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着羣情激昂,孟落日和馬前卒搖頭苦笑。他們已經從黃飛虎和阿青等人的口中知道了所謂的大買賣是什麼。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三夥山賊聚集到一起的真正目的,居然是想要洗劫附近的一個部隊的物資營。而那個物資營的首領,孟落日等人已經打探清楚了,他的名字叫做韓信!

孽債 赫赫有名的漢初三傑,劉邦大流氓手下堪稱是戰神一樣的人物,想要洗劫他的物資營,還真是不是一般的有難度。

現在在劉邦還沒有形成氣候,只不過是項羽手下的一個小將領而已,而韓信也更加的沒有出頭,從他只是臨時性的負責看守一個物資營這個差事上看,貌似在項羽的手底下的位置就不是非常的高。

無論是那些倒黴的,被龍且糊里糊塗的就幹掉的山賊,還是黃飛虎等人,都不會知道韓信的可怕之處。但是孟落日、土豪金和馬前卒對這個名字真的是太熟悉了。

漢初三傑可是在秦末漢初的這段時間中知名度最高的人物,就是項羽手下的五虎將之流,知名度都遠遠無法和這三個人相比,無論是張良、蕭何還是韓信,從他們在歷史上留下的濃重的一筆,就無法讓任何人輕視。

也許現在他們還籍籍無名,但是等候他們的只是一個機會。

面對衆人激烈的人血沸騰,馬前卒等人都是出奇的安靜。直到衆人大概也喊累了,纔想到自始至終,這三位真正的老大都沒有說話,所以所有人將視線都放在了他們三個人的身上:

“小財迷、白日夢你們兩個平時的鬼主意最多,來,制定個計劃吧!”

他們已經拿定了主意了……

(本章完) 第2915章

「這個連環洞內不僅靈力濃郁,而且危險重重,你們成功走出連環洞的話,修為就會全部達到靈尊巔峰,但是其中也是存在風險的,你們自己決定是否進去!」墨九狸看向馮珂四個人說道。

「主子,我們進去,只要能夠快點提升實力,那怕是死我們也不怕!」馮珂四個人同聲說道。

他們都活了這麼久了,雖然說飛升之後,他們的容貌也因此從老者的模樣,恢復成為了中年的模樣,但是他們確實活了很久啊!

而且沒有墨九狸的丹藥,可能他們在渡劫的時候就直接被劈成渣渣了,那裡還能站在這裡啊!

他們跟著主子來到這裡,不是為了給主子拖後腿的,所以他們不怕危險!

「很好,這些是療傷的丹藥,只要你們還有一口氣,吃下去就會活著,我相信你們都能夠活著走出來的!你們要記得,來到這裡之後,你們就沒有了族人,有的只是身邊的同伴,當我不在你們身邊的時候,身邊的同伴才是你們最為重要的!」

「一個人的力量或許是有限的,但是四個人加在一起的可能絕對是無限的,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墨九狸拿出幾瓶丹藥遞給四個人,同時也看著四個人認真的說道。

「主子,我們明白!」馮珂四個人聞言一愣,看了眼彼此後,大聲的對著墨九狸說道。

「我現在送你們進去!」墨九狸點點頭看著四個人說道。

接著墨九狸對著連環洞的石門,打出數道靈力,接著馮珂等人的身上紛紛被一道白光籠罩著,接著石門打開的瞬間,馮珂四個人紛紛消失在原地!

墨九狸收回手,看了眼關閉的石門!

心念一動,將夜昊,亦翎,風鶴軒,雪封,三人一獸從空間帶了出來,自己飛升到九重天之後,他們幾個就醒來了!

「主人!」

夜昊三人看著墨九狸喊道。

「恩,亦翎留下來,夜昊,雪封,風鶴軒,你們三人出去打探一下那些人的消息,九重天我們太久沒有回來了,所以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墨九狸看著夜昊三人說道。

「主人,放心吧,我們知道怎麼做的!」夜昊三人說道。

「這裡是易容丹,還有一些毒藥和療傷的丹藥,你們帶在身上一防萬一!」墨九狸給了每個人一枚普通的空間戒指說道。

「主人,你等我們的消息吧!」風鶴軒看著墨九狸說道。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我帶你們出去,記得我走的步伐,回來的時候就可以自己進來!」墨九狸看著三人說道。

然後墨九狸帶著夜昊,風鶴軒,雪封三人出了陣法,也告訴了三人再回來時,如何找到這裡的陣法入口,這才看著三人離開!

