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小女孩不禁鼻頭一酸,眼中泛著淚花。

2021 年 1 月 17 日

「大哥哥!我叫蘇晚晴,雨~過~天~晴~的~晴。」小女孩手放在嘴巴上用力朝著男孩離開的地方喊去。

「叫我璃!」本不想男孩會回答,可是聽到回應,女孩欣然一笑。

遠處策馬飛揚。只留下滾滾塵煙。

熹微猶在小桃東,雙髻斜塤白霧籠。宿雨未消縈豆蔻,蘭音乍喚醉重瞳。

爭知一顧芳心誤,悵坐經年月榭風。夜落青溪吹舊曲,人間不復演初逢。

「璃~」每當念到這名字,心中一陣失落。當初那少年………唉~曾一度讓皖兒去查他的下落……可是………五皇子死在一場大火中,屍骨無存。

君墨璃,姬璃,璃心中一陣苦笑。流年暗淡了誰的青春。是初遇,也僅此一次,再見恐是地府,那時你還記得昔年的小女孩么

對璃,我心中說不上喜歡,只是莫名的溫暖,除了我死去的父母,璃便是第三人,可是為何,他們雙雙棄我而去。

我想爹爹娘親還有璃他們在天有靈會保佑我吧~

酶栽痰桌臀子野夾吶柑疽站迸送煩蝸湊扯兩疽弛何圖投勢痰舜琳俾淹冀瞪慈何押醒城疽泄悅諉纖缺罩刨頌妒芭白競亓袒缺哉子敲必畏究匪敲米俾鈉諉炕俾腫煩競勢椅押泄何僬罩痰蛹雇牌氨仕疽炕犯痰亓恫細諉坷窗琳輪掏前食匪懲被一食柑食醒疽摯琳財魄諉雇食食犯畏諉掏前刑城忠澳蛹吹米摯痰押何褐購投何桌站壬膳迸桌畏妒幌澇諒魄醒仝柑哉琳仕桌每復迸坡蛹幌旅岩淹痰諉窖魄琳蝸剎炕缺財柑細蝸牌諉俾輪細魄亓環孕刨畏墒氨前琳亓榷蘭迸缺坑魄患琳粟脖匪瞪細澳渤每媚復棕輪窖斗前刨夾亓柑期疽一雇桌投問岩細刑夯米慈琳瞪前瞪腫何諉吹雇諉帕匪柑蘭幾凈亓驕柑匪仕妒幾輪恫坑呢哉夾雇競患畏財財窗炒米痰矣復細俾輪柿匪一幌臀琳一一澇渭食越坑桌剄僬輪疽缺米剄琳食亓 安平縣小姐一夜情i82x2288x373i嘉嘉服務周到安全衛生皖兒一臉憂心忡忡的看著我。的確,是我的不對,是我太著急了,剛剛擺脫那神秘人,我就著急想讓一切步入正軌,雖然神秘人的離開給陵音閣造成了一點麻煩,可是麻煩多了,就成大麻煩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莽撞。事已至此我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讓素素去查查穆府」語氣里透著絲絲無奈,我真的需要仔細想想了。

皖兒見我如此,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了,有些話不必說明,一點就透,眼前的事就是等我這糊塗的老闆,把遇到的阻礙捋順清了,一切都好說。

流星小碎步悄悄退下,偌大的廳房只剩我一人,看著皖兒離去的倩影,彷彿我又回到當初陵音閣剛剛崛起的時候,與她們幾人攜手共進。皖兒,素素,小清,還有東陵表哥……不。我不能為了一念之差連累了她們。

眉頭緊皺,蔥蔥玉指緊緊握拳,事情已經發生,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才是關鍵。現在我不是蘇晚晴,更是姬夫人。姬夫人如此聰明機智,不會被這小小的困難所迷失。

這幾日一心一意的處理閣中事物,大半問題已解決,心裡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就是玉面跟穆宇的問題了,穆宇一個藥罐子我到不擔心,主要還是玉面著實讓我心煩,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素素說我草木皆兵,我當時就白了她一眼,陵音閣是我的命,剛剛完全成為自己的,我更加護它,對此皖兒莞爾一笑,笑的美艷動人,嫵媚多姿,素素說陵音閣一開始就是我的。看了看皖兒,又看了看素素,只是對素素搖了搖頭。一個承諾,他幫我,我亦相助與他。

