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真的怒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仔細一回憶,前幾次白小鳳一這樣,那結果都好慘的!

她扭頭看向孟嶽,張口就想勸說的,孟大少太不上道了,他難道以爲自己是白小鳳的對手嗎?

然而。

沒等她開口呢,感受到白小鳳殺意的孟嶽就嗤笑了起來:“鄉巴佬,別以爲你很牛比,想搶我師門寶物,不可能的!你在我這位天師朋友面前,就會體驗到什麼是螻蟻和真龍的差距,想搶本少的寶物,先問問本少這位朋友答應不答應!”

“好,本大爺今天倒要看看,你這天師朋友,有多大的能耐!”

白小鳳一聲怒喝,往旁邊挪動了一步,擡眼掠過孟嶽和周葉朝大門口看去。

這一看,他虎軀登時一震,神情僵住,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來的人,居然是華娘娘!

“……”白小鳳。

好尷尬!

好惡心!

好一個妖豔的娘炮啊!

媽個雞,死娘炮怎麼會來的?

忽然,他想到華青月那天晚上給他打電話詢問參不參加酒會。

娘希匹的,難不成就是今晚這場酒會?

此時,華青月已經扭動着腰肢,媚態橫生的走到了孟嶽的身後。

聽到孟嶽的話,他絕美白皙的臉蛋上登時有些陰沉,柳眉緊蹙,美目一眯。

他和孟嶽的關係不過是點頭之交而已,且,以他醫道世家天才的地位,還不屑和孟嶽交朋友。

哪怕是孟嶽的師門,在他眼裏,也不過是個螻蟻般的存在。

這次來濱海,恰逢孟嶽邀請,他也不好拂了孟嶽的一番好意,所以就前來了。

可沒想到,一到這就遇到這種事情。

在陰陽界,搶奪他人寶物是最爲人不恥的行爲。

更何況,還是搶的他認識的人。

既然遇上了,那就該管一管,正一正陰陽界的風氣!

要是不管,那本天才還怎麼頂着醫道世家天才的名號混?

然而,念頭剛起,他突然就聽到了白小鳳的怒喝。

登時,絕美的臉蛋上浮現一抹驚訝之色。

咦!

這聲音,怎麼很熟悉?

想着,他忙閃身站到孟嶽身旁,擡眼一看,登時就呆住了。

怎麼是這傢伙?

他不是說沒有受到邀請嗎?

旋即,華青月神情幽怨了起來,貝齒緊咬着紅脣,心好累,這風氣正不了啊!

這比沒開始裝,就已經輸了!

人家還想套路這傢伙完整的“青囊十三針”呢!

況且,真的惹不起這傢伙啊!

譁!

隨着華青月顯露出身形,登時大廳中所有人一片驚呼。

一個個富二代一下子被華青月的身材容貌驚呆了。

有的富二代更是眼冒綠光,慌忙的開始整理身上的破爛衣服,估計是想給華娘娘留個好印象。

“她好美!”

即便是陳靈兒,看到華青月的瞬間,也忍不住稱讚起來。

白小鳳虎軀一震,狠狠地哆嗦了一下,mmp喲,好惡心啊!

華娘娘天下無敵了,連本大爺的靈兒都給征服了!

想着,白小鳳狠狠地一咬牙,低聲對陳靈兒說:“你忘了這傢伙剛纔進屋時的聲音了?”

正驚歎的陳靈兒嬌軀一顫,猛地反應過來,這位……是個男人!

不對,男人不可能長這麼漂亮的!

她猛地想到了一個更恐怖的猜測,玉手捂住紅脣,低聲道:“他,他是人妖?”

“差不多吧。”白小鳳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娘希匹的!

敢用美貌征服本大爺的靈兒,必須把你毀掉,毀的涼涼的!

“……”華青月。

他好氣哦!

白小鳳和陳靈兒的低聲對話,別人聽不到,但以他的實力,聽得一清二楚。

換成別人敢這麼說,華青月早就一巴掌拍死對方了。

可說話的是白小鳳,拍不過,惹不起啊!

忍!

爲了完整的“青囊十三針”一定要忍啊!

強忍怒火的同時,華青月看白小鳳的眼神越發的幽怨,嗔怒地擡起修長白皙的右手,撩動了一下額前青絲。

“好惡心!”

白小鳳和陳靈兒同時身軀一顫,做出一副要吐的樣子。

“……”華青月。

忍!

一定要忍辱負重!

這一幕,看得在場所有的富二代都瞠目結舌起來。

舉手投足,媚態橫生,簡直是極品中的極品啊!

站在孟嶽身邊的周葉,此時更是緊盯着華青月,下意識地擡手抹掉臉上的血跡。

第一印象很重要!

一定要完美!

而孟嶽看着華青月的臉蛋,卻是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笑容,扭頭宛若看死人一般看向白小鳳。

他是知道華青月的脾氣的,華青月是最討厭別人誤會他性別的。

現在倒好,這死鄉巴佬還敢和陳靈兒這麼議論華天才,死定了,絕壁死定了!

只要華天才這條真龍出手,面前這死鄉巴佬,再厲害,也得涼!

“這傢伙想搶我師門寶物,請華公子爲我做主!”