墨九狸還把小騰和沙漠雙頭蟻王和沙漠雙頭蟻***給了夜昊三人,這樣方便他們使用沙漠雙頭蟻打探消息!

然後,墨九狸看著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視線內,這才轉身回到了連環洞外,墨九狸對著亦翎說道:「亦翎,你和雲夏守在這裡,等待馮珂等人出來,我會空間修鍊!」 看到這些傢伙終於還想到了他們三個人的存在,馬前卒笑着搖了搖頭:

“如果不知道這個守衛物資倉庫的將領的名字的話,我還一定要去洗劫一番,但是,現在就算了吧,韓信可不是白給的。洗洗睡吧,沒必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說完馬前卒率先走出了帳篷,現在的他們可不缺少物資,而且跟來的這些將士們都有着不錯的本領,靠他們在外面山林中打獵都能夠解決相當數量的食物,至於金銀之類的東西,土豪金甚至都感到有點太多了,好像反而成了累贅一般。

三個人對於洗劫項羽的物資庫興致缺缺,把黃飛虎等一衆人扔在了房間中,一個個大眼對小眼。

在他們心中,小財迷這傢伙聽到了這樣發財的好機會一定會舉雙手贊成,可是沒想到竟然是這個結果。

衆人的視線落在了蔡秉集的身上,這傢伙算是這一行人中智者了。

“看來這個韓信還真是不一般啊,可是如果他真的有這樣的好本領,爲什麼在項羽的手下還只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小人物呢?”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哼,老蔡你有沒有辦法讓那三個傢伙同意我們這次的行動,我可不管他是什麼韓信韓不信的,反正到了最邊上的肥肉總不能就讓他這樣飛走了。”

黃飛虎大聲的喊道,看他現在張牙舞爪的樣子,還真的好像是一個山賊的模樣。

蔡秉集也有些猶豫,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他還是能夠感覺到馬前卒等人往往都是正確的。因爲他們都是後世過來的人,對於他們所在的這些歷史時期多多少少的都有一些瞭解,這也影響着他們的判斷。

“哼,用不着他們所有的人都同意,我去找傻大個,只要說服他一個就夠了。”

伍子胥大步的走出了房間。自從融入到了這個小隊伍之後,伍子胥幾乎沒有做過什麼決斷,大多數時候都是隨聲附和,或者是接受命令而已,可是沒想到這一次他竟然如此主動

的請纓。

傻大個晃晃悠悠的正向自己的住所走去,忽然背後傳來了腳步聲,回頭正看到伍子胥快步的走了過來。

“老伍,幹嘛有什麼事兒麼?”

“傻大個,你也被韓信的名頭嚇到了吧?”

“有什麼好嚇到的,好歹人家也是漢初三傑之一,而且是被號稱爲是軍神的,哈哈,我們和他無冤無仇,沒必要找這個麻煩。”

伍子胥的眼睛微微的眯起,從眼睛中的縫隙中放射出來的一道光芒:

“軍神?如果他不是軍神,也許我還不會這樣堅定的要去洗劫他們的物資庫呢。我也是軍神,只不過我是當初吳國的軍神!”

土豪金愣了一下,瞬間明白過來,向來低調的伍子胥爲什麼會追上自己。同樣都是被稱之爲是軍神的存在,只是他們不是在相同的時期,到底誰更強,想想還真是有點讓人期待。

土豪金不由得也感到一點心動,但是,他並不是沒有腦子的人,現在不是看熱鬧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必要涉險:

“算了吧,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何況,軍神二字本來就是溢美之詞而已,真正能夠稱之爲軍神的,只有孫武子,其他人,都是後人對他們的評價而已,在任何的事情,都會有一個被稱之爲是軍神的存在,何必這麼在意呢?”

土豪金說完,好像繼續向自己的帳篷走。伍子胥站在原地,看着土豪金的背影,聲音非常的平靜:

“你們不是從未來的時間中來到了這個世界上來的麼,用你們的話說,難道你們還不如古人麼?說起來,你們不感到丟人?”

土豪金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其實在他的骨子裏同樣對於韓信到底有什麼樣的本領感到疑惑,如果當初韓信真的是一個非常難得的人才,爲什麼項羽不用,反而讓劉邦這個大流氓撿了個便宜呢?

