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盛夏未歇,她穿的裙子。而她的上衣已經不知何時被她解開,露出大半個肩頭。這樣子,實在有些……不堪。

2021 年 1 月 9 日

可,又很刺激。

她的意識在她的或輕柔或激烈的動作中被剝離,迷離中突然想到,難道要在椅子上?這個念頭才剛升起,像是回應她似的,就被她自下而上被侵入……

在最終戰慄的那一刻,彷彿聽見她用軟軟的調子說著:「**,只能我給。」

她在想什麼啊,黃彤心想。豈止是**,看到你,我都是無魂狀態的,她抱緊她的頭,深深印上自己的吻。

作者有話要說:我不是故意寫這麼少的。。不是。。 第152章

沒想到她口中所謂的四個小時是臨上飛機前的四小時。本文由。。首發

子衿再不是那個給她爸打白工,自己出去賺外快的富家女,她現在是名符其實的富人,她的這個富,不太顯山露水,並隨著她的越來越富,反而趨向於含蓄節儉。這個認知讓黃彤覺齣子衿的某些精神層次的變化,但一直模模糊糊不甚清晰,不太能總結的出來。

如今她把私人飛機調過來,只為和她趕一場約。她預感接下來會有重要的事情發生。

子衿不願就此多說,她也並不多問。

可顯然,子衿並不覺得她現在的態度令她滿意。

「沒有疑問?」子衿淡淡開口,眼睛一瞬不瞬凝視著黃彤。

黃彤嗓子有些干,摘下航空耳塞,斟酌了一下,還是沒問出口。她預感這是好事,不然子衿不會這樣放鬆。既然是好事,如果她想說,早就已經說了,不說,恐怕是想給她驚喜。

子衿伸長手臂把她拉到自己身前:「和好后,我似乎總能知道你在想什麼。」

黃彤感受著她的氣息,又有種瞬間淪陷,不知所措的感覺。她想自己的臉一定紅了,像個青春期未滿的小少女,是什麼讓她變得這麼敏感和青澀?她錯開與她的直面相向,挨著她坐下說:「我能理解,因為,你相信我。」

子衿眯了眯眼,重複道:「相信你?」

「相信我的堅定決心。」黃彤重重點點頭:「毫無保留。」

子衿咀嚼著這個詞,蹙了蹙眉頭。然後瞭然道:「是。」隨即唇邊含笑,柔柔的眸光里有種呼之欲出的柔情:「我總想著,我是抵不過你的自尊的。那麼多次,你為了它差些捨棄我。你的天秤里,總是在我和它之間做著衡量。」

「直到我跪下?」還有,脫衣誘惑。後面那話黃彤沒好意思說出口,微微攥住她的手,感受著那份柔若無骨的溫暖。

子衿望向她,眼中透出心疼來。她歪頭靠在黃彤肩上。兩人默默享受著這份寧謐。一場旅途下來,並沒覺得太久。只要兩個人相守在一處,時間何覺長?

與此同時,蘇淺言和唐虞搭乘的飛機正飛離美國的海岸線,結束為期七天的畢業旅行。

唐虞心情不錯,這次來洛杉磯只是遊玩,她希望下次來,她可以成為好萊塢的貴客。這份雄心壯志激勵著她,讓她沉浸在對未來的幻想中。所以當一個人不小心歪到她身上時,她一時竟沒反應過來。

