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白晉笑的更大聲了:「東子,你還不知道吧?群兒他看上霍殷玉了,昨天兩個人才剛剛……那啥那啥過。」

2021 年 1 月 7 日

陳瀚東震驚的看著周群,隨後眯眼笑道:「行啊群兒,下手夠快的。」

葉遲急忙補充:「東子你是不知道,群兒以為你對霍殷玉有意思,可是苦惱了好幾天呢,帝王的酒都被他喝的差不多了。」

白晉忍不住吐槽到:「就是,連帶我和小池子也被迫灌了不少的酒。」

陳瀚東更覺驚訝了,他沒想到周群竟然還會為這種事苦惱,難道說周群對霍殷玉是真心的?

他問到:「你是真心喜歡霍殷玉還是玩玩的?」

周群立刻堅定的說到:「當然是真心的。」

陳瀚東點了點頭:「那就好。有句話我得先跟你說清楚,我和霍殷玉雖然沒什麼,但是她救過我,還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你要對她不是真心的,我勸你還是早點收手。」

周群信誓旦旦的保證著:「東子你放心,我對霍殷玉絕對是認真的。」

白晉和葉遲也幫著說話:「就是,東子,我們都可以作證,群兒這幾天為了霍殷玉真的是肝腸寸斷,撕心裂肺。」

「我們從來沒見群兒這麼認真過。」

「那就好。」陳瀚東伸手拍了拍周群的肩膀,「哥們兒,恭喜你,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霍殷玉是個不錯的姑娘,你要好好對她。」

「我會的。」周群興高采烈的答應著,眼角忽然瞥到霍殷玉的身影,她正朝外面走去,而且她的身邊還跟著孟憲。

他急忙對陳瀚東等人說:「我先過去一下。」

三人都看到了霍殷玉,又看周群那麼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都忍不住笑了。

看來周群的確是陷入愛河了。

三個人說著話,沒一會兒宴會的主持人也就是霍殷容宣布宴會正式開始。

霍老爺子先是發表了一番感言,感謝大家這麼捧場,都來參加他的壽宴,接著又說了一些霍氏集團的發展史以及對未來的期望,說到最後才是本場宴會的重點。

因為霍老爺子忽然說起了不久前在媒體面前說過的霍氏繼承人的事情。

我有一個大世界

可是霍瀝陽突然消失,那麼這場比賽也就失去了原來的意義,霍殷容成了唯一的繼承人人選。

霍老爺子說:「霍氏集團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發展,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非常的不容易,所以誰能夠帶領霍氏集團繼續向前發展,誰才有資格繼承霍氏集團。」

霍正和胡靜月都站在旁邊,眼角眉梢是止不住的得意,因為他們心裡已經認定,自己的兒子霍殷容絕對能夠繼承霍氏集團。

他們贏了霍瀝陽,而且贏得非常的漂亮。

霍殷容倒是一臉鎮定從容。

「在我養病的這段時間,公司一直是由我的長孫殷容打理,大家也都看到了,他做的非常的好,今年霍氏集團的盈利比去年增加了整整十個百分點。 末世從紅警開始 ,我決定……」

「等一下!」

霍老爺子的話忽然被人打斷,宴會廳的大門也被人推了開來。

大家都回頭去看。

大門被推開,最先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陳瀚東眯眼看去,心頭暗暗驚了一下,來人竟然是霍瀝陽。

他不是消失了嗎?怎麼忽然又出現了?

而且,出場的派頭還不小,跟在他身後的黑衣保鏢至少有五六個。

白晉問陳瀚東:「這丫的……想幹什麼?」

葉遲說:「還以為他已經倒下了,沒想到竟然還能夠捲土重來,看來我們真是小看他了。」

「不著急,先等等。」陳瀚東淡淡的說了一句,他倒要看看霍瀝陽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在場的人絕大

部分是認識霍瀝陽的,有關他的事也隱隱約約聽說了一點,看到他來心裡都很吃驚,紛紛交頭接耳,說著一些自己聽到的八卦。

霍瀝陽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早就說過,總有一天他要成為整場的焦點,讓這些曾經蔑視過他的人全部拜倒在他的腳下。

霍瀝陽被人推了進來。

他一揮手,身後立刻有個人捧著一個大大的盒子走到了霍老爺子的面前。

霍瀝陽笑容滿面的說到:「爺爺,孫兒來給您拜壽了,這柄唐代的玉如意送給您,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唐代玉如意?