而且現在的韓信不過是一個小頭目而已,手上也沒有太大的權利,自己被這樣一個“小人物”的名頭就嚇

得落荒而逃,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兒丟人。

土豪金猛的站住了腳步,回頭看着站在那裏神色淡定的伍子胥。這個傢伙可是號稱是吳國的軍神的,自己和他耍心機,恐怕還真的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假如是韓信呢?

這樣想着,土豪金的心中更加的期待了。

看到土豪金的表情已經有了鬆動,伍子胥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邊:

“我們只帶二十個兄弟,同時加上我們幾個高手,相信即使那個韓信真的如同傳說中那樣厲害,我們想要脫身應該也不是非常的困難。”

“好!”

猶豫再三,最後土豪金還是點了點頭,因爲擔心受到孟落日等人的責備,他還特意交代伍子胥,不要驚動更多的人。

藉着夜色的掩護,伍子胥、祖敵、黃飛虎、魏神通加上土豪金,帶着二十個人悄悄的離開了他們的駐地。雖然值夜的士兵發現了這些傢伙好像有什麼不軌的意思,不過看到了伍子胥和土豪金都在其中,自然也不好說什麼。

現在在這個營地中,真正的主力大部分都是原來昭雪狼騎的人,都是伍子胥的老部下了,怎麼也不好意思監督自己老大的去向。

非常順利的,衆人就離開了他們藏身的小樹林,昭雪狼騎的這些成員身手也都非常的不錯,因此幾乎沒有耗費太長的時間,衆人就沿着官道來到了一片空地上。

這片空地現在正一個個帳篷搭建了起來,看來是一個臨時的軍營。項羽的前部正在和幾個諸侯王作戰,因此對後勤保障的要求也比較高,韓信和另外的一個將領,就是負責這次押運物資的小頭目。

他們也知道這裏距離項羽他們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非常遠了,所以才暫時選擇了這個空地紮營,調整一下。

伍子胥帶着衆人躲藏在樹林中,藉着樹影中間透過的光芒看向了眼前的這個營地,不由得暗自點頭,心中讚歎:名將韓信,果然是不同凡響!

……

(本章完) 第2916章

「主人,你放心吧,我們會守好這裡的!」亦翎和雲夏說道。

墨九狸點點投,她很放心亦翎和雲夏,雖然雲夏的實力沒有多強悍,但是雲夏的技能可是救人和傷人的利器,亦翎雖然是獸身,但是實力已經恢復到了巔峰,也就是神帝巔峰了!

所以,墨九狸很放心,讓亦翎和雲夏守在外面!

就像她來到九重天就讓雪封幾人出去也是一樣,因為到了九重天,雪封等人的實力也都回到了巔峰,在九重天除了那幾個人之外,怕是沒有人是雪封等人的對手了!

加上他們做事有分寸,不會亂來,所以墨九狸才放心讓他們三人出去!

而自己也只有回到空間修鍊,才能更快的提升實力!

冷情boss,非誠勿擾 墨九狸安排好一切之後,直接回到了空間裡面!

這一處只剩下亦翎趴在地上,而雲夏乾脆變成本體,隱藏在四周,將周圍的地方都包裹了起來,卻讓人無法察覺,順間這裡又恢復了安靜!

偶爾有雲夏和亦翎聊天的聲音響起,除此之外十分寧靜!

空間裡面,墨九狸先去看了閉關的小澤,然後看到妖皇一直守著小澤,墨九狸也很放心,小澤偶爾出關的時候,看到墨九狸在忙,就會跟著妖皇學本領!

妖皇也因此越來越喜歡小澤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小澤這麼聰慧的天才,交給他的東西領悟的極快,甚至還能舉一反三,簡直就是神童啊!

原本妖皇都決定了護著墨九狸到九重天,自己就會離開的,可是現在卻越發的捨不得小澤了!

而墨九狸也是因為現在已經來到九重天了,所以想知道妖皇打算什麼時候離開的,所以看過小澤后,墨九狸看了看妖皇問道:「叔叔,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我現在已經回到九重天了!」

之前墨九狸跟妖皇相處了一段時間,一直稱呼妖皇為叔叔,也讓墨九狸習慣了,雖然妖皇長的跟自己差不多,但是畢竟實力和年紀擺在那裡!

「九狸,我還是想問問你,可願意讓小澤跟我回去?小澤的天賦很好,如果能跟著我回去,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達到一個可怕的高度啊!」妖皇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確實該走了,可是他是真的捨不得小澤這樣的好苗子啊!

