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眼中充滿了警告,書生最好給他守住規矩,安安分分的老實呆著。

2020 年 10 月 25 日

他不知道書生究竟有什麼目的,但是他直覺,書生不會簡單,不過九幽之地,可不是任由他放肆的地方。

所以,林老師根本無所畏懼,眼下的目的,是將夜雲澈拐回去就好了。

然而書生轉頭對上林老師這一副陰險的表情,他立即誇張的大叫道,「小寶貝,你看他凶我,我還是不去了吧,我害怕。」

說著便掙開夜雲澈的手,想要離開。

夜雲翩立即回過頭來,面色不豫的看著林老師,「林老師,你怎麼可以這樣呢。」

林老師一張老臉瞬間脹紅,他沒想到這個書生會如此膽大,直接告狀,氣得快要吐血,咬了咬牙道,「呵呵,你看錯了,我沒有瞪你也沒有針對你,剛才那只是我的眼睛沒有休息好,抽筋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書生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

經歷了一番長途跋涉后,夜雲澈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座高高的院子。

院子很大很大,林老師將夜雲澈帶到裡面,隨後便有其他的老師來接應帶領他們。

林老師摸摸夜雲澈的頭,不放心的叮囑道,「小雲澈啊,這些日子,你就先留在這裡,過一段時間,等你們學到了這裡的基礎后,我就會派人接走你,我還有事,要先離開一段時間,我會過來看你的,知道嗎。」

夜雲澈點點頭,心道,這裡並沒有想象中的好玩……

暫時還不能出去玩,哎,那豈不是要憋死他?隨即問道,「那書生叔叔呢?他在哪裡?」 林老師道,「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一定會做到,書生如今也在這裡,我已經安排他去干一些雜役,在這裡打著零工,你們會碰到的。」

「哦。」夜雲澈點點頭,抱緊了雪羽,突然覺得很是孤獨。

隨後,便有一個叫李龍的老師走到他的身邊,林老師對他說道,你安排一下這個孩子。

「好,林老師放心把他交給我吧。」

林老師離開之後,夜雲澈和其他學生站在一起,此刻的李龍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了,完全剛才在林老師面前的卑謙,整個人一副高傲的嘴臉。

「你們來到這裡,就要給我守規矩,聽話,不管你們在外面的身份有多麼尊貴,到這裡,都一視同仁,今天,你們都先各自回到自己的鋪位收拾一下,整理好,然後明天正式上課。」李龍冷冷的吩咐道。

同學們都走了之後,夜雲澈站在教室裡面。

李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小子,有事嗎?」

夜雲澈對這個李龍老師沒有一點兒好感,但是他跑遍了學校,都找不到林老師,只好來問他了。

「李老師,我想問一下,林老師去哪裡了?我想見他一面。」他想打聽書生叔叔的下落。

「哈哈哈哈哈!」李龍聞言突然大笑了一聲。

夜雲澈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李龍老師,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你太傻太天真,林老師哪裡是你能見就能見到的?他們在內院,你如果想要找他,那就去內院吧。」

「那內院要怎麼走啊?」夜雲澈眨了眨眼,不解的看向他。

李龍又是哈哈一笑,「內院,無知的孩子,你想要去那裡,至少也得修鍊個一二十年才可以,別異想天開了,趕緊乖乖回去,明天還要上課,否則別怪我懲罰你。」

「什麼?」夜雲澈被李龍的話給狠狠震驚了,要去內院,他要等到至少二十年!

那如果林老師不來找他,他就見不到林老師了嗎?夜雲澈心中簡直絕望了,為什麼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晚上。

夜雲澈回到自己的小房間中,床上只有一個簡單的小鋪子,什麼都沒有,他內心凄楚的抱緊了雪羽,兩個相依為命。

為什麼和想象的不一樣啊……這裡一點都不好玩,林老師騙人。

雪羽也使勁往他的懷裡拱,「嗷嗷嗷」小澈兒,我好想離開這裡呀。

夜深人靜,沒有好吃的,也沒有好玩的,夜雲澈不禁又開始想自己的桃花爺爺,還有爹爹和娘親,外公,外婆,舅舅們。

唰的一下——

突然,有一道黑色的人影從窗外飄了過來。

夜雲澈心中一驚,急忙抬頭,卻看到是那個渾身釋放冷氣的千叔叔。

「千叔叔!」夜雲澈欣喜的叫了一聲,獨在異鄉,此刻看到一個熟悉的人,他還是激動和開心。

立即從床上跑下去,走上前緊緊的拽住千邪寒的衣角,抬起頭眼睛紅紅的看著他。

此刻的夜雲澈看起來像極了三歲需要人關愛的小孩子。

千邪寒看著眼前的少年,心頭彷彿被什麼東西狠狠一撞。 千邪寒心中莫名一軟,僵硬的抬起手臂,摸了摸夜雲澈的腦袋,聲音有些不適應道,「不怕,我在。」

簡單的四個字,頓時讓夜雲澈不由自主的紅起了眼睛。

他知道了,原來千叔叔一直在他的身邊跟著他,原來他並不孤獨!

