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直到永樂元年罷「北平行都司」復設〈大寧都司〉內遷至北直隸保定府地區才讓這三衛失去了重要軍事意義,不過如今山海衛依舊是天下第一雄關,手中兵馬仍然能夠威懾任何外夷,所以他倆就快馬加鞭動身前往山海衛。

2022 年 4 月 8 日

這裡是大明帝國北方抵禦韃虜的重要長城軍事防禦地區,因山海衛地形險要城內城外關卡環環相連,而且城高牆厚又有大明軍隊設下的重炮;紅衣大炮四十門、威遠炮二十門、百子弗朗基炮三十六門,以及各類遠程進程和多發速射火銃都配備在庫房中,使得山海衛城關牢不可破堅不可摧。

因此有〈天下第一雄關〉之稱,又是(遼海咽喉)駐守在此的軍隊,只需要嚴防死守以重炮擊打來范敵人,保證敵軍有來無回損兵折將。

這也是北虜與東虜多次南下入侵不敢攻打山海衛,而是直接繞開去關外遼東都司或者走關外薊州地區密雲後衛的原因。

來到此處時看著明軍們威武挺拔炯炯有神站立著,這不得不讓明廣寧前屯衛指揮使與明廣寧中前備御千戶佩服不已!他倆感嘆道「幸虧還有山海衛作為軍事緩衝區,否則我等恐怕也難以守住關外的衛所土地了!」

。 第317章吸引渣男的體質

潭州的十月份溫差比較大,一早一晚已經能感到些許寒意,晚上了,金怡馨和蕭舟從外面的韓語俱樂部回學校,關係似乎越來越親密。

「今天天冷,我們就別在外面逗留了。」眼看金怡馨有些冷的發抖,蕭舟趕忙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兩人坐計程車回了學校。

將金怡馨送回宿舍時已經快到熄燈時間了,此時萬籟俱靜,氛圍顯得很好,蕭舟覺得是時候更進一步了,就算他再純情,一個月時間也該有點進展了。

「手是不是很冷?」金怡馨坐下后,蕭舟一把抓住金怡馨的手,問道。

金怡馨點了點頭,她想要抽回手,但蕭舟力氣大的讓她根本沒機會反抗,只能這麼任由蕭舟抓著。

看著蕭舟認真的臉,她心跳在加速,整個人也被這氛圍給帶偏了。

「你知道嗎?在我見過的所有女孩里,從沒有一個人讓我這麼……」話說到一半,蕭舟忽而笑了笑,笑容很暖。

按照泡妞的方法,話說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這是一次試探,如果金怡馨沒反感,下次見面可能就要去開房了。

金怡馨獃獃看著蕭舟,她神經已然繃緊,但沒有接下來的話讓她很難受,按照這個氛圍,蕭舟接下來會表白嗎?

她從小到大都沒有被表白過,她隱約有些糾結,又有些期待。

但蕭舟終究時沒說接下來的話,在給她布置了今天的漢語作業后就走了。

金怡馨一個人待在房間里,沒人在,她漸漸感覺到有些寂寞,這種感覺,彷彿又回到了以前一個人的時候。

她站在窗戶前靜靜向遠方看去,清冷的燈光連成一條線,夜晚的林南大學顯得有些空虛。

她將放在窗台上的錄音筆拿了起來,又放了一遍,裡面的話全是對蕭舟的詆毀。

金怡馨皺起了眉頭,該死的李橋,放這種東西一看就沒安好心,明天去找他的時候警告一下,順便告訴李橋,她要去團結友愛社,參加華夏學生的社團活動。

早上醒來便是十一假期了,留學生這些天也放假,可以盡情享受生活。

金怡馨稍微打扮了一番便去了李橋所在的宿舍,大概是放假的問題,一路走303寢室前,金怡馨都沒見到什麼人。

她按照蕭舟教的禮儀敲了敲門,等著李橋來給她開門。

由於李橋的床本來就在離門比較近的地方,早上七點其餘舍友又睡得像死豬,李橋只好去開門了,當然,想著敲門的是男人,他也就沒穿上衣。

當門打開的那一刻,李橋和金怡馨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李橋猛然關上了門。

他穿上短袖,隨後才敢開門。

李橋不由得感慨,男生宿舍的安全性真是越來越差了,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女生混進來了。

