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眾人點了點頭,

2021 年 1 月 9 日

龍飛宇道:「不夜幽靈隊,跟我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我們後面不要掉隊,」

眾人驚愕了一下,前方是很危險的,龍飛宇居然讓龍家的人,還是龍飛宇自己的心腹走在最前面,

龍飛宇漫不經心的解釋道:「不夜幽靈隊的隱匿身法是經過系統訓練的,他們和我走在前面探路,不容易被別人發現,你們和我們保持在一里的距離,」

眾人聽龍飛宇那麼一解釋,也只好點了點頭,

龍飛宇沒有多說什麼,再一次朝著神火教飛身而去,不夜幽靈隊整齊的跟了上去,

不夜幽靈隊混在百名隊伍的時候,還不是很明顯,與龍飛宇一齊行走的時候,眾人的目光中,立即流露出驚駭的表情來,,那不夜幽靈隊的行隊方式,步伐,竟然讓不夜幽靈隊的速度快了不少,最重要的是,眾人感覺到不夜幽靈隊的身軀先是變得飄渺,隨後,不夜幽靈隊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空氣中,

不少人張大了嘴巴,無法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還是張野替大家說出了心中的想法:「這真他奶奶的玄乎啊,」

夏向天倒是見怪不怪,提醒道:「行了,大家不要再發愣了,快些跟上去吧,」

龍飛宇一走,整個隊伍自然是夏向天說話的分量最重了,

張野道:「這他們都沒影了,叫我們怎麼跟,」

一個飄渺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跟著我走,」

張野的目光一凝:「這是誰,不要嚇俺,」


韓劍無奈的顯現出了身形,冷然問道:「你真的是魂皇,」

張野被那冷冷的聲音激得打了一個寒顫,笑道:「嘿嘿……沒事,俺就是問一問,」

韓劍冷哼了一聲:「走,」

接著,韓劍就在前面帶起路來,

其實,讓韓劍帶路,韓劍還真的不習慣,

韓劍已經習慣了快速行走的時候隱藏在暗中,這樣要帶著他們走,自然是不可能隱藏起身形了,

夏向天呵呵笑道:「韓劍,張野兄也是直爽之人,你就不要計較那麼多了,」

韓劍看了一眼夏向天,沒有說什麼,韓劍就是如此,能夠不說,他就不會浪費口水去說話,

唰,

龍飛宇和不夜幽靈隊,悄然的來到了神火教的大門前面,

龍飛宇輕輕的放下了偷靈紫鼠,低聲道:「小紫,你沿著這裡進去,然後四處轉轉,打聽好以後立即來找我,明白嗎,」

「吱吱,」偷靈紫鼠小聲道,

龍飛宇看了南宮璃沫一眼,快速的走入了神火教之中,

神火教中,即使是夜晚,看起來也是防衛森嚴,不過,在外圍巡邏的人級別肯定不會太高,肯定不可能讓一個魂王出來巡邏吧,

巡邏的人,最高的等級,也就是魂靈而已,更多的是魂靈一轉到魂靈五轉之間,而這樣的等級,還發現不了不夜幽靈隊,

至於魂靈以下的神火教徒,卻是連巡邏的差事也輪不到他們的,

神火教中,即使是深夜也燈火通明,

南宮璃沫低聲道:「飛宇,你說這神火教是不是白天睡覺,晚上活動啊,大晚上的,」

龍飛宇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搖了搖頭,神火教之中,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才會這樣的,

龍飛宇壓低了聲音道:「不要管他們,我們走到神火教的主殿那裡,然後換一身神火教教徒的衣服,先混進去看看,」

南宮璃沫點點頭,

是夜,所有人的心跳都在加快著,

而一道優美的身影,還在飛快的趕往神火教,

韓劍在神火教的大門外,看見了龍飛宇留下的一道標記,揮了揮手,道:「停下來吧,在這裡潛伏,等少主的信息,」

這是大家,第一次聽見韓劍說那麼長的話,不過,所有人又都疑惑了起來,少主,誰是少主,莫非是龍飛宇,

難道龍飛宇還有什麼別的身份,

這樣一想,眾人都是一驚,是啊,

南宮璃沫,韓劍,都是最近忽然出現的,以前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古楚有那麼兩號人物,那麼年輕,而且,修為絕高,