蘇淺言坐在她身邊,看見有個女孩子走路不穩倒在唐虞身上,想伸手去扶,很快,她愣住了。

那女孩兒低聲道:「抱歉。」然後站直身,身軀晃了晃。

蘇淺言從沒見過這麼虛弱的人,本來就嬌小的身軀,此時虛弱得像是隨時會散架一樣。

「小姐,你臉色蒼白,是暈機么?」蘇淺言禁不住問道。

女孩子搖了搖頭,扶著座位移到後面幾排。蘇淺言的目光追隨著她,一直看她掏出一部精巧的電腦,才回過頭來。

對上唐虞疑問的表情,蘇淺言若有所思道:「總覺得在哪裡見過她。」不過,這麼虛弱的人,她應該印象深刻才對。

此時女孩兒撥弄著儀器,電腦屏幕亮起來,出現聲波的圖像。

裡面傳來一個男子焦躁的聲音:「你人呢?!不要做了好事不留名!快出來!」

她抿著嘴,苦笑。

很快,傳來現場雜亂的聲音,一個女人的呼喚哭泣聲,和小孩子軟萌的叫著媽媽。接下來,各種聲響混雜在一起,很難分辨出那是歡喜還是痛苦的場景。

小k似乎是找了個安靜點的地方說:「你這傢伙,你再不出現我們就要去查無名女屍了!誰會料到你失蹤這麼久卻把rob找到了。」

艾姚沒說話,身體的重負幾乎讓她連說話也困難。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她,開心么?」

「老大?開心,當然開心。對了,她和黃彤已經和好了。這下好了,一家五口團圓了……」

小k聽見艾姚」嗯」了一聲,正好子衿走過來,「艾姚呢?為什麼沒有看見她?」

小k拿著手中的儀器,遞給她道:「剛聯絡上,你問她吧。」

子衿接過儀器,裡面早已傳來滴滴信號中斷的聲音。

小k逗弄了下被黃彤緊抱的rob,b的失蹤他一直難以釋懷,現在他真的很想見到艾姚,好好的感謝她,給她一個熱情充滿感激的擁抱。

當時他們幾個在日本找人,接到艾姚的電話真是大吃一驚。等用最快時間趕到美國,那傢伙卻不聲不響把rob託付給一個華人婦人照顧,自己先回國了。小k搖頭,再搖頭,這個表面開朗的丫頭,性子最是倔強。她找回rob,其實是在補償什麼吧……這樣想著,就看見負責照顧rob的婦人一臉憂心的向他招手。

「那個姑娘可能受了很重的傷。」婦人把裹著rob的皮外套拿給小k看。

皮外套是淺灰色,肩部那裡卻是一大片暗暗的褐色。這難道是?小k拿過外套仔細辨認,確實,是血啊…… 「人來了嗎?」那天門弟子見狀,又叫了一聲,同時,四顧左右,始終不見紫天昊的身影。

「我看那個廢物是不敢來參加招選測試了……」趙玉安對紫天昊懷恨在心,估計叫了一聲。

「他都已經三年沒通過招選測試了,所以,心知自己這次肯定也不可能通過的,不敢來了。」

「就算讓他測試一百次也沒用,廢物就是廢物!」

「廢物估計是怕再丟一次臉吧!」

在趙玉安的帶動下,四周也隨之騷動了起來,議論紛紛。

這時,坐在高台上的幾位天門掌事也都紛紛看向了玄弈天。


就站在高台一側的寒白雪,也禁不住微微蹙眉。

「臨陣退縮嗎?哼,讓下一個上來吧。」這時,負責測試的五掌事露出幾分不悅之色,對報名的天門弟子示意道。

「是叫大爺我嗎?不好意思,我剛才打了個盹,沒聽到……」就在這時,就在人群的後方,突然響起一陣慵懶的聲音。

隨後,聲音方向的人群便分開,就見一道身影一邊打著呵欠,一邊伸著懶腰的穿過人群,嘴角帶著幾分戲虐的笑意,環視眾天門弟子。

正是紫天昊!

「這傢伙太囂張了,居然在招選大會上打盹!」

「是啊,簡直是活膩了……」

「我看他根本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聽說不久前,他還拿了不少奇花異草換了很多丹藥,不過,給這種廢物,根本就是暴遣天物!」