「變態!」金怡馨用不標準的漢語喊道,聲音有點大,把303寢室里幾個沒睡醒的人都吵醒了。

在金怡馨看來,李橋和彬彬有禮的蕭舟比起來差遠了,如果說蕭舟是貴族,李橋就是未開化的原始人。

李橋換好衣服,再次給金怡馨開了門,不滿道,「也不知道誰變態!」

由於漢語水平有限,金怡馨只聽了個似懂非懂,但她知道李橋在說她壞話。

「這個東西還給你,蕭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再聽到你說他壞話!」金怡馨把錄音筆拿了出來,她拉下臉來,顯得十分生氣。

李橋整個人都不好了,什麼叫詆毀?實話實說能叫詆毀嗎?

大概這就是沒腦子的女人吧,被賣了還幫別人數錢。

「我知道了。」李橋從金怡馨手裡接過了錄音筆,該做的事都做了,這下就算將來金燕西怪罪下來也有借口了,怪不得他。

見到李橋認錯,金怡馨的心情也平緩了不少,從小出身三興家族的她也明白,李橋這種有地位的人,這種程度的認錯便很難得了。

「你放心吧,錄音筆的事我沒和蕭舟提起過。」金怡馨輕輕一笑,又說道,「聽說你是團結友愛社的社長,我想加入團結友愛社,希望你能幫忙。」

「可以。」李橋答應了下來,金怡馨想融入華夏學生的生活是一件好事,他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將金怡馨暫時送走,李橋給王傑打了個電話,讓王傑處理金怡馨入社團的事,他本人則百無聊賴的去了奶茶店,要了杯清茶喝了起來。

今天負責在店裡值班的人是齊夢瑤和唐韻,李橋本來是想讓齊夢瑤陪陪他的,但看齊夢瑤挺忙,也就沒好意思打擾。

此時,「秋天第一杯奶茶」的廣告仍然在奶茶店的門面上張貼著,看來,這個節日要被奶茶店玩出花來了。

不過,李橋覺得很欣慰,至少齊夢瑤沒像個別女人一樣,吵著問他要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早上九點一過,奶茶店也不忙了,生意漸漸冷清了下來,李橋把齊夢瑤喊到了身邊,並要了一杯奶茶給齊夢瑤,看齊夢瑤穿奶茶店制服,其實也是一種享受。

「美女,秋天的第一杯奶茶,送給你的。」李橋解釋道。

齊夢瑤微不可察的笑了笑,「我聽說這個主意是你提出的,是不是真的?」

李橋點了點頭,秋天的第一杯奶茶確實是他提出的,只不過他也沒想到一句話居然比感冒傳染的還快。

「我有個舍友想給學妹送東西,又找不到借口,我就幫他找了一個借口,也就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李橋解釋道。

「你真厲害,隨便一句話都能發展出來一個節日。」齊夢瑤笑道。

「一般一般。」李橋擺了擺手,謙虛道。

兩人聊了一會兒,逐漸將話題聊到了金怡馨身上,齊夢瑤其實也一直關注著金怡馨,畢竟她和金怡馨曾經見過,對金怡馨印象也不是太差。

「李橋,你有沒有發現,金怡馨似乎和蕭舟走的很近。

蕭舟你還記得嗎?我和你說過,他這個人很渣。」

李橋點了點頭,笑道,「記得,只不過,蕭舟現在算是金怡馨的漢語老師,金怡馨和他關係也不錯。」

「李橋,你應該多關心一下金怡馨,畢竟她父親把她託付給你了。」齊夢瑤無奈道,她覺得,在這件事上,李橋有點不稱職。

李橋嘆了口氣,他也想稱職,可很多事不是他能管的。

「我儘力了,可是,金怡馨天生就是一副吸引渣男的體質。」。 營地的中心位置,龍帝按照軍營的習慣布置了一大塊空地,並且建造了一棟比其他木屋更高大的房屋作為主帳所在。

不過眼下這裡被陳墨當成了營地的行政中心,他此刻正坐在一張風格相當粗獷的木桌前,聽著吉爾的彙報。

「營地目前的物資還算充足,我建議將壕溝外的空地開墾出來作為農田,不然的話我們就算有再多的糧食也是會有吃完的那一天的。」吉爾雖然不是中國人,但她好歹也知道糧食只出不進,是肯定會被吃個精光的。