試問,有誰見過那麼年輕,就到了魂王八轉的,

一些人那麼一想,瞬間一驚,這說明了,龍飛宇背後除了龍家之外,還有別的靠山啊,

記得,三年以前,龍飛宇被大家當成了一個不能夠修鍊的廢物,可是怎麼著,一回來,居然立即就能修鍊了,而且現在還修鍊到那麼牛逼的等級,這肯定是因為有什麼隱世的大門派看上了龍飛宇,所以傳授給他獨門心法啊,

其實,就連夏向天,也是那麼想的,

夏向天還知道的是,在凌都的街上,曾經碰到過一個名叫百里笑生的算命先生,說龍飛宇的本相乃是一條白龍,

夏向天又看了看自己身旁沉默的龍飛昊,不禁又想了起來,那算命先生好像說,龍飛宇乃是白龍,而龍飛昊,是一條火龍,

是了,龍家這兩兄弟,

夏向天這時候,已經無比慶幸自己的決定,那就是,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龍家作為夏家的盟友,

夏向天想著,對此行更加有信心了,

至於其它人,此刻更是對龍飛宇十分的佩服了,

神火教中,燈火通明,

「教主雖然走了,但是,每一個月的表演,還是要有的,」鬼皇的聲音陰森,大聲的宣佈道,

「呼呼呼,」所有神火教徒,皆是驟然開始狂歡了起來,

而一隻紫色的小老鼠,在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穿過了人群,

「停,」鬼皇擺了擺手,

神火教徒又是立即停止了喊叫,對鬼皇的話絲毫不敢不服,

「老人們,把新人送上來吧,桀桀,」鬼皇的嘴角勾起了一彎笑,現在,又到了每一個月最值得期待的時刻了,

對於他鬼皇來說,最好的修鍊方式,就是利用別人的魂魄,經過特殊功法的轉化,來練成自己的萬鬼神功,進而提升修為,

所以,神火教每一個月的表演,鬼皇都是最開心的,

鬼皇,早就已經將那最深的痛楚,深埋在了心底,

而與鬼皇地位相當的孤魔,卻是一言不發的看著鬼皇,

孤魔永遠是孤獨的,

他是魔王,他殺人不眨眼,他眼中,屍體,活人,沒有什麼兩樣,沒有人知道,孤魔為什麼那麼孤獨,

曾經,他遇到了一個女孩,曾經,他跟她許諾過,非她不娶,

她也曾經對他說過,如果等不到他來娶自己,那麼自己就不會再嫁給別人,

很多年以後,孤魔曾經無意中見過她一面,孤魔認出了她的眼睛,但是,孤魔卻是不敢上前去相認,因為,身為神火教徒的自己,有什麼自由,有什麼資格去娶她,


神火教徒還在歡呼著,

龍飛宇朝著那燈火通明的地方一看,神火教徒聚在了一起,低聲對著不夜幽靈隊道:「走吧,我們過去,混入神火教徒中,」

「吱吱,」偷靈紫鼠這個時候,卻是迅速的回來了,

「吱吱吱,」偷靈紫鼠一隻小爪子,指了指遠方,

龍飛宇低聲問道:「你是說,除了那群人裡面的高手,就沒有其他高手了,」

「吱吱,」偷靈紫鼠點了點頭,

龍飛宇的劍眉一揚,這樣的話,就簡單了,

「宇文淵,這是毒皇的地獄散,你會控制么,」龍飛宇將空間手鐲中的那瓶地獄散拋給了宇文淵,

宇文淵咧嘴一笑,聲音清澈如洗,道:「呵呵,那老狗雖然人不怎麼樣,但是他的毒卻是好東西,放心吧,沒有我宇文淵不會用的毒,」

龍飛宇點了點頭:「接下來,我們混入神火教之中,先搞清楚他們在玩什麼把戲,」

龍飛宇說完,首先朝著神火教徒的方向走去,

在三元封山陣中,龍飛宇和不夜幽靈隊如同鬼魅一般,無比順利的穿過了陣法,來到了一間房子的前面,龍飛宇踏雲步運轉,巡邏的人立即被龍飛宇打暈了過去,

龍飛宇如法炮製,很快,就得到了十一套神火教的衣服,分別分了出去,

南宮璃沫一陣愕然:「這……我也要換,」 ‘‘嗚嗚~~’’墨香兒哭了,她真的哭了,和墨香兒相處了這麼久,韓秋從沒有見過她這麼傷心過,幽咽的哭聲聞者落淚。

淚花滴落在皚皚的土堆上,滲入了地層內,在這一小塊的溼土旁擺放着幾束剛剛採摘的白花,而花指出的方向卻是一塊木板。

