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白獰驚呼聲中,飛似的撲了過去,落地時抱起白木,就近看著那觸目驚心的傷勢,直是心驚肉跳。

2021 年 1 月 4 日

六人皆是胸膛凹陷,袍子下的精品護甲一點都沒有起到防禦的作用,被人一拳連甲帶胸骨給砸得粉碎,如此強硬的力道下,心臟是被瞬間震碎的。

「死……死了……」

白牟也是後腳跟了過去,一看眾人的傷,直是顫聲抖。

六人死了,但那臉上竟然都詭異的帶著笑容。

那是因為他們壓根沒有料到在瞬間就被擊殺,以至於命沒了,意識還沒有轉過彎來,以為擊殺了對手。

「當……當真死了?」

白創咬著牙,出難以置信的疑問。

白獰猛吸了一口氣,卻怎麼也鎮定不下來,心臟撲通撲通狂跳,他扭過頭來,準備回答白創的話,但卻陡地驚呼一聲。

「怎麼可能!」

白牟此時也轉頭回去,一看到後面的景象,直是失聲尖叫。

這話自是驚動了眾人,烏言等人迅的一回頭,然後直是猶如見鬼般的叫出聲來。

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們身後不遠的地方站著一個赤如焰的男子,正是李默。

「這……他他他……」

烏言打著寒顫,眼珠子瞪得都快彈出去了。

這是什麼樣的鬼事啊,在剛才六人動神通的瞬間,這個赤族人不僅擊殺了六人,而且還神不知鬼不覺的到了眾人身後。

無聲無息,宛如厲鬼啊!

「原來如此,不是假話……」

白創狠狠挫了下牙。

此時此刻,再愚蠢的人也該明白,李默的修為遠非他們所想那麼簡單,不然的話是不可能逃脫白創的目力的。

能夠在白創的眼皮子底下如此輕鬆殺人而且移動到背後,那麼一招擊敗烏剛也絕不是什麼假話了。

這麼一句話頓時敲碎了眾人的心理防線,剛才還氣勢囂張的白獰幾人都打著寒顫,彷彿半隻腳已經踏進了鬼門關似的,額頭上的冷汗大如黃豆,一滴滴滲出來。

回想李默剛才所言,他們若是信了半分,便該離開,但是那個時候眾人都自以為佔了上風,以為一群貓將這群老鼠逼到了絕路上。

哪知現在才知道,這哪裡是老鼠,分明是山中猛虎。

「現在想起我的話怕是晚了,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李默微微搖著頭。

「白……白創,上,快上,我給你十萬,不,三十萬!」

烏言大聲叫道。

白創咬緊著牙關死死盯著李默,卻已然是心生顫意,他數百年身經百戰,何曾遇到如此可怕的敵人,連一絲氣息都察覺不到,和這樣的對手打分明就是找死。

「撤!」

灰燼之翼 終於,白創陡地一聲大喝,飛身朝著蘇雁等人衝去。

白獰等白牛族人自也立刻反應過來,使足了吃奶的力氣狂沖。

「等……等等我……」

烏言失聲顫叫,撒腿兒連忙跟上,只是他早被李默的能耐嚇破了膽子,跑了三步便被撲通一下摔倒在地。

臉還沒有抬起來,便覺得有什麼重物突然落在了腦袋上。

斜眼瞥去,衣袍翩翩,那重物分明就是李默的腳啊。

「別殺……」

烏言顫聲叫著。

只是話未說完,李默腳上一運勁,已將他大腦震成糨糊,接著身形一閃,消失不見。

沖沖沖

在白創帶領下,白牛族人使足了力氣狂奔,明明蘇雁一行就在眼前,卻偏偏時間好似變得無比漫長般,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而且,蘇雁等人都一動不動,用一種悲憫的眼神看著眾人,這眼神更是讓眾人心頭狂跳慌亂。

然後眾人眼前突地一花,但見一道人影浮現,正是李默。

「退……」

白創大吃一驚,一聲大喝,話落時人還未動,但見白獰等人都撲通倒地,一個個瞪大著眼睛,連對方怎麼出手都不知道已然死亡。

而白創這話說完,陡地胸膛上傳來劇痛,待他低頭一看,是凹陷的胸膛和破碎的護甲,剛才還撲通撲通狂跳的心臟已然沒了動靜。

「啊」

白創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眼神中流露著萬般的悔意。 農女有田有點閑 大下午的時候,太廟內圍的戰鬥逐漸落下帷幕。

