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眼看着吳三水就要來到自己面前,我突然想起,前兩次無論是陳三,還是秦姬輦。都是在觸碰到自己的鮮血後,他們才從玉佩中出來的!

2020 年 10 月 28 日

想到這裏,我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朝着玉佩上,吐出了一口鮮血!

緊接着,秦姬輦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我面前。它看了我一眼後,舉起手中的鑌鐵棍,和吳三水打在了一起。

老人精在面對吳亮,那入疾風驟雨的攻擊下。漸漸露出了破綻,一不留神被吳亮打中了小腹。

見狀,我急忙衝了上去。“你沒事吧?”

老人精堅定的看了我一眼,“滅了它!”

說完,我們兩個同時對着吳亮衝了過去。

可我們的攻擊,就好像跟吳亮撓癢癢一樣。對他絲毫沒有起到,殺傷的功效!

我和老人精對視了一眼,說:“怎麼辦?”

就在這時,吳亮突然抓住了我的脖子。與此同時,老人精也被突然出現的吳老頭,按在了地上。

吳亮狠狠地踹在了我的小腹上,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啊!”

秦姬輦聽到我的喊聲,急忙朝着我跑了過來。卻被吳三水看到了破綻,吳三水怪叫了一聲,飛起一腳打在了秦姬輦的頭上。

秦姬輦蹲在地上,嘴裏發出了一絲怒吼。想要再一次衝上去,跟吳三水戰鬥。

吳亮對着秦姬輦大喊了一聲,“別動,要不然我殺了他!” 豪門之盛世薔薇

秦姬輦聽到吳亮的喊聲,愣在了原地,任由吳三水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吳亮冷笑了一聲,緊接着掐住了我的脖子,“陳亭去死吧!”

就在這時,一陣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兩個大糉子?”

只見陳三穿着一件長袍大褂,正朝着我們緩緩走來。

吳三水見狀,大喊道:“別理他,殺了陳亭!”

陳三快速衝到了吳亮面前,冷冰冰的說道:“你敢!”

陳三話音剛落,我耳邊便傳來了常化風的聲音,“有什麼不敢的,殺了他又怎麼樣?”

陳三看着常化風,說道:“是你!”

常化風活動了一下筋骨,冷哼了一聲,“陳三,別以爲有你哥哥給你撐腰。我就不敢動你!”

陳三怒目圓睜的看着常化風,眼看着兩人就要動手的時候。

遠處走來了一大一小兩個人影,“化風,我求求你不要殺他。回家吧!”

來的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葉蘭母子!

葉蘭眼睛在含着淚花,靜靜地盯着我。

看着跟前的葉蘭,我心中縱然有千言萬語,但此刻卻怎麼也張不開嘴!

(本章完) 海娃湊到我跟前,一雙粗糙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中,親暱的喊了一聲爸爸。

英雄聯盟之英雄的信仰 常化風面色一沉,捏了一下海娃的臉蛋,說:“海娃,我纔是你爸爸!”

海娃推開常化風的手,躲到了我的身後,“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壞蛋!”

常化風冷笑了一聲,看了一眼葉蘭,說:“回去吧?”

豪門試婚:單挑邪惡冰山男 葉蘭眼眶中存滿了淚花,雙眼微紅的看着我。隨即拉起海娃的手掌,轉身離開了。

還沒等走幾步,海娃突然掙脫了葉蘭,跑到我跟前,哭着說道:“爸爸,我不走!”

見狀,我對着海娃輕笑了一聲。隨即將他抱了起來,海娃貼在我的胸口上,眼神當中有些懼怕的看着常化風。

常化風從我手中,將海娃奪了過去,大聲喊道:“我再說一遍,回家!”

看到海娃委屈的眼神,我心中十分難受。縱然能夠活命又能怎樣?看着自己愛的人受到傷害,還不如去死!

我和陳三對視了一眼,陳三輕微的點了點頭,示意他能夠幫助我。

爭得了陳三的同意,我緩緩地走到常化風面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憑什麼對海娃兇!”

常化風得意的看着我,說:“因爲我是他親爹!”

“你知道海娃喜歡吃什麼嗎?身爲一名父親,你就連兒子最基本的愛好。你都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配做海娃的父親!”

常化風聽到我的話,先是一愣,緊接着擡起右腳,朝着我的胸口踹了過來。

站在一旁的陳三,見狀急忙攔住了常化風,“沒必要動手。”

常化風瞪了襯衫那一眼,說:“陳三,當初在董王墳饒你一命。那是我看在白戎的面子上,你別給臉不要臉!”

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常化風就已經抓住了陳三的脖子。陳三嘗試着掙扎了幾下,卻並沒有成功。

常化風大笑了一聲,隨即將陳三甩到了一旁。

常化風抱着海娃,和聲說道:“走吧?”

葉蘭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轉身跟着常化風,朝着華陰鎮的方向走了過去。

看着葉蘭漸行漸遠的身影,我大喊了一聲,“葉蘭!”

