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白小鳳又搖搖頭:“也不是。”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頓了頓,他吐出一口氣,無奈道:“本大爺說的不是東西,其實就是字面意思。”

“額……”

陳老六和陳清南同時懵了。

而皮皮和慧娘則是同時沉默下來。

在場三人一鬼一妖,即便拋開白小鳳不算,以皮皮和慧孃的實力,也絕對算的上同類中的佼佼者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倆清楚的一匹。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有些納悶。重生八零錦繡軍婚

沒有任何邪祟氣息的波動。

但剛剛樹藤就是發動了。

他沒法判斷出到底是什麼邪祟,只能說對方不是個東西。

“看來,這次陳家組團盜墓,盜了個大的呢。”

這是白小鳳心裏的想法。

能掩藏自己的氣息,發動攻擊的,別的不說,光是這掩藏手段,就已經高人一等了。

他擡手拍了拍懵比的陳清南:“帶路,去墓穴。”

陳清南迴過神,忙應了一聲,然後就打算扶着陳老六往前走。

白小鳳從陳清南手中接過了陳老六,讓陳清南獨自在前邊帶路。

沒辦法。

陳老六都這樣了,要是再被樹藤偷襲一次,估計立馬就得歸西了。

他可不想來雲南一趟,回頭就趕去陳家參加陳老六的葬禮。

很快。

前邊帶路的陳清南停了下來,看了看左右,擡手吹了一聲口哨。

等了幾秒鐘。

黑漆漆的山林中,就亮起了三盞燈光,晃動着朝這邊趕來。

“清南!”

來的三人一見到陳清南,立馬激動起來。

白小鳳扶着陳老六走了過去,三人見到他倆,頓時恭敬起來。

陳老六掙扎着脫離了白小鳳,雖然虛弱的一匹,可身爲摸金六爺,在自家孫子輩面前,怎麼也得把爺爺的身份端足了。

“清河他們怎麼樣了?”陳老六問道。

其中一個年級稍微大點的男子迴應道:“暫時沒事,剛纔還和他們聯繫過,不過那墓不管我們用什麼方法,都沒法再開了。”

“你們要是能開,也不用額請白大師過來了。”

陳老六大手一揮,“前方帶路。”

白小鳳跟着陳家子弟往前走了大概兩百多米遠。

藉着燈光,就看到一個寬闊的小土包,突兀的聳立在地面上。

四周還有幾個新土堆,應該是陳家子弟刨出來的墳土。

旁邊還有幾頂紮好的帳篷。

帳篷旁邊燃燒着一堆篝火。

這地方雖然說不是越南叢林深處,但也是人跡罕至的地步了,過境的時候需要低調,可在這裏邊,就真沒啥需要低調的了。

“你們,沒遇到什麼怪事?”白小鳳想到剛纔突兀出現的樹藤,問道。

剛纔那三個陳家子弟同時茫然地搖搖頭。

年紀稍大點男子說道:“沒有啊,真說怪事,那就是這墓了。”

啊咧!

這墓主人到底玩的什麼把戲?

一羣刨他墳,讓他睡nǐ má bì,起來嗨的人,他不收拾。

咋還盯上他們幾個剛來的人了呢?

“過去看看吧。”

白小鳳帶頭朝着墓穴封土堆走去。

重生抄動漫

這封土堆約莫有五米見方的樣子,上邊鋪滿了落葉和枯樹枝,散發着腐朽的味道。

在他們面對着的方向,正好有一個一人多寬的盜洞,只不過此時盜洞上邊的土已經塌陷了下來,將盜洞徹底掩實了。

旁邊的土堆上還能看到léi guǎnhuǒ yào炸過的痕跡,黑漆漆的,詭異的是土堆愣是一點剝落毀壞的痕跡都沒有。

其中一個陳家子弟說道:“這墓忒怪咧,自從塌了後,整個土堆夯實堅硬的跟混凝土一樣,léi guǎn連皮子都破不了。”

陳老六走到白小鳳身邊:“恩公,看出什麼了嗎?”

白小鳳納悶的搖搖頭。

娘希匹的!

簡直邪性了啊,愣是一點氣息都察覺不到。

這完全不科學啊。

他扭頭看向皮皮和慧娘:“有什麼發現嗎?”

話剛出口。

皮皮龍扭動了一下身軀,反問道:“主人,你怕是個傻子吧?”

“……”白小鳳。

皮皮龍甩了甩尾巴:“你都感應不到了,我和慧娘比你實力更低,你問我們,不是脫了褲子放屁麼?”

“有道理。”

白小鳳點點頭,然後看向慧娘:“慧娘,給這瓜皮一坨子。”

砰!

慧娘捏起肉嘟嘟的爪子,一拳頭砸在了皮皮龍的腦袋上。

“……”皮皮龍。

心,好累哦。

鹹魚說幾句實在話,都得捱揍了咩?

這時,陳老六揉了揉褲襠,說道:“清南,扶額過去,我去看看清河他們。”

白小鳳他們跟在陳老六後邊,走到了盜洞旁邊。

陳清南指着盜洞說:“六爺爺,對着盜洞喊就行了,清河哥他們能聽見的。”

“哈?!”

白小鳳聽得一臉懵比。

他發現不了半點邪祟氣息,已經夠不講科學了。

這墓穴,現在咋連物理常識都不講了嘞?

