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到慕容雪菡的樣子,秦巖就知道慕容雪菡想做什麼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他撓了撓頭,有些鬱悶的說:“雪菡,別人都是用酒踐行,你這是用比給我踐行嗎?”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先是一愣,隨後臉上升起一抹紅暈,她咬住嘴脣害羞的說:“主人,你越來越壞了,居然和我說這種話。”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這不是沒有人嗎?如果有人的話,我肯定不會和你這麼說。”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將慕容雪菡摟進了懷裏。

慕容雪菡就像蛇一樣纏住了秦巖,媚眼如絲的看着秦巖,並且抱住了秦巖的脖子。

她故意將氣哈在秦巖的脖根上,用嗲聲嗲氣的聲音說:“主人,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了,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秦巖笑着說:“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說罷,秦巖轉過身將慕容雪菡放在了牀上。

半個多小時後,秦巖轉過身躺在了牀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慕容雪菡穿起鬼衣,深情的望了一眼秦巖,對秦巖說:“主人,你好好休息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秦巖點了點頭,示意慕容雪菡可以走了。

慕容雪菡飄出了秦巖的房間。

十多分鐘後,就在秦巖快要睡着的時候,周小雨飄進來了。

周小雨懸浮在牀上,深情的望着秦巖。

秦巖坐起來好奇的看着周小雨,詫異的問:“小雨,這麼晚了,你不睡覺幹什麼?”

“主人,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想爲你踐行。”

嗯?踐行,剛纔慕容雪菡用那個剛剛給我踐行,莫非周小雨也要給我用那個踐行?

秦巖睜大了眼睛:“小雨,你不會也想用比給我踐行吧?”

聽到秦巖的話,周小雨咬住了嘴脣:“主人,這一次你去妖族的聖地兇險萬分,我真的怕你回不來,不過你放心,我是你的本命鬼僕,即便你真的回不來,等你再次轉世的時候,我依然會守護在你的身邊。”

聽到周小雨的話,秦岩心裏面特別不是滋味。

他也知道,無論是慕容雪菡還是周小雨,給她踐行都是怕他回不來,不過秦巖覺得吉人自有天相,他應該不會有事的。

秦巖點了點頭,對周小雨說:“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有事的。”

說罷,秦巖伸出手將周小雨拉進了懷裏。

周小雨嬌羞無比,躺在秦巖的懷裏仰起頭和秦巖神情的對視着。

他們一人一鬼看着看着,就熱情的擁吻起來。

不一會兒,他們在熱吻中脫光了衣服,步入了正軌。

半個小時後,秦巖轉過身躺在了牀上,開始呼哧呼哧的喘粗氣。

周小雨穿起鬼衣漂浮起來,難以忘懷的看着秦巖:“主人,你好好休息,明天還要早起呢,我先走了。”

秦巖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十分鐘後,秦巖快要睡着了,可是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敲門聲的聲音極小,如果不是秦巖耳朵特別靈,根本就聽不出來。

“誰啊?”秦巖好奇的問。

“哥哥,是我。”門外傳來了狐小媚的聲音。

奇怪,狐小媚這麼晚來我這幹什麼?

秦岩心中雖然十分疑惑,但是他還是披了一件衣服下了牀,並且打開了房門。

狐小媚“嗖”的一聲躥了進來,然後躡手躡腳的幫秦巖關上了房門。

嗯?這是什麼意思?說話還用關門嗎?

秦巖詫異的看着狐小媚:“小媚,你找我有什麼事?”

“哥哥,你要走了,我實在是不放心你,而且我有一個心願,想讓你幫我完成。”

說到最後,狐小媚害羞的低下了頭,臉色在瞬間一片緋紅。

“什麼心願?”秦巖好奇的問,同時看着狐小媚羞澀的臉龐。

“這個……這個……”狐小媚雙手抓住衣角,扭捏了好一會兒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

“到底怎麼了?你快說啊!”秦巖詫異的問。

“哥哥,我想……我想……”

狐小媚勇敢的擡起頭想將心裏的話說出來,但是當她看到秦巖的眼神後卻害羞的低下了頭,接連說了好幾個我想也沒有將心裏的話說出來。

看到狐小媚害羞的樣子,秦巖一陣無語:“到底是怎麼了?你快說啊,你要急死人嗎?”

“哥哥,我……我……”狐小媚還是不敢也不好意思將自己的心裏話說出來。

“小媚,這樣吧,你好好想一想,明天再和我說吧!”秦巖準備睡覺了,他想讓狐小媚先回去。

聽說秦巖要讓自己走,狐小媚立即急了,她一把抓住秦巖的手,擡起閃亮的大眼睛,咬着嘴脣說出了埋藏在心裏的六個字:“哥哥,我喜歡你。”

聽到狐小媚的話,秦巖先是楞了一下,隨即就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不會吧!難道狐小媚怕我死在妖族聖地,想把她最珍貴的東西送給我?