就在喊聲剛剛消散不久,常化風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枚泥丸,朝着我扔了過來。

烏黑色的泥丸,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膝蓋上,我吃痛的叫了一聲,隨即跪在了地上。

葉蘭見我受傷後,失聲說道:“陳亭!”

常化風一把拽住了葉蘭的手臂,強行帶着她向前走了過去。

老人精長嘆了一口氣,說:“小子,死心吧。配陰婚大多都沒什麼好下場,不是你死就是她死。”

聽到老人精的話,我頓時緊張了起來,“什麼!那葉蘭跟常化風成親,豈不是有生命危險?”

陳三站在原地,說:“常化風是野仙,不能算作配陰婚。”

葉蘭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夜幕當中。老人精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走吧,去神宮寨。”

我瞪了站在一旁的吳亮父子一眼,隨即將秦姬輦喚回了玉佩當中。

陳三看了一眼我腰間的玉佩,說:“清風?看來它生前的實力不弱啊,只不過沒

有人的供養。它現在連十分之一的能力,都發揮不出來。”

來到神宮寨,老人精帶着我們從密道,進入了山頂。

看着破落的神宮寨,我腦袋嗡的一聲,“這麼大的地方,上哪去找鍾馗畫像?”

陳三搖了搖頭,“心浮氣躁!”說着,他和老人精一起,在大殿當中尋找了起來。

大殿轉眼間就被我們翻了一個遍,而那所謂的鐘馗畫像,我們連毛兒都沒看到!

見畫像並沒有在大殿當中,我轉身走了出去。來到神宮寨的地牢,想要碰碰運氣。

那些擺放着石梯當中的頭骨,在朦朧的月色當中,顯得格外詭異。

我坐在石梯上,點燃了一顆香菸。回想着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心中非常激動,如果自己有實力保護葉蘭母子,她們就不會被常化風,在自己眼皮底下帶走!

就在愣神的功夫,我的手指突然傳來了一陣灼熱感。我急忙將手中的菸頭,扔到了地上。

可是就在菸頭接觸到,石梯當中的頭骨的時候。奇怪的一幕發生了,頭骨上就好像有一層保護膜一樣,菸頭停在頭骨上方,卻沒有掉落下去!

見狀,我急忙伸出手掌。摸了摸腳下的石梯,卻發現一層類似於玻璃一樣的透明板,覆蓋在頭骨上面!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我心中一喜。急忙觀察起了自己腳下,頭骨的擺列順序。

成百上千的頭骨當中,有一個頭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這個頭骨的面部,對準了地下。

如果不是習慣,根本看不出任何異樣來!

我小心的將透明板擡了起來,將頭顱翻過一瞧。只見一卷迷你畫軸,正藏在頭骨的嘴巴當中!

我抑制着心中的喜悅,緩緩地將畫軸打了開。就在畫軸打開的那一刻,一張白布,從畫軸當中落了出來。

撿起白布,我發現上面畫着的,正是類似於七星聚氣圖,一類的符咒!

白布的背面,用大篆寫着一行小字。“七星聚氣,吳道子手書”

看到這行小字之後,我心中萬分激動。 燕傾天下 吳道子對道家頗有研究,他所畫的符咒,一定要比自己所畫的,牆上千百倍!

將白布放入口袋中之後,一個栩栩如生的人物,出現在了我面前。

畫像上所畫的鐘馗,左手持劍,右手拎着一隻小鬼。一雙傳神的大眼睛,看得我心裏直發毛!

我快速的將畫像收好,轉身離開了地牢,“成了!”

正在四處尋找着的老人精、陳三,看到我喜悅的表情,紛紛問道:“找到了?”

我將手中的畫軸,在他們眼前晃了一下,說:“找到了!”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旁邊衝了出來。一把搶過我手中的畫像,隨即跑到了遠處。

常化風看着手中的畫軸,大笑道:“哈哈,鍾馗畫像!”

陳三眉頭一皺,說:“常化風,你要幹什麼!”

常化風對着我拱了拱手,說:“陳亭,這畫像就算你的隨禮。多謝!”

“想走!”陳三見狀,大吼了一聲朝着常化風衝了過去。

伴隨着一句箴言響起,陳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跟我鬥?你還差得遠!”

常化風踹了陳三一腳,眼神中充滿了嘲笑的神情。

陳三捂着小腹,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你會道家箴言!”

常化風輕笑了一聲,說:“哼哼,算你聰明!”

“陳三,你幾次三番與我作對。今天我就廢了你!”說完,常化風掐住了陳三的脖子,準備將他的胳膊弄斷。

就在這時兩道黑影,從房頂上跳了下來。

兩個道士模樣的中年男子,冷冷的說道:“留下寶圖!”

