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盜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聖靈珠吸收黑金雲蛇血肉能量的速度很快,但是餘明延在將聖靈珠中蘊含的能量吸收進自己體內,提升自己的肉身強度卻是一個十分緩慢的過程。

2021 年 12 月 6 日

除了黑金雲蛇的屍體后,他還得到一株四階的龍紋血芝,這是一種增強修士肉身的絕佳靈藥。

時間一晃而過,轉瞬就是兩年的時間過去。

「我的肉身吸收了黑金雲蛇屍體和龍紋血芝的力量后,要比之前提升許多,現在我的肉身強度已經超過很多三階大圓滿的妖獸了。」

人族修士的肉身一項是比較脆弱的,遠遠比不上妖獸的肉身強度,餘明延現在將肉身修鍊到如今的程度,也是極為不容易。

「算算時間,我進入雲上水界已經有四年時間,六年後雲上水界就會關閉,接下來六年時間就藉助青桃的藥力,努力提升修為。」

三階上品青桃是輔助金丹後期修士修鍊的絕佳寶物,餘明延手中有九枚三階上品青桃,他若是將這九枚三階上品青桃全部吸收煉化,修為差不多能提升到金丹九層大圓滿的境界。

餘明延取出一枚青桃后,就開始藉助青桃的藥力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

春去秋來,又是兩年的時間過去。

這兩年餘明延煉化了五枚青桃,藉助青桃的藥力他也終於將修為提升到了金丹九層。

金丹九層已經是金丹期的最後一個境界,接下來修士就要為晉陞元嬰做準備。

金丹修士晉陞元嬰要比築基修士晉陞金丹更加困難,除了要面對元嬰雷劫外,修為的神魂、肉身和體內的靈氣都要達到最為完美的狀態。

因為只有這三者結合,元嬰才能順利從金丹中脫胎而出。

金丹修士晉陞元嬰后,體內的靈氣也會發生質的轉變,屆時靈氣將會轉化為法力,這也是元嬰修士戰力遠遠超過金丹修士的一個重要原因。

餘明延的肉身和神魂強度已經遠遠超過金丹九層的水準,如今他需要做的就是打磨自己的法力。

因此餘明延在將修為提升到金丹九層后,依舊吸收青桃藥力,努力打磨自己體內的靈氣。

這一日餘明延修鍊結束后,突然感覺到洞府一陣晃蕩接著他就感覺到一股強橫的戰鬥波動從島嶼外面傳來。

「青紋島附近並沒有四階妖獸生存,現在怎麼會發出這麼強橫的戰鬥波動!」

餘明延立即從洞府中走出,快速向青紋島岸邊走去。

「戰鬥之地距離青紋島還有些距離,我在島上不能感應到戰鬥的具體情況。」

餘明延眉頭緊緊蹙起,他在猶豫了片刻后,就從島上離開,向戰鬥發出的方向疾馳而去。

片刻后,餘明延來到距離青紋島百里之外的地方,這裡距離戰鬥發生之地已經不遠,在這裡餘明延可以比較清晰的看到戰鬥的雙方。

「人族的元嬰後期修士,和他交手的是四階後期的妖獸!」

餘明延臉上浮現出震驚之色,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在此地竟然會發生元嬰後期層次的戰鬥。

「這是兩個勢力間的戰鬥,那位元嬰後期的修士好像是天河宗的白御風,和他交手的四階後期妖獸是聖心島的金翅天馬。」

無空海域元嬰後期的存在數量並不算多,餘明延進入無空海域這麼長時間,對於無空海域元嬰後期的戰力都做過了解。

天河宗是無空海域三座化神宗門之一,此宗有兩尊化神老祖坐鎮,白御風是天河宗極其出名的元嬰修士,他有很大的希望可以衝擊化神境界。

此刻和他交手的金翅天馬是妖獸中的異種,他體內有神獸深淵天馬的血脈。

在白御風和金翅天馬交手的不遠處,還有兩處元嬰層次的戰鬥,此外還有金丹修士和三階妖獸混戰在一起。

天河宗元嬰層次的戰力穩穩佔據上風,但是妖獸一方三階後期妖獸的數量太多,天河宗的金丹修士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