唉,又一個用比給我踐行的人。

以前秦巖一直將狐小媚當做妹妹看待,可是狐小媚心裏面卻不這樣想,她一直將秦巖當做最親最愛的人看待。

既然已經說出了心裏話,狐小媚就變得大膽起來,她突然一把抱住秦巖,並且大聲的對秦巖說:“哥哥,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給你。求求你要了我吧!”

秦巖在心中嘆了口氣,他拍了拍狐小媚的後背說:“你真的願意?”

“我願意!”狐小媚突然擡起頭,跳起來騎到了秦巖的腰上,並且張開櫻桃小嘴吻住了秦巖的嘴脣。

秦巖還沒有嘗過和狐狸精羞羞的感覺,在剎那間就陷入了迷亂中。

半個小時後,秦巖轉過身躺在牀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狐小媚穿起衣服深情的對秦巖說:“哥哥,時間不早了,你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我先走了。”

聽到狐小媚的話,秦巖想起了慕容雪菡和周小雨的話。

我暈,你們這些娘們嘴裏面說着讓我早點休息,可是一個個如狼似虎地把我折騰了兩個小時。

你們覺得我還能睡得着嗎?

狐小媚走後十分鐘,秦巖馬上就要睡着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這敲門聲就和做了賊似的,特別的輕。

嗯?什麼情況?不會又有人要給我踐行吧?

我已經一晚上打了三發了,你們不會想把我累死吧?

秦巖睜大眼睛,對那事有些免疫了。 “誰啊?”秦巖大聲問。

“我!”門外響起了一個陌生的女的聲音。

秦巖沒有聽過這個女人的聲音,他心中十分好奇,這是誰了?

不過秦巖還是披着衣服下了地打開了門,只見一個小美女從外面鑽了進來,同時幫秦巖關上了門。

“你是誰?你這是要幹什麼?”秦巖一邊說一邊打量着這個小美女。

這個小美女長得挺漂亮,雖然不如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她們那樣出衆,但是也算極品美女了。

“家主,我叫秦若思,我仰慕你很久了,我聽說你明天要去妖族聖地,所以我想讓你幫我滿足一個願望。”

說罷,秦若思害羞的低下了頭。

聽到願望這兩個字,秦巖想到了狐小媚。

狐小媚就是想讓他滿足一個願望,然後和他那個了。

“秦若思,我馬上就要睡覺了,明天還要早起呢,等明天你再來找我好不好?”

秦巖故意裝糊塗,他可不能是個女人投懷送抱就把這個女人上了,那樣顯得他也太隨便了。

“家主,明天就來不及了,我實話和你說吧,我想讓你要了我,我怕你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秦若思一邊說一邊向秦巖的懷裏靠去。

秦巖向後退了一步,躲過了秦若思:“姑娘,請自重。”

秦若思沒有想到秦巖這麼本分,她投懷送抱秦巖居然都不要。

在秦家,秦若思雖然不敢說是數一數二的美女,但也是排名第三第四的美女,追她的秦家弟子至少達到一個加強排了。

可是秦巖現在居然對她不理不睬,她就不相信秦巖會不要她。

哪有天上掉下的餡餅沒有人撿的。

想到這裏,秦若思立即開始寬衣解帶,準備霸王硬上弓,將秦巖給辦了。

秦巖沒有想到秦若思這麼彪悍。

如果秦若思不是秦家的子弟,秦巖絕對一個巴掌就把她扇出去了。

“秦若思,你如果這樣,那我就出去了。”

元尊 不等秦若思說話,秦巖拉開房門走到了外面,盤腿坐在庭院中擡頭仰望着半空中的月亮。

看到秦巖不爲所動,秦若思又氣惱又羞憤,不過她卻覺得秦巖是個真男人,因爲別的男人看到她早就恨不能直接撲上去,將她壓在身下大戰三百回合。

可是秦巖卻不爲所動。

秦若思穿好衣服,走到秦巖身邊恭敬的對秦巖說:“家主,你真是一個好男人,我以後會一直支持你的。”

說罷,秦若思走了,秦巖轉過身回到了房間裏。

秦巖剛剛躺下,可是門外再次響起了敲門聲。

秦巖在心裏面忍不住罵起來:嗎的,這是什麼情況?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明天老子還要早起呢!

“誰了?”秦巖不耐煩的大聲喝問。

“家主,是我,秦曉紅。”門外傳來了一個陌生女子的聲音。

秦巖無奈的在心中嘆了口氣,披着衣服下了牀開了門,隨後開門見山的說:“秦曉紅,你是不是對我仰慕已久,要對我以身相許?”

