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看來還真是不能和平丫頭開roce的玩笑,這後果太嚴重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平平姐,平平姐,你冷靜點……」vili衝進去立即拉住葉平平,生怕她再打白少,「平平姐,白少只是開個玩笑,你別生氣,你還懷著孩子……」

「玩笑是這麼開的嗎?」葉平平兇狠的眸子瞪向白少,「roce到底怎麼樣了?死沒死?」

白少捂住下巴,剛剛那一拳真的是下了狠勁,打的他下巴都差點脫臼了,「沒死沒死,命長著呢……還說對roce不在乎,剛剛是誰為了roce打我呢,總是這麼口不應心,倒霉的也總是我……」

葉平平冷哼一聲,推開了vili,眸子依舊兇狠的瞪著白少,「活該!我現在能去看他了吧?」

「能看了,先轉移roce去病房。」白少自知是自己開玩笑過分了,理虧,就不再和葉平平計較了,率先朝手術台走去。

很快,roce被轉移去了病房。

相應的,曼蒂也被轉移去了病房。

貝蒂看了眼,便收回目光挽著陸錦煜的胳膊,轉身去了roce的病房。

roce病房裡。

葉平平看著病床上臉色蒼白的roce,皺起了眉,問向在換點滴瓶的白少:「roce是不是醒來就能說話了?也恢復記憶了?」

白少無奈看了眼她,「沒那麼快,所有病症得循序漸進才能治癒,但是我保證一個月內,一定能讓roce開口說話,至於恢復記憶,可能需要更長一點時間。」

葉平平心裡有些急,但是白少這般說,她也知道心急是不行的。

陸美琳在一邊看著,見葉平平因為擔心roce臉色也有些不好了,她想起剛剛葉平平說的想吃小金橘,就悄悄退出了病房,還不忘把vili也扯了出去。

「vili,陪我去一趟蒼臨島吧好不好?」陸美琳問。

vili還沒說話呢,人就被白少掐著肩膀攬了過去,目光有些防備的看著陸美琳,「想幹嘛?」

陸美琳撇了撇嘴,有這麼護女人的嗎?她又不是拉vili去幹壞事。

但還是解釋道:「去蒼臨島給平平姐摘金桔,平平姐想吃青皮的,我還沒見過青皮的金桔呢,我想讓vili陪我去找找。」

「沒熟的就是青皮青橘,這麼簡單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白少笑了聲,又把手上端著的醫藥盤遞給vili,「拿著。」

vili忙接下。

他又道:「看沒看見,vili忙著呢,你自己去摘去。」

vili站在白少身邊,不好意思的看著陸美琳歉意笑了笑,臉也紅了。

陸美琳指著白少,氣急道:「喂,roce換血不是成功了嗎?vili還有什麼要忙的?即使剛剛換血的時候,你也沒讓vili給你打下手啊!她陪我去一會就回來了,也就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你都離不開她嗎?」

白少故作疲憊的甩了甩胳膊,「我這胳膊又酸又痛,想讓vili給我揉揉不行?你要去自己去,別喊vili,她一天忙著呢。」

陸美琳嗤之以鼻,翻了個白眼,「又不是老大爺,還要個女人天天伺候,切!」

說完,她轉身就走了。

vili臉更紅了,低著頭道:「白少,下次能不能不要和琳琳這麼說,她會誤會的。」

白少垂眸,就看見了vili因為害羞而酡紅的臉頰,他心裡又是一陣蕩漾,眼珠一轉就轉移話題問:「我可以親你嗎?」

vili頓時愣住了,低著頭的眼睛左右瞄了眼,這裡還有好多人,她才不要在這裡被他親呢,抬腳就想跑走。

白少立即拉住她胳膊,「別跑,我問你話呢!」

vili頭埋得更低了,「我不想在這裡……」

白少又突然道:「瞧我這記性,剛剛我問你了一句什麼來著?」

vili臉紅地道:「我可以親你嗎?」

「可以啊!來,這裡。」白少指著自己的唇,得意的揚起了眉,撩一個沒心機的小丫頭,真的是太有成就感了。

vili:「?」

半響才反應過來,她被套路了。

「你們在幹嘛?」陸錦煜不知什麼時候走了出來,站在他們後面問。

白少和vili同時一愣,白少轉身就笑著道:「vili想親我,問我來著……」

「才不是。」vili急的跺腳,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老大不是這樣的,是白少問的我,不是我問的他……」