「千叔叔。」夜雲澈撲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他,聲音帶著濃濃的鼻腔道:「我想家了,我想娘親和爹爹。」

千邪寒顯然是沒有和別人這麼親密的接觸過,可是他並不反感這個孩子接觸他。

伸出僵硬的手臂,也抱住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只會說四個字,「不怕,我在。」

煉獄。

雲霧繚繞,紅霞滿天飛。

櫻花樹下,一抹翡翠的身影依靠在白衣男子的身上,女子的美眸時而嬌羞,時而含情脈脈,男子也亦是深情的看著她。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與龍長老一別之後,迅速回到煉獄,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幕。

兩人手牽著手,夜冰依高興的說道,「小胤胤,看到二哥和二嫂這樣,我也替他們高興。」

帝玄胤摸了摸她的頭,笑了笑道,「待會兒你將他們兩人婚約的事情告訴他們,他們將會加幸福,說起來,我還欠你一場婚禮呢。」

帝玄胤輕輕攬住夜冰依的腰肢,鼻尖貼近她的臉頰,曖~昧的說道。

夜冰依看著眼前放大的一張妖孽俊臉,直覺得心跳加速,嬌喝道,「怎麼突然說這個。」

帝玄胤嘆了口氣道,「依依,你在我身邊,我有時候還不放心,總之,還是趕緊把你給娶回家好。」

「噗!」夜冰依被他的話逗笑,心中也隱隱期待,同樣都是女人,女人都會幻想著嫁給屬於自己的白馬王子,人生一次的婚禮,穿上最漂亮的嫁衣,她又怎麼可能不期待呢?

帝玄胤捏了捏她的臉頰道,「依依,我前天給你的一本書,讓你修鍊,如何?」

「這個嘛!」夜冰依摸了摸下巴道,「還差那麼一點點,我可以成功了吧。」說到這個,夜冰依也不由眉飛色舞起來,自從得到了金家主給她的精魄之後,她的飛行能力增加了不止一倍。

後來帝玄胤又給他找了一本飛行秘典,給她修鍊,之後,她在飛行上更加有了很好的成就。

帝玄胤聞言,突然嘆了口氣,喃喃道,「怎麼會這麼慢,看來,從今天開始,我就要開始監督你的刻苦修鍊了,不許偷懶,否則我饒不了你。」

「嗯哼,為什麼?」夜冰依翻了個白眼,不解的看著他。

帝玄胤朝她曖~昧一笑,在她的耳邊低聲道,「寶貝……難道你沒有看出來,每天晚上,我都想你想的睡不著覺么?」

刷的一下!

夜冰依的臉加耳朵,脖子都紅了起來。大吼一聲,「帝玄胤,你無恥。」

怪不得他這些天總是得催促她,原來……原來他是在想著這個。

夜冰依簡直無語。

他們兩人互相追逐打鬧,聲音很大,夜清陌和洛瑤很快就發現他們。

洛瑤看著眼前的一對璧人,羨慕的說道,「他們真是好般配啊。」 “好吧,安德烈,我承認你說的都很有道理。”懷特聳了聳肩,“但是你要注意了,我們兩家加起來的錢,最多隻有3億5000萬美刀。”

一頭金髮輕輕晃動了幾下的安德烈臉上浮現出幾許無奈的說道:“說到底,還是家裏那幫老傢伙不相信我們,要不然的話,就憑我們兩家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只提供區區3億5000萬美刀的資金來拍賣。哼,要是成了還好,如果失敗,我敢肯定,他們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這話你當着我面說說就好。”同樣心中鬱悶的懷特忿忿的互砸了一下自己的雙手,“其實我現在已經後悔出手了。牽涉到數億美刀的資金流動,如果中間出了什麼差錯的話,我們兩個一定會被那幫老傢伙給扔到非洲挖礦去的!”

