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然是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了,難道要我們兩人大半夜去找青女峯那些女人?再說了,我可看到出發前虎大給你準備了不少好東西,你別想一人藏着掖着!”說話時東方白便動身離開,顯然是要帶林山找一處地方過夜。

2021 年 6 月 8 日

見東方白御空繼續向南,林山祭出飛劍快步跟上,經過一處山嶺之時,東方白指着前方一處說:“那裏是野狐嶺,我們就在那兒休息一晚吧!”

野狐嶺,位於青女峯的西北方位,距離青女峯的勢力範圍不足百里。林山也想過直接趕到青女峯,但深夜前去拜會終歸有些不妥,便緊跟着東方白,來到野狐嶺中的一處山洞外。

只見東方白站在洞口,伸手從腰間摸出一隻令旗搖了搖,洞口處的枝蔓一散而開,讓出了一條寬闊的路子。

“看來運氣不錯,這麼長時間也沒有人來過此處!”東方白揚眉笑道。

“原來小白哥以前來過這裏,還佈下守護禁制,這倒是方便了。”林山擡眼看了看夜空,此時已是月明星稀,兩人迅速進入洞府。

進入洞府中之後,林山有些意外地看着裏面石桌石凳,心想東方白似乎不止一次來到此處,要不怎麼會連這些物事也準備好了?

“你小子可別亂想!”東方白見林山盯着洞府邊上寬大石牀看,臉上現出一條黑線。

“亂想什麼?小白哥你的牀怎麼這麼大?”林山疑惑地問。

伸手拉着林山,將他按在石凳之上,道:“你沒亂想最好,快點,把虎猿給你準備的好東西統統拿出來!”

“不用這麼着急吧?”林山埋怨一句,伸手摸出一隻儲物袋,袋口一鬆,便取出兩壺酒和一些肉片放在石桌之上。

“不用這麼麻煩,直接分我一半好了!”東方白伸手抓起酒壺喝起來,眼睛卻盯着林山手上儲物袋。

覺得各自帶些在身上也很方便,林山取出一隻空的儲物袋,神識一動便將酒肉一分爲二,拿起其中一份遞到東方白手上。

接過儲物袋,東方白神色一動便探明其中東西,眼睛一瞪,驚訝道:“哇塞!果然如此!”

“什麼果然如此?”林山疑惑道,心想儲物袋中無非是酒肉,有什麼值得驚訝的!

將儲物袋一收,東方白瞪大眼睛道:“我就知道猿二會厚此薄彼!我向他討要好幾次,每次就只給我一壺酒!看看,他給你準備的這麼多,至少是我的一百倍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之前小白哥你一直留在青雲山,隨時都能到洞府去拿,猿二當然不會多準備了!”林山不以爲意地說。

“不一樣……不一樣!那猿二,就是個貌似忠厚的主兒,竟敢厚此薄彼!等下次我見了他,肯定要教訓教訓他!”

覺得東方白很是有趣,林山微微一笑,便生堆火,溫了些酒肉,兩人吃了起來。

兩人滿意地享用着酒肉,林山也藉此機會請教了下東方白提煉靈力法門。

原來之前林山的理解不對,東方白的手段並非是提純靈力,而是同化靈力。按照東方白所說,將丹田之中靈力和血脈之力融合之後,威能奇大。如果說修煉者人人都吸納天地元力的話,被血脈之力同化之後,威力至少能提升一倍!也正因爲此,四大龍使都有着越階戰鬥的實力!

“和血脈之力融合?那豈不是說只有傳承龍使才能修煉了?”林山問道。

東方白搖了搖頭,上下打量林山之後道:“若是血脈強橫,藉助四大龍使的吐息之法,也是能夠修煉靈力同化法門的!你的血脈不弱,只是現在還做不到靈力同化!”

“吐息之法?”林山想起那部‘金龍吐息法訣’,道:“我修煉過蕭兄弟家傳的吐息之法,只是難以承受三息之力,這纔沒有繼續修煉下去。”

“小金龍跟我們說過這事兒!不過你最好還是堅持修煉那吐息法門,雖然修煉過程痛苦,但對你將來境界提升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東方白說。

林山點頭同意:“既然小白哥吩咐了,我自然會堅持修煉,或許將來也能達到靈力同化的境界。”

呼呼啦啦!在兩人說話時,一陣雜亂的聲響從洞外傳來,緊接着便是幾名男子的咒罵之聲……

“孃的!這麼荒涼的地方,竟然還有人設禁制?還好只是初級守護禁制,不然大爺還真要着道兒了!”說話之人聲音粗啞,林山見東方白神色不動,也不着急,便同樣繼續品嚐酒肉,絲毫不理會外面動靜。

嗤嗤!一陣刀劍亂斬之後,洞口的藤蔓禁制被來人破開,來人便闖了進來。

闖入者一共有三人,一名白衣青年,兩名灰衣老者。

“居然有人!”一進洞府便發現林山二人,白衣青年低語道,雙眼盯着東方白,警覺地退後幾步。 看到東方白時,感應到他毫不掩飾的金丹修士的氣息波動,白衣青年心中一驚,習慣性後退,保持安全距離。可是看到林山不過是築基修爲時,他站定身形,臉上警惕的表情也放鬆了幾分。

“閣下是?”白衣青年看着東方白問道。

東方白瞥了眼洞口處三人,拿起酒壺自顧喝着,絲毫沒有要回答對方的意思。

“我們少主和你說話,你是聾子麼?”一名灰衣老者臉色陰毒,向前一步,死死地盯着東方白。也難怪此人有底氣說話,因爲他和身邊的另外一名灰衣老者都是金丹修士,從明面上來看,他們有兩名金丹初期修士,怎麼都是佔優勢的。

“在下是雲明山端木家的人,不知閣下是?”白衣青年有着築基後期頂峯修爲,顯然也是築基修士中的姣姣者。

東方白眉頭微皺,一巴掌拍在身前石桌上,不耐煩地叫道:“哪兒來的蒼蠅,影響大爺在此品嚐美酒!林小子,你認識他們麼?”