白少笑了笑,就拉著vili朝研究室走,「別害羞,我們回去再研究是你問的我,還是我問的你。」

陸錦煜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眸色逐漸深了深,帶著一絲笑意,這白少還挺會撩女人的。

剛剛的對話,他聽了大半,所以……

待貝蒂出來的時候,陸錦煜見她心情不好,就隨手拿來利用了,問道:「我可以親你嗎?」

貝蒂愣了愣,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著他,「腦袋沒事吧?你親我會問我?」

不都是想親,就直接來的嗎?

今天……這是怎麼了?

陸錦煜也意識到了,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就問:「剛剛我說什麼了?」

「什麼什麼?你說你可以親我嗎?你親我會問我?」貝蒂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雖然死了兩個兒子,但寧旭的野心並沒有熄滅,反而為了加強實力與景行派愈發密切起來,甚至決定聯姻,迎娶陳威小姑。

知道這些秘密的陳威,愈發不可一世,也許再過不久,他就要喊寧旭為姑父了。

而跟在陳威身邊,還有幾個剛從景行派過來的外門弟子,自然也不知曉譚飛的厲害。

見到眼前的狀況,立刻有人隨聲附和道:「師兄,這個小娘皮果然長得漂亮,等您玩夠了可要分給咱們兄弟都嘗嘗滋味兒呀!」

說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長的五大三粗,一臉猥褻笑容,眼睛死盯著林菁菁胸脯不放。

「找死!」譚飛眼殺機閃現,他才不會學什麼忍辱負重,對於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直接殺了乾脆!

至於門規什麼的,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可以完全不用顧忌了。

隨著話音沒落,在下一刻譚飛的青鵷劍已經飛射了出去,一道匹練,驀地一閃,直接刺穿了那個大漢的胸膛,噗呲一聲,屍體倒地。

「啊!陳大仁!」在場之人,全都震驚,他們沒想到譚飛敢當殺人,更沒想到譚飛的實力這樣強悍,飛劍發射出來,竟看不清軌跡。

「譚飛!你,你敢行兇殺人!你……」

陳威也大吃了一驚,看出譚飛殺起人來簡直肆無忌憚,這令他的心頭為之一沉。

「他怎麼敢!竟然當眾殺人,他到底有什麼依仗?莫非不怕門派制裁?這裡可不是外邊,殺人之後,死無對證,難道……」

陳威靈機一動,陡然想出幾分端倪,不禁令他驚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真是那樣,他現在來挑釁,豈不是明著來找死的!

「該死!該死!難道這個姓譚的小畜生,天生是我的剋星?」陳威心裡暗罵,然後定了定神:「不行!這裡不能久留,我必須趕快去稟報秦冷,現在只有藉助秦冷來壓制他!秦冷這個老東西,居然老樹開花,到了這般年紀,再次突破瓶頸,達到了築基三重,能跟掌門和大長老平起平坐。」

在陳威看來,築基三重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高手了,譚飛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勝得了秦冷。

「譚飛!你果然喪心病狂,秦長老說你勾結妖獸殘害同門,看來的確沒錯!回到門,還敢逞凶,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去稟報秦長老,讓他老人家來制你的囂張氣焰!」

「秦冷?」譚飛冷笑一聲:「你想拿那條老狗來壓我?陳威,看來你還沒弄清形勢,不過沒有關係,反正你也要死。你三番兩次想害死我,還敢覬覦菁菁,已經罪該萬死!還說什麼去給秦冷報信兒,你以為你還能活著離開這兒?」