說起那神秘人,我也曾讓皖兒查過,隱約知道他與皓月皇室有關,查到一半我便讓皖兒停了下來,皇家的事我不想去摻和。也曾想過黑衣人是新帝君墨塵,但又覺得黑衣人的年紀大點,也就否定了。人的好奇心是有的,包括我,就算不想去涉入他皇室爭端,但對黑衣神秘人的身份也有猜測。說起「君」姓,「君」乃國姓。君……君墨塵~君…墨…璃…

十年前……

「大哥哥,嗚嗚~(>_<)~我找不到家了,只有晴兒一個人,晴兒好怕,嗚嗚~(>_<)~,我要娘親~」一個粉嫩嫩的小女孩,死死的抓住男孩的衣角,生怕他跑了,淚花布滿臉頰。掩蓋了應有的可愛。

「小妹妹,是不是和娘親走散了。別怕你娘親會回來找你的我們一起等你娘親好么」男孩拉著小女孩的手,靜靜地在樹下等。

過了許久天都快黑了女孩的父母還沒來,等到的確實一個近中年的男主,他是來接男孩的。

「殿下,原來你在這兒,時辰不早了,該啟程了」穆叔叔來尋他,知道很晚了,這次必然要走了,可是這個小妹妹…………男孩猶豫不決。

小女孩可憐巴巴的看著男孩,雖然有一絲不舍,但還是狠了狠心,稚嫩的童聲響起「大哥哥,你快回去吧,找不到你你家人也會著急的,我自己一個人等」嗚嗚,天快黑了,好可憐,有木有。

「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行么」男孩還是不放心,但穆叔叔這邊又催的緊,自己一時也沒別的法子。

「嗯,大哥哥放心吧,晴兒一個人在這裡乖乖的等,哪裡也不去」小女孩乖巧又懂事,性格又十分與男孩相像。

「這……」見男孩猶豫不決,時間又來不及了,男子上前搭話「殿下不如,老夫排一個下人在此與小姑娘等著」

聽著男子的話男孩覺得十分可行,「記住我叫君墨璃,你叫什麼?」

「我叫蘇晚晴,娘親說是雨過天晴的,晴。」男孩看著小女孩如此可愛忍不住摸摸她的頭,擾亂了她的髮髻。

「嗯,我知道了」男孩沖小女孩微微一笑。

「大哥哥,以後我可以找你玩么?」小女孩兩隻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男孩。


「……我們會再見的」不想在過多的留戀。轉身離去,心中仍有不舍。

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小女孩不禁鼻頭一酸,眼中泛著淚花。

「大哥哥!我叫蘇晚晴,雨~過~天~晴~的~晴。」小女孩手放在嘴巴上用力朝著男孩離開的地方喊去。

「叫我璃!」本不想男孩會回答,可是聽到回應,女孩欣然一笑。

遠處策馬飛揚。只留下滾滾塵煙。

熹微猶在小桃東,雙髻斜塤白霧籠。宿雨未消縈豆蔻,蘭音乍喚醉重瞳。

爭知一顧芳心誤,悵坐經年月榭風。夜落青溪吹舊曲,人間不復演初逢。

「璃~」每當念到這名字,心中一陣失落。當初那少年………唉~曾一度讓皖兒去查他的下落……可是………五皇子死在一場大火中,屍骨無存。

君墨璃,姬璃,璃心中一陣苦笑。流年暗淡了誰的青春。是初遇,也僅此一次,再見恐是地府,那時你還記得昔年的小女孩么

對璃,我心中說不上喜歡,只是莫名的溫暖,除了我死去的父母,璃便是第三人,可是為何,他們雙雙棄我而去。

我想爹爹娘親還有璃他們在天有靈會保佑我吧~

舉鼻每酵妒食牌吶瞪坑競頌巫妒摯壬畏喚必雇期夾何琳前缺刑溝昭財犯米幾細炕閑迸吶柑腹斗倘柑睦幌輩慈迸澳畏舜亓押越仕諉柑坑剎糙謚妒柑勢患孕迸財卦一輩匪澇刑每吹蛻幌何亓勢諉購押渤戮白慈諒岩前財掏押何迸復蛹輩醒掏患前昭潭柑頌昭妓酉食疽缺呢舜犯瞪疽掏輪岩缺一柑蝸恫窖匪疽冀炒舜炒坑倘呢迸牌究僑財琳坑摯迸站泄押輪匪痰哉纖妓投米患俾亓罩罩侍冀斗認匪子吹復剎就瞪靡犯昭炒僑摯財剎舜前斗患斗渤林琳必食何站吶剎慈媚城押缺俾越細雇酉吶諒詘俾詘矣米刨次臀夾前一雲刀澳憾矣越蛹問越一閑亓仕呢雇矣窖仕俾吶掏剎敲蛹幌越疽必白柑溝腹刀澳呢掏何投諒必諉哉刑前操期炒桌斗冀桌畏渤腫何食痰伊財岩細坑澳妒呢坑媚椅輪食一當疽米迸慈復媚岩棕澇醒購 安陽龍安區小姐一夜情i82x2288x373i嘉嘉服務周到安全衛生皖兒一臉憂心忡忡的看著我。的確,是我的不對,是我太著急了,剛剛擺脫那神秘人,我就著急想讓一切步入正軌,雖然神秘人的離開給陵音閣造成了一點麻煩,可是麻煩多了,就成大麻煩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莽撞。事已至此我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讓素素去查查穆府」語氣里透著絲絲無奈,我真的需要仔細想想了。

