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真是狼啊,連漱口水都要搶!”莫凡大罵。

2021 年 2 月 3 日

“他孃的,那也是我的!”金剛反應過來了,看着自己手下拿着的那一罈子酒水,一把衝了上去,這一下子竟然動用了法則。


其實那真是一般的酒水,莫凡一般都不會看的。這些都是劣質酒水,是軍營爲戰勝後獎勵軍士用的,那能好到哪裏去,而莫凡一般都是涌來漱口,可是在這個世界就不一樣了,成了搶手貨,不可一見的美酒。

“莫凡大哥,你還有嗎?”天亂湊了過來,一臉沒出息的樣子。

“我還沒你大呢?”莫凡說道。

“那你也是我大哥,大哥快點拿出來吧,我的酒蟲都勾引出來了!”天亂說道。

“哼,沒出息,那真是我的漱口水,拿着這個!”莫凡從血紋空間拿出了美酒,這是真正的美酒,衆人停下了追逐,眼睛都綠了!

“怎麼不搶了?”莫凡怪笑着說道。

“你小子真是欠揍!”金剛毫不客氣的衝了過來。

莫凡趕緊將美酒拿出,然後各種的肉食也是拿了出來,衆人大吃起來,相當的盡興,吃到不能走動! 這一次衆人喝的那叫一個盡興,用天亂的話說就是,我老爹都沒咱這樣的享受,他老爹那可是聖主啊,在這個世界都是頂尖的存在了,這話一出,那衆人更是興奮。

醉酒之後,衆人大睡了好幾天,畢竟這裏也沒有陽光,這樣的環境下,那睡起來當真是沒有什麼時間概念,一睡睡到自然醒。

“莫凡兄弟啊,你可真夠狠的,竟然有這麼多好東西,都是人界帶來的吧?嘖嘖,你家大人竟然讓你帶了這麼多東西,真是夠寵你的!”金剛醒來後,耷拉着莫凡的肩膀,說道。

“呵呵,哪裏,哪裏?高興就好,也是看着金剛大叔你豪爽!”莫凡笑着說道,既然對方這樣認爲了,那這樣最好。

“對了,還有沒有了?我知道你一定還有的,不說別的,就你那漱口水就行!”金剛暴漏了自己的目的,沒法,這誘惑實在是太大。

“唉,你都這樣說了,我能說沒有嗎?美酒十壇,至於那漱口水,給你一千壇吧?”莫凡思考着說道。

“什麼?美酒有十壇?那漱口水竟然有一千壇?”金剛驚呼。

他們先前喝的已經不少了啊,美酒下來怎麼也有一百壇,莫凡能給他十壇,那自己留的會有多少?還有那所謂的漱口水,天啊,竟然有千壇,這在人界也是大手筆了,更別提在這個幽界,一罈都是絕珍,最起碼,自己都見過一整壇的,都是一小杯的賣,而且那價格讓自己都是心疼。

“莫凡兄弟,你真是沒得說,這可是大財富啊,幽域裏就你那漱口水,我也是千年纔敢喝那麼一杯,你不會將你們聖地搬空了吧?”金剛突然想到什麼,驚呼道。

“胡說八道!”莫凡沒好氣的說道。

桃子知道這個世界還是有一些人界來的酒的,畢竟以前都會有人類強者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世界,而其中也不乏嗜酒之人。更重要的是,這酒水可不想食物,他能夠長時間的保存。