秦曉紅捂住了嘴,既驚訝又害羞的看着秦巖,過了好一會才感慨無比的說:“家主,你是不是早對人家有意思,所以才知道人家心裏怎麼想的。”

聽到秦曉紅的話,秦岩心裏一陣噁心。

“你千萬不要誤會,我這是猜的,我對你沒有一點點意思。我馬上就要睡覺了,我明天還要早起呢,你回吧!”

不等秦曉紅說話,秦巖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家主,人家是真的喜歡你,你就滿足人家的心願吧,你越是抗拒人家越是喜歡你。”秦曉紅在外面小聲的說,既怕秦巖聽不到,又怕別人聽到。

秦巖無語的搖了搖頭,爬上了牀。

等了一會兒,秦曉紅髮現沒有動靜後,她轉過身走了。

秦巖長長鬆了口氣,終於可以睡覺了,我明天還要早起呢!

可是令秦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時候,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馬勒戈壁!這尼瑪的又是誰?尼瑪就不能讓我早點睡覺嗎,我明天還要早起呢!

秦巖沒有想到自己在秦家居然這麼受歡迎,一個個女生前仆後繼的給他投懷送抱。

老婆大人你好乖 如果是別人遇到這種事情,肯定笑的合不攏嘴。

但是在秦巖看來,他覺得自己就是種馬,或者是種豬,活着就是爲了配種。

秦巖假裝沒有聽到敲門聲,安靜的躺在牀上。

聽到屋裏面沒有動靜,外面的人壓低聲音悄悄的說:“家主,我是秦曉蓮,我特別仰慕你,請你開開門。”

秦巖依舊無動於衷,躺在牀上在心裏面不停的罵:馬勒戈壁,馬勒戈壁!

總裁的變身情人 “家主,你是不是睡着了?”

馬勒戈壁!你這樣鬼叫,老子能睡着嗎?

不過這句話秦巖只敢在心裏說卻不敢在嘴上面說。

“家主,你醒醒!我想和少夫人那樣給你懷個小寶寶。”秦曉蓮在門外悄聲的喊。

原來秦家的人都知道秦巖是九陰九陽,所以秦家的很多女孩都想和秦巖發生關係,然後能懷上九陰九陽的小寶寶。

即便懷不上九陰九陽的小寶寶,至少也能懷上一個九陽或者九陰的小寶寶,那樣她們在秦家的地位也會扶搖直上九萬里。

秦巖一陣無語,不停的在心裏面罵:馬勒戈壁!馬勒戈壁!

秦曉蓮叫了一會兒,發現秦巖沒有動靜後,她以爲秦巖真的睡着了,鬱悶無比的離開了。

聽到秦曉蓮離開的腳步聲後,秦巖在心中長長鬆了口氣,終於可以睡覺了。

就在秦巖快要睡着的時候,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秦巖的心跟着顫抖起來,馬勒戈壁!不會又是想要獻身的人吧?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門外果然還是以身相許的人。

這一次秦巖採取了和剛纔相同的策略,假裝自己在睡覺。

秦巖沒有想到這個效果奇好,敲門的人發現沒有動靜後不一會兒就走了。

只是敲門聲從前半夜一直延續到後半夜,每隔十幾二十分鐘就響起來一次,讓秦巖不堪其擾。

最後,雞叫了,天也亮了,秦巖睡了一晚上居然一直沒有睡着。

相反,齊天起的卻非常“早”。 上午八點鐘,秦巖吃完飯,和秦浩然以及秦邱離開了秦家。

在秦巖他們離開秦家的時候,衆閣派的張長老將秦巖他們的動向通過傳信符的方式告訴了高長老。

高長老讓張長老繼續跟着秦巖他們,在暗中保護秦巖。

原來高長老發現秦巖急着回秦家後,覺得秦巖肯定遇到什麼事情了,可是又不願意告訴他們。

所以高長老就暗中告訴張長老,將秦巖送到山上後,千萬不要馬上回來,一定要留在山下在暗中查探。

果不其然,張長老第二天就看到秦巖和秦浩然以及秦邱離開了秦家。

對此秦巖一無所知。

一天後,秦巖他們來到了妖族森林。

這片森林是一片原始森林,佔地面積極大,很少有人敢走進裏面。

因爲周邊的村莊流傳着這樣一個傳言,說森林裏面住着狐狸精,不但勾搭男人,就連女人都不放過。

“家主,這就是妖族森林了,妖族就住在這裏!”秦邱對秦巖說。

“嗯!我們是祕密潛入?還是送帖拜見?”秦巖徵詢秦邱的意見。

秦邱想了想說:“各有利弊吧!家主覺得呢?”

如果是祕密潛入,他們在短時間內別說是找到妖族聖地,就是連普通的妖族聚居地也不一定能找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