厚實的土一掩埋,埋的深了,甚至連無線電都能屏蔽了。

這尼瑪陳清河他們都被埋在墓穴裏了,通訊還能靠喊了?

陳老六點點頭,對着盜洞喊了起來:“清河,清河,額是你爺爺啊……”

轟隆隆……

話剛出口,整個墓穴突兀的震顫了起來。

白小鳳臉色一變,一把拽着陳老六就往後退,皮皮龍反應也快,搖身變成本尊,龍尾卷着陳清南他們四個就往後退。

砰嚨!

盜洞的位置怦然炸開,泥土翻飛。

一塊石碑,出現在了盜洞的位置。

白小鳳讓陳老六站在原地,然後走向了石碑,上邊有字。

仔細一看,他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石碑上赫然刻着:孫子,我是你爺爺! 墓穴的突然bào zhà,顯然不可能是下邊的陳清河他們乾的。

他們要是有能力玩bào zhà的話,估計早就自個鑽出來了。

且,這麼短時間裏,在石碑上刻這幾個字,陳清河他們顯然也不能辦到。

只能是墓主人乾的了。

可看着石碑上的字,白小鳳真的很不淡定啊。

一句mmp在嘴裏醞釀了很久,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

陳老六他們見白小鳳沒反應,紛紛圍了過來。

一看到石碑上的字,所有人都不好了。

皮皮龍甩了甩尾巴:“啊咧!這傢伙比龍還皮嘞。”

陳老六揉了揉褲襠:“不帶這麼佔額們便宜的吧?這墓主人,到底要弄啥嘞?”

白小鳳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腦殼痛,真的很腦殼痛啊。

這墓主人,皮的簡直一點譜子都沒有了。

完全搞不懂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這時。

石碑下,傳來了喊聲:“六爺爺,是你們,到了嗎?”

聲音,是陳清河的。

白小鳳對陳老六說:“問問他們下邊啥情況。”

陳老六忙貼着石碑喊道:“清河,你們下邊怎麼樣?人沒事吧?”

“沒,都沒事,甚至……還很爽……”下邊,陳清河喊道。

白小鳳一腦門黑線???

弄啥嘞?

陳老六也是茫然問道:“爽個麼子?”

緊跟着,墓穴下,陳清河的聲音傳了上來。

“好,好多小&姐姐,不,不穿衣服的那種……”

“槽!”

陳老六一把狠狠地抓在褲襠上:“老子盜墓咋沒遇到過這樣子的好事?”

白小鳳冷冷一笑:“你要是遇到了,你就活不到現在了。”

頓了頓,他說:“他們在下邊中幻術了,能活活把他們玩死吸乾那種。”

陳老六身軀一顫。

陳清南他們幾個陳家子弟也全都嚇得一愣。

總裁的蜜寵戀人 一個陳家子弟嘟囔着開口:“不,不會吧?清河哥他們被困了快一天了,都還沒事呢。”

“呵呵。”

一旁的皮皮龍嘲諷道:“你見過哪個埋死人的墓穴裏,會有好多不穿衣服的妹紙的?聽不懂我主人的話麼?玩死吸乾那種,一天時間,估計也快了。”

陳老六最先反應過來,忙對着白小鳳一抱拳:“請恩公救救清河他們。”

白小鳳想了想,擡頭問陳清南:“對了,你之前說,挖墓穴的時候,好多人手人腳,那些東西在哪?”

陳清河他們在下邊嗨皮,都是年輕人,一時半會兒也不至於被吸乾玩死。

當務之急還是先搞清下邊的主人家,到底是什麼來路。

倒不是說,墓穴裏的肯定是鬼魂或者殭屍。

陰陽界裏,不乏一些妖怪邪魅爲了墓穴中凝聚的陰煞之氣,玩一出鵲巢鳩佔。

這墓裏的主人家,半點氣息都沒散發出來,完全搞不清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但玩起手段又陰又皮的,不搞清楚對方是什麼東西,指不定還會出啥幺蛾子呢。

既然人手人腳是從墓穴裏挖出來的,那總能沾染到墓主人的氣息吧?

“在那邊的山溝裏,我帶大師過去。”

陳清南當即拿着手電筒帶路。

走了大概五分鐘,白小鳳就看到一條小山溝。

藉着陳清南手裏的電筒燈光,他清晰地看到,山溝裏堆砌着一大堆人手人腳,足足快兩米高的一座小山了。

那些人手人腳堆砌在一起,夜色下,被燈光照着,陰森得讓人後背有些發涼。

這種場面,饒是白小鳳也感覺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但,詭異的是。

那些人手人腳都很新鮮,晶瑩如玉,彷彿被鍍了一層蠟油似的,就好像剛從活人身上砍下來的。

甚至,還散發着一股奇特的香氣,有點像是滷肉香料的味道。

且,白小鳳盯着那些手腳半天,居然依舊沒有察覺出半點氣息。

“嘶~你確定這些都是從墳裏挖出來的?”

皮皮龍他們跟了上來,見到堆砌如山的手腳,皮皮不敢置信地問道。

慧娘則是趴在白小鳳肩膀上:“哎呀呀……好滲人呀,不過……都好香啊。”

而陳老六則臉色難看的厲害,甚至身體都有些發抖了。

這樣的場面,連白小鳳這種專業人士都受不了了,更何況是普通人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