軍的追殺!

只是,指揮部在哪裡?

蕭何尋思了一下,如果是他自己,會把指揮部修建在哪裡?

在白玉山頂上,之前那些人,已經修建了臨時指揮部!

後來的這些人,會不會將指揮部直接安置在那裡?

蕭何決定賭一把!

他閉上眼睛,集中精神,開始回憶自己剛才的移動路線!

他記性很好,沒多久……剛才移動路線,全都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又過了一會兒,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副白玉關的立體動態圖!

他在哪個位置,聯軍指揮部在哪個位置,追殺他的大軍又在哪個位置,全都在他腦海之中浮現了出來!

通過計算,他找到了一條,最快去白玉山頂的路線!他立刻出發!

聯軍剛才圍攻他,被他精心設計的陷阱,殺的傷亡慘重!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人都被吸引了過去,別的地方,人數已經很少了!

蕭何隱藏好行蹤,小心翼翼前進,很難在被發現!

而等那三十八萬大軍在重新圍攏過來的時候,蕭何說不定已經到白玉山頂了。

如果蕭何賭對了,端了聯合大軍的指揮部,這三十八萬人就會變成聾子,瞎子……他們各自為戰,想在抓到他?根本就不可能!

轟隆隆!

天空之中,突然響起直升機轟鳴的聲音!

巨大的探照燈將樹林照射的一片雪白!

蕭何立刻在鬆軟的地面跑出一個大坑,將自己埋藏進去,用落葉覆蓋身體!

探照燈的光芒,照射在落葉上,他一動不動……幾秒鐘之後,這裡才重新陷入黑暗!

蕭何從坑裡爬了出來,臉上眉頭緊皺!

他疏忽了!

剛才只是打掉了士兵攜帶的探照燈,直升機上的探照燈,一個都沒打掉!

畢竟那個時候,直升機離山峰太遠了,他的阻擊槍也打不到!

更何況,他沒那麼多時間,當時他在山壁洞穴之中,哪怕只慢上那麼一秒鐘的時間,都有可能被下方密集的火力封鎖,從而沒法從山壁洞穴之中逃出來。

還有,當時那些士兵攜帶的探照燈,已經將山壁照射的雪亮,直升機上的探照燈,根本就沒有開……蕭何當時就算是想打掉,也找不到目標!

如今,士兵攜帶的探照燈,全都被摧毀了,直升機上的探照燈,成了他們搜尋蕭何的重要工具。

蕭何必須要想個辦法全部打掉!

不然,讓他們發現蕭何蹤跡那還是小事,如果讓他們發現蕭何的意圖,是準備直接攻擊他們的指揮部,他們要是有防備了,蕭何就沒機會得手了!

該怎麼辦?

蕭何腦袋裡尋思著!

突然,有搜尋的士兵從他面前經過,他冷冷一笑,拿出藏在身上的銀針揮灑了過去!

噗噗噗……

五十個士兵,全都倒在了地上!蕭何沖了過去,抓起一具屍體,急速爬上一棵大樹,將屍體放在一根樹桿上!

然後他拿出了阻擊槍,瞄準了一架就在不遠處搜尋的直升機!

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