當安德烈兩人在樓上絮叨發泄心中些許不滿的時候,樓下以那兩名東非巫師爲首的人也在激烈討論着。

競拍局勢已經很明瞭了,巨獸之心的爭奪,也就是在那三兩方人之間展開。

09號貴賓室裏,金雀雙手捧胸眼底閃過幾許猶疑後,偏頭看着陳志凡輕聲說道:“大凡哥,要不我看還是算了啦!看這架勢,2億美刀或許纔是剛開始呢!”某青年倒是一臉的淡定:“不急,先看會兒熱鬧再說。”

拍賣臺上,拍賣師決定不給來自於遙遠非洲大陸的朋友們太多的時間,於是在敲了敲拍賣槌後,他大聲說道:“02號貴賓出價2億美刀,簡直是讓人激動到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這是本晚拍賣會第二次出現競價超過2億天價的拍品,那麼,還有來賓想要競價嗎?如果沒有的話,就讓我們來倒數十個數,10……”

拍賣師“9”都還沒有說出口,之前那個舉手叫價的非洲青年就唰的一下站起來,嘴裏大聲叫道:“3億美刀!”

3億美刀的競價聲一出,驚呆了場上幾乎所有的人。三樓執行董事辦公室內,大江錦川心情愉悅的仰天吐出了一個個的小菸圈。

02號貴賓室裏,懷特按着競價器的手都在輕微顫抖:“真的決定了?”

安德烈扯了扯來自於歐洲名牌設計師專門爲他設計的衣服領子,咬緊了腮幫子頷首應道:“成與不成,就看這把了。今晚上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了,我剛纔跟渡邊信義通了電話,等拍賣會結束,就讓他帶我們去好好放鬆放鬆。”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放鬆之前,還得狠狠教訓一下09號的那個該死的傢伙!”眼底深處一抹兇光一閃而過的懷特,近似於咬牙切齒的一邊說着,一邊按下了競價器,長吸一口氣後,他低下身去大聲叫道:“3億5000萬美刀!”

競價聲猶在會場大廳上空激盪,三樓豪華辦公室裏,大江錦川嘴角泛起了一抹濃烈的得意笑容:“真不愧是出身於國際赫赫有名的大財團,魄力十足,又爲我紫櫻花的發展壯大,提供了一份巨大的幫助!”

樓下的拍賣會場上,以兩個東非巫師爲首的一行人,不顧周圍一衆名流富商貴婦靚女鄙夷的目光,個個嗓門驚人的大吼大叫了起來。

09號貴賓室裏,瞅着樓下好似放飛了一大羣鴨子的會場,陳志凡皺眉衝夜刃問道:“你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嗎?”

夜刃搖頭表示自己無能爲力,金雀也緊皺着小臉嘟嘴嘆氣道:“非洲各國有數百個語種,是世界最大的語系之一,反正我是沒有辦法聽懂啦!”

陳志凡點了點頭,心生一動,乾脆自己投出了一點神念過去。話是聽不懂,但是搞清楚他們的情緒和狀態,還是可以的。

哪知神念剛一籠罩他們,那兩個東非巫師就好似有了感應般,雙手飛快就握住了掛在他倆脖子上的項鍊。常人不可見的畫面裏,一層半透明的薄膜以那兩人爲中心,頃刻間就彈開神念,徹底籠罩住了他們自己所有的人。

某青年皺着眉頭深深看了那兩個東非巫師一眼後,收回神念,輕輕搖了搖頭。

雙手緊緊握住各自脖子上項鍊的東非巫師在彼此交談了幾句後,其中一個身材更爲壯碩的巫師看着周圍的自己人大聲叫喊了幾句,然後那個一直出手競價的非裔青年就扯着嗓子大吼道:“4億美刀!”

這個價格一出,場上衆人再次失聲。什麼時候非洲朋友都已經這麼有錢了?

要說他們沒那本錢競價吧,可人是拍賣行的人帶進來的,拍賣行總不會砸了自己的招牌輕易讓沒有資格的人混進來吧。但是要說他們實力雄厚?在場的上流人士們寧願相信那些給自己打工的底層人員個個都是千萬富翁。

02號貴賓室裏,懷特就一臉暴怒的質疑道:“那些黑得跟碳一樣的傢伙們有那麼多錢嗎?安德烈,你那拍賣行的朋友是怎麼說的?他們拿得出4億美刀來嗎?”