所以安排人種田開墾,讓糧食可以自給自足就成了必然的選項。

如果不趁著現在食物儲備還充足的情況下把地開墾出來種上糧食,那等到現有的糧食儲備吃完的時候,就所有人都得餓肚子了。

至於說洛杉磯市區或者聖費爾南多市區肯定還有存糧,但去往市區搜集糧食這種事情,無疑要遠比開墾荒地危險得多。

對於這個建議,陳墨當然不會反對:「這是個很有建設性的提議,不過你準備怎麼開墾外面的荒地?」

陳墨一邊說著,一邊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之後才繼續說道:「雖然這周圍的喪屍已經被清繳過一遍,暫時還算是安全,但開墾荒地多少還是要冒一些風險的,你怎麼確保有人願意出去開墾荒地,同時又能夠保證開墾荒地的人不會遇到危險呢?」

事實上開墾荒地還需要面對一個問題那就是土壤變得逐漸貧瘠帶來的產量不足的問題。

陳墨他們在路上遇到的小鎮上的倖存者可以靠著種地過活,這是因為他們人數不多,只有十幾個人怎麼種都能把肚子填飽。

但陳墨他們這裡足有小兩千人,雖然人手眾多,但想要養活這麼多人無疑需要開墾出大片的荒地。

不過這個問題倒是沒有難倒吉爾,她在陳墨面前鋪開了一張十分粗糙的地圖,看上去是營地周邊的地圖。

「這是我之前讓人畫的營地周圍的地圖,這周圍是個谷地,我們可以讓人在這些山上建立瞭望塔監視周圍。」吉爾想出來的策略並不多麼高明,但卻十分的實用:「只要布置少數瞭望塔就能夠起到足夠的作用,如果有大規模的喪屍出現,必然會被瞭望塔提前發現,而少數喪屍則完全可以交給瞭望塔上的崗哨解決。

另外我們還可以設立巡邏隊,在農夫幹活的時候四下巡邏,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

這樣雙管齊下,我想應該還是能夠保證周圍農地的安全的,至於說要是再這樣的雙重保護下,還是出現意外,那也只能說是遺憾了。」

顯然,即便是吉爾,也不會奢望在如今這個大環境下,能夠保護所有人的安全。

她現在充當著營地的管理者,能夠做到讓大多數人儘可能的生活在不那麼危險的環境下,已經是她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或者說,她清楚的知道,想要保護更多的人安全,同時還要維持大部分人的生活,總要有一部分人去承擔危險。

就好像在過去,警察和軍隊在保護著人民,而現在依舊如此,只不過將警察和軍隊換成了崗哨和巡邏隊而已。

「聽上去不錯,龍帝你怎麼看?」陳墨對此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問題,於是將問題拋給了在這方面最有經驗的龍帝。

吉爾現在還不算正式加入了陳墨的麾下,她只是暫時充當營地的管理者,因此對於龍帝她也並不怎麼熟悉,還以為「龍帝」就是他的名字。

不過她也知道龍帝是一位很有經驗的人,而且陳墨向他詢問意見,她也很自然的將目光轉了過去。

面對陳墨的詢問,龍帝看著地圖想了想,指向了地圖上標註的幾個點:「這幾處可建立砦堡,駐紮部分軍力,以此為基,周圍廣布哨塔,便可控制方圓地界,抵擋敵軍侵入。」

龍帝不懂英語,和陳墨交談用的也都是中文,吉爾當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於是她看向了陳墨,向他問道:「他在說什麼?」

「他的意思是在周圍的山上建立據點,再在據點周圍建立瞭望塔,這樣可以控制更大範圍的區域,並且可以有效抵擋喪屍對這片地區的滲入。」陳墨將龍帝的話稍微翻譯了一下,複述給了吉爾聽。