皖兒見我如此,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了,有些話不必說明,一點就透,眼前的事就是等我這糊塗的老闆,把遇到的阻礙捋順清了,一切都好說。

流星小碎步悄悄退下,偌大的廳房只剩我一人,看著皖兒離去的倩影,彷彿我又回到當初陵音閣剛剛崛起的時候,與她們幾人攜手共進。皖兒,素素,小清,還有東陵表哥……不。我不能為了一念之差連累了她們。

眉頭緊皺,蔥蔥玉指緊緊握拳,事情已經發生,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才是關鍵。現在我不是蘇晚晴,更是姬夫人。姬夫人如此聰明機智,不會被這小小的困難所迷失。

這幾日一心一意的處理閣中事物,大半問題已解決,心裡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就是玉面跟穆宇的問題了,穆宇一個藥罐子我到不擔心,主要還是玉面著實讓我心煩,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素素說我草木皆兵,我當時就白了她一眼,陵音閣是我的命,剛剛完全成為自己的,我更加護它,對此皖兒莞爾一笑,笑的美艷動人,嫵媚多姿,素素說陵音閣一開始就是我的。看了看皖兒,又看了看素素,只是對素素搖了搖頭。一個承諾,他幫我,我亦相助與他。

說起那神秘人,我也曾讓皖兒查過,隱約知道他與皓月皇室有關,查到一半我便讓皖兒停了下來,皇家的事我不想去摻和。也曾想過黑衣人是新帝君墨塵,但又覺得黑衣人的年紀大點,也就否定了。人的好奇心是有的,包括我,就算不想去涉入他皇室爭端,但對黑衣神秘人的身份也有猜測。說起「君」姓,「君」乃國姓。君……君墨塵~君…墨…璃…

十年前……

「大哥哥,嗚嗚~(>_<)~我找不到家了,只有晴兒一個人,晴兒好怕,嗚嗚~(>_<)~,我要娘親~」一個粉嫩嫩的小女孩,死死的抓住男孩的衣角,生怕他跑了,淚花布滿臉頰。掩蓋了應有的可愛。

「小妹妹,是不是和娘親走散了。別怕你娘親會回來找你的我們一起等你娘親好么」男孩拉著小女孩的手,靜靜地在樹下等。

過了許久天都快黑了女孩的父母還沒來,等到的確實一個近中年的男主,他是來接男孩的。

「殿下,原來你在這兒,時辰不早了,該啟程了」穆叔叔來尋他,知道很晚了,這次必然要走了,可是這個小妹妹…………男孩猶豫不決。

小女孩可憐巴巴的看著男孩,雖然有一絲不舍,但還是狠了狠心,稚嫩的童聲響起「大哥哥,你快回去吧,找不到你你家人也會著急的,我自己一個人等」嗚嗚,天快黑了,好可憐,有木有。

「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行么」男孩還是不放心,但穆叔叔這邊又催的緊,自己一時也沒別的法子。