「金翅天馬估計不是白御風的對手,我現在可以出手幫助天河宗的金丹修士!」

餘明延在思考了片刻后,迅速做出決定,他立即從暗中走出,向那些圍攻天河宗金丹修士的三階妖獸進攻而去。

這些三階妖獸有很多都是雲上水界的本土妖獸,不知道金翅天馬用了什麼辦法,讓這些雲上水界的本土妖獸幫他攻擊人族修士。

餘明延如今的修為已經達到金丹九層,肉身和神魂之力也有不小的提升,他現在的實力和之前相比有了極大的提升。

餘明延直接向一頭三階大圓滿的虎頭毒蠍攻擊而去,虎頭毒蠍體內蠍尾中蘊含劇毒,他雖然不是三階大圓滿妖獸中實力最強的一個,但卻是最難纏的一個。

天河宗的一個金丹修士就被虎頭毒蠍的蠍尾刺中,雖然服用了解毒丹藥,可臉色依舊青紫一片,並沒有徹底將蠍毒祛除。

「道友小心,這隻虎頭毒蠍是異種妖獸,覺醒了幻影神通。」

餘明延向虎頭毒蠍動手的剎那,立即有天河宗的金丹修士出聲提醒。

餘明延眉頭微微蹙起,他看向那隻體長數丈的虎頭毒蠍,指尖猛地點出,一道紫色劍光從他指尖飛射而出。

紫色劍光長約三丈,劍光中蘊含的劍氣樸實無華,就像是沒有蘊含什麼力量。

但這道劍光卻是餘明延催動體內的紫霄煙雲劍發出,同時也結合了自己領悟的劍道力量,這一劍可謂是他目前掌握的最強的劍道力量。

虎頭毒蠍感受到了劍光中蘊含的恐怖力量,他身體後退的剎那,立即施展了自己掌握的神通幻影。

剎那間,一隻一模一樣的毒蠍出現在餘明延前方,這兩隻虎頭毒蠍尾部的蠍尾甩出,長約丈許的蠍尾逸散出幾十丈長的金色流光。

虎頭毒蠍全身都充滿劇毒,包括他釋放出來的攻擊。

那兩道金色流光迅速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根巨大的毒鉤向餘明延的身體刺去。

同一時間,紫色劍光斬落在一隻虎頭毒蠍的身體上,劍光中蘊含的力量太過恐怖,那隻虎頭毒蠍身體接觸到劍光的剎那,就被劍光直接劈出兩半,化作點點金光散去。

「這就是神通幻影嗎!」餘明延看著那隻浮現退意的虎頭毒蠍,又釋放出一道紫色劍光。

7017k 看到新媳婦進門,沈玲玉緊張得手心都在冒冷汗,起身時,手一哆嗦,手裏的碗筷全落到了地上。

「啪」一聲,碟子瓷碗碎了一地。

程昌慶站在家門口,遠遠看着水池旁的母親,想寬慰兩句的,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李曼青,程昌林比她高了兩屆,她讀初三時,他已經在縣一中念高二了。

不過,當年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也是清楚的。

程昌茂比二哥小了兩歲,不巧,剛好和這位新晉大嫂是同班同學,因此,也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看到人進門,兩兄弟全都愣住了,全部一臉不可思議地望着自家大哥。

李曼青本就夠尷尬的了,看到他們的反應更加尷尬了,低垂著頭,恨不得馬上立刻轉身走人。

「阿姨,晚晚這道題不會寫,阿姨教晚晚。」程晚晚走下台階,直走到人跟前,將人拉進小暴君屋子。

「阿姨,晚晚是不是要叫阿姨大伯娘了?」程晚晚開心地把人推到書桌前的椅子上。

李曼青羞得滿臉通紅,伸手捏她臉,「晚晚連你也取笑我。」

程晚晚鄭重地搖了搖頭,「晚晚沒有取笑,晚晚是真的開心,奶也很開心。」

想到沈奶奶拿着信紙又哭又笑了一個晚上,程晚晚一臉認真地繼續說道:「奶是真的很開心,奶只是有些嘴笨,連吵架都不會,大伯娘不要怪奶,奶很想跟你說話的,她只是嘴笨。」

李曼青扯唇笑笑,再次伸手捏了捏她的圓臉,「我沒有怪她。」

程家的禮數有些多,除了儀式感十足的拜年禮,新媳婦進門還得回老宅叩拜程家列祖列宗,最後再給公公婆婆獻茶。

程昌慶放好行李,便走過來拉人。

「走吧,醜媳婦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他淡淡地笑着。

李曼青抬頭瞪了他一眼,咬着牙默默起身跟了出去。

院子裏所有眼睛都往自己身上看,李曼青一走出房門,立刻把手抽出來,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亦步亦趨走出程家後門,回到了擁有數百年歷史的程家老宅。

