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傳承之門的儀式已經完成,再戰下去也沒啥意思,不過老一輩的高手沒有繼續,小輩的戰鬥卻還在進行,人族依然想要進入古殿之中,蠻族這邊自然不允,不過現在的情況不是阻止儀式,而是阻止蠻族在天才進入傳承之門,雖說已經有不少蠻族進入了傳承之門,但少點蠻族天才進去,得到傳承的機會就越少。

2021 年 2 月 3 日

這不,不止古殿外發生著戰鬥,古殿內也處處是戰場,很多人族天才都趕了過來,而蠻族那邊自然也不甘示弱,蠻族天才同樣不少,特別是在那封閉的宮殿里,人族守著傳承之門不讓任何蠻族進入,蠻族則不斷衝擊,人族進入傳承之門沒用,不如守在外面……

如果有蠻族天才接受了傳承后又從這裡,還可以殺掉,也算是阻止。

除了這邊人族和蠻族的大戰之外,古荒險地的各大軍團也插手,混水摸魚有之,當然也要阻止蠻族的,他們也想要得到天牌的獎勵,總之,現在一片混亂。

「童爺爺……」

就在這個混亂的時候,一道年輕的身影出現童爺爺的身邊,這是一名年輕男子,歲數不過雙十之數,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天然的高傲……

「南宮少爺,你來了,只有你兩個?」

童爺爺驚喜地看著這名男子,而後又看了看男子的背後,原來還跟著另一個男子,表情同樣高傲,卻有點像跟班。

「接到你的通知,我就來了,亦柔現在還在裡面?」叫南宮少爺的男子問道,

「唉,沒想到亦柔這麼衝動,現在已經陷入傳承之門中,雖然進去不會死,可作為人族在裡面卻是什麼都做不了,甚至意識會陷入沉寂,已經過去六天,不吃不喝,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現在我也不求能破壞裡面的傳承,只求能將小姐帶出來。」童爺爺嘆道。

他在外面什麼都做不了,而花亦柔的命運不是他能算的,而且,進入傳承之門后更是徹底切斷了命運之弦,即便是算吉凶他也做不到。

「我們現在就去將亦柔帶出來。」南宮少爺點了點頭,就要前往古殿。

「就你們兩個?」童爺爺忙問道。

「其實只有我一人也足以,蠻族的傳承之門我倒是很有興趣,放心就是,即便我進入傳承之門也休想讓我陷入黑暗,我南宮齊可不是十大門那些阿貓阿狗!」南宮少爺傲然道,後面地名男子聽到這話連波動都沒有,顯然承認南宮少爺的話,他不過只是一個跟班而已,南宮少爺說完又頓了下道:「如果我救出亦柔,關於我與亦柔的事情……」

「我們天機門是不會反對的,關鍵還在於小姐她……」童爺爺道。

「知道了……」

南宮少爺點了點頭,而後帶著身後的男子就幾個虛踏,走向了古殿,瞬間就被蠻族戰士發現,但他沒有出手,而是後面那個男子出了手,只是輕輕一揮,擋在他們前面的蠻族戰士便支離破碎,沒有任何阻礙地進入古殿,而後開始確定方向……

「轟……」

而就在他們剛剛想確定方向的時候,猛然間,在古殿深出迸出了一聲爆破。

轟然而響,整個古殿開始劇烈地搖動了起來,幾乎所有在戰鬥的人都停了下來,甚至有些人還不甚跌到,一個個臉色駭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已經有人拿到了傳承……」

有蠻族驚呼了起來,而後消息就像如風般傳遍了整個古殿,與此同時,古殿外面的高手們也一個個變了臉色,其中蠻族高手的臉色自然是變的驚喜,或者說是期待,期待著他們部落的人能拿到傳承,而不是被其他部落給搶先,不過竟然才6天就拿到了?

「估計古達烈特先祖的考驗不是很難吧。」有蠻族高手暗自道,他們也不知道古達烈特的考驗是什麼,只知道古達烈特肯定在生前制定考驗……

「怎麼會這麼快?」

童爺爺本來安下的心又提了起來,本來有天門的嫡傳弟子南宮齊進去,將花亦柔帶出來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可是現在已經有人接受了傳承,那結果就不好說了。

天知道接受傳承后,古殿會發生什麼變化,會不會來個大爆破?