「叔叔,這個要問問小澤,我尊重孩子自己的決定!」墨九狸看向裡面修鍊的小澤,眼底滿是寵溺的說道。

她其實捨不得讓小澤離開身邊,但是墨九狸看得出來妖皇是真心喜愛小澤的,她也知道當初小澤拒絕妖皇,是為了陪著自己,但是墨九狸還是尊重小澤的選擇!

不管小澤是選擇陪在自己身邊,還是選擇跟著妖皇離開,她都會尊重兒子的選擇!

「那好,等到小澤醒來的時候,我再問問小澤,如果他還是不願意,我就離開!」妖皇回頭不舍的看了眼小澤說道。

「好的,那我先去準備些東西,等到小澤醒來我再去閉關!」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第2917章

因為墨九狸打算這一次閉關閉死關,不突破到神帝不出關,所以也打算在閉關之前見見兒子的!

而且妖皇要離開了,墨九狸也想給妖皇準備些東西!

妖皇不知道墨九狸的想法,聽她這麼說也沒多想,於是墨九狸離開去準備東西,妖皇依舊守在小澤的屋外,給小澤護法,縱然妖皇知道這裡安全的很,不需要自己護法,可是他依舊沒有離開過半步!

墨九狸直接鑽進了自己的煉丹房,然後讓小書把空間裡面所有年份高的藥材都給自己搬進來了,還有那些平時很少用的十大神葯,也被墨九狸吩咐貢獻出各自身上所有能用的地方,直到把十大神葯都剝光了為止!

小書把墨九狸需要的藥材,都給墨九狸送來了,整個煉丹房都快堆滿了,這要是都煉製成丹藥的話,估計會煉製出來幾萬顆丹藥吧!

就算是墨九狸也需要煉製個幾年的時間!

「主人,你打算煉製這麼多丹藥做什麼?」小書不解的看著坐在丹爐前的墨九狸問道。

「反正小澤沒有出關,閑著也是閑著,一次性多煉製一些,等到我出關之後,就不用總是要煉丹了!」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小書聞言也沒多想,墨九狸繼續告訴小書,自己還需要什麼藥材,讓小書一起收集好了裝到戒指內給自己送來!

這絕對是小書從遇到墨九狸之後,第一次見到墨九狸如此瘋狂的煉丹,這一次墨九狸所需要的藥材,怕是比墨九狸這麼久以來所煉製的丹藥都多!

小書和其餘的獸獸們,看著瞬間變得稀少的葯田,都驚呆了!

但是這些藥材都是把葯田當命的小書收集送給墨九狸的,大家好奇但是也沒說什麼,反正小書自己心甘情願的,那應該就是主人需要用的吧!

否則平日誰跑到葯田,偷吃幾根藥材,都會被小書這個器靈給虐的很慘的!

小書把墨九狸需要的藥材都送去之後,回來發現自己的葯田竟然變的沒有多少藥材了,一陣的肉疼,不過還好這裡時間流速很快,自己去外面正常區域待一天,再回來這裡的藥材都能長出來了!

最可憐的就是十大神葯幾隻了,他們身上的東西,取下容易,長出來極慢,但是主人需要它們又不能不給,現在他們可是十分虛弱的,動也不想動的,只想在葯田內當蘑菇!

就連小七彩都沒有被墨九狸放過,愣是讓小七彩交出了幾片葉子,才把小七彩放走,嚇的小七彩離開墨九狸身邊,就直接找個地方躲起來了,它覺得主人實在太兇殘了啊,它還是個寶寶啊……

墨九狸可不管那麼多,等到小書把藥材都送來之後,墨九狸就直接在丹方內布下一道結界,不讓任何人和獸來打擾自己,順便吩咐小書,小澤出關后,告訴小澤等自己煉丹出來,有話和他說,不要讓小澤再閉關!