晃了晃手上拿着的手機,安德烈一臉的暗沉:“渡邊信義說了,他馬上去問紫櫻花的執行董事,如果他們拿不出4億美刀來,那巨獸之心就屬於我們了。”

就在兩人等待、場上衆人依舊驚訝的氛圍裏,陳志凡活動了一下手腕,終於是出手了:“4億1000萬。”

金雀兩隻眼睛微睜看着他,嘴裏喏喏出聲道:“大凡哥,你……”某青年雙手抱臂,依舊一臉的淡然,嘴上說的話卻是斬釘截鐵:“巨獸之心,我志在必得!”

拍賣臺上,拍賣師突然覺得自己的喉嚨有點幹癢,不自禁的嚥下一口唾沫後,他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就被一道巨大的喊叫聲給打斷了。

“4億2000萬美刀!”那個非裔青年扯着嗓子揮舞了一下手臂。

陳志凡扣了扣耳朵,示意金雀一直按住競價器後說道:“4億3000萬。”

在得到了那兩名年輕巫師的首肯後,那個非裔青年大叫道:“4億4000萬美刀!”

眼角餘光看到玻璃箱裏的那隻千年龜伸出腦袋在到處打望的陳志凡,嘴角掛着一絲淺笑的淡聲說道:“4億5000萬。”

“4億6000萬美刀!”非裔青年跳腳大吼。

默默算了一下自己那張卡里還剩多少錢的陳志凡,心裏有數後,開口叫價道:“4億7500萬。”拍賣會和之前在銀座花的,總共加起來也就是2500萬美刀左右的樣子,如果他們還有錢繼續出價的話,他也就只能退出競價讓給他們了。 夜清陌從背後輕輕環上她纖細的腰肢,輕柔的說道,「瑤瑤和我,也會很幸福的。」聲音里卻多了一抹無奈,自從依依給了他生命咒符,他用了之後,血脈是完全的融合了,可是,他擔憂,總覺得,金家主不會那麼輕易答應把瑤瑤嫁給他。

夜冰依和帝玄胤向他們走來。

夜冰依看向自家二哥和二嫂殺,笑著打招呼,「二哥,二嫂嫂。」

她宛若一個精靈仙子一般朝著兩人而來,精美的臉龐上洋溢著從內心發出的笑容,令人羨煞。

而帝玄胤也是渾身充滿貴氣的儀態。負手而立,緩步走在夜冰依的身後,滿眼的寵溺。

夜清陌和洛瑤不由微微一怔,心道,這世間,怕是再也難找出和他們兩個如此相配的人了。

夜冰依笑著上前說道,「美人哥哥,現在二嫂嫂終於回來了,你們要趕緊成婚哦。」

夜清陌卻苦澀的說道,「想要成婚,恐怕,瑤瑤爹爹那邊沒這麼好說話。」

「清陌。」洛瑤有些愧疚的轉過頭望向他。

夜清陌溫柔的對她搖搖頭,無奈一笑,握緊她的手道,「瑤瑤別擔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棄你。」

「嗯!」洛瑤感動的撲進他的懷中,滿眼的柔情。

「誰說金家主不同意?二哥,他已經答應把自己的愛女嫁給你了,你們就開心吧!」夜冰依眨了眨眼,大聲說道。

「什麼?依依,你說什麼?」夜清陌和洛瑤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互相對視一眼。

「你們自己看看嘍。」夜冰依將一個紅帖拿出來,上面正是金家主的親筆。

洛瑤看到帖子上的字跡,再也沒有一絲疑惑,聲音微微顫抖,這正是父親的字。

而夜清陌卻早已經在一旁歡呼了起來,抱住洛瑤欣喜的旋轉,「太好了瑤瑤,我們終於可以成婚了。」

洛瑤也是滿心歡喜的緊緊抱住他的脖子,貼在他的臉頰,一陣安心。

她們兩個從以前的相識,到現在,已經經歷過太多,她早就累了。

看著這皆大歡喜的一幕,夜冰依悄悄拉著帝玄胤離開了,將這裡留給她的二哥和二嫂,夫妻兩人。

卻沒想到,當天晚上。

夜冰依忽然得到了一個對她來說,猶如晴天霹靂的消息。

「什麼!你說九幽之地,是那個妖王所在的位置……天啊,我兒子,小澈兒,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夜冰依的聲音不受控制的尖叫出聲,微微的顫抖,手上拿著兩封信,一封是來自百里流觴,一封是來自千邪寒。

帝玄胤眉頭緊鎖,心疼的將夜冰依抱在懷中,安慰道,「依依,別擔心,現在還有千邪寒跟著小澈兒,還有,小澈兒極為聰明,應該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可是……都是我不好,不該讓小澈兒出去尋找我,萬一他出了什麼事情,我……」

「不許瞎說!」帝玄胤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打斷了她的話,憐惜的吻了吻她的額頭道,「好了,相信我,兒子那麼聰明,一定不會有事的……」 眼底閃過一抹灰芒的陳志凡,望着拍賣臺上那個巨大的心形肉塊,暗自忖道:但是真的要讓嗎?有了它,108僵甚至包括自己,實力都能提高至少一籌。想一想,還是有點捨不得啊!