九廟之前的中間地段,站著雪山聖人、三目炎和三目一德,其後是冥使麾下的黑蝠族人與族長的親衛隊。

一場大戰至今,這一群人都是未曾出手的,一直負手旁觀著戰事。

內圍左側的地方,烏角族精銳此刻是死的死傷的傷,烏中天和幾個族老也都是氣喘吁吁的,身上傷痕諸多,鮮血流淌不止。

而作為其對手,由族老三目五雲和三目宮領導的三目族精銳則是大獲全勝。

論修為,三目五雲在三目族六大族老中排名第二位,在族群中排位第三,僅次於族老三目炎和三目一德,但是比起烏角族族長烏中天而言那是有著很大一段差距。

然而,在輪迴碑碎片的作用下,如今的三目五雲也呈現出之前四人作戰的進化姿態,全身銳角突冒,身上進化出了黑色的甲鎧,並且憑此全面壓制住了烏中天更以四成的傷勢對其造成了重創。

三目宮則以一人之力抵擋兩個烏角族族老,另外三十人人精銳中分出十三人對戰其他三個族老,加上已被重創而無法戰鬥的族老烏尾,六個族老都被壓制。

這景象自然大大削減了烏角族的士氣,以至於戰事至今,死傷過半,諸強皆只剩下一兩成的戰力。

在內圍右側的地方,情況也是一樣,族老三目烏衣力敗鐵羽族族長鐵金科,族老三目白雪令三十精銳中剩餘的人壓制住其他族老,不過一下午的大戰,鐵羽族可謂損失慘重,人馬盡去其六,剩下的人也都是伏地低喘,戰力微弱。

「兩族已敗,爾等還不投降。」

三目五雲在擊敗烏中天後,豪氣大增的暴喝一聲。

一句話瞬間擴散到整個太廟戰場,待到兩族及其附屬族群的人馬看到兩族落敗的景象之後,頓時直嘆大勢已去。

而那些三目族人和其附屬族群則都是眉宇飛揚,興奮到了極點。

幾千年來鬼剎城皆是三族鼎立,如今終於歸屬於三目族麾下,族群的前程可想而知。

「二位族長,現在有什麼話想說。」

三目炎臉上自也流露著驕傲,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二人。

烏中天狠狠的瞪著他:「勝者為王敗者寇,你已然勝了,老夫無話可說。」

「沒錯,要殺就殺,何必那麼多廢話。」

仙醫嫡妃 鐵金科也冷冷說道。

三目炎聽得哈哈大笑道:「我素來知道二位族長是硬骨頭,這回答倒也不出我預料之外,不過,老夫可未曾想過要殺二位,只要二位投入我三目族麾下,為我族效力的話,我必定許二位高位。」

「哼,想得美,你想我烏角族為你三目族服務,世代為臣,你覺得可能嗎,今日我等雖敗,但日後我族必定再度興盛,到時候一定要雪今日之恥。」

烏中天冷喝道。

「老夫也是這個意思,三目炎,你勝也不過今日,我們鐵羽族日後必定崛起。」

鐵金科握著拳頭喊道。

三目炎臉色冷了下來,聳著肩冷笑道:「二位不止是硬骨頭,還是木魚腦袋,既然如此,我就先送你們上路,對,把你們三目族的高手一個個的處決掉,剩下的人莫非還能翻了天。」

話一落,他右手高高舉起,周邊諸族人便都沉喝一聲,手上戰刀透著森森寒光,只待他一聲令下,諸強便要死在刀下。

這一刻,兩族強者都是咬緊著牙關,種族的尊嚴不允許他們流露出半點怯弱,更不會因此投降,只是死亡的威脅下,內心亦不免被絕望充溢著。

殺氣溢滿全場,而兩族上上下下都是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旦族長及諸多強者被殺,兩族要想翻本又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不知道要耗費幾百上千年。