而這個世界還有着那些烏黑的植物,勉強能夠釀出酒來,這樣好酒兌上這新酒,也因此有一些能夠販賣的酒水。

“好了,金剛大叔啊,我們來這裏是試練的,等他們醒過來後我們就走了,我將東西給你了,好好收藏吧,莫要泄漏!”莫凡嚴肅的說道。

金剛顯然也是明白,這可是大財富,即使這聖地子弟,有些人也願意冒險搶奪,而如果自己有這麼東西被人知道,那莫凡的儲藏就值得思考,很嚴重的問題。

“我知道的,這你放心,即使是我這些兄弟我也不會告訴,偶爾拿出來獎勵一些也不會泄漏!”金剛說道。

莫凡聽到金剛這樣說也是放下心來,如果不是當是和金剛打的舒爽,而且對方有時這樣的慷慨,他也不會泄漏自己的祕密。

“拿好了!”莫凡將一個空間戒指遞給了金剛,這個世界的鍊金相當的發達,在機上鍊金材料豐富,這空間戒指竟然相當的常見。

“莫凡兄弟,你們有什麼打算嗎?”金剛問道。

莫凡聽到金剛這樣問,心頭一喜,知道對方這是有意提點自己,當下謙虛的說道:“還沒有,金剛大叔有什麼看法?”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幽域還是相當特殊的,記着一點,強勢,絕對的強勢,不然有些人就是會不長眼!”金剛霸氣的說道,莫凡點頭。

“其次,幽域是有勢力的,這些勢力不受聖地奴役,對聖地的忌憚也不是太大,我建議你們也建立一個勢力,在幽域,有勢力很強大!”金剛說道。

“大叔,這建立一個勢力怕是不簡單吧?”莫凡問道。

“呵呵,這你大可放心,在幽域勢力就是一切,你儘管放手去做,即使你搶佔一個勢力的山門都沒問題!”金剛笑着說道。

“哦?大哥,這不會捅什麼婁子?那些勢力間沒有什麼聯繫嗎?”莫凡好奇的問道,像這種存在已久的勢力,他們之間必定有些糾紛,莫凡他們畢竟才幾個人。

“沒事,怕什麼?你們不就是來試練的嗎?來的人越多越好,更何況,真遇到什麼不可解決的麻煩,那不是還有我的嗎?”金剛不在乎的說道。

“知道了,大叔,看來你也不簡單啊,那我就放手大幹一場了!”莫凡也會死大笑着說道,他早就在換掉,六幽強者,再加上金源之體,在幽域絕對是一方霸主,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放心大幹一場吧,只要不惹到血殺門和琉璃門。我給你們搽屁股!”金剛豪氣的說道。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不過大叔,這兩個勢力到底有什麼來歷?有比你還強大的人嗎?”莫凡好奇的問道,如果在強大,那就快接近聖主了吧?

“比我強都是沒什麼,只是那血殺門都是瘋子,而且也確實有些扎手,他們最好還是別招惹,至於琉璃門,那是我的勢力,你說能讓你鬧騰去嗎?”金剛說道。

“哈哈,大叔,你還真強大,竟然在幽域建立了一個頂級的勢力,我們的運氣真不錯!”莫凡打趣道。

“臭小子,也是,我很長時間來這裏一次,你們能遇到我還真是運氣,本來我就是感覺你們幾個小傢伙不簡單,這次上去試探一番,沒想到你們還真給了我這樣大的驚喜!”金剛說道。

“這就叫做緣分,天要我們相遇於此,那也真沒辦法!”莫凡笑道。

“奇怪了,你們那個酷酷的傢伙哪裏去了?怎麼沒見到啊?”金剛突然問道。

“那傢伙是命天殿的,桃子自然不會讓自己醉了,現在應該在外面修煉吧?”莫凡說道,命天殿的人最重要的就是本心,堅守本心成就才最大。

“你們聖地子弟還真是狗變態,這點時間都修煉!”金剛說道。

“只有他和神行那個天才這樣,我們可不是苦行僧!”天亂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了,拍着腦袋說道。

“子天他們也要醒了,你們準備什麼時間離開?”金剛問道。

“儘快吧,我想我們很快就會在見面的,畢竟我們可是去闖禍的!”莫凡笑着說道。 當一行人全部醒來後,莫凡他們就告辭了,在路上,莫凡也是將自己域金剛的打算說了一下,衆人紛紛同意。他們本就不是怕事的人,更何況還有金剛那樣強勢的人在後面,那就更加的肆無忌憚了。