葉遲嘖了一聲:「出手挺大方的,這一柄玉如意,至少也值個三百萬,他不是……凈身出戶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閑錢?」

陳瀚東眯眼看著霍瀝陽,心裡也在想著這個問題。

霍正和胡靜月的臉色微變,他們是怎麼也想不到霍瀝陽竟然還有能力回到這裡,而且出現的太不是時候了,如果他再晚來一點,霍殷容繼承霍氏集團的事情就板上釘釘了。

可惜,真是可惜。

看到他們失望又憤恨的臉色,霍瀝陽的心裡痛快無比。

他讓人把他推到了霍老爺子的旁邊,然後說到:「啊,對了,爺爺你剛剛是在說……比賽的事情嗎?我記得爺爺當初說的是半年內,這才多久,爺爺怎麼就急著宣布結果呢?」

霍老爺子臉色也是微變:「你……你的拍賣公司連個影子都沒有,要追上殷容,恐怕不容易。」

「不容易並不代表辦不到,」霍瀝陽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看向在場的所有人,氣勢睥睨的說到,「那麼,趁著這個機會,我向大家宣布一個消息好了,我的拍賣公司,明天就正式掛牌成立,到時候還歡迎各位大駕光臨,我向大家保證,絕對不會讓大家失望。」

眾人還是有些懷疑,不相信沒了霍氏集團做後台他還能翻出什麼大浪來,都覺得他不過是在吹牛而已。

人群中不知道有誰問了一句:「那你都有什麼好東西,不如說出一兩件來讓我聽聽。」

霍瀝陽神秘一笑,然後不緊不慢的說到:「司母戊鼎,不知道這個,能不能給大家開開眼界呢?」

「司母戊鼎?」眾人嘩然,不敢相信霍瀝陽竟然連這個也弄的到。

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這東西可不僅僅是古董那麼簡單。

葉遲聽的都忍不住心動了一下:「哇,這傢伙還真有點好貨啊,我都想去看看了。」

白晉不屑的瞥瞥嘴:「他說的可是司母戊鼎啊,那東西能隨便弄來嗎?別開玩笑了,說不定是假的。」

陳瀚東一臉深思:「最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麻煩可就大了。」

那東西能隨便拿出來嗎?不怕被以倒賣文物的罪給抓起來?

葉遲出去打了個電話,回來之後悄聲跟陳瀚東說:「問了好幾個人,都不知道,這小子行事這麼隱秘,看來是刻意隱瞞,想要給所有人來一個措手不及。」

陳瀚東轉了轉手中的酒杯,眼神一下子變得銳利起來:「他和霍殷容斗的天翻地覆都行,但是要敢再來打擾小微,我不會放過他!」

葉遲抿了一口酒,說到:「他如果真的敢那麼做,我們也不會坐視不管。現在問題的關鍵是,這傢伙哪裡來的這麼雄厚的資金?」

他和霍氏集團還有好幾個項目在進行,如果這個時候霍氏集團忽然發生高層變動,對他們來說極為不利,萬一進行不下去了,只能選擇撤資,可那樣,損失也是非常大的。

他不得不提防著點,畢竟這種事,誰預料的到呢?

白晉忽然和陳瀚東還有葉遲碰了一下杯,然後輕聲說到:「他過來了。」

陳瀚東的和葉遲都沒什麼表情,敵不動我不動,他們倒要看看這霍瀝陽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霍瀝陽倒是主動過來和他們打招呼,一副洋洋得意的樣子,覺得自己屁股底下做的不是輪椅,而是霍氏集團繼承人的位置。

「這不是陳首長嗎?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陳瀚東微瞥了他一眼,然後淡淡的說到:「是嗎?霍先生那天的光輝形象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我還以為,我們昨天才見過。」

霍瀝陽沒想到陳瀚東一上來就這麼的不給面子,直接揭了他的老底。

他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那天尿褲子的事,絕對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噩夢,陳瀚東這麼提起來,分明是要給他難堪。

白晉暗笑了一聲,隨後故意問到:「什麼光輝形象,不如說出來讓我們見識一下?」

霍瀝陽的臉立刻漲成了豬肝色,他咬牙恨恨的瞪向陳瀚東,他身後的保鏢也蓄勢待發,大有霍瀝陽一揮手他們就衝上去滅了他們幾個的意思。

陳瀚東不在意的哼了一聲,就這幾個人,恐怕連他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打飛了。

霍瀝陽到底沒那麼蠢,

敢在這裡和陳瀚東動手。他咬牙,硬生生的又將今天的屈辱咽下,然後揮手讓手下給陳瀚東白晉葉遲三個人一人發了一張請柬,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說到:「明天我的拍賣公司開張,各位請一定要來捧場。」

白晉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扔在桌子上,說到:「不好意思,小爺我忙的很,沒時間去參加什麼垃圾開張儀式。」

