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祁星辰本以為十七八歲的小朋友很好打發的,沒想到對方居然沒有知難而退,他眉頭一挑,壞壞地笑了說:「那你現在知道了。」

2021 年 1 月 17 日

程嘉澍被懟了個無言以對,他沒想到葉老師的男朋友竟是個黑髮黑眼的美籍華人,看外貌明明是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但是中文水平就只到會說「你好」的程度而已。

葉老師到底喜歡他什麼?

喜歡他是外國人,喜歡他物理學得好?

難怪葉老師的英文這麼好,原來是有男朋友陪她練習呢。

那葉老師會嫁給他去美國嗎?

思及此,程嘉澍就覺得自己也是想太多,怎麼都想到將來結婚的事去上去了。

不過上次葉老師換機構他尚且可以追著來,若是葉老師真的嫁去美國,他就真的再見不到她了吧。

說起來世界變小了,其實也變大了。以前人們不容易去到很遠的地方,可能從出生到老死都在一個村莊或是一座城市裡,沒走出去過。 現在人們太容易去到任何地方了,遙遠兩個字就變得具體了起來。

葉芊芊全程聽祁星辰胡說八道,待到程嘉澍走了以後她才說:「他只是個小孩子而已,你幹嘛這樣嚇他?」

祁星辰糾正道:「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成年男性並不是小孩子。很明顯他是喜歡你的,你要一刀斷了他的念頭還是想要給他機會?」

葉芊芊一臉懵圈地說:「我想都沒想過這種事,他只是個孩子啊!師生戀在我這裡肯定是不可以的啊!」

「那正好,壞人我已經做了,希望他從此以後能對你死心。」

「那我還應該謝謝你咯?」

「好說,一起吃午餐就好。」

「行啊,帶你去吃正宗的中國菜!」

祁星辰對「正宗的中餐」本來是滿懷期待的,結果被葉芊芊帶到校區附近的一家冒菜店裡,頓覺兩人對「午餐」的定位肯定不一樣,於她而言,午餐就等於快餐吧?

不過,天才的適應能力總是很強的,既來之則安之,這是他沒吃過的烹飪方式,他還是勇於嘗試的。

葉芊芊遞給祁星辰一個盆,告訴他:「選你喜歡吃的菜哦。」

她都不用交代別的,美國人習慣分餐,也知道點自己吃的菜就好。

菜架上的食材很豐富,尤其是蔬菜的種類特別的多,好多蔬菜他都不認識,需要跟葉芊芊請教,隨便亂撿東西吃,怕是會過敏的!

兩人選好菜以後,拿著號碼牌等餐。

不大的一家店,桌子設計得就不大,兩人之間一張小方桌,小聲說話對方就聽見。

祁星辰看店內的招牌圖片都是一碗火辣辣的紅油,問道:「我們吃的這個自助餐叫什麼?」

葉芊芊笑道:「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一種別人幫你煮好的小火鍋。」

「哦!」祁星辰恍悟,覺得中國人果然是很愛吃火鍋,有時間了就自己慢慢涮,沒時間的時候還能一次性涮好,反正就是要滾燙又麻辣就對了。

冒菜端上來的時候,那叫一個香味撲鼻!

祁星辰不習慣吃過燙的食物,拿小碗分著慢慢吃,他也不配米飯,在國外長大的關係,他的飲食習慣還是西化的,主食以麵包為主。

葉芊芊比較好奇的一點就是:「你跟季老師是怎麼認識的?」

當然是隔了十八房的遠房親戚啊!

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

季柏表哥都專門交代過不許泄露跟他身份相關的事了。

祁星辰只能說:「我們是同一個圈子的啊。」

同是學物理的可以稱之為物理圈,往上數三輩兒是一家子,也算是親戚圈。

同一個圈子的,這個理由,沒毛病!

葉芊芊是沒想到自己和大神的朋友圈居然還能有交集,看來那個「通過六個人就能聯通整個世界」的理論,相當成立!

兩人吃完麻辣可口的冒菜,嘴裡都是油味兒,葉芊芊帶祁星辰去買珍珠奶茶。

美國人更為習慣喝星巴克、牛奶之類的飲品,珍珠奶茶店在美國也有開店,就是少,不太好找,在中國,那簡直就是中國特色,遍地開花。

葉芊芊致力於讓祁星辰領略最地道的中國食物,所以星巴克、KFC和麥當勞當然是:Sayno啊!

