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著葉揚在數萬強者,更是兩位副掌院,依舊面不改色的侃侃而談,尤其當他提到自己,大小姐俏臉一紅,這個壞人,那有那麼誇張,

2021 年 1 月 8 日

網管修仙傳 ,射入弓天嘯的心中,弓天嘯激怒之下,口舌不便,一句話也插不上「我……你……噗」

一個核心弟子,居然被氣的吐血,讓所有人大吃一驚,這個白髮小子好厲害,

「小子,你的口才不錯」原本自顧身份不想說話的唐空,終於忍不住開口,不過他的聲音平淡,聽不出是喜是怒,

「這不是口才,這是事實,弓天嘯與我有怨,自己沒機會對付我,就使用一些齷齪手段,找一些齷齪的人,干一些齷齪事兒,你身為弓天嘯的師父,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難道我有些說錯嗎,」葉揚義正言辭的道,

說道「齷齪人」的時候,葉揚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個禿頭的於長老,本來光頭就極為引人注目,這些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商弦月聽葉揚罵的痛快,心中大悅,這個葉揚嘴上的功夫,簡直無人能敵,咬住對方一個錯誤,就會一直咬到對方死為止,

弓天嘯只因為一句之差,就讓葉揚駁的體無完膚,啞口無言,更讓唐空顏面無光,

剛才唐空跟商弦月唇槍舌劍,你來我往,佔據了上風,但是葉揚一出現,形勢立刻急轉而下,

「不錯,你這麼一說,本座確實有教下不嚴之嫌,本座以後會加以防範的,你提醒的很好」

出乎所有人意料,唐空居然一概當前的傲氣,而是坦然承認自己的過錯,

「今天,是你要挑戰執事的日子,凡是有輕重緩急,我等雖為副掌院,也不能因為我們而耽誤,你放心,我保證你們的決鬥公平性,任何人都不會插手,你說是吧,商副院長」說完話,唐空看著商弦月略有深意的道,

商弦月怎麼會聽不出他的意思,今天葉揚當眾打了他的臉,一會兒那個管城,就算將葉揚殺了,她也不能插手,


不過話已經趕到這裡,絕對不能弱了名頭,至於葉揚就看他的造化了,

「放心,我商弦月說話算話,從來不幹見不得人的勾當」就算是回答,也忘嘲諷一下唐空,

唐空假裝沒出他的意思,看著下邊的擂台,道「那麼決鬥就按規矩進行吧」

說完話,唐空對著身邊一個男子低聲道「去轉告管城,如果殺不了葉揚,他自己就去死吧」

那個男子點了一下頭,轉身消失在眾人之間,

片刻后一個長須長老,是一個葉揚沖來沒見過的面孔,走上了擂台,

「葉揚,管城上台」那老者一聲冷喝,

葉揚和管城紛紛走向擂台,那老者看著兩人,面容呆板的道「你們確定要決鬥」

「是」

葉揚看著管城,點點頭,

「決鬥中,生死各安天命,你們可懂,」

「懂」

「使用任何任何外力,強行提升實力,屬作弊行為……」那個長須老者絮絮叨叨念了一大堆規矩,最後說了一句「決鬥開始」就走下了擂台,

場面一下子靜了下來,葉揚負手而立,白髮飛舞,劍眉指天,說不出的俊逸,

「師妹,你這個伴讀好俊逸,讓給師姐好不好」那個眉心長著美人痣的女子,拉著月池道,

不知為什麼,聽到師姐這麼一說,她忽然產生了極大的憤怒,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青兒,不許胡鬧,大庭廣眾之下,成何體統」商弦月臉現怒色,低聲喝道,