「你們幹嘛啊?幹嘛這麼盯着人看,等下人回來了不準再看!」兩人一離開,馮柳清立刻皺眉道。

程家老大的往事,這三嬸嬸並不知道,只是覺得自己也是過來人。

李曼青從山上回來,院子裏靜悄悄的,大家都在屋裏各忙各的,一看就知道被人特意提醒了。

大家這麼刻意,程昌慶有些哭笑不得。

他好不容易把人哄好,這麼一來,全都白費了。

李曼青的確比剛才還要緊張,敬茶時,手都是顫抖的,「媽,您喝茶。」

「好……謝,謝謝……」沈玲玉期期艾艾地說着,接過茶杯的手抖個不停,杯口的茶水眼看就要潑出來了。

好不容易順利喝下兩口熱茶,看到人還站着不動,這婆婆比對面低頭的新媳婦還要拘謹。

程昌慶默默嘆了口氣,沖母親笑道:「媽你手邊的紅包留着過年?」

沈玲玉恍然大悟,忙不迭拿起紅包塞人手裏,「對對不起,我忘了……」

李曼青被她這麼一弄,更加尷尬了。

第一次來,這母親一點認出她的跡象都沒有……

早知如此,她就不跟回來了……。 這一日,雪劫大陸一片沸騰,不知多少修士被第三十一城區傳來的至尊之力波動驚住。頂點更新最快

很多人都以為,是十萬年古聖葯出世,引發的大爭鬥。

因此,達到聖王境的強者,紛紛趕過去。

不久后,一則消息傳開,在雪劫大陸,乃至整個東域聖城,引起不小的轟動。

「有九步聖王被至尊聖器鎮殺,屍骨無存,至尊之力籠罩方圓百里,久久不散。」

「被鎮殺的九步聖王,乃是幽神殿的風成道和白躍君。」

……

九步聖王隕落不是一件小事,對於瑞亞界那樣的強界來說,可能影響會小一些。但是,對於一些弱界而言,一位九步聖王隕落,堪稱是大地震。

一時之間,人心惶惶。

「會不會是地獄界的強者殺了他們?」

「東域聖城是修士聚集之地,若是地獄界的強者,攜帶至尊聖器,藏身在城中,一旦肆無忌憚的殺人,必定會血流成河。」

至尊聖器的破壞力太可怕,可以在短時間內,滅盡一座城區的修士。

正是如此,才人人自危。

「放心,天宮有一位陣法地師,正帶領一眾聖師,修復聖城中的上古陣法銘紋。一旦修復完成,即便地獄界修士掌握有至尊聖器,也無法製造太大的災劫。」

東域聖城是崑崙界功德戰場的一處重地,天宮自然會重點佈置,不會輕易讓地獄界將其毀掉。

城中的各個城區、街道,本就有陣法銘紋守護,任何一條街道爆發戰鬥,陣法銘紋都會被激活,將戰鬥餘波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

一旦上古銘紋完全修復,東域聖城每一座城區的防禦力,都將大幅度提升。

幽神殿六絕之一的「來往人」,站在第三十一城區,破敗的雪地上,全身雷電交織,怒氣衝天:「無論你是地獄界的修士,還是天庭界的生靈,敢對幽神殿的修士下手,就必須得死。」

才來崑崙界不到一個月,竟然就有數位九步聖王隕落,幽神殿的損失不可謂不慘痛。

即便幽神殿底蘊深厚,強者輩出,也都已經傷到元氣。

來往人在戰場上,收集到了至尊聖器的殘留力量氣息。只要那件至尊聖器,再次激活,他就能將兇手找出來。

東域聖王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