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眼前之景似乎喚起了灰點的記憶,薛通不停念叨:「是這嗎,是這嗎?」灰點再無動靜,薛通只得落地枯坐,繼續苦思。

2022 年 1 月 16 日

…驀然,薛通靈光一閃,「紅松嶺西側乃薛村舊址,泥石流淹沒了昔日村舍,乾涸后長出新樹,成了眼前的這片樹林。」

「祖屋在哪?」薛通拚命回憶,十歲時二叔領他來過老宅舊址一次,其後每年寒食清明,皆是前往村東父母的墳前祭拜。

「祖屋在泥地里露出半截檐角,母親便是將我拋於其上,方保全了我一條小命!」薛通想起二叔所說的細節,不禁眼角濕潤。

他在千丈方圓內搜尋,泥地中露出的檐角不少,大都殘破不堪,為荒草遮掩。

薛通搜來找去,灰點又是一動。

「是這了,然後呢?」

「刨出來?否則找到這幹嘛。」薛通估摸應將老宅挖刨出來。

以他的武力,刨挖數十丈方的泥土自不在話下,個把時辰后薛通即小心的刨出了祖屋。

灰羯石土屋、碎石地、牆根、樹樁、水井…

薛通瞳光掃視而過,至院中央那座枯井時,灰點猛烈抖動了幾下。

「井裡有名堂!」

薛通強大的神識向井內探查,未見任何異常。

「這井絕對有問題!」薛通的信念無比堅定,他深知灰點的厲害,如此顯而易見的提示豈可錯過。

井中塞滿了泥土砂石,薛通掘井五丈,將挖出的所有物事盡皆移至儲物袋,重新掩埋祖屋,磕了三個響頭,於夜色中離去。

他行雲至洛霄山一偏僻山谷,置好警戒,躲於天然石洞,將儲物袋中的泥土一把把捧出檢查。

五日後。

薛通在一團淤泥中猛然捏到硬物,腦中灰點劇烈狂抖。

薛通除去污泥,硬物系一枚黑幽幽的戒指!

戒指用不知名的金屬製成,表面篆刻異常深奧的紋路,整枚戒指發出朦朦的瑩光,讓人感覺極其神秘,絕非尋常之物。

薛通攥緊戒指,穩了穩突突的心跳,神情緊張望了望洞外,一種前所未有的驚惶湧上心頭,彷彿巨大的危險隨時都會降臨。

灰點的來厲非同小可,夢中的景象如同仙境,灰點託夢指引他而來,找到的這枚戒指必為神物!

「儲物戒!」

薛通三指環繞戒面,輕輕一轉。

薛通眼前一晃,霍然展開另一片空間,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令人心曠神怡。藉助微弱的光線觀察,身後一道灰濛濛的光幕,那應該是進來的地方。幽暗的空間看不出大小,近處凌亂的堆放一大堆白色、藍色和橙色的晶石。

薛通一見晶石,當即渾身大震,腦袋嗡的一下,差點昏死過去!

靈石!一堆晶石皆為靈石,數量驚天動地!

羊脂玉色的極品靈石九枚,上品靈石堆積如山,少說也有三四千枚,中品的靈石約為七八百枚。

這簡直如凡夫俗子,突然見到一屋子金子一般。

靈石堆旁,擺放了三樣兵器,一條四尺長的血色鐵鞭、一柄漆黑的短刀,一把天青色長劍。

不知為何,薛通一見血鞭當即頭暈眼花,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此鞭夢境中似曾出現」薛通移開目光,查看戒指空間深處。

空間極大,卻再無一物!

這倒大大出乎薛通的意料,如此巨大的空間,為何只有區區數物?

「戒指的主人必為灰點,說不定匆忙中只帶了這幾樣物品,墜落薛村!」

「灰點將儲物戒扔入水井,鑽進了我的身體!」

薛通踏入武道六年,終於基本串起了自己身上一連串的神秘怪事。

尚存疑點但已無關緊要,薛通不放心靈石真假,隨手抓起幾顆藍色晶石,鑽過光幕退了出來。

鴿蛋般大小的晶石,發出藍旺旺的光芒,雄渾的靈氣穿透皮膚,直入掌心,石中所含靈氣比起中品靈石,不知強了多少。

洶湧的靈氣此時已衝進他的經脈,薛通定了定神,運起三元法訣,精純的靈氣迅速提煉成法力,以勢不可擋之勢直灌法海。

薛通借磅礴靈氣之助,順勢煉成數句三元法訣,再察看掌中靈石,湛藍的顏色變淺,成色已大不如前。

「靈石是真的,是真的,發財了,發大財了!」薛通欣喜若狂,歡悅無以復加!