「什麼!」陳威臉色劇變,他沒想到譚飛居然對他也動了殺機。

雖然秦冷信誓旦旦的說,譚飛勾結妖獸,害死了寧無缺,但包括陳威在內,幾乎沒有人真的相信,大多認為這是秦冷特意給譚飛網羅的罪名罷了。

但是現在,陳威霎時感覺到譚飛猶如實質的殺氣,令他不禁有些相信了。

「譚飛!你敢……」在下一刻,陳威剛驚呼了一聲,卻沒把話說完,聲音戛然而止。

一道勁銳無比的劍光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將他心臟絞碎,頃刻之間,死於非命。

一剎那,在場之人全都驚呆了,所有人陷入了短暫的寂靜,愕然的看著眼前的情景。

「呔!孽障,休要傷人!」就在這個時候,由打遠處,長嘯一聲,一前一後兩道遁光急速飛掠過來。

譚飛目光順著望去,只見那兩道遁光落下,顯現出兩個人。其前面,一名老者,對他怒目而視,正是早就結怨的秦冷。在秦冷的身後,卻是一個女人,模樣頗為美貌,但眼神之卻透出凜凜煞氣。

尤其在看見倒在地上的陳威屍體之後,那名女子更是臉色劇變,搶了幾步上前,發現人已沒救,令她再次望向譚飛的目光更加陰霾:「是你殺了威兒!」

「你是誰?」譚飛瞅著這個女子,微微皺了皺眉。

與此同時,秦冷跳出來,大叫道:「譚飛!你這個小畜生,果然入魔深了,前番在極翠嶺,你就勾結妖獸謀害同門,現在回來居然還敢逞凶,看來當真留不得你了……」

「秦長老,不要跟他廢話,這個孽障居然敢殺威兒,你快把他殺了!」

那女子不等秦冷把話說完,突然尖叫一聲,直接插嘴喝道。

秦冷皺了皺眉,似乎對這女人的態度不滿,卻另有些忌憚,沒敢當場發作。

反倒是譚飛,翻翻眼皮瞅了那女人一眼,隨即目光落到秦冷身上,嘲諷道:「秦冷,什麼時候你已經淪落到了這種地步,連一個不知來頭的女人也敢對你大呼小叫了?」

「小孽障,你少花言巧語,什麼不知來頭的女人,我陳飛玲乃是你們飛雲門大長老明媒正朔的未婚妻,你敢對我不敬,還敢殺我侄兒,你果然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等秦冷說話,那個女人已經自報家門,聲音又高又尖,尤其說到後來,五官都跟著扭曲了,使她原本上佳的容貌看起來愈顯得發尖酸刻薄。

「嗯?陳飛玲?什麼時候寧旭多了這麼一個未婚妻?」

譚飛微微一愣,據他所知飛雲門的大長老寧旭,自從十多年前,正妻死了之後,一直醉心修鍊,沒有再續弦的心思,怎麼突然在這個當口弄出一個未婚妻來?

「不對!剛才這個女人說陳威是她侄兒……」譚飛忽然想起這個細節:「如果是這樣,就說得通了,這次寧無缺和寧無楓全都死了,在這時候跟景行派聯姻,倒是一個挺不錯的選擇。」

而且,知道這個女人的名號之後,譚飛也猛回想起來。

這個女人他雖然沒見過,可是陳飛玲這個名字,他卻曾聽人提起過來。

陳飛玲是景行派的陳庭峰的一個堂妹,原先曾嫁過一次,夫家似乎姓魏,也是修真世家。卻嫁過去沒過半年,她夫家遭逢變故,丈夫公婆全都死了,只剩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叔子和一個剛過門的小嫂子,風言風語的自然傳揚出去,聽說還因此出了不少波折。