這裏已然變成了一座墳頭。

將近二十多人殞命,在韓秋髮現這一情況後,當即驚住了。而且老村長那被擰碎了的頭顱更是刺激了兩人的神經。

而數百具的馬賊乾屍,卻又蒙上了一層不解的陰雲。

他們將村長和村民們的屍體合葬了,至於那些馬賊的屍體,韓秋直接一道黑炎就將他們全部燃燒了個乾淨,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其餘村民們應該都逃散了,韓秋和墨香兒想要尋找他們的難度不由大了許多,而且現在的墨香兒無疑心情很低沉。


韓秋嘆了口氣,昂首仰望天空,心中有些煩悶。

‘‘難道好人真的沒有好報嗎?’’墨香兒喃喃自語,對於逝去的村民感到無比的內疚,畢竟一切由她而起。

韓秋沉默,這樣的話題根本不用討論,現實就是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好人得到回報是必然的,但對於那些沒有任何依靠的普通人呢?結果不言而喻。究竟是天道不公還是人性本惡?

唉~~

韓秋搖搖頭,開啓了D輪,由於騎乘決鬥的限制,他暫時不能解鎖召喚怪獸,所以他只能自己保護墨香兒的安全。

發動機的聲音越發的急促,韓秋開動着D輪,靜靜的守護在後方。

墨香兒恍若未覺,跪俯在墳頭前,整個人如同僵硬了,眼神都變得渙散。

她畢竟只是一個瘦弱的女孩,跪俯了近一天後,她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懷中是即便睡夢也在流淚的小臉,可憐的模樣惹人憐愛。

韓秋懷抱着墨香兒在這大陸上疾馳,不斷用神祕力量緩解着她的心房。

一個新建的木屋中。


墨香兒緩緩睜開了眼睛,卻看見了一個一身護士服,拿着巨大針桶的女人,這也就算了,可是她的身後卻長了一雙潔白的羽翼,墨香兒不由瞪大了眼睛。

那個女人咯咯一笑,對墨香兒說道:‘‘不用驚訝,是主人叫我在這裏照顧你的。’’

‘‘主人?’’

心中疑惑,墨香兒掃了眼四周陌生的緩解,差點以爲自己被綁架了。

‘‘咯咯……主人自然就是你的韓大哥嘍! 寵妻成癮:獸性老公要抱抱 ……你可以叫我‘注射天使’。’’注射天使一陣嬌笑,沒有在意墨香兒的眼光。

‘‘他……他去哪了?’’ 重生之鬼王歸來 ,但此時她也沒有太在意,相比與這個,她更想知道韓秋的下落。

注射天使手指頂着嘴脣想了想,臉色突然一肅,讓墨香兒一陣緊張。

‘‘我不知道……但是主人要我把這個交給你。’’注射天使攤了攤手,卻是掏出了一個手札,上面都是韓秋的字跡。

接過手札,墨香兒瀏覽後久久未語,最後讓注射天使也十分不解的是,墨香兒破天荒的罵了句:‘‘你這個混蛋!’’

‘‘啊嘁!’’

正駕駛D輪的韓秋猛的打了個噴嚏,似乎有人在說自己的壞話啊!揉了揉鼻子,目光變得犀利起來,一座城鎮漸漸映入了他的眼簾。

盛唐破曉

馬壽山在自家的院子內焦急的踱步,不久前剛剛從天門得到一個消息:救走墨香兒的是一個元嬰強者!

元嬰這已經是個太強大的名詞,是他不可仰望的存在。

的確天門有絞殺元嬰期的實力,但是同樣的,在先天和元嬰強者之間,明眼人都會選擇後者。

‘‘家主……’’一旁的老人顫顫巍巍的說道,知道自己主人心中的焦慮,想要分擔,卻無能爲力。

一陣秋風吹過,樹枝上凋零的葉子隨風而逝,不知不覺已是秋季。

馬壽山的身影也蕭條了許多,最終嘆了口氣:‘‘走吧!’’

‘‘什麼?’’老僕一時愕然。

然而馬壽山卻是瞳孔一縮,沒有回答,身形疾閃,來到了城牆之上。

一條通體火紅,巨翼遮天的怪獸在吼山城的城門前徘徊,咆哮聲震動天地。城衛軍們的手心不由都滲出了汗珠,這樣一個怪獸,想要抵擋,根本不可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