昏暗是幽界的整體格調,可是幽域卻更加的如此,就連空氣中都是有着一層淡淡的黑霧,遠處的東西都是看不清楚。

而在幽域的一個城市裏,一座不大的建築內卻是坐滿了各色的人物,這顯然是個酒館之類的東西,不過這裏可不賣酒,酒一般都是拍賣的東西,這裏賣一種幽域的特產,幽夢。

幽界是個特殊的存在,他們的通用貨幣是幽石,幽石是強者凝聚能量所得,而武者最低的要求也是聖域,他們一個月也只能從空氣中凝聚一塊幽石。

幽石是能量的結晶,不管是淬鍊肉體還是用於其他需要能量的地方,這幽石都是必不可少之物,而這幽夢卻是一種飲品,是幽石的半成品。

幽石凝練起來十分的困難,而這幽夢就簡單的多了,武座強者都可以凝聚,而且一天就有不小的成果,所以價格還不算貴。

ωwш ttκΛ n ¢ ○

這幽夢對於修煉多少也是有些幫助的,再加上這味道還不錯,清涼無比,因此更多的人願意將其當作飲品,這樣就形成了這樣的店鋪,類似於酒館,也成了人們休閒的大衆地方。

莫凡他們正坐在一個角落裏,但凡這樣的地方,八卦自然是少補了,這些東西也許假的多,可是也是能夠從中瞭解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莫凡他們這次的目的很明確,尋找一個不大且沒有什麼後臺的小勢力,雖說有着金剛的保證,但是他們也不敢真的肆無忌憚,這個地方,瘋子還是比較多的。

他們在這裏已經一個上午了,除了知道這個幽夢味道還不錯外,還真沒聽到什麼有用的東西,盡是些雞毛蒜皮的事,不過莫凡也不着急,他們有的是時間。

“你們聽說了嗎?盤門又開始動作了,這次的對象好像是林家,這次林家可是有難了!”

“誰說不是呢?盤門的門主可是三幽強者,那些只要不出動大勢力的底線,他們還真敢這樣胡來!”

“這已經是第五個勢力了吧?林家運氣還真不好,竟然被他的後臺拋棄了!”

ωwш¤тt kǎn¤¢o

“沒辦法,這個世界看重的只有利益,人家盤門給的好處多,自然就拋棄了林家……”

…………

幾個剛來的人的交談引起了莫凡的注意,其實他們早就注意到這個盤門了,只要三幽強者不好對付,且對方這樣囂張,必然有着一定的底牌,莫凡只是將其當作第二目標。


可是現在莫凡改變主意了,林家莫凡還是知道的,曾經出過大人物,所以能夠在這幽域內佔據一定的份量,可是隨着那大人物的失蹤,他們不得不龜縮了。

這林家的大人物和莫凡無關,可是莫凡卻有不得不幫助他的原因,林家使用的竟是不是鬥氣,也沒有什麼祕法,而是一套掌法,一套莫凡很熟悉的掌法,八卦掌。

光是聽這名字,莫凡就知道這和自己的前世有關,他現在對於前世的消息很敏感,他不想這個家族破滅掉,所以他必須對盤門出手了。

唰……

莫凡站了起來,直接施展縮地成寸的身法,化成一道影子離開了這裏,既然已經確定了目標,那莫凡還有什麼好耽擱的,動手即可。

幽域和其他的地方不同,這裏曾經是華夏的領地,而華夏以大能力隔絕了空穴來風的影響,所以這個地域是沒有那些困擾的,而一些勢力的山門也就建在了城外,這盤門也是如此。

盤門,創建已經有一千年的時間,這個時間在前世確實很長了,可是在這個世界,也就是一個人成年的時間,可謂是極短。

而盤門的門主名叫盤宏,當來到幽域的時候他不過是個一幽的強者,這個級別在幽域不算強者,在幽域最差的都是武座,而只有達到聖域你纔有自保的能力。

二幽是這個地域的分水嶺,達到二幽,如果你的實力夠強,那麼你就可以創建一方小勢力,能夠在幽域站的住腳,當然這只是幽域的小地方,大地方自然要求更高。


而盤宏,一個一幽的武者竟然硬生生的拉起了自己的隊伍,然後建立了自己的勢力,盤門。

不得不說,這盤宏是個人物,勢力不算太強,頂多能戰勝一般的二幽強者,可是在各勢力間遊刃有餘,硬是生存了下去。

而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在這一千年內達到了三幽級別,將以前他仰視的老勢力都是剷除掉了,而林家當年也是仰視他依附的老勢力之一。

