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著這一幕,林海嘖嘖稱奇,他問道:「少主,你到底是給她們吃的是什麼草啊,怎麼這般神奇呢?」 「這叫九味清魂草。」林天答道,「這種草並不罕見,尤其是在荒郊野嶺的里特別的多。」

2021 年 1 月 4 日

林天說完就去扶剛剛蘇醒的謝小玉和穆青青。

此時,謝小玉和穆青青一臉的懵逼。

她們倆好像忘記自己昏睡前的事情了,等到林天簡單地解釋了一遍后,她們倆還是迷迷糊糊的。

不過,既然天已經亮了就不能再耽擱了。

林天知道事不宜遲,昨晚被趕跑的饕餮大軍很可能會再次回來。

因此,為了儘早穿越萬獸峽谷到混元峽谷,林天提議四個人片刻不離左右。

這個提議得到了所有人的附和。

因此,簡單地吃了點周邊的野果后,四個人沿著山路繼續往混元峽谷前行。

此時,謝小玉和穆青青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她們倆已經不需要人照顧。

由於謝小玉對山裡面的地形地勢要熟悉一點,因此她走在最前面引路。

林天和穆青青緊跟著謝小玉。

至於林海,他片刻都不想離開林天。

所以,在自己全身的傷還沒有痊癒的情況下,他一直緊追慢趕地跟著林天。

這讓他非常的難受。

好幾次,他都想提議讓林天等人走慢一點,但話都嘴邊又咽了回去。

為什麼不說呢?

因為他自覺理虧。

他畢竟干過那麼多對不起他們的事,他也知道他的提議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得虧是謝小玉對山裡面的地形地勢很熟悉,林天、穆青青、林海三個人才得以安全地穿過了萬獸峽谷。

這一路上,的確遇到了不少的危險。

但由於謝小玉很老道,每次都能夠將危險化險為夷。

最危險的要屬於饕餮追擊了。

為此,林天斷後,讓其它三人前行。

由於饕餮忌憚林天的實力,所以一直沒有追趕上來。

在出了萬獸峽谷后,林天才折回身快步追上謝小玉、穆青青、林海三人。

而那饕餮,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混元峽谷裡面的某個東西,竟然只站在萬獸峽谷的邊緣目送著他們離開。

進入混元峽谷,林天很快就感覺到了一股清新脫俗的仙氣。

混元峽谷裡面的的確確長滿了混元草,兩邊的懸崖也是被混元草給覆蓋了。

混元草是一種靈草,本身就散發著仙氣。

而在這一大片的混元草生長的混元峽谷內,仙氣就自然而然的更濃了。

所以,林天放緩了步伐,開始慢慢地呼吸混元草所帶來的氣息。

他閉上眼睛,團坐在附近的一處混元草的草堆上。

他輕輕地將混元草散發出來的氣息吸入鼻孔。

這些氣息慢慢地流入林天的體內。

林天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他突發奇想,就在這混元峽谷內吸個一天一夜,比他花時間煉製混元丹還要強十倍百倍。

只是,他還沒有將想法說出來的時候,謝小玉那焦愁的臉色讓林天又把話收了回去。

他看著謝小玉道:「謝姑娘,怎麼了?」

「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什麼動靜嗎?」謝小玉問道。

林天聽后一怔,他閉著眼睛聽了聽,沒有發現任何動靜。

他睜開眼睛,謝小玉的臉色更難看了。

林天頗為好奇,他問謝小玉道:「到底怎麼了?我為什麼一點都感覺不到呢?」

謝小玉道:「我方才聽到周邊的鳥兒交談的聲音,它們說混元峽谷內很快就要遭遇到一場滅頂之災了。所以它們都四處飛散逃命去了。」

林天聽后一怔,往四周的山林裡面望去,發現山林裡面果然飛出不少的鳥兒。

這些鳥兒顯然是受了驚嚇的,飛起來的時候盡顯慌亂。

在看看腳下的混元草,好像也感覺到了危機的降臨,它們也出現了異樣。

這讓林天頗為吃驚,他立刻問謝小玉道:「你能聽出來是什麼災難嗎?」

謝小玉搖了搖頭。

她很為難地說道:「它們都沒有說,因為它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肯定,這一場災難是混元峽谷內未曾出現過的災難。」

「不會是山洪暴發吧?」穆青青天真地問道。

穆青青的話剛說完,林天就聽到了轟隆轟隆的聲音。

隨後,他們腳下面的地也搖搖晃晃的,旁邊的崖壁上竟然還出現了幾道裂縫。

林海大驚道:「不好,是地震!大家快離開混元峽谷,要發地震了。」

林天說完,第一個往回跑。

林天知道地震的威懾力很大,所以他讓謝小玉和穆青青先跑。

但林天不走,謝小玉和穆青青怎麼可能會跑呢?