對於神蠻的手段,童爺爺一樣沒有能力算出來,他能算出的是,蠻族的傳承應該是沒有那麼順利的,甚至是失敗,這是他之前就算到的,可是怎麼會這麼輕鬆就有人拿到?

如果早算到這麼輕鬆就有人拿到傳承,恐怕他也不會這麼輕易讓天才都進入古殿,現在要把天才們叫出來也是不行的,太打擊士氣了,到時候,恐怕都不知道要被裡面的蠻族殺掉多少,能逃出來的也不知道還能剩下多少,輕輕地嘆道:「難道神蠻真不是我能算的?」

「童老……」

這時候也有位人族高手低低地對童爺爺道,是尋問接下來的動作,童老代表天機門,甚至代表天門,即便是十大門也要徵求他的意見,主要還是他的測算能力……

「嗯?那蠻族天才應該還在接受傳承之中,我們還有機會。」童老突然算了下才驚喜地說道,而後這個消息也想辦法傳向了在古殿中的人族天才們!

「還在接受傳承,那就是沒有完成傳承……走,我們去將花亦柔救出來,順便把那個接受傳承的蠻族天才殺掉。」南宮少爺第一時間接到消息,眼中精光一閃,又繼續前進。(未完待續。。) 「怎麼會這麼快的,到底是誰,是誰通過了?」

與此同時,正在傳承之門內部深淵的白奉等人也震驚了,他們也感覺到了剛剛那傳來的劇烈波動,與此同時,他們身邊虛擬的魔族戰兵也的此刻隨著消失,也就是說,有人已經先他們一步達到傳承之門,可是這絕無可能,這考驗有多難,他們清楚的很。。頂.點。小說WWw.23[WX].Com

「媽的,是誰這麼逆天,白奉還是洛莉莎?」

黑塔握著雙錘,憤怒地砸了砸窄道,他們每一個人進入傳承之門后,都會遇到一條與蘇木一樣的窄道,只是都是分開的,相互之間根本就看不到,也不知道每個人的情況,但他們卻知道每個人肯定遇到與他們一樣的考驗。

至少黑塔認為他與白奉和洛莉莎的考驗是一樣的。

「才六天啊,每一關都要對付200個魔兵,我打到了相當於蠻王二階的魔兵就完全打不動,估計之考驗至少也是要打到蠻王九階,可是誰這麼逆天,就算是白奉這個已經達到蠻王巔峰的傢伙,也不可能六天就斬殺200名相當於蠻王九階的存在。」

黑塔的話如果讓最初進來的蘇木聽到的話,一定不會像之前那麼緊張,原來考驗真是看境界等級的,他只有大武師,因此,遇到的也只是「大師級」而已。

而黑塔等三人都是蠻王,遇到的自然也是「王級」的魔兵。

「不,有可能。不然古達烈特神蠻不可能做出這樣的考驗,可是這麼短的時間內,白奉絕無可能,更別說比白奉弱一籌的洛莉莎。」黑塔表情驚疑不定。

與他一樣的,白奉和洛莉莎都很疑惑。

六天時間,洛莉莎也只打到相當於「蠻王」二階的那一關,而白奉,比之洛莉莎和黑塔要強上一些,但也只打到相當於「蠻王」四階的魔兵而已。

「黑塔?洛莉莎?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們。難道是新進來的?」

白奉喃喃自語。不過眉頭卻深皺,部落聖子或聖女實力都相當,沒有強多大的,所以他想不到是什麼人:「難道是四神部或者蠻神殿的人。不。不可能。他們的傳承已經夠多的,根本沒必要來這裡冒險,再說。只有六天,時間也趕不及!」

而這裡的考驗是不能動用任何蠻器的,想了半天,白奉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管怎樣,白奉等蠻族天才都很鬱悶,竟然被人捷足先登,特別是白奉,自信滿滿的他可以說是大受打擊,而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想了半天的這個人是一個人族!