「沒錯,就算有那些丹藥,他也不可能逆天的!」

四周頓時又再次騷動了起來。

就在這樣的喧鬧之下,紫天昊十分淡定地走到了五掌事面前。

當然,五掌事一見到姍姍出現的紫天昊,也是臉色十分難看,就像是老婆跟別人跑了似的,面露鄙夷之色。

「你已經三年都沒有通過測試了,再參加一次,也是沒有什麼意義。不想丟臉的話,就直接下去吧。」五掌事冷哼說道,完全不看好紫天昊。

「多謝掌事厚愛!」紫天昊笑了笑,之後,嘴角一勾,突然身軀瞬間就泛起淡淡的紫氣,顯得十分輕鬆,築階期九段的氣息也隨之釋放而出。


「一……一倍武速……築階期九……九段……體修紫氣?」五掌事一見,渾濁的雙目直接一瞪,似乎覺得難以置信。

至於四周原來的喧鬧也在剎那間平息,在場的眾天門弟子都神色愕然地看著紫天昊,似乎像是難以接受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這在天門當了三年廢物的紫天昊,如今突然展現出了一倍的武速,而且,以驚人的速度達到了築階期九段,並且,呈現了十分稀有的體修紫氣,無一不令人驚訝!

此刻,高台上玄弈天和幾位天門掌事見狀,也極為詫異!

「一倍武速……合……」很快的,五掌事就平靜了一下,輕咳了一聲,剛想宣布紫天昊的測試結果。

突然,紫天昊身上的紫氣忽然一亮,竟然又增強了幾分,隱約能夠感覺到武氣的加速循環。


「二倍……二倍武速,這怎麼可能……」五掌事頓時露出幾分驚恐的神情。

頃刻間,全場也隨之騷動了起來,見到這一幕的眾天門弟子也都面面相窺,萬般驚愕,似乎覺得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之前的廢物,竟突然擁有二倍武速,對他們來說,好像就跟天要塌了似的!

玄弈天和幾位天門掌事似乎也有些坐不住了。

「這傢伙果然深藏不露嗎?」連一臉冰容的寒白雪,此刻,都不禁露出幾分詫異之色。

這時,紫天昊卻還顯得十分平靜,一臉冷笑地環視之前還用廢物眼神看著他的眾天門弟子。

驀地,紫天昊突然大笑一聲,顯得有些狂傲,身上的紫氣變得更加強烈。

「兩倍武速……真的是兩倍……」

此時,整個武煉場瞬間鴉雀無聲,陷入一片寂靜之中,包括玄弈天和幾位天門掌事,以及在場眾天門弟子在內,都徹底傻眼地看著站在場中的紫天昊。

三年來一直都是天門笑柄的紫天昊,此時此刻,卻震驚了整個天門上下。

「五掌事,真的是兩倍武速資質嗎?」就連在前一刻還顯得十分沉穩不迫的玄弈天,都猛地站起身來,神色激動地對著紫天昊面前所站著的五掌事,確認的問道。

「門主,是兩倍武速資質無疑!」五掌事神色鄭重地點了點頭,語氣緩重,就像是在宣告什麼一般。

下一刻,全場便是驚嘩一片!

圍在四周的中天門弟子都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站在場中的紫天昊,甚至有些都嫉妒到咬牙切齒!

除了玄弈天之外,另外四位坐在座椅上的天門掌事,也都站了起來,一臉驚愕,那嘴巴長得都足以塞下一個雞蛋。他們萬萬沒想到,一年前,連一倍武速資質都沒有的紫天昊,在一年之後,竟然突擁有了兩倍武速資質,這顯然令人難以置信!

而相比之下,身為全場矚目焦點的紫天昊,卻顯得十分平靜,一臉冷笑的雙手抱胸,環視四周地看著那些傻眼的眾天門弟子,心裡自然是一陣痛快,不過,他是個很低調的人,小出下風頭,一雪前恥也就夠了。

這時,寒白雪的冰雪嬌容也是突然一變,猶如看到了一個很感興趣的東西一般,眼眸閃過幾分動容之色。

「難道這個廢……不,這紫天昊師弟一直都是深藏不露……」

「想不到他是這麼低調的人,到現在才展現實力!」

「看來我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

很快的,不少天門弟子就又議論紛紛起來,態度大變。

不過,還是一部分天門弟子不相信紫天昊這個廢物居然擁有兩倍武速,尤其是趙玉安,原本趙玉安還想看紫天昊如何在招選大會上出糗,可沒想到,紫天昊居然展現出了相當不俗的兩倍武速資質。

「為什麼紫天昊他突然就擁有了兩倍的武速資質?這絕不簡單!還有他的體修紫氣……」此刻,玄弈天心中的震驚也有些掩飾不住的,浮現在那帶著幾分威勢的臉龐上。

在天門上下幾百雙眼睛的見證下,這天門又多一位擁有兩倍武速資質的弟子,對天門來說,無疑是件好事!