然後,墨九狸就一頭悶在煉丹房,開始煉丹了! 整個軍營看上去,各個營帳之間好像是沒有任何的規律,但是在伍子胥這個行家的眼中,他可以看出來,各個營帳之間都是相互呼應的。一個個帳篷環繞在一起,就好像在中間的大帳外面形成了一個個網狀結構一樣,中間的大帳燈火通明,不用說也知道,這裏就是他們所押運的物資。

對於在前面廝殺的將士們來說,無論是兵器馬匹,還是糧草,都是他們的命啊,誰也不會對這些東西不加以重視。

祖敵和黃飛虎兩個人雖然也經常在戰場上衝殺,但是對於這些陣法之類的道道,還真的不是非常的瞭解,只是能夠從下面的軍營中感到一陣陣的殺氣在瀰漫,但是卻看不出什麼名堂來,只是疑惑的看着伍子胥。

伍子胥的眉頭緊鎖,過了好一會兒,才壓低了聲音:

“這個韓信看來真的是一個善於用兵的人,這個軍營他安排的非常的巧妙,想要劫營還真的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土豪金想了想:

“調虎離山!”

伍子胥的眼睛一亮,土豪金的想法和他不謀而合,因此低聲的安排了下去。

祖敵帶着十個士卒,繞過了幾個熱鬧藏身的地方,正好迎面過來了一隊巡視的衛士,祖敵也不說話,手中的兩個大錘子舞動起來,當爲首的士卒發現了衝過來的祖敵的時候,祖敵的大錘子已經直接將他的腦袋打開花了。

後面的那些士卒忽然遭受到了攻擊,連忙揮舞起了手中的兵刃抵擋,同時有人大喊一聲:

“不好了,有人劫營!”

這一聲大喊,好像是在晴天中一聲霹靂一樣,把原本安靜的軍營一下子驚動了。明顯可以看到在軍營中的火把移動的方向上發生了變化。

躲在樹林中的幾個人目不轉睛的看着軍營中,希望能夠在這個防守嚴密的包圍中能夠尋找到一絲破綻。

“情況好像有點不妙啊!”

黃飛虎低聲的說道,他已經看出來了

,在軍營中雖然是發生了變化,可是並沒有一隊人馬貿然衝出來,依舊是保持着在軍營的範圍內戒備的樣子。

可是另外一邊,負責騷擾他們,引誘他們出動的祖敵的情況好像就有點不妙了。

他剛剛解決了眼前的這一對士卒,打算將其他依舊在軍營中防衛的那些傢伙也吸引出來的時候,忽然在他們的身後傳來了一聲銅鑼響動的聲音,接着從其他的地方几隊人馬同時出現,祖敵帶着的這十個人瞬間就陷入到了包圍中。

“暗哨?”

祖敵也是久經沙場的人,之前他們已經對周圍巡視過幾次的,除了這個軍營還真的沒有發現什麼其他的勢力,可是沒想到,就是在他們藏身,試圖將軍營嚴密的防守打散的時候,竟然已經是進入到了人家的視線中,而且,征戰沙場這麼長的時間了,祖敵還從來沒有看到可以有這麼多的暗哨隱藏在周圍。

“不好,撤!”

祖敵一聲大喊,他們帶出來的,可是都是精兵,而且無論是之前跟着他一起追着孟落日等人的士卒,還是後來伍子胥的昭雪狼騎,這樣的戰士可是死一個少一個,根本就沒有辦法補充,當祖龍意識到自己陷入到了包圍圈的時候,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帶着兄弟們突圍出去。

忽然冒出來的隊伍也把土豪金等人嚇了一跳。他們已經非常的小心翼翼了,可是還是沒有發現這些士卒到底是隱藏到了什麼地方的,如果說漏過了一個兩個的暗哨還情有可原,可是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明明就是整隊的士兵啊!

“老黃,我們撤!”

伍子胥對黃飛虎一聲大喊,其實用不着他說話,黃飛虎已經大喊一聲衝了上去。

他要幫助祖敵的人馬突圍,可是當他還沒有能夠和祖敵匯合的時候,忽然在軍營中斜刺裏衝出來了一彪人馬,直接將黃飛虎圍攏在了中間。

原在四重天 土豪金和伍子胥也沒有了劫營的念頭,他們身後的這些兄弟的性命,可要比軍營中的這些物資

值錢的多。連忙從藏身的地方衝了出來。

轟!

一聲巨響在他們的周圍響起,火光忽然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不好!”

土豪金的心中暗自叫苦,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他們周圍火光已經燃燒了起來。

他們藏身的是一片小樹林,易燃的東西可非常的多。土豪金等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他們暗中觀察着敵人的時候,已經是趴在了一個火藥桶上。

忽然出現的火光瞬間讓土豪金等人焦頭爛額,好像他們的一言一行早就已經落在了人家的眼中,而他們這些已經成爲了獵物的傢伙好渾然不知,打算在人家的身上吃一口肉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