「哈哈,真沒想到,你這後輩竟然有如此天賦,竟然只花了六天就通過,雖然你現在實力還弱,但你的天賦實在是逆天,快點過來接受我的傳承。」

是的,蘇木花了六天,在戰神宮和窄道之間不斷輪迴,戰神第29宮依然沒有打穿,可是窄道卻已經穿,由此可見,戰神宮確實比古達烈特的考驗強很多,在蘇木走到窄道盡頭並推開一道巨門的瞬間,便是外面地動山搖的時候,不過蘇木和花亦柔卻沒有任何感覺。、


他們在意的只是古達烈特的精神念體又發話了。

聽到這話,蘇木已經沒有回頭路,而是向門內踏了進去,花亦柔猶豫了下,也跟著蘇木走進去,她在古達烈特的眼中就是蘇木這個「天才大蠻師」的人族奴僕,奴僕,跟著蘇木進去自然沒有任何問題,在蠻族眼中,奴僕跟物品沒有什麼區別。

「古達烈特先祖……」

出現在蘇木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宮殿,修飾是以古蠻族的風格為主,而兩邊還有兩座偏殿,沒有時間去注意,蘇木的目光只落在大殿正中央的那位高大男子身上。

只見他端坐在一張巨椅之上,整個人卻散發著巨大的威壓,幾乎充滿了整個大殿。


看到這裡,蘇木忍不住心下一驚,難道這位神蠻還沒有死?

也不管他死沒死,蘇木現在必須把自己代入一個蠻族的身份,恭敬地叫了一聲,而後觀察著這個男子,與此同時,花亦柔也捏緊了手中的「刻寶」,隨時準備扔出去……

已經過了六天時間,白奉對她的精神封印早已不在。

「咦?你竟然只有大蠻師九階而已,以大蠻師九階通過考驗?」

聲音從大殿之上的男子傳出來,不過身體卻依然一動沒動的,但是,從他的聲音裡面卻能聽出驚喜:「哈哈,當初我還覺的我的考驗太難,以同個大級別的巔峰之力,對付200個低一小階的天才,且是配合有序的魔兵,難度很大,沒想到你不止辦到,而且你的大蠻師還沒有達到巔峰,天才,真是天才,真是天助我也,後輩,快點過來……」

確實很難,如果只是對付200個低一小階的天才還好,但是從開始打到最後,這期間的消耗非常大,到最後即便靠藥物,身體也很容易垮掉。

只是古達烈特沒有想到,蘇木的戰神宮比他的考驗還難。

「古達烈特先祖,我該怎麼做?」

蘇木微微一愣,暗道:「這個古達烈特神蠻也開心過頭了吧?難道他真是那麼的喜歡提攜後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他怎麼還沒發現我是人族。」

「走過來,靠近我的屍體,再伸出手搭在我的屍體上就可以。」古達烈特彷彿按捺住心中的興奮,仔細地給蘇木解釋:「這樣就可以接受我的傳承,記住,呆會要將你的精神徹底放開,不得有任何抵抗,不然,我的力量太恐怖,會直接把你沖成傻子!」

「是,多謝先祖。」蘇木微微弓身道。

「蘇……」花亦柔也覺的有些不對勁,想要提醒。

「你和小金在這裡等我!」蘇木卻打斷道。

以非常生硬的口氣打斷,彷彿命令,似乎古達烈特真是沒發現自己是人族,說不定在接受傳承的時候他也發現不了,因此,現在不能露出破綻。

花亦柔的擔心他也知道,但他沒有退路,都來到這裡了還退縮不成?

深吸了口氣,蘇木一步步地靠近大殿中的古達烈特屍體,剛剛古達烈特的話確定了那只是一具屍體的事實,不過都過去了不知道多少千年,屍體竟然還有這麼強的威壓,古達烈特生前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存在,總之,他現在已經死了,只剩下精神念體藏於屍體內。

「先祖,得罪了。」

靠近了,蘇木來到了古達烈特的身前,在伸出手之前又恭敬地說了句,而後便將他的手搭在古達烈特屍體的肩膀上,這個動作其實很不敬,一般應該恭恭敬敬地跪下,再將手搭在他的腳盤上才是,但蘇木怎麼可能給這傢伙跪下?