就在這時,突聽雪山聖人聲音一抬道:「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

話一落時,一股股精純至極的死氣便從外圍一側之地瀰漫而來,氣息所到之處引得諸人皆是心頭一顫。

「這麼多天王……」

三目炎亦不由得眉頭一皺。

「是那晚潛入無妄谷的人,還有,,死龍。」

三目一德則判斷出了其中兩人的氣息。

幾句話便引得場中人心跳加,突然冒出一堆天王,又是闖入無妄谷,甚至有牽扯出了之前談論到的死龍,諸人都忍不住回頭望去。

但見李默一行從外圍大道行來,戰場上諸人都連忙空出一條道來,哪敢阻攔。

「是那赤族的人,他把死龍也帶在一起過來了。」

烏太僕自是認得李默的。

烏中天皺著眉頭,眼前的情況已然不可能再惡化,只是他還是忍不住揣測這群人出現的目的。

場中自也有議論聲陣陣,對於突然冒出來的一群赤族人,究竟是友是敵極其不明朗,而化為人身的死龍也備受關注。

待李默一行抵達太廟內圍廣場,一字排開來,整整九人,皆為天王。

如此陣容不可謂不強,不過天王一級境界高低相差極大,再加上李默等人只是把氣息釋放到天王級別,未曾大規模釋放,因此從水準上來看比起三族的天王都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因此,九人的出現尚未令三目族人馬忌憚。

「你們這些赤族人真是好大的膽子,先潛入我族永凍谷禁地,盜物偷龍,又跑到無妄谷來探聽機密,今日還敢自己送上門來。」

三目炎重重一哼,臉上泛起慍怒之色。

李默微微一笑道:「三目族長見諒,闖入貴族禁地是受了仆族老的雇傭,並非刻意針對貴族。」

「你……」

烏太僕聽得這話,頓時瞪眼怒視,沒想到李默一句話就把他給捅了出來。

這時,鐵金科等人則是恍然大悟。

怪不得烏角族突然得到這麼重要的信息,原來就是這群赤族的人來刺探的。

「那這麼說,你們現在出現也是因為受了烏角族的雇傭,想與我三目族為敵嗎。」

三目炎沉聲呵斥道。

這一說,烏角族的人突地振奮起來,如果這麼多赤族天王是受到雇傭來助陣的,那肯定有扳回一局的可能。

「赤默,你若受我雇傭,給多少錢都可以。」

這句話卻是提醒了烏太僕,他連忙大叫一聲道。

李默看著重傷累累的他,淡淡一笑道:「仆族老這話未免是晚了些吧,當初我打聽消息回來,你便想要殺人滅口,封鎖住消息來源,如今遇到麻煩事兒又想來雇傭我,你,,覺得可能嗎。」

「我……」

烏太僕聽得臉色一白,諸烏角族人亦跟著心頭一沉。

「仆族老,可真有這樣的事情,僱人之後竟要殺人滅口。」

烏中天勃然大怒,厲聲叱呵道。

「族長,我……」

烏太僕直是聲音顫抖,欲辯解卻又找不到詞語。

其實,這種事情根本不值一提,為了保守住秘密殺個外來人這根本不妨事,換成烏中天必定也是如此選擇。

但他哪裡料到不止李默是天王,連隨行的幾人竟然都是天王身份。

若早知道這點,哪裡會去對付李默,當初必定是奉為坐上貴賓。

眼下想起來,直是腸子都悔青了。

「赤默老弟,仆族老對付你的事情老夫是一概不知,否則必定不會任由他如此胡來,這件事情我必定會還你一個公道,現在,還請你接受我的委託,受我雇傭助陣,我願奉上族中寶庫三分之一的資產為酬勞。」

烏中天大聲說道。

「老夫也願意奉上族中寶庫資產,雇傭諸位。」

鐵金科也連忙跟著叫道,要知道三族互為敵手,如今雖然面對三目族的壓力,兩族聯手,但是如果這麼多赤族強者為烏中天所雇,那麼一旦擊敗了三目族,掉過頭來就要對準鐵羽族。

當然相反也是這樣,因此鐵金科話一說,兩個族長都是瞪眉怒目,互不相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