臺下,那些以兩個東非巫師爲首的非洲人又大聲爭吵了起來,拍賣師也不阻止,只是一臉笑眯眯的站在臺上,時不時揭下那一小塊暗灰色物質,讓整個會場大廳彌散着淡淡的奇香氣息。

想了又想,最後實在是捨不得放手的某青年,決定舍了自己的臉皮,掏出手機打給了現在正在忙着整合原先幼龍社所有勢力的大鄉武夫。

電話很快接通後,他忽然又有點張不開嘴,畢竟伸手朝別人要錢這種行爲,檔次實在是有點low。好在人家大鄉武夫態度很是恭謹,大略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工作進度後,非常貼心的問道:“主人您有什麼吩咐嗎?”

嘴裏咳嗽了兩聲後,陳志凡走到房間一角低聲說道:“也沒啥大事,就是卡里錢快花沒了,你要是還有的話,再給我打點,算是我借的。”

電話那頭傳來了大鄉武夫略帶惶恐的聲音:“主人您說的這是什麼話!屬下的錢就是主人您的錢,只要您有需要,屬下我馬上就去轉賬!三千億扶桑幣,主人您覺得夠不夠?要是不夠的話,我多打點,轉賬很快的。”

“夠了夠了!”陳志凡忙不迭的說道,“其實用不了那麼多。對了,你手上事情要是辦完的話,就把108僵都帶去我住的莊園,等拍賣會結束,我有好東西給你們。誒,不多說了,競價又開始了。”

掛了電話,他發現拍賣師揮舞着拍賣槌站在臺上正大聲說道:“來自非洲的朋友們,出價5億美刀!哇喔,這真是一個能讓全球拍賣界都瘋狂的超高競拍價格啊!”

“5億美刀!大凡哥……”並不知道陳志凡又要到了錢的金雀,偏頭看着他眼裏滿是震驚,“這價太高了,我們還是退出啦!”

02號貴賓室裏,安德烈和懷特兩人說不清是什麼心情的彼此互望了一眼。

砸吧了一下嘴的懷特還想說點什麼,可一想到那5億美刀的數字,他又瞬間沒心情了。感覺真憋氣啊!堂堂來自於美帝的大財團公子哥,居然被一幫來自非於遙遠洲大陸的黑炭頭給打臉了,尼瑪用的還是美刀!

三樓的執行董事辦公室裏,大江錦川雙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近兩年的佈局與籌劃,到今晚總算是初見成效,可預見的將來,紫櫻花拍賣行一定會名揚全球!

就在大江董事暢想未來、心情正美妙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幾下呆板的敲門聲,隨後門被打開,一個渾身都散發出濃烈紈絝氣息的年輕男子當先跨了進來。

緊跟在他身後的,是兩名身材嬌小、姿色六七分的年輕女子,均面容呆板、兩眼無神,像是兩個會走路的木偶。

半眯雙眼看着走進自己辦公室的年輕男子,大江錦川只是隨意掃了他一眼,倒是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兩個周身彌散着絲絲陰冷氣息的年輕女子。

脣角一抹冷笑浮現而出的大江錦川,用手上握着的雪茄虛戳了那名年輕男子說道:“信義啊,看來渡邊執行長老還真是疼愛你啊,居然給你準備了兩個般若。”

渡邊信義叉指示意那兩個年輕女子把一旁的一組環形沙發給搬到了豪華辦公桌旁,一屁股坐下去後,他渾身零件都在抖的痞笑着說道:“錦川叔叔,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安全第一不是。爲了幫咱們拍賣行,我這幾年可是一直從總部的藏寶閣往這裏拿東西的,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引出了一個叫什麼衛無忌的老怪物,你是沒看到啊,差點把總部都給拆精光了。”

眼底閃過一絲不爽的大江錦川,臉上扯出一片笑的意味深長道:“信義啊,有些事可是隻能做,不能說的。”

“我懂!”渡邊信義拍了拍自己那乾癟的胸口說道,“錢出你手,入我口袋,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旁人不會多說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