「沒關係,放開你的精神力量……」


古達烈特卻出奇的寬容,聲音依舊帶著驚喜,話音一落,蘇木就感覺一股恐怖的精神力量從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沖了進來,直奔他的識海,而後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就聽古達烈特道:「哈哈,後輩,你這個身體我要了,超過我天賦的身體,我必將成為超越神蠻的存在!」

「先祖,你說什麼?」蘇木大驚,這話有些不對勁。

「很簡單,我將會抹去你的意識,你的身體將被我古達烈特所接收……」

「什麼?你沒死。」

蘇木這下真的是驚駭了,古達烈特竟然是要佔有自己的身體,對這種事情蘇木自然不會陌生,當初醒過來的時候也以為他是穿越奪舍了「阿木」的身體。

「死?我古達烈特是永世不滅的,身體死了,但靈魂卻依然存在,我壓根就沒有什麼精神念體,而是我的靈魂。」古達烈特哈哈大笑道:「傳承?你真以為我會費勁心機在這個偏遠地帶建一個宮殿,等後輩來接受我的饋贈?」

「我封印古殿,並且限制皇級以下者進入,就是生怕其他高手發現我靈魂還活著,我費勁心機動用那種的考驗,就是為了讓最強天賦的後輩成為我新的軀體,本來我還以為古殿開啟后要等好長一段時間,卻不想只有短短六天,你太讓我驚喜了,榮幸吧,後輩。」

蘇木終於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該死的,古達烈特恐怕是古蠻中非常邪惡的存在,他的靈魂竟然還活著,似乎自我封印在體內,只能感覺到氣息,不能視物。

「蘇木……」

在花亦柔的眼中,古達烈體的屍體在不斷消融,而蘇木獃獃地站在那裡,似乎已經開始接受傳承,但是他們的對話卻直接把花亦柔震驚的半死……


就要衝上去營救,甚至要捏碎刻寶……

可是還沒有動作,她就被一股力量給轟飛,直接撞在大殿的石壁上,暈了過去

「好了,該知道的你已經知道了,現在我就抹掉你的意識。」

對於那個女性的人族奴僕,古達烈特壓根就沒在意,轟飛后注意力又落在蘇木身上。

「那個,古達烈特,我還有一事想說。」蘇木突然道,奶奶的,現在先拖延下時間,目光還下意識地看向花亦柔,確定她只是暈過去才安下心來……(未完待續。。) 「嗯?說!」

「我是人族啊,我根本不是蠻族,你還是選擇蠻族的身體比較好。」蘇木道。

「嘎!你說什麼!人族?」

古達烈特本以為蘇木會說出求饒的話,沒想到卻是這麼一句,也沒有等蘇木回應,直接就在蘇木體內轉了一圈,驚喜瞬間變成了驚怒:「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是低賤的人族?」

「可事實上,我就是人族啊!」

蘇木已經聯繫了戰二,得趕緊想辦法才行,而戰二此時也已經給了他指示,有辦法,但是需要一點時間,就繼續拖吧,蘇木拖時間地道:「恐怕古達烈特前輩還不知道現在天行大陸的局勢吧,你口中的偏遠地帶,現在是古荒險地,而人族已經建立了自己的帝國……」

不斷地給古達烈特講故事,與此同時,蘇木感覺那浩瀚無邊的力量還在不斷沖入自己那脆弱地體內,不過,似乎在不斷地改造自己的身體,使之變的更強大。

不管怎樣,只要古達烈特沒有抹掉自己的意識,戰二就有辦法。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低賤的人族奴僕怎麼可能脫出我蠻族的控制,而你,又怎麼可能有超越我的潛力。」古達烈特的好奇心還是不小的,但在聽完了蘇木的故事後卻驚怒交加,難以置信:「該死,奪舍是不可逆的,既然如此,你怎麼說也算是人族之中最天才的存在,只要將你的身體改造成蠻族。我一樣可以成為超越神蠻……」

說完,古達烈特似乎太激動,忘記抹去蘇木的意識,瘋狂地改造蘇木的身體,比之前的改造快上百倍,這個舉動可把蘇木嚇了一跳,自己要是被改造成蠻族,還還在人族怎麼混?

蘇木可不想跑去蠻族混,雖然他沒有民族歧視,但這邊已經有了朋友。

「蘇小子。不要說話。任由他改造,要徹底將你改造成蠻族,至少要半個鐘的時間。」

恰在蘇木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戰二的聲音卻傳了出來。蘇木心中一靜。也就不開口。開口的話說不定人家又記起要把自己意識抹掉的事情來……

而戰二的話顯然表示,他一會兒就可以對古達烈特進行襲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