「嘻嘻,師父,人家是跟小師妹開玩笑的啦,您怎麼當真了」顯然那個青兒師姐,並不懼怕商弦月,笑嘻嘻的道,

忽然月池臉色一陣蒼白,身體微微顫抖,那青兒師姐趕忙扶住她道「師妹你怎麼了,姐姐開玩笑而已,你不會也當真了」

「不是的,你們看」大小姐深處一根手指,指著擂台上的兩人,管城手中長劍斜指葉揚,

「葉揚他沒有武器」大小姐有些焦急的道,

葉揚修為全廢,沒有小世界去存儲東西,手中沒有武器,那就代表他真的沒有武器,

大小姐心中暗恨自己疏忽大意,居然連這個細節都沒發現,赤手空拳對付一個仙啟境強者,跟送死沒什麼區別,

「師父,這如何是好」

商弦月也是一臉的為難,剛才話說的滿滿的,如果貿然插手等於打自己的臉,而且對方必然會幹預,徒然丟臉,也起不到效果,

此時場中的管城,手中長劍指著葉揚,冷笑道「做好死的準備了嗎,還不出兵器,難道說你已經放棄了」

葉揚依舊負手而立,淡淡的看著管城「殺你用不著兵器」

他的聲音很平淡,但是卻充滿了自信,全場的人都聽到了,無不心中驚訝,這小子太狂了吧,

管城怒極反笑「我管城晉陞仙啟已有十年,還是第一見到如此狂妄的外門弟子」

「豬吃十年豬食,依舊是豬,這跟時間無關」葉揚的話,差點將管城給噎死,

管城咬牙切齒的道「你徹底激怒我了,如果十招之內不殺了你,我就立刻自盡」

管城的話,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看來管城是徹底憤怒了,絕對不容葉揚活下去了,


葉揚面色不變,雙目淡然,一隻手輕輕伸出「殺你,一招足矣」

「什麼,」

這下就連外圍觀戰的弟子們,都是一片嘩然,這小子瘋了,這樣的大話也說得出口,

「哈哈,原來你是一個自高自大的瘋子,枉我浪費了這麼多口水,去是吧」

管城手中長劍,泛出一道仙光,如銀河落地,帶著一片光幕對著葉揚頭頂斬落,

這一劍蘊含了管城畢生之力,是他最強一擊,他必須要殺了葉揚,否則那後果不堪設想,

大小姐不忍心看著葉揚被劈成兩半的場景,痛苦地閉上眼睛,她忽然發覺,葉揚不知不覺中,在她的心中佔據了極大的位子,

「啪」

「噗」

勢不可擋的長劍,被一隻青銅色的大手牢牢抓住,一時間全場靜寂無聲,

此時葉揚的雙手變成了青銅色,一隻手抓住了長劍,另外一隻手並指如刀,從管城的胸口穿過,直透背心,

管城有些艱難的提下頭,看著胸口的上的手臂,臉上全是不可思議,

他做夢也想不到葉揚居然會這樣的實力,感受著體內的生命力飛速流逝,他臉上浮現出無盡的恐懼,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揚緩緩將手臂從管城的體內抽出,沒有了葉揚手臂的支撐,管城一頭栽倒在地,

手上握著那把長劍,此時手掌上鮮血橫流,看來青銅戰身的強度,還不足以抵擋仙啟境強者的攻擊啊,

管城的屍體躺在擂台上,雙目之中依舊流露著恐懼和不甘,不過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好強」

「他的手是怎麼回事,是一種仙術,」

「這個傢伙太狠了,一招致命,以後千萬要躲遠點」

大小姐見葉揚贏了,趕忙偷偷擦掉眼角的淚水,這個壞人居然如此厲害,讓人擔心死了,

「月兒,他不是修為盡廢了,對嗎,」商弦月此時吃驚的問道,

「是啊,師父怎麼了,」大小姐疑惑的道,

「他剛才的那一擊,帶著真元波動,應該是回復了一絲修為,只是……如今我居然看不穿他的丹田」商弦月有些驚疑不定的道,

她可是仙融將強者,已經將仙靈之氣融合到身體每一個角落,可以窺視任何低於自己境界的修士,

記得當初,剛看到葉揚的時候,才能清楚的看到葉揚丹田內的一片死寂,如今居然被一種神奇的力量給隔絕了,無論她怎麼努力,也無法看透,這讓她如何不驚,

「恭喜你,葉揚,你已經晉陞為內門弟子」商弦月微笑著對葉揚道,

葉揚微微一笑,看著一陣震驚加憤怒的弓天嘯等人,伸出拳頭,比劃出一根中指,

「小子,慢慢來,今天才剛剛開始呢」 「砰」

弓天嘯一隻手狠狠地砸在桌子上,發出一聲爆響,怒吼道「這個混蛋,居然成為了內門弟子,真是氣死我了,連帶著月池也受到獎勵」

原來給核心弟子是個伴讀者的福利,一方面是為了給外門填補新鮮血液,另一方面是看眼核心弟子的眼力,

所以伴讀者對於核心弟子也是非常重要的,伴讀者進入外門,核心弟子會受到一定的獎勵,

而月池的四個伴讀者全部都進入了外門,獎勵多的,讓他們眼紅,

而弓天嘯的伴讀者,一人死在仙獸口中,一人死在葉揚手中,原本以為那個蛻凡巔峰大圓滿者,可以第一個進入內門,那麼他就可以得到一大筆獎勵,

可是那個伴讀者正在衝擊仙啟境期間,竟然讓葉揚以這樣的方式,成為這一屆第一個成為內門弟子之人,偷雞不成蝕把米,讓他怎能不怒,

在他身邊的禿頭於長老,任由他發泄,半晌后,微微搖搖頭道「年輕人應該沉得住氣才行,他成為內門弟子,是福是禍,還不好說啊」

聽到於長老的話,弓天嘯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坐在於長老的身邊,

於長老略微有些讚賞的看著弓天嘯「不錯,小小年紀,就懂得壓制自己的怒意,這樣很好,不愧是弓家之人,

那葉揚如今已經成為內門弟子,獎勵已經發下去了,你這樣發火也於事無補,況且你這次令唐副掌院丟了大人,雖然掌院口中說不怨你,但是難免會在心中留下疙瘩」

弓天嘯大吃一驚,趕忙道「請長老教我,」

「現如今,你只能暫避鋒芒,伺機而動,而且再內門之中強者無數,葉揚為人孤傲,只要稍稍使用點小手段,就讓他窮於應付,你又何必憤怒,」於長老提醒道,

弓天嘯眼前一亮,忽然欣喜的道「長老果然睿智,內門裡有不少我們的人,只要稍加運作,就足以至他於死地」


於長老點點頭道「不過還是要提醒你,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到一擊必殺,決不能讓上次的事情重演,否則會更你師父更加對你死亡」