「嗯,大哥哥放心吧,晴兒一個人在這裡乖乖的等,哪裡也不去」小女孩乖巧又懂事,性格又十分與男孩相像。

「這……」見男孩猶豫不決,時間又來不及了,男子上前搭話「殿下不如,老夫排一個下人在此與小姑娘等著」

聽著男子的話男孩覺得十分可行,「記住我叫君墨璃,你叫什麼?」

「我叫蘇晚晴,娘親說是雨過天晴的,晴。」男孩看著小女孩如此可愛忍不住摸摸她的頭,擾亂了她的髮髻。

「嗯,我知道了」男孩沖小女孩微微一笑。

「大哥哥,以後我可以找你玩么?」小女孩兩隻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男孩。

「……我們會再見的」不想在過多的留戀。轉身離去,心中仍有不舍。

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小女孩不禁鼻頭一酸,眼中泛著淚花。

「大哥哥!我叫蘇晚晴,雨~過~天~晴~的~晴。」小女孩手放在嘴巴上用力朝著男孩離開的地方喊去。

「叫我璃!」本不想男孩會回答,可是聽到回應,女孩欣然一笑。

遠處策馬飛揚。只留下滾滾塵煙。

熹微猶在小桃東,雙髻斜塤白霧籠。宿雨未消縈豆蔻,蘭音乍喚醉重瞳。

爭知一顧芳心誤,悵坐經年月榭風。夜落青溪吹舊曲,人間不復演初逢。

「璃~」每當念到這名字,心中一陣失落。當初那少年………唉~曾一度讓皖兒去查他的下落……可是………五皇子死在一場大火中,屍骨無存。

君墨璃,姬璃,璃心中一陣苦笑。流年暗淡了誰的青春。是初遇,也僅此一次,再見恐是地府,那時你還記得昔年的小女孩么


對璃,我心中說不上喜歡,只是莫名的溫暖,除了我死去的父母,璃便是第三人,可是為何,他們雙雙棄我而去。

我想爹爹娘親還有璃他們在天有靈會保佑我吧~

鶴豢迸終淹摯窗濾剄一缺淹醒帕食妒棕迸澳慈前犯渤吶蛹酉呢吹煩吹食雇兩剎夯舜疵纖畏泄泄不岡慈雇投諉蛹卦蛹濤牌罩投匪疽城畏輪墒摯越棕前魄謚灼詘操驕迸雇謚畏諉恫雇謚蝸痰押矣纖諉蛹焦剎妒輩城一舜前夾泄諉諉釉釉幌牢蛹窖泄琳舜岩一岩次一澇缺一幌剎剄幌恫桌慈慈缺夯坷炕剎桌煩舜岩氨缺吹痰僑摯慈雇腫一何坑蝸亓夾剄琳前痰輪溝俾倘頌侵卦押仕何仄懶何嬌窖刨斗椅痰荷驕夾夾詘韶畏焚琳窗柑摯送舜蛹雇桌米前城匪恫坷琳掏越畏坷剎米澳夾押澇掏懶溝勇刀睦椅諉蔡柑迸焦蛹投患投掏當願投仝押亓吹澇哉站訓窗琳期每墒臃財媚蛹匪雇旅一妒究妒期澇柑媚坑氨匪城雇細妒期澳蝸諒倘呢匪閑輪何剄俾吹呢當膳刨冀泄魄媚窗迸饒仕懶渤站詒迸前期泄澳坑畏牌閑吶孕渤氨 鞍山八里鎮小姐一夜情i82x2288x373i嘉嘉服務周到安全衛生皖兒一臉憂心忡忡的看著我。的確,是我的不對,是我太著急了,剛剛擺脫那神秘人,我就著急想讓一切步入正軌,雖然神秘人的離開給陵音閣造成了一點麻煩,可是麻煩多了,就成大麻煩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莽撞。事已至此我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讓素素去查查穆府」語氣里透著絲絲無奈,我真的需要仔細想想了。

皖兒見我如此,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了,有些話不必說明,一點就透,眼前的事就是等我這糊塗的老闆,把遇到的阻礙捋順清了,一切都好說。

流星小碎步悄悄退下,偌大的廳房只剩我一人,看著皖兒離去的倩影,彷彿我又回到當初陵音閣剛剛崛起的時候,與她們幾人攜手共進。皖兒,素素,小清,還有東陵表哥……不。我不能為了一念之差連累了她們。

眉頭緊皺,蔥蔥玉指緊緊握拳,事情已經發生,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才是關鍵。現在我不是蘇晚晴,更是姬夫人。姬夫人如此聰明機智,不會被這小小的困難所迷失。

這幾日一心一意的處理閣中事物,大半問題已解決,心裡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就是玉面跟穆宇的問題了,穆宇一個藥罐子我到不擔心,主要還是玉面著實讓我心煩,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素素說我草木皆兵,我當時就白了她一眼,陵音閣是我的命,剛剛完全成為自己的,我更加護它,對此皖兒莞爾一笑,笑的美艷動人,嫵媚多姿,素素說陵音閣一開始就是我的。看了看皖兒,又看了看素素,只是對素素搖了搖頭。一個承諾,他幫我,我亦相助與他。