老人精指了指一旁的常化風,說:“在他手裏。”

道士看到常化風手中的畫圖後,徑直朝着常化風衝了過去。

常化風跟兩名道士扭打在了一起,面對兩個道士不要命的攻擊,常化風漸漸顯現出了破綻。

常化風向後退了幾步,嘴裏演出了一句箴言。

一名年紀較長的道士,冷哼了一聲,“哼,皮毛而已!”

說完,道士便朝着常化風衝了過去。

常化風見箴言並不管用,顯得有些慌張,轉身就要逃走。

一直觀戰的道士,見狀大喊了一聲,“你往哪裏走!”

兩名道士一前一後,將常化風堵在了中間。常化風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道士。

“鍾馗畫像是神宮寨的寶物,跟你們雲臺觀有什麼相關?”

兩個道士對視了一眼,說:“留下七星圖,我放你離開!”

常化風非常不解的看着我,說:“七星圖?”

常化風眼神幾經變換,最終將七星圖,交給了道士。

常化風走後不久,道士便發現七星圖並沒有在畫軸之中。“壞了,七星圖不見了!”

兩名道士對視了一眼,隨即朝着常化風追了過去。

陳三捂着胸口,焦急的說道:“怎麼辦,畫像被雲臺觀的人拿走了!”

我看了一眼四周,並沒有將七星圖在我手中的消息,告訴陳三他們兩個,“先回去吧。”

因爲陳三受了重傷,我害怕吳亮父子趁亂伏擊我們,所以將秦姬輦從玉佩中放了出來。

有秦姬輦護送,我懸着的心放了下來。來到雪山,尚然幾人正在吃早飯。

見我回來之後,尚姓老者沒好氣的說道:“昨天晚上,你苦苦挽留葉蘭。她都沒留下,你爲了她值當的嗎?”

我輕笑了一聲,將七星圖放在了桌子上,“希望你遵守諾言,被我對付常化風。”

尚姓老者拿着七星圖,看了一會後,說:“是真跡!”

我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尚然,說:“現在你可以放了我的朋友了吧?”

尚姓老者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去,把走趟子的人全都放了!”

我看了一眼老人精和陳三,說:“三爺,我要去趟南天門村。就不和你們一起了。”

陳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萬事小心!”

我點了點頭,就在我想離開尚家的時候。陳三突然吐了一口鮮血,隨即倒在了地上。

見狀,我急忙將陳三扶了起來。

尚姓老者替陳三把了把脈,皺着眉頭說道:“他收了道家箴言的傷,恐怕要去古墓修養一段時間!”

(本章完) 看着昏迷不醒的陳三,我說道:“道家箴言真有這麼厲害?”

尚姓老者搖了搖頭,說:“道家箴言,對於常人來說並沒有威力。但是對於我們這些,野仙孤魂來說。卻是足以致命的!”

聽到尚姓老者的話,我心裏頓時亂了起來。眼看着馬上就要到八月十八,常化風和葉蘭成親的日子了。難不成自己真要,眼睜睜的看着葉蘭嫁人!

尚姓老者看了我一眼,說:“我會幫你對付常化風的,但是跟葉蘭配陰婚。不出一年我保準她灰飛煙滅,這件事陳三應該跟你說了吧?”

我將陳三抱了起來,心中就好像有一千隻螞蟻一樣。來到古墓如果,陳三已經醒了過來。

我緩緩地將陳三放了下來,說:“三爺,你要進古墓修養一段時間。讓老人家陪你吧。”

我以新婚辭深情 陳三艱難的點了點頭,說:“好,你萬事小心!”

告別了陳三之後,我來到了南天門村。等我進到灰家祠堂的時候,老婆婆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領。

老婆婆怒氣衝衝的看着我,說:“小子,我孫子快要死了!”

我咳嗽了幾聲,說:“啊!這還不是沒到八月十八呢嗎。”

老婆婆將我推到了一旁,說:“今天八月十五,還有三天!”

這時,駝背老者從內堂走了出來。連同駝背老者一起的,還有消失多天的王瘸子!

看到王瘸子,我急忙衝了上去,“王大爺!”

王瘸子眼含熱淚的看着我,應了一聲,“哎。”

灰姓老者抽着水煙,怒氣衝衝的看着我,“你快點回娘娘廟,我孫子出了什麼事。我要你的腦袋!”

就在我們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老婆婆說道:“別忘你的貓,它都快餓死了!”

說完,老婆婆將一個麻袋,遞到了我面前。

打開麻袋一看,只見一個瘦弱的小貓,正躺在麻袋當中,“哎呀,野貓仔!”

我將貓仔抱在了懷裏,看了一眼老婆婆,隨即離開了白家祠堂。

路上,王瘸子跟我講述了他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原來他剛剛來到南天門,就跟犁頭兒走散了。

前幾天駝背老者在集市發現他,這纔將他救了回來。看着衰老的王瘸子,我心裏非常難受,趙老鴰、王瘸子等一衆人,都是被自己連累,這才遠走他鄉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