奶茶店裡的菜單可謂是五花八門。

祁星辰光看圖片都要有選擇障礙了,葉芊芊覺得應該從基礎款嘗試著走,推薦了加紅豆的波霸奶茶讓他先試試。

波霸這個詞其實本意非常不好,也不知道台灣人是什麼奇怪的品位,用這樣的詞來為奶茶命名分明就是想要博眼球。

一個不會說中文的外國人可以說拼音boba,或是乾脆把波霸翻譯成「Bubble」,就是水泡、氣泡的意思,意指奶茶裡面放的球狀粉圓。

葉芊芊也覺得說出這個詞很是尷尬,所以她一般會說:「要加大顆的珍珠。」

祁星辰付的奶茶錢,他發現珍珠奶茶的價格比星巴克低多了,而且比美國的珍珠奶茶也便宜很多,口感卻要更加好一些,頓覺:「我愛中國的珍珠奶茶!」

「大街小巷到處都有奶茶店,每家店的特色還不一樣,挺有意思的。你趁著在中國期間,可以各種口味都試一試啊。」



同是奶茶愛好者的葉芊芊推薦道。

他倆是很平常地吃了一頓工作餐,卻不知道,在看似平靜的海面下,已經醞釀起了風暴。

………

祁星辰上公開課的時候,季川是全班聽得最認真的那一個。

有些人有能力觸摸到某個領域的邊界,有些人有能力突破這個邊界,有些人註定要改變這個世界,有些人可以享受到世界被改變后所帶來的便利。

如果說站在講台上的祁星辰是正在改變這個世界的人,那坐在台下的季川就是半道上離開戰場的人。

他拍下祁星辰上課的樣子,本來只是想用作校區網站宣傳用的資料,結果祁星辰在課堂快結束的時候,非常自豪地跟同學們說:「之所以大家都覺得物理這門學科很難就是因為它研究的是這個世界的真實,而人類對這個世界的所知還太有限,就像一個剛剛學會游泳的人想要強渡大海一樣,很容易迷失方向,困難重重。

理論物理學家就是燈塔一樣的存在,他們用智慧的光芒照亮通往真理的道路。我的工作就是要用實驗去證實他們所提出的理論的真實性。

每證實一個理論,都意味著人類對世界的了解又更進了一步。想要揭開這個世界的神秘面紗,需要很多代人持續不斷的努力,大量孜孜不倦進行科研的學者和天才偶然閃現的智慧光芒。

所有不滿足於現有科技,想要探索更多真實的勇者,一定要選擇物理這門學科,不管是高山還是大海,征服它,就像人類曾經做到過的那樣!」

祁星辰是一個學術領域的冒險家,他根本就不怕困難,甚至會去主動尋找高山進行攀爬,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所以不斷地嘗試著挑戰自我,探索著無盡的未知。

季川覺得,這世上總有那麼一些人,他們就是被普羅米修斯盜下人間的火種,他們用智慧,照亮整個人類世界。

他把祁星辰意氣風發地講課的照片發給了辛雲,他說:「星辰和他的物理,都很酷。」

祁星辰是受季川邀請前去校區講課的,結束的時候季川對此發表看法,這本沒有什麼,但是辛雲看到這樣的信息卻難過了起來。

晚上,祁星辰離開實驗室回到季川家裡的時候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他見辛雲坐在客廳里,看到他進來就起身了。

這個有事沒事就愛跟他懟懟更健康的表嫂,是個幽默感十足的愛開玩笑的小惡魔,但是他知道她並沒有惡意。

住在季川家裡的這段時間還是很開心,居住環境很舒適,表嫂又是個七竅玲瓏心的人,想得非常周到,一直把他照顧得很好。 祁星辰見到辛雲的第一反應就就問:「表哥還沒有回來嗎?」

「在回來的路上,今天有個高三學生的課延時了,他剛剛跟我說了。」

「表哥對學生真是太負責了,今天在他的校區就很有感覺,學生們非常尊敬他。」

辛雲走到祁星辰的面前,他顯得很平靜,有種該來的終於來了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她要說什麼,但是很明顯,她就是專門在這裡等他。

她說:「我有一套公寓,是嫁給季川之前買的,房子里的東西一應俱全,交通也很便利。你住在那裡的話,離研究所也更近一些,生活起居都很方便。」

其實,祁星辰本沒想要打擾季川太久,不管是接受研究所的安排還是自己找地方住,那都不是問題。

他是因為和季川聊得很投機的關係,才在這裡住下來的。

但是自己想離開了是一回事,被人趕走又要另當別論了。

他就是這麼彆扭的性格,於是似笑非笑地說:「您這是在趕我走呢?」

辛雲知道這麼做很粗魯,可她不想讓祁星辰和季川再走得這麼近了,在他來中國以前,季川每天都很開心。

最近,雖然季川表面看起來還是和原來一樣好好的,但是只有她知道,其實季川的情緒很低落,而且,一直在勉強自己要打起精神來。

她本來不準備出手的,因為季川是個大人了,他心中的結,自己能解開才是最好的,她出手多半是會給他扯斷的,而不是解開。

結果還是她先忍不住了,簡單粗暴地請祁星辰離開。

她看著祁星辰的時候,一雙眼睛明亮有光,那是勇敢者的雙眼,是想要保護重要的人的時候,亮起的光。

辛雲十分鏗鏘地說:「季川已經有我了,他不需要物理、後悔,還有你。」

祁星辰略感驚訝,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他說:「沒有問題,你希望我現在馬上就離開還是明天再走?」