所以,他們也不跑。

林天無奈。

他躬下身子隨意採摘了幾株混元草,然後便拉著謝小玉和穆青青的手往外面跑。

這時,地震更大了。

整個混元峽谷都搖搖欲墜。

山上的樹木也徑直被地震震斷,掉入峽谷裡面。

林天只感覺到天上一直有東西在往下面掉,他也沒時間去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只能不停地往前面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林天、穆青青和謝小玉終於跑出了混元峽谷。

他們這才回頭一看,整個混元峽谷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剛開始那股得天獨厚的仙氣也消失不見了。

林天頓時內心感嘆,得虧是跑的及時,要不然恐怕就葬生在這渾圓峽谷里了。

「林海呢?」穆青青道,「他哪裡去了?」

「或許是往流波山外面跑了吧。」林天道,「現在混元草已經採摘到了,我們也該出流波山了。」

言罷,林天和穆青青就要走。

但謝小玉卻紋絲不動。

這讓林天倍感驚異,他回過頭問謝小玉道:「謝小姐,你還是有什麼問題嗎?」

「我恐怕不能跟你們出流波山。」謝小玉道。

「為什麼?」林天詫異地問道。

「因為我不是青葉城的人,我不能進入青葉城的。」謝小玉道。

「這還不簡單!」穆青青道,「我讓我爹爹給你安排一個青葉城的戶口就可以了。我爹爹是青葉城的城主。」

「呃……」謝小玉遲疑良久才道,「但這並不能改變我是流波山獵戶的身份。青妹妹,林公子。你們走吧!我要留在流波山裡等我爹爹回來。」

「你現在還能回家嗎?」林天道,「你的家早就被袁家人給毀了,你已經無家可歸了。」

「袁家人?」謝小玉聽后一怔,一臉疑惑地表情望著林天。

林天只好將自己看到袁家人以及袁家人是什麼人簡單地跟謝小玉說了一遍。

謝小玉聽了后這才放棄了自己待在流波山的念頭。

為了讓謝小玉放心,林天道:「我將貔貅送給你,以後你就跟著我好了。」

「死沒良心的,」穆青青不滿地道,「難不成你也想把小玉姐姐娶過門嗎?」

「……」林天無言以對。

老實說,他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他之所以讓謝小玉跟他回家,只不過是看中了謝小玉懂獸語而已。

現在他不懂獸語,對於貔貅的想法他一概不知。

所以,他需要懂獸語的謝小玉在他的身邊輔佐他。

林天剛想解釋,不過謝小玉率先一步說了,她對著穆青青道:「青妹妹。你還吃你小玉姐姐的醋嗎?你就放心吧,我是不會搶了你的林天哥哥的。」

「他才不是我的林天哥哥。」穆青青道,「他只是一個死沒良心的臭男人。哼!」

穆青青說完撒嬌地哼了一聲,然後徑直往前走去。

林天和謝小玉相互看了一眼,都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也跟著穆青青往流波山外走去。 有道是進山容易出山難。

在進山的時候,大家都懷揣著一個目標,一直不斷地往目標近的地方走。但出山的時候,眾人都是思家心切了,恨不得現在就出山。

這樣的急切的心裡很容易壞事。

所以,這出山的路上,林天、謝小玉和穆青青三個人又遇到了不少的危險。

不過,這些危險都是小危險,三個人都能夠化險為夷。

出山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站在流波山的山門口,林天、穆青青長舒口氣,總算是出來了!

但謝小玉卻非常的忐忑,她不停地看四周,臉色也很不安。

林天是一個觀察細微的人,他很快就發現了謝小玉的異狀。

於是,他問謝小玉道:「謝姑娘,你是不是又發現危險了?」

「沒有。」謝小玉道,「只是這黑不溜秋的,我們該怎麼回青葉城呢?」

「這不難。」穆青青道,「我在山下認識一個農戶,我們暫住到他家就好。」

林天聽后一怔,眉頭深鎖。

一聽到山下農戶,他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林海跟他說的一席話。

當年,他的父親林玄遇險,不也是在山下農戶家裡嗎?

此番若真應了穆青青所言去山下的農戶家裡面暫住,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

林天有點惴惴不安,他腦袋裡面在不停地回憶林海跟他說的每一句話,他渴望從中找到一絲破綻,但最終沒有找到。

「死沒良心的,你不同意嗎?」穆青青問道。

「同意倒是同意,」林天道,「只是你這個認識的農戶,他靠譜嗎?」

林天這麼問也沒有其它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安全不安全。

穆青青聽后,想了想道:「當然靠譜啦,她是我的奶媽。」

奶媽?

林天聽后一怔,沒想到穆青青的奶媽竟然是個農戶。

能夠當穆青青的奶媽,這農戶肯定不簡單。

「那走吧!」林天道。

他心想,只要穆青青的奶媽靠譜,他還有機會去徹查當年林玄遇害之事。

所以,他答應了穆青青的提議。

穆青青聽了林天的表態后甚為歡喜,她高興地手舞足蹈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