弓天嘯恭敬地點頭道「多謝大人提醒,這次我一定會小心的,絕對不會讓他有翻盤的機會」

……

在葉揚擊殺管城的當天,葉揚就被帶入了內門,內門和外門並不是隔著一道門,而是隔著一座大山,

內門的靈氣濃郁程度,比外門更上了一個台階,而且這裡住的不是木頭房子,而是一座洞府,

雖然洞府很小,只有不過幾百丈方圓,不過設施齊全,比原來的住處好上千倍,

最讓葉揚吃驚的是,居然還給他配備了一個乖巧可愛的丫鬟,給他搭理房間,

這個寶兒看上去十八*九歲,個子不高,不過勝在身材勻稱,嬌小玲瓏,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

一開始葉揚還有些不習慣,跟一個美少女同住在一起,畢竟有些尷尬,

寶兒看著葉揚,也是羞的小臉通紅,一雙小手不安地捏著自己的衣角,

「咳咳,我這裡其實不需要人照顧,要不你回去吧」葉揚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覺得還是一個人好一些,

哪知道寶兒聽到葉揚的話,臉色頓時慘白,「噗通」一聲跪在葉揚面前,雙目含淚「大人,千萬不要把我退回去,我要在這裡成為強者,我們家族全靠我了,大人若是不要我,我只能死了」

葉揚沒想到寶兒會有這麼激烈的反映,趕忙道「趕緊起來,好好說話」

「不,大人求求你,收下我吧,不管是為奴為婢,給您鋪床疊被,暖床侍寢我都願意」寶兒抱著葉揚的腿哭道,

葉揚有些受不了這樣的場景,趕忙道「好好好,你起來,我答應就是」

「真的,謝謝大人,謝謝大人」說完話,寶兒就要給葉揚磕頭,

葉揚剛忙一把將她扶起來佯怒道「你要是不聽話,我就將你退回去」

寶兒渾身一顫,頓時一句話都不敢說,讓葉揚有些慚愧,嚇唬一個小姑娘,這樣事不太好乾,

「你為什麼一定要留下來,這個位子對你很重要,」葉揚有些不解的問道,

寶兒道「大人有所不知,我出生在一個小勢力里,家族也有幾千口人,周圍好幾個勢力對我們家族的產業覬覦以久,后來家父無奈,就過關係把是送到龍仙書院,

可是我的修為和資質只能做侍女,不過就算做侍女,身份也非常高,那些覬覦我家族產業的勢力們,才不敢對我族怎樣,如果我一旦被退回去,我家族就死路一條了,所以懇請大人,一定要收下寶兒」

葉揚嘆了一口氣,這就是仙界嗎,跟凡界有什麼卻別,依舊是弱肉強食,

「放心吧,我既然答應了你,就不會食言的」葉揚先開出了一個保票給她,讓她安心,

「寶兒謝謝大人」寶兒欣喜的道,

如今葉揚殺了那個管城,修為提升到了武師境,可以勉強感應出,寶兒是一位聖者,

「寶兒你多大了」葉揚隨口問道,

寶兒目光一黯「寶兒今年已經五十七,可是還在凡九初期,恐怕一生都無望蛻凡,更別說仙啟了」

葉揚微微一笑「五十幾歲的聖者,在我的家鄉已經是絕頂天才了,你還不滿足」

「大人騙人,大人你那麼厲害,以外門弟子的身份,擊殺一位執事,你的大名早就傳遍了整個書院了」寶兒也許見葉揚和藹可信,也放開了不少,眼神中全是難以掩飾的崇拜之色,

葉揚笑而不語,微微沉吟了一下,忽然想起來之前,齊長老發給自己的獎勵,

打開手中的布袋子,裡面瓶瓶罐罐的一大堆,仙石也有三十顆之多,另外還有兩本秘技,

仔細看了一下,是兩本仙法,不過那需要等達到仙啟境,體內產生了仙力,才能運用,現在他不過是一個武師而已,還早呢,

「寶兒,這裡的東西,出了仙石之外,其他都對我我用,你都拿去吧」說完將手中袋子遞給寶兒,

寶兒將眼睛睜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葉揚,聲音都有些顫抖「大人……是說,把這些給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