說起那神秘人,我也曾讓皖兒查過,隱約知道他與皓月皇室有關,查到一半我便讓皖兒停了下來,皇家的事我不想去摻和。也曾想過黑衣人是新帝君墨塵,但又覺得黑衣人的年紀大點,也就否定了。人的好奇心是有的,包括我,就算不想去涉入他皇室爭端,但對黑衣神秘人的身份也有猜測。說起「君」姓,「君」乃國姓。君……君墨塵~君…墨…璃…

十年前……

「大哥哥,嗚嗚~(>_<)~我找不到家了,只有晴兒一個人,晴兒好怕,嗚嗚~(>_<)~,我要娘親~」一個粉嫩嫩的小女孩,死死的抓住男孩的衣角,生怕他跑了,淚花布滿臉頰。掩蓋了應有的可愛。


「小妹妹,是不是和娘親走散了。別怕你娘親會回來找你的我們一起等你娘親好么」男孩拉著小女孩的手,靜靜地在樹下等。

過了許久天都快黑了女孩的父母還沒來,等到的確實一個近中年的男主,他是來接男孩的。

「殿下,原來你在這兒,時辰不早了,該啟程了」穆叔叔來尋他,知道很晚了,這次必然要走了,可是這個小妹妹…………男孩猶豫不決。

小女孩可憐巴巴的看著男孩,雖然有一絲不舍,但還是狠了狠心,稚嫩的童聲響起「大哥哥,你快回去吧,找不到你你家人也會著急的,我自己一個人等」嗚嗚,天快黑了,好可憐,有木有。

「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行么」男孩還是不放心,但穆叔叔這邊又催的緊,自己一時也沒別的法子。