!! 一個間諜找樹洞,要保證絕對的安全,於是我打算採用16進位的ascii編碼進行信息輸入。這樣信息將永遠保留,並且不會擔心被暴露。它會像石頭被風化成砂,永恆地幫我保守這個秘密。

我善於跟蹤,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自己前世是只獵犬。具有異於常人的直覺和專業的偽裝技巧。我記得小時候我會跟蹤一個人幾天甚至更久。我出生在馬來的第一大海幫,美其名曰「商會」。其實做我們這行的,哪個是身家清白的?

自從遇到老大。

我們十個人,我是第一個與她結識的。我們叫老大黑彌撒,也是從我開始叫的。在馬來,這是惡魔的代名詞。

一切從那次開始。

她的公司運油,我去負責炸她的油船。當時我們幫里內訌,一把手得罪了掌權人物,二把手想把他踢走。我是二把手的心腹。

我後來的老大翁子衿像所有商人一樣,定期向商會繳納保護費,保證運輸的安全。要知道商務或者貨輪在海上遭遇伏擊,那真是損失慘重的事。所以大家都會默默接受這樣用金錢買來的庇佑。

她的船在海上有些名氣,因為載的是油。二把手的想法很簡單,鬧點大事出來,好順理成章轟一把手下台。但是他又不想得罪了翁子衿,所以一方面又和她緊鑼密鼓地接洽,妄想上位后得到她更多支持。

但是她低估了這個女人。


我們的偽裝船半路就被海上自衛隊攔截了,一顆魚雷走火炸在了海里,一時驚起千層浪。吸引了一把手數艘巡邏船的注意。還好我趁機跳下水。

我以為這事過去了,第二天,翁子衿找到我,說她知道我一直在跟蹤她。她說她希望我的才能被她所用。

我當時嗤之以鼻,心想,女人。 海賊之無雙槍魂 ,子衿笑了笑,說,那好辦。

沒想到是,巡邏船把調查彙報給一把手,很直接就暴露了二把手的勾當,一把手選擇了先下手為強,把二把手暗殺在家裡,他下面的人該追殺的追殺,該遣散的遣散。

我在暗殺黑名單里,翁子衿給我提供了避難所。

後來沒過多久,那個掌權人物卸磨殺驢,一把手成了犧牲品,幫會人心盡散。只留下一個商會的虛名而已。

子衿接手了商會,內里確確實實是個商會,而不是幫會。她團結了當初交保護費的所有商船,組織了屬於商會的自衛隊,並日益壯大。從此海上太平。

我沒了幫會如同喪家之犬,當然順理成章接下了翁子衿伸來的橄欖枝。

後來我問她,是不是早有預謀?她說是。作為一方霸主、馳騁海岸線100多年的第一大幫,因為內訌被人鑽了空子reads;。這怪不得誰。不過後來我再想又覺得不對,幫里派系本就錯綜複雜,她是如何讓一把手和二把手以及掌權人物矛盾升華的?這不僅需要智慧,更需要手腕。後來從一件又一件事情印證了這一點。

她,翁子衿,是個非常有見識有謀略的人。

我開始開玩笑叫她黑彌撒,漸漸地,便就傳開了。

當然,再翅詫風雲的人,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

艾姚就是在那個時候加入到我們十字中的。在她加入大概一年後,發生了一件對我們每個人都意義深遠的事。

老大被綁架了。

我們動用了最先進的技術,也沒能查出分毫。後來我想了想,這和丟失rob時的束手無策又有什麼不同?早該想到的。

後來人是艾姚找到的,如同現在她又單槍匹馬找到了rob。

她總是這樣,表面看起來像個小女孩兒,可她做的事,一百個粗壯的漢子加起來也不敢幹。

她的頭髮、後背以及整個腿部皮膚都被重度燒焦,憑藉頑強的意志力把老大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後重度昏迷。

我們到達現場時,幾個漢子聞見那個味道,有的吐了,有的淚流滿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