孟嶽對着華青月一抱拳,旋即獰笑着對白小鳳叫囂起來:“白小鳳,你不是想搶本少寶物嗎?現在本少的朋友在這,你問他答應不答應。”

他有十足的把握,華青月一定會爲他出頭。

原因很簡單,哪怕兩人關係不夠鐵,但華青月頂着醫道世家天才的名號,要是遇上這種事沒有理會。

無疑是直接一巴掌抽在了華青月的臉上!

咦?!

公子?!

話音剛落,周葉和在場的男富二代們同時一怔,孟大少這話裏,好像混進了一個奇怪的稱呼啊!

沒等他們想明白呢。

白小鳳摸着鼻子戲謔地笑看了嘚瑟的孟嶽一眼,然後大喝道:“華娘娘,我叫你一聲敢答應嗎?”

華青月嬌柔的身軀顫抖了起來,滿臉幽怨,緊咬着紅脣,真的好屈辱啊!

可一想到完整的“青囊十三針”,他咬牙脫口喊道:“不敢!”

充滿磁性的男性聲音迴響在大廳內,宛若驚雷。

孟嶽呆住了,華天才不敢管這事?

特麼騙人吧?

周葉呆住了。

在場的富二代們也呆住了。

這特麼,是個男人?!

老子雖然還沒脫褲子,但特麼好歹也有脫褲子的想法了啊!

長這麼漂亮,爲什麼是個男人! 大廳內,一片死靜。

所有富二代此時都有種嗶了狗的感覺,強忍着吐血的衝動。

老天賜了你一副顛倒衆生的皮囊,爲什麼非得再賜你一件法寶利器?

收起你的法寶利器,安安穩穩的當你的美少女,不好咩?

感受着所有富二代的怨憤目光,華青月身軀顫抖着,雙手緊握成拳頭,絕美白皙的臉蛋上滿是羞紅。

換成平時,要是有人敢這樣對他,他早就動手殺人了。

性別和長相這事,一直就是他的逆鱗。

但,有白小鳳在這。

沒辦法,真的沒辦法啊!

忍辱負重,要是現在炸了,那完整的“青囊十三針”就學不到了呀。

就算是被白小鳳一次次撕扯逆鱗,也必須得忍呀!

這時,白小鳳心滿意足的對着華青月笑着點點頭。

然後,他摸了摸鼻子,道:“華娘娘,本大爺要拿孟大少的師門寶物,你答應不答應?”

話音剛落。

萌寶助攻:顧少絕寵神秘妻 呆愣中的孟嶽虎軀一震,忐忑地看着華青月,雙手緊握成拳。

他也不傻,剛纔白小鳳和華青月的對話,顯然是認識的。

且,華青月面對白小鳳還處在了下邊的位置。

可這怎麼可能?

華青月可是醫道世家華家的天才啊,怎麼會被白小鳳這個鄉巴佬壓在下邊的?

“頂住!華天才你一定要頂住啊!頂不住,本少的家底子就要被搬空了啊,虧吐血啊!”

這是孟嶽心裏的想法。

然而。

下一秒。

華青月狠狠地一咬牙:“答應!你要,我怎麼可能不答應?”

孟嶽虎軀一震,如遭雷擊,神情登時死灰絕望起來。

完了!

虧吐血了啊!

隨着華青月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懵了。

夭壽了啊!

來幫孟嶽的大人物,一言不合掉轉槍口幫白小鳳,這節奏,轉的太快,就像龍捲風呀。

孟大少這特麼又是裝比不成反被槽了啊!

還是被自己叫來的娘炮給槽了啊!

周葉愕然地看着孟嶽:“孟哥,這,這就是你說的天師大人物?怕是這死鄉巴佬派來的奸細吧?”

“閉嘴!”

話音剛落,孟嶽扭頭怒喝周葉,嚇得周葉一哆嗦,神情一下子委屈幽怨起來,老子壓根就沒說錯啊!

孟嶽身體顫抖着,面前這位可是醫道世家的天才,要是讓周葉惹惱了華青月,那就徹底完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不敢置信地問華青月:“華公子,是這傢伙要搶我師門的寶物啊,你,你就這麼眼睜睜看着嗎?不記得咱倆在帝都時的交情了?”

“娘希匹的,分明是本大爺剛纔跟你做的交易,我救人,你給我好處,現在你卻賴了賬。”

這時,白小鳳不耐煩地擺擺手,怒斥道,旋即轉頭神情冰冷的看着華青月:“華娘娘,本大爺勸你勸勸你這位朋友乖乖把寶物送上來,然後磕頭向本大爺認錯,不然,你們就等着承受本大爺的怒火吧!”

“……”華青月。

他真的有一句mmp很想講啊。

沒天理了呀!

人家就是來吃個飯喝喝酒的,爲什麼會要讓人家對上這麼一個妖孽啊?

在場的人也全都滿臉驚悚。

媽個雞,第一次見人搶東西囂張的這麼清新脫俗的!

“唉……”這時,華青月忽然低頭嘆了一口氣,扭頭對孟嶽說道:“他想要,你就給他嘛,這個男人,吃軟不吃硬的。”

真的沒辦法呀!

華娘娘現在心裏也很方呢,打又打不過,惹又惹不起,只能滿足人家了。

娘希匹的!

這死娘炮說的話,怎麼怪怪的?

白小鳳虎軀一震,駭然驚悚地瞪了一眼華娘娘,旋即扭頭看向陳靈兒,發現這妞的神情也是一臉詭異。

果然,不止本大爺一個人把這話聽出了火車的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