「我可通過消耗靈石加快三元訣修鍊,快速提升法力。」

「鑽入我體內,身具通天徹地之能的超級強者,同樣需我飛速成長,否則母體完完,他一樣完蛋。」

「靈石極多,先花掉些再說。」薛通將手中餘下的兩枚靈石扔進了靈寵袋。

「還有骨傀,上好的蘊靈液加生魂草,再添加「上品靈石」如此貴重的猛料,袋內環境之好,天地靈氣之厚重簡直難以想象,想慢慢成長都絕不可能!」

薛通想到這,禁不住手舞足蹈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嘎嘎嘎……

骨骸巨人已經衝到陸沉身前,猖狂笑著,巨大的拳頭重重的砸向陸沉,陸沉不僅沒有躲避,反而是嘴角漏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巨大的拳頭砸向陸沉帶起千鈞之力,直接壓彎了陸沉周圍的枯樹草木,只剩下陸沉的身體站在空地上慢慢抬起頭,傲然看著骨骸巨人落下的拳頭。

風龍在空間牢籠中注視著陸沉的舉動,不斷拍打著牆壁示意陸沉小心。

「你個死畜生,準備受死吧。」

陸沉看著近在咫尺的拳頭嘴角再次上揚,左手輕輕按下第二塊按鈕,身影在空間中消失的同時又按下了第四塊按鈕,並將按鈕條換成了黑色。

轟……

骨骸巨人的拳頭重重砸在地上,地面轟然碎裂,巨大的震蕩波如同海中波浪一般,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碎石。