註:普羅米修斯的火種這個比喻是在屠呦呦的最新科研成果出來之後出現在微博上的,剛巧當時我正在寫關於科技造福人類的這一段,雖然我想表達的也是一樣的意思,但是沒有想到這樣精妙的比喻,特此說明,那一句不是我原創的。

辛雲知道祁星辰很聰明,也知道跟聰明的人溝通不用費太大的勁兒,就足以讓他知道,她想要保護季川的心,有多強。

她說:「不急在這一時,你方便的時候再搬就好,房子已經收拾出來了,這是鑰匙。」

祁星辰沒拿鑰匙,轉身走了說:「不用,我能找到住的地方。」

辛雲也不勉強,祁星辰是個23歲的成年人,高級知識分子,他絕對有照顧自己和獨立生活的能力。

他既然說自己可以,那她就不多事了,只說:「你在中國期間若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找我。」

「好的,謝謝。」

人這一生一定會有遺憾,沒人能真的圓滿,事事順意。

季川也曾嘗試攀爬物理領域的珠穆朗瑪,只是鎩羽而歸了,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於是放棄得很乾脆,可他就沒遺憾嗎?


當然是有的。

辛雲無法幫季川圓夢,那就只能讓他離遺憾遠一點,她希望季川眼之所見,都是他所擁有的,比如她,比如她肚子里的孩子,而不是一直被困於他所遺憾的地方。

祁星辰的計劃是先定家酒店住,然後再租套房子,不過要找個會英文的中介幫他找房子才行。

正在想下一步計劃的時候,葉芊芊發來消息:「S,你什麼時候休息啊?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個忙。」

祁星辰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忽然就有了主意,心中的小惡魔更是上躥下跳得很歡實。

他說:「可以啊,不過要先等我安頓下來了才行。」

「安頓?你來中國都這麼久了,還沒安頓下來嗎?」

祁星辰看得出來葉芊芊的擔心,這正是他想要的,他說:「嗯,本來以為安頓下來了,結果被人趕門了。」

「啊?你現在人在哪裡?」葉芊芊這下是真的擔心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外國人,大晚上的被人趕出家門,未免也太可憐吧?

她腦海中都是「我家大大在異國他鄉流落街頭,北風那個吹,雪花那個飄,好生凄慘」的畫面,背景音樂還是沒有最慘只有更慘的二胡聲。

「我正在收拾行李,先離開朋友家再說。別人不歡迎我,我也不能再留在這裡啊。」

連夜離開?還有比這更凄慘的嗎?

葉芊芊馬上從自己的房間里跑了出去,這套房子里有一間內陽台改成的小書房,雖然窄了點,但是裡面剛好有張榻,鋪上東西就能睡人了,祁星辰沒地方去的話,先來這裡將就一晚,沒問題的!

江湖救急,他應該不會挑的。

於是她馬上去找季柏商量,希望他能同意收留她家大大。

季柏當然是不想同意啊!

住酒店的錢由他來出都行,別來打擾他的二人世界可以嗎?

葉芊芊卻是著急忙慌地說:「大白,我家大大好可憐的,這大晚上的流落在異國他鄉的街頭,又不會說中文,我好擔心他的安全,萬一遇到騙子小偷了怎麼辦?

能不能讓他先在這裡住幾天,等我幫他找到合適的房子了就離開,好不好嘛?」

女朋友都開口了,就算季柏有一百個不情願也只能選擇同意啊,而且,祁星辰不是住在季川家裡的嗎?

怎麼突然要搬出來住?他的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季柏倒是要看一看了。

祁星辰半真半假地裝了一下可憐,葉芊芊果然上鉤,擔心得很,一直讓他別著急,她來想辦法。

他才沒著急呢,只是淡定地在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

不大一會兒,葉芊芊就發了一個地址:「你給計程車司機看這個地址,先到我家裡來,這邊有個空房間可以給你住。」

祁星辰只想說:「鐵粉實力寵溺真主!」

葉芊芊正在鋪床的時候祁星辰就發消息說快到了,她想下樓去接人的,結果季柏主動請纓說:「我去吧,如果他的行李多我也能搬。」

也對,她一個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弱女子,還是好好鋪床吧!

「那就謝謝你了,大白。那個……不好意思啊,這大晚上的,還讓你忙上忙下。」

祁星辰是葉芊芊的偶像,和季柏沒有任何關係,結果還要打擾他,也要勞煩他,她就顯得很是小心翼翼。

季柏無意讓她太有心理負擔,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頂,說:「小事情,畢竟他不會說中文又沒地方去,江湖救急我懂的。」

葉芊芊覺得心裡暖暖的:大白果然懂我!

祁星辰看到來接他的人是季柏的時候先是吃了一驚,不過轉瞬就覺得很合理了,男女朋友嘛,住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