聽完了陳墨的複述,吉爾稍加思考就明白了這樣做的好處。

不過她在想了想之後還是皺眉問道:「可是這樣一來的話,我們就需要更多的人手,而且要將一部分人分散到周圍的山上,這樣是不是不太合適?」

吉爾十分清楚營地這些倖存者現在是個什麼狀態,又是什麼樣的想法。

如果說只是開墾荒地,設立瞭望塔,靠著一些手段還能夠做到這些,畢竟種田什麼的白天出去幹活,晚上就能回到營地,享受安穩的夜晚。

而瞭望塔雖然稍微危險了一點,但哨衛是必然需要採用輪班制的,只要每一班的時間不要特別長,這些人還是能夠接受的。

但讓一部分人離開營地,長期駐紮在周圍的據點當中,無疑不是每一個人都願意去做這種事情的。

「周圍的據點建造的牢固一些,能夠抵禦喪屍的攻擊,再給駐紮的人配備足夠的武器,問題不會很大。」陳墨對吉爾說著,臉上的表情帶著幾分不在乎。

陳墨並不在意這些倖存者會怎麼想,對他而言他只是需要有倖存者存活下來,能夠用來重建這個世界,為阿努比斯他們提供信仰就好。

至於說活下來的倖存者是他救下來的這一批,還是地球上此刻還活著的其他倖存者,甚至是拿到保護傘公司的克隆技術之後克隆一堆克隆人……

這對於陳墨來說,都是一樣的,或者說沒有那麼重要。

只要有足夠的活人,那麼活下來的人是誰,陳墨並不在乎。

不過眼下,既然已經救了這兩千號人,那陳墨也不會真的推他們去送死,該有的安全保障和生活保障,他還是會提供的。

。 「慕總,竇一生要見你。」小梁敲開慕雪辦公室的門,低聲彙報。

「讓他進來。」慕雪放下手邊的工作,低聲道。

這段時間,她讓竇一生盯着庄耀的一舉一動,竇一生自從收下她那張支票后,就沒有出現過,今天突然出現,想必是有什麼發現。

不多時,竇一生就進來了,慕雪示意他坐到自己面前:「竇先生,有什麼發現?」

「庄耀昨天辦了出院手續,出院后,立刻聯繫了道上的一個混混——龍三,還給了龍三一筆錢。」竇一生把自己查到的證據放到慕雪面前。

慕雪聽到龍三這個字,眉頭輕蹙,她記得上輩子的時候,龍三綁架過她,當時,她差點被侵犯了,後來是庄耀及時趕到,拚死跟龍三等人搏鬥,才把她救了下來,為此,庄耀還受了很重的傷。

從那一次起,她對庄耀就改觀了,覺得他是可以豁出性命救自己的人,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庄耀一點一點走進了她的心裏。

如今看來,龍三當時綁架她,或許是一個陰謀。

只不過,前世的這個時候,庄耀身體健康,可是如今,他的腿還沒有康復,他聯繫龍三,要怎麼實施英雄救美?

竇一生只負責調查,他可不管慕雪想什麼,彙報完后,他就站起來:「慕總,消息我已經帶到,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慕雪點點頭:「好,繼續給我盯着他。」

「明白。」竇一生說完,利落地離開了。

想到庄耀為了得到慕氏,處心積慮接近自己,她的唇邊,勾起一絲冷笑,這一次,她一定要讓庄耀付出慘痛的代價。

她把竇一生給她的證據收好,繼續投入到工作中。

……

慕雪結束一天的工作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她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手機靜悄悄的,沒有未接電話,也沒有信息,看來,冷言沒有聯繫她。

不懂為何,習慣了最近冷言動不動就找她,他突然不聯繫自己,她還有點不習慣。

她打開通訊錄,想給冷言打個電話,可是又不知道該跟冷言說什麼,她默默放下手機。

她關了電腦,站起來往外走,杜六和滕七默默跟在她後面。

慕雪剛準備進電梯,她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是姚楠打來的電話:「小雪,快點來天辰醫院,阿言出車禍了。」

慕雪聽着姚楠帶着哽咽的聲音,整個人懵了,她獃獃地拿着手機,整個人像是傻了一般,姚楠那邊看慕雪沒有說話,急切地問:「小雪,你聽到我說話了嗎?」

「我馬上過去。」慕雪自己都沒發現,她的聲音在顫抖。

掛了電話,慕雪急匆匆地下樓,上車后,就對開車的杜六道:「去天辰醫院。」

「是,大小姐。」

慕雪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天辰醫院,剛到手術門口,就看到冷君豪和姚楠在那裏焦急地等著。

「伯父、伯母。」慕雪低聲跟他們打招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