拳頭落地,陸沉剛剛站立的地方,直接被砸出了一個兩丈深坑,周圍的地面如同碎裂的蛛網,出現了一層又一層的裂痕。

桀桀桀……

骨骸巨人看著自己命中陸沉,桀桀大笑著抬起了拳頭,準備帶走重傷的陸沉,可是骨骸巨人看向坑洞的時候,卻只有一道徐徐消散的光影。

「畜生準備受死吧。」

骨骸巨人聽到陸沉的聲音,連忙回過頭尋找陸沉的身影。

「小畜生,你爺爺在這裡呢。」

骨骸巨人循著聲音看去,才發現陸沉已經出現在風龍身前,骨骸巨人沖著陸沉憤怒的吼著,他弄不清楚陸沉的身影怎麼會突然消失。

「畜生,來看你爺爺。」

陸沉沖著骨骸巨人慢慢伸出中指,不斷刺激著骨骸巨人的神經,骨骸巨人看著陸沉的動作暴跳如雷,空洞的雙眸中黑霧向煙火像是煙火一樣噴出。

看著骨骸巨人的憤怒的樣子,陸沉嘴角微微上揚,伸出的中指輕輕勾了勾。

「吼……」骨骸巨人嘶啞的怒吼著,一步一個腳印的沖向陸沉,準備再給陸沉重重一擊。

陸沉眉毛一挑,左手慢慢劃過混元巨劍:「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來不及了。」

光華閃過,劍身上瞬間被覆蓋上了一層黑芒,蛻變成了虛無破壞形態,兩丈長的劍芒非覆蓋著黑色虛無,不斷吞噬著陸沉周圍的法則靈氣。

「無論做什麼事情,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勝券在握。」

陸沉雙手握著混元巨劍舞出劍花,沖著骨骸巨人大笑了一聲,轉身直接將混元巨劍刺向了牢籠牆壁:「這是爺爺交給我的,今天你爺爺我也把這個交給你。」

黑色光芒刺進牆壁中,黑色虛無迅速蔓延包裹透明牆壁,在高階的虛無力量吞噬下,空間牢籠直接化作靈氣消散。

骨骸巨人一步步地沖向陸沉,陸沉卻絲毫不在意,右手握著混元巨劍再次深入一寸。

六面透明牆壁牆壁,全部被黑色虛無覆蓋吞噬。

一聲龍嘯響徹在北方,風龍的身影瞬間出現在現世中,雙目瀰漫著藍黑色的光芒,抬頭直接沖著骨骸巨人咆哮了起來。

風龍一步步從黑色光芒中走出來,身上的氣勢開始爆發增長:「吼……,老子終於出來了,可真是難受死老子了。」

「風龍快殺了他,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陸沉沖著風龍喊了一聲,隨手把混元巨劍送入天池,中轉傳給了南天婉兒,讓南天婉兒去解救紅狐幾人。

「明白,接下來就看我的吧。」

風龍回應一聲將陸沉放在了自己頭頂,黑色狂暴能量從鱗甲下噴出,風龍的身體在空中迅速壯大。

「你現在就好好休息吧,剛才的戰鬥我已經看到了,不得不說比你現在真的很強。」

風龍載著陸沉向前踏出一步,一雙青色的眸子慢慢被藍黑色覆蓋,風元素與黑色光爆能量凝聚在一起,匯聚在風龍身體上形成一層光影鱗甲。

「哈哈哈,多謝誇獎,這一戰可真是累死我了。」

陸沉躺倒在骨骸風龍頭頂,身體成大字型展開,沖著天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不過那句老話說的真沒錯,極限中的戰鬥才能最快提升戰力。」

陸沉翻過身子爬在風龍頭頂,沖著骨骸巨人大聲地說道:「這一場戰鬥下來,比我苦修十天的提升都要多。」

「哈哈哈,現在明白戰鬥的重要性了吧,不過既然你變強了,那我同樣也會變強,這就是作為器靈的福利。」

風龍身體最終化成千丈大小,鼻翼間不斷吞吐著藍黑色的氣體,身上的修為氣勢更是向著沖田境迸發。

風龍鱗甲中再度爆發出藍黑色光芒,感受著光芒中濃郁的氣勢,風龍嘿嘿笑了起來,扭頭便沖著骨骸巨人噴出了一個龍捲風暴。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骨骸巨人,現在直接給我死吧。」

龍捲風暴在地面上不斷席捲,狂暴的能量不斷向著周圍爆發,周圍的雜草碎石,瞬間便被卷進了龍捲風暴。

龍捲風暴席捲而過,碎石枯木拔地而起。

原本戰鬥造成的雜亂地面,直接被清理得乾乾靜靜,只留下了一片不規則形狀的灰白土地。

風龍看著龍捲風暴噴出一口冷氣,龍捲風暴直接沖向了骨骸巨人,不斷前行中還在吸收周圍靈氣加速壯大著。

紅狐的方向

南天婉兒剛剛趕到南天一劍身前,就看到南天一劍拍打著透明牆壁,在透明牆壁上寫下文字,瘋狂的指著自己身後。

南天婉兒看著南天一劍的異樣連忙轉身,看到了天空中升起的巨大龍捲,心中瞬間就明白陸沉那邊已經成功,心神運轉直接從天池中拿出了混元巨劍。

南天婉兒看著還原巨劍上吞吐的黑芒,十分欣喜地說道:「陸哥哥真的成功了,一劍哥哥你等等我,握著就把你們救出來。」

南天婉兒混元巨劍連著刺出兩劍,南天一劍與軍老爺瞬間從牢籠中被解救出來。

「成功了成功了,老大終於來救我們了,我就知道他可以的。」

南天一劍看著透明牆壁粉碎,迅速跳到軍老爺身邊,在軍老爺身上亂摸了起來,看著軍老爺疑惑的眼神,又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看著軍老爺迷惑的眼神,南天一劍還以為是自己做錯了,摸著腦袋尷尬的笑了起來:「額……,我就是看你身上有沒有少什麼東西。」

軍老爺將目光從南天婉兒身上移開,盯著天空中的風暴龍捲說道:「額……,我沒事,那個應該是風龍大人釋放的術法吧,小陸兒他真的成功了。」

軍老爺看著瘋狂奔襲的龍捲,手中掐訣將自己的神識散發出去,向著南天婉兒隨口說道:「婉兒,你先用剛才的辦法把紅狐大人救出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