他這人口無遮攔慣了,今天卻覺得說的特別爽。 第282章常見的

「所有的球都是兩種賭法,一種是賭重大賽事,大家各自壓心目中的球隊,等比賽完了按規則算輸贏;另一種就是賭現場,比方說撞球,就是兩個人上去打,觀眾押輸贏,當然也可以打斯諾克之類的。籃球就不說了,足球也用籃球場地,兩邊球架下擺球門,五個人踢。」紅毛對這裡面的細節門清,看來也是內部人士。

「哦,是這樣啊,你跟我們說這個是什麼意思?」蘇峰對於這種有錢人的遊戲有些反感。

「不瞞兩位小兄弟,我負責給咱這個賭賽物色新的球手,這不是看你們球打得不錯,想要看看你們有沒有興趣嗎?報酬可不低哦,無論輸贏,一晚上下來都能有幾百塊錢的收入,如果成績好,還能有額外的提成呢。」紅毛說得是唾沫橫飛,天花亂墜,唯恐二人拒絕。

「這個再說吧,你給我們說說,這籃球的賭賽和一般的球賽有什麼不同?」蘇峰問了一個他最想知道的問題。

「你二位也打籃球?看這身板,像!不過我奉勸二位,最好還是別去。咱這籃球可和外面那些假模假式的比賽不一樣,都是真刀真槍的干。那身體接觸,相當的激烈,沒一定的抗擊打能力,半場球下來就能把你給廢了。」紅毛這話說得挺真誠,看得出來他也不是啥惡人。

「怎麼個真刀真槍法,我們倒真是想見識見識。」初生牛犢不怕虎,聽說還有這種自己沒見過的打籃球方式,蘇峰還確實想要看看這比賽它究竟與眾不同在什麼地方。

「只要你肯接受我的邀請,就有機會到現場去看球,你應該明白,只有這樣你才能算是局中人,怎麼樣?」紅毛到底是不肯放棄讓他們去打撞球的初衷。

「我們想想吧。」蘇峰沒有直接說去,也沒有把這條路給堵死,畢竟明天的事情會怎樣,誰知道呢。

紅毛留了手機號,千叮嚀萬囑咐,讓兩人想好了一定要聯繫自己后這才離去。老王一看瘟神走了,趕忙又湊了過來:「兩位小祖宗,今晚上王叔可真得謝謝你們了。怎麼樣,看你們和他聊半天,知不知道他為啥要來王叔這搗亂啊,是不是王叔得罪了什麼人?」

蘇峰已經猜到,紅毛來這裡不過是湊巧來打游擊而已,他肯定是在全市各個撞球廳不停遊走,說不定以前也來過老王這裡,只不過沒出手,沒引起老王的恐慌而已。看了看老王誠惶誠恐的樣子,蘇峰不禁有些好笑:「沒事,王叔,他也就是來玩玩,沒有針對你的意思,放心吧。」

「真不是?」老王還是有些害怕。


「真不是。」蘇峰還真不知道老王是這麼膽小怕事一人,只好再三保證。

「這就好,這就好啊。你們玩,按王叔之前說的,一個月之內隨便玩,免單!」老王倒也有些良心,並沒有賴賬。

「那就不好意思了,謝謝王叔。」看著依舊有些后怕的老王跑到經理室去休息了,蘇峰有些感慨道:「看來做什麼事都不容易啊。」

羅昊撇撇嘴,他可沒有這種悲天憫人的情懷,見老王走了,又問起了剛才的事:「阿寒,我看你的意思,咱還真要去參與賭球?那可是犯法啊。」

「說什麼呢,我又不缺錢花,怎麼會缺心眼到跑去賺這種不乾不淨的錢?」蘇峰沒好氣的瞪了羅昊一眼。

「那你這是……」羅昊有點糊塗了。

「你沒聽見他說嗎?他們這個比賽的激烈程度遠比普通比賽要高,我看有點誇大其詞,估計還是因為他沒有看過現場的nba,不過我估計,比咱的cba是要強。你想啊,如果我們要去打nba,最差的是什麼?不是技術,是身體對抗啊,想想那些黑人吧,一個個坦克車似地,沒練過的還不直接被撞散架了?」蘇峰這思維一般人還真有點跟不上。

「這倒也是。可是我們怎麼去?找這個紅毛幫忙?我們真去啊,去了可就是犯法啊。」羅昊糾結了。

「過兩天再說吧,其實也沒啥,只要我們不拿錢不就行了?」蘇峰想得倒挺簡單,只不過事情會不會如他所想,那得去了才知道了。

十月底全國高中男子籃球聯賽就要正式開打了,現在已經進入到了緊鑼密鼓的報名階段,陳玄濟組織了幾次訓練之後,最終確定了球隊的十二人大名單。

中鋒,即五號位,兩名,主力史振東,替補曹榮。

大前鋒,即四號位,兩名,主力暫時還是陳沖,替補張煒進,不過也不排除到最後兩人角色互換的可能。

組織後衛,即一號位,兩名,主力隊長高彥龍,替補是新人李凱。

小前鋒和得分後衛,也就是二三號位,分得並不是很詳細,這兩個位置上囤積的人數最多,足足六人,分別是:羅昊,蘇峰,龍承志,趙寶軒,夏禹姚,還有一個名字很牛叉的新人,翟讓。這兩個位置的先發暫定為羅昊和龍承志。