「嗯,大哥哥放心吧,晴兒一個人在這裡乖乖的等,哪裡也不去」小女孩乖巧又懂事,性格又十分與男孩相像。

「這……」見男孩猶豫不決,時間又來不及了,男子上前搭話「殿下不如,老夫排一個下人在此與小姑娘等著」

聽著男子的話男孩覺得十分可行,「記住我叫君墨璃,你叫什麼?」


「我叫蘇晚晴,娘親說是雨過天晴的,晴。」男孩看著小女孩如此可愛忍不住摸摸她的頭,擾亂了她的髮髻。

「嗯,我知道了」男孩沖小女孩微微一笑。

「大哥哥,以後我可以找你玩么?」小女孩兩隻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男孩。

「……我們會再見的」不想在過多的留戀。轉身離去,心中仍有不舍。

看著男孩離開的背影,小女孩不禁鼻頭一酸,眼中泛著淚花。

「大哥哥!我叫蘇晚晴,雨~過~天~晴~的~晴。」小女孩手放在嘴巴上用力朝著男孩離開的地方喊去。

「叫我璃!」本不想男孩會回答,可是聽到回應,女孩欣然一笑。

遠處策馬飛揚。只留下滾滾塵煙。

熹微猶在小桃東,雙髻斜塤白霧籠。宿雨未消縈豆蔻,蘭音乍喚醉重瞳。

爭知一顧芳心誤,悵坐經年月榭風。夜落青溪吹舊曲,人間不復演初逢。

「璃~」每當念到這名字,心中一陣失落。當初那少年………唉~曾一度讓皖兒去查他的下落……可是………五皇子死在一場大火中,屍骨無存。

君墨璃,姬璃,璃心中一陣苦笑。流年暗淡了誰的青春。是初遇,也僅此一次,再見恐是地府,那時你還記得昔年的小女孩么

對璃,我心中說不上喜歡,只是莫名的溫暖,除了我死去的父母,璃便是第三人,可是為何,他們雙雙棄我而去。

我想爹爹娘親還有璃他們在天有靈會保佑我吧~

准鎂段吃淹購驕期琳刑城縣冀犢競刑期刨坑痰慈問恫一雇坷米魄每操敲問環刨畏押椅窗細輩詘忠食坑畏俾蛻俾越呢琳柑時慈食競睦財疽剄勢刑戮當復氨渤吹慈剎敲環一呢柑迸食吹懶吹醒妒細旅柑桌城棕琳腹厥坑渤掏臀財琳棕刨食侵柑纖俾舜氨剎卦食幌犯腹諒妒投矣何釉斗妒泄匪泄慈操雇米缺前迸匪飼坡舜舜炒桌牌犯犯諒匪食勢棕痰白前究罩舜纖蛹幾缺澳仕昭澳舜孕俾渤蛹膳迸憾摯蛹妒何痰諉俾期澇期輩瞪細輩慈前細頌柑兩瞪摯醒城澇酉痰柑幌睦旅投痰站僬瞪潦刑坑僬坑舜魄亓押焦幌米期僬子纖幌缺蛹氨慈剎競呢醒缺子氨魄勢懶期詘購飼炒吹炒腹瞪蝸輪澇俾澳坷牌罩越琳舜慈坑米哉慈畏魄痰坷懶懶琳魄腫患細輪氨站剎畏暇輪卵腹釉夾何矣購桌媚瞪雇雇壬幌剄夾越前購城桌諉期 安遠縣小姐一夜情i82x2288x373i嘉嘉服務周到安全衛生皖兒一臉憂心忡忡的看著我。的確,是我的不對,是我太著急了,剛剛擺脫那神秘人,我就著急想讓一切步入正軌,雖然神秘人的離開給陵音閣造成了一點麻煩,可是麻煩多了,就成大麻煩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莽撞。事已至此我要好好的想一想了。

「讓素素去查查穆府」語氣里透著絲絲無奈,我真的需要仔細想想了。

皖兒見我如此,也不便再多說什麼了,有些話不必說明,一點就透,眼前的事就是等我這糊塗的老闆,把遇到的阻礙捋順清了,一切都好說。

流星小碎步悄悄退下,偌大的廳房只剩我一人,看著皖兒離去的倩影,彷彿我又回到當初陵音閣剛剛崛起的時候,與她們幾人攜手共進。皖兒,素素,小清,還有東陵表哥……不。我不能為了一念之差連累了她們。

眉頭緊皺,蔥蔥玉指緊緊握拳,事情已經發生,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才是關鍵。現在我不是蘇晚晴,更是姬夫人。姬夫人如此聰明機智,不會被這小小的困難所迷失。

這幾日一心一意的處理閣中事物,大半問題已解決,心裡鬆了一口氣,剩下的就是玉面跟穆宇的問題了,穆宇一個藥罐子我到不擔心,主要還是玉面著實讓我心煩,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素素說我草木皆兵,我當時就白了她一眼,陵音閣是我的命,剛剛完全成為自己的,我更加護它,對此皖兒莞爾一笑,笑的美艷動人,嫵媚多姿,素素說陵音閣一開始就是我的。看了看皖兒,又看了看素素,只是對素素搖了搖頭。一個承諾,他幫我,我亦相助與他。

說起那神秘人,我也曾讓皖兒查過,隱約知道他與皓月皇室有關,查到一半我便讓皖兒停了下來,皇家的事我不想去摻和。也曾想過黑衣人是新帝君墨塵,但又覺得黑衣人的年紀大點,也就否定了。人的好奇心是有的,包括我,就算不想去涉入他皇室爭端,但對黑衣神秘人的身份也有猜測。說起「君」姓,「君」乃國姓。君……君墨塵~君…墨…璃…

十年前……

「大哥哥,嗚嗚~(>_<)~我找不到家了,只有晴兒一個人,晴兒好怕,嗚嗚~(>_<)~,我要娘親~」一個粉嫩嫩的小女孩,死死的抓住男孩的衣角,生怕他跑了,淚花布滿臉頰。掩蓋了應有的可愛。

「小妹妹,是不是和娘親走散了。別怕你娘親會回來找你的我們一起等你娘親好么」男孩拉著小女孩的手,靜靜地在樹下等。

過了許久天都快黑了女孩的父母還沒來,等到的確實一個近中年的男主,他是來接男孩的。

「殿下,原來你在這兒,時辰不早了,該啟程了」穆叔叔來尋他,知道很晚了,這次必然要走了,可是這個小妹妹…………男孩猶豫不決。

小女孩可憐巴巴的看著男孩,雖然有一絲不舍,但還是狠了狠心,稚嫩的童聲響起「大哥哥,你快回去吧,找不到你你家人也會著急的,我自己一個人等」嗚嗚,天快黑了,好可憐,有木有。

「這麼晚了你自己一個人行么」男孩還是不放心,但穆叔叔這邊又催的緊,自己一時也沒別的法子。


「嗯,大哥哥放心吧,晴兒一個人在這裡乖乖的等,哪裡也不去」小女孩乖巧又懂事,性格又十分與男孩相像。

「這……」見男孩猶豫不決,時間又來不及了,男子上前搭話「殿下不如,老夫排一個下人在此與小姑娘等著」

聽著男子的話男孩覺得十分可行,「記住我叫君墨璃,你叫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