卻沒想到,過了幾年,這個魏家的小子居然一鳴驚人,不但加入羅浮派,還成為內門弟子,這使陳飛玲的身份也跟著水漲船高起來。

不過,這個女人的風評不好,仗著跟魏勝的關係,愈發囂張跋扈,卻沒想到,在這一次,居然要嫁到飛雲門來。

原本秦冷回來,隨著修為提升,達到築基三重,令他的野心也跟這膨脹起來。

卻因為寧旭的這一步棋,不得不再次偃旗息鼓,一旦跟陳飛玲結合,寧旭就等攀上魏勝,羅浮派內門弟子的名號,對於秦冷來說還是非常有威懾力的。

與此同時,陳飛玲的眼殺機更濃,她用手指著譚飛,咬牙切齒的道:「你這個孽障,害死我家侄兒,你們都給我上,打死他給威兒報仇!」

娘子,你可長點心吧 說話之間,一副頤指氣使的樣子,把秦冷也給包括了進去。

在場這些內門外門的弟子,一個個互相看一眼,畏懼陳飛玲的氣勢,可剛才譚飛舉手殺人的凶威還歷歷在目,他們上去,只有送死。

「怎麼!連你們也敢不把我放在眼裡,難道非要我去把你們大長老請過來嗎?」

陳飛玲看著眾人沒有動靜,微微皺了皺眉,心頭更加惱怒,索性直接打出了寧旭的名號。 ?「怎麼?難道你們真要等我把大長老叫來嗎?」

陳飛玲冷冷的說道,她並不知道譚飛的實力,也沒把譚飛放在眼裡。

雖然陳威死在譚飛的劍下,但陳飛玲以為這麼多人聯手,譚飛也必定抵擋不住,何況還有她跟秦冷在,他們都是築基高手,想要殺了譚飛,也是易如反掌。

而陳飛玲之所以要逼著這幾個內門外門的弟子圍攻譚飛,也是為了立威,讓飛雲門知道,他這個大長老未來的夫人可不是個擺設。

她不管這些人原先跟誰親近,但是在她面前,就要都聽她的!

那十來個跟著陳威一起來的人,此刻全都後悔極了,早知道這樣,萬萬不會來。

「諸位師弟!譚飛嗜殺同門,已經形同叛徒,現在有夫人和秦長老坐鎮,我們大伙兒聯手,必不能叫他跑了!」

關鍵時候,其一個最年長的內門弟子,振臂一呼,大聲說道。

這個人姓王,已經四十多歲,在飛雲門也算是老人兒了,多少猜出了陳飛玲的心思,知道現在騎虎難下,如果不聽號令,別人且也不說,單是這個陳飛玲就不會放過他們這些人。

「對!王師兄說的對!我們聯手圍殺這個叛徒!」

隨著王師兄之後,立刻有人附和,十來個人,如狼似虎,各自放出飛劍,或者舉起兵器,一齊朝譚飛撲奔過去。

「哼!真是可悲,居然為了一個女人的一句話就來送死!」

譚飛冷哼一聲,腳步動也沒動,這十來個人修為最高的也就是練氣重,實力低微,不值一提,根本沒放在他的眼,甚至陳飛玲也沒什麼。

在譚飛看來,像這種沒腦子的女人,除了壞事兒沒有任何一點兒用處。

譚飛這一次唯一的目標就是秦冷,殺了秦冷,斬草除根,了解恩怨。

「秦冷!我正準備找你,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譚飛的目光越過撲來的眾人,落到了秦冷的身上,就在說話之間,陡然氣勢爆發。

頃刻之間,一股強烈的氣勁把衝上來的十來個人全都撞得倒飛出去,一個個慘叫一聲,跌在地上,七竅流血,居然硬生生全被真氣震死!

「什麼!你這個小畜生居然還敢反抗!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陳飛玲登時一愣,沒料到譚飛這樣厲害,明顯已經達到了築基期,而且出手狠辣,絲毫不講情面,完全是趕盡殺絕的氣勢。

「夫人,這個小畜生已經達到了築基期,還是老夫親自出手吧!」

秦冷也是故意要借譚飛打壓一下陳飛玲的氣焰,剛才故意沒有提醒,專等她吃癟,才站了出來。

「好!秦長老,你的實力我還是信得過。」陳飛玲稍稍冷靜下來,看著地上的屍體,臉色難看無比,隨即又把目光投到了林菁菁的身上。

從一開始,她看見林菁菁年輕美貌,近乎完美的容貌,就令她妒火燒,恨不得撲上去抓花了林菁菁的臉蛋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