球員確定了,安雅的工作就開始忙碌起來,她得負責登記每個球員的身份信息,還有各項具體數字上報給學校,然後再由學校彙報給市教委,最後一路向上,由主辦方中國中學生體協登記在冊,作為檔案。

原地垂直起跳摸高115cm,助跑136cm,利用這樣完全屬於怪獸級別的數據,羅昊算是打動了安雅的芳心,而蘇峰繼續保持了低調,這兩個數字分別是92cm和101cm,即便是這麼一個摻雜了水分的數字,也讓陳玄奇再次心跳加速了一回,原來這小子不只投籃准,身體素質也挺出色的啊。

對於羅昊和安雅的關係,蘇峰繼續唱衰,因為兩人之間有一個很大的隱患,那就是安雅始終認定了羅昊就是那個在市裡比賽中大放異彩的13號,雖然羅昊一再發誓賭咒,安雅就是不信,有好幾次羅昊都已經很不講義氣的把蘇峰給賣了。

每當這個時候,安雅總是會偏著頭看看一旁靜靜呆著的蘇峰,一臉不信:「就他?不可能,就他那素質,怎麼可能打敗楊曦?」

而羅昊就會滿臉悲憤的大叫:「你們所有人都被他騙了好不好?他的真實數據可不是這樣的。」

可是他越大聲,安雅就越認為他這是託詞,蘇峰也不幫腔,而是找個機會就會悄悄溜走去和古晗玥見面,日子就這樣簡單而平淡的過著。

這段時間陳玄濟也開始物色熱身的對象,今年和往年不同,他的心氣高了,一般的球隊還看不上,總想著找個強隊試試水,可是聯賽開幕在即,市裡的四強球隊對於這時候和十三中這種魚腩球隊熱身,根本全無興趣。碰了好幾個釘子以後,陳玄濟只好去找校長幫忙,再三保證球隊實力已經有了很大提升之後,才由校長出面,幫著聯繫了去年的第五名,市實驗中學。

雖然對手不如預想的那般滿意,但也勉強還在陳玄濟能接受的範圍之內,就這樣,雙方主教練通過電話聯繫,敲定了比賽的日期和場地,10月20日,十三中去實驗中學做客挑戰。


對於這場比賽,陳玄濟看得極重,他好幾次強調,這是十三中鹹魚翻身的第一站,要求球隊一定要拿下,不僅要勝,而且要勝得漂亮,勝得轟動。


將陳玄濟這種極度自我膨脹的表現一絲不漏的看在眼中,蘇峰心中的不滿又開始慢慢積蓄,雖然現在沒有表現出來,但只要有一個合適的契機,恐怕就會如同火山熔岩一般猛烈的爆發出來。

這期間球隊還加入了一個不速之客,庄凝雪,據說她是作為安雅的助理存在的。也不知道小魔蘇峰是怎麼認識安雅,又是如何打動她的,但總而言之,庄凝雪就這樣名正言順的出現在了球隊的日常訓練之中,而隊員們對於這個爆冷力壓安雅佔據校花榜頭名的美蘇峰自然沒有任何抵抗力,往往是被她賣了,還樂呵呵的在一旁幫著數鈔票。

總而言之,庄凝雪在籃球隊混得那是風生水起,如魚得水,比起蘇峰,那是要愜意多了。而蘇峰則是在心底慢慢籌劃著一個計劃,而這個計劃,隨著熱身賽一天天的臨近,也日漸的成形了。

「哥,今天這比賽我們能拿下嗎?」校方臨時調配給籃球隊的中巴校車上,庄凝雪有點緊張兮兮的湊在蘇峰身邊。

「不知道,對實驗中學,我可是一無所知。」對於一支實力在高陽市也只在中上的球隊,蘇峰並沒有什麼深入去了解的興趣,按道理講,拿下應該是全無問題的,但這種話,蘇峰今天絕對是不會說出口的。

「偶像,簽個名吧,我可算找著組織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大,以後我就跟你混了。」兄妹倆正說著話,一個人很不合時宜的湊了過來,而且動作鬼鬼祟祟,搞得神秘兮兮,卻是名字很雷人的翟讓。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大明白?」蘇峰還真是一頭霧水,這個翟讓加進球隊也好多天了,統共也沒和蘇峰說過幾句話,現在突然來這麼一句,也不知道他唱的這是那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