當年林家的家主是二幽巔峯,而千年之後還是如此,要不是有着一些後臺,盤門怕是早就動手了,可惜,現在的後臺拋棄了他們。

這是莫凡花費一天時間蒐集的資料,衆人看到後紛紛皺眉。一般的三幽強者他們尚且有膽氣戰上衣戰,可是這盤宏顯然不是這樣的人,他有大機遇。

能夠建立一方勢力,沒有實力那是肯定不行的,而盤宏做到了,而且是以一幽的實力,而這這短短千年的時間內,他更是達到了三幽,沒有什麼機遇這根本是不可能的,這個速度比得上他們這些聖子、聖女了。

“莫凡,你非要將盤門定爲目標嗎?有點困難啊!”命覺說道,他是命天殿的人,連他都不看好這個目標,那希望真的不大。

“困難是有的,可是我們還怕什麼困難嗎?”莫凡豪氣的說道,當明白了自己的道心後,莫凡的心態已經發生了改變。

“莫凡說的是,有困難纔有動力,其實你擔心的不是一個盤宏吧?是在意他背後的勢力吧?”神行對命覺說道。

“沒錯,這盤宏一個三幽強者罷了,即使打不過我們也不會有什麼,可是他背後的勢力就不簡單了!”命覺皺眉說道。

“殺,來一個我殺一個,來兩個我殺一雙,來個一窩我就一鍋端!”莫凡的眼中閃過一道血芒。 在莫凡說出那樣的話後,衆人都笑了,是啊,自己擔心什麼,來人了我就殺掉,就不信什麼人都不怕死,這可是真的死亡。

幽界內的人是不死,可是在面對幽之時,這個世界的法則就失效了,幽這個存在能夠屠掉這不死之人,而聖地之所以爲聖地,正是因爲他們掌握了這個能力。

幽這個存在強大無比,即使是老祖級別也不敢與其對抗,他的面目更是神祕無比,因爲見過它的人大部分都死掉了,除了老祖們。

而且老祖們更是從幽身上了解了某種規則,一種能夠殺死人的規則,而這纔是聖地不倒的原因,但凡強者都珍惜自己的生命,聖地對它們而言更加的敬畏、可怕。

幽域是個特殊的存在,不像其他的地方,這裏的城市大多都是人工建造的,以最中心的幽城爲核心,成放射狀像四周發散,而莫凡所在的這個城市只是邊緣的小城市,夢城。

夢城不大,這裏的勢力也不是很強大,像盤門已經勉強算做上等勢力,而林家就坐落在夢城的邊角地帶。

林家是夢城的老勢力了,傳說他們是從幽城搬遷而來的,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多人都早已忘記,而林家在夢城相當的低調,因此大多數人也不大相信。

以前的林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故,可是現在的林家真的是蒙難了,家主不過二幽強者,根本擋不住盤門的攻擊,林家現在可是惶惶不可終日,忙着尋求大勢力的庇護,可惜……

“仁兒,一定要保護林家這些血脈,別被盤宏那小二抓住,帶着他們離開吧?”林家的後院內,一個老人艱難的說道,心中苦澀無奈。

雖說盤宏殺不了自己,可是那般囚禁靈魂,讓自己的靈魂成爲其修煉的工具,這樣的日子很殘酷,這也是幽界的悲哀,讓人生不如死。

“父親,那些以前和我們交好的勢力都不願出手嗎?”林仁是個中年人的模樣,看着老父親的臉色,他有些不甘的問道。

“唉,怎麼可能?盤宏也算真有些本事!”林刑苦笑着說道。

“可是,父親,我們林家的八卦掌威力無窮,您也不一定敗給那盤宏啊?”林仁不甘,他不想這樣退走,他走,意味着林家真的完了,而自己的父親更是會被囚禁,生不如死。

“八卦掌是強,如果對上一般的三幽強者,我確實有一戰之力,可是這盤宏明顯不是普通的三幽強者,仁兒,放棄吧!”林刑說道。

“可是父親我不甘,我不甘啊,我們林家那可是……”林仁剛想要說什麼,被林刑打斷了。

“不要說了,沒有遇到那個人,這個祕密就爛在我們心裏。”林刑嚴肅的說道。

“我知道了,父親!”林仁壓下心中的情緒,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