“不認識。”林山乾脆利落,打量對面三人一番之後,林山看出他們神色狼狽,似乎是逃到這裏的。

“真不認識?”東方白重複了一遍。

這三人直接闖入林山二人休息洞府之中,林山也對他們沒有好印象,拿起一片烤肉放在口中,道:“真不認識!”

“既然如此,”東方白目光掃視對面三人,目光銳利,如同一柄利劍斬過一般,讓那三人都感到心中發寒,他才緩緩說道:“你們各自留下一條手臂,滾吧!”

“你!”先前說話那名老者又驚又怒,指着東方白的鼻子吼道:“你竟敢對我們少主如此無禮?”

東方白嘴角露出一絲厭惡,不屑地說:“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我數到三,再不走就沒機會了!”

“一!”

“狂妄!”不等東方白數到三,說話那名老者已經噗了上來,手中靈器居然是一柄巨型大環刀!

“小林子,送給你練練手!”東方白說。

林山會意,知道東方白不屑於和普通的金丹修士動手,同時也想指點下自己的實戰能力,便身形一閃之後就出現在那名老者的正前方!

那名老者目光陰冷,頭髮灰白,看到一名築基修士不自量力地想要阻擋自己時先是一愣,然後面色一獰,吼道:“自不量力!是你自己要找死的!”說話時,老者揚起大環刀,直接劈向林山的面門!

林山神色不變,右手一擡,低喝一聲“紫霄!”一抹紫芒閃過之後,他手中便多了一柄紫色寶劍,上面電光繚繞,宛如雷電一般。

眼看着對方大環刀距離自己不過三丈,林山揚起手中寶劍,看似隨手一揮,一道紫芒一閃而過,緊接着便有“砰砰”的兩聲刀劍相交之聲響起。

“這小子,寶劍倒是很特別!”東方白打量着林山手中之物,嘖嘖稱讚道。

手中寶刀被擊中之後,老者身形不能自已地連退兩步,面上全是驚愕之色,警覺地盯着林山,道:“閣下是什麼人?”

“小林子,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宰了他們!”看出林山並未全力,東方白唯恐天下不亂,大聲嚷嚷道。

白衣青年聞言警覺後退,站在兩名灰衣老者身後,顯然是擔心東方白暴起出手。

“你們一起上吧!我不會出手的!”東方白晃晃手中酒壺,悠然地向對面三人說道。

林山心中無語,知道東方白想要看自己的全部實力,可是自己手段衆多,豈能讓他如願?

“閣下說話可算數?”見林山實力不弱,那名老者此時心中忌憚東方白,但聽東方白這麼一說,半信半疑地問道。

“廢話!我堂堂火龍使,怎會說話不算話?”東方白不耐煩地說。

“火龍使?”老者聞言轉身和身後兩人交換眼神,見他們都微微搖頭,顯然都沒有聽過。

“既然閣下不出手,那在下也正好想見識下這位少年的真實實力如何?”警覺地看了眼東方白,老者舉起大環刀再次衝向林山,同時餘光卻關注着東方白的方位,顯然對東方白的話並不相信。

東方白何等實力,早已將老者的動作收入眼中,但自己堂堂傳承龍使,還真不屑於和金丹初期修士動手!

站起身來,東方白說:“其實我和這小子不熟,你們隨便上!”同時身形一動,便出現在洞府深處的石牀之上,一副看戲的模樣。

看到東方白起身的時候,動手的灰衣老者身形一滯,警覺地收手後退幾步,此時看東方白不過是遠遠避開而已,自己先前小心的動作被衆人看在眼中,顯然是被當做膽小如鼠了!感覺到臉上滾燙的,老者握緊手中寶刀,再度衝了上來。

林山進入築基修士之後,還沒什麼機會和金丹修士交手,現在也剛好想衡量下自己的實力,丹田中靈力滾滾而出,自手臂經脈沒入寶劍之中。

“受死吧!”老者原本不想全力出手的,但先前躲避行爲讓自己臉上無光,心中一橫,直接用了自己最擅長刀訣!

“少主,那小子死定了,周師兄用的可是萬象刀訣,刀法霸道無比,就算屬下對上,也只能望風而逃!”見白衣青年盯着場上動靜,另外一名灰衣老者陰森地解釋道。

林山心中一動,原本他向逐步展示實力,這樣有助於實戰時最大程度節約靈力,可不想對方突然發難,一動手刀勢便厚重如下,讓自己身形都有些遲滯!

“風雷乍現!”林山低喝一聲,瞬間風雷之力齊至,手中寶劍靈光一閃,發出錚錚劍鳴聲。

單手一揮,一道劍芒激射而出,直接斬向對面老者手上寶刀!

感應到林山劍芒的鋒銳之意,老者面色一喜,自己這套刀法以厚重爲主,最爲剋制林山這般的劍道法訣,想到此處,手上寶刀猛地砍下去……

“嚓嚓!”

一陣金屬碎裂聲響起,如同什麼寶物破碎一般。

林山眉毛一揚,看着自己揮出劍芒居然被對方一斬而滅,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看林山有些發愣的樣子,老者面色一擰,手中寶刀餘勢不減,直接砍向林山的頭顱。

噌!

眼看大環刀就在眼前,林山身形溜溜一轉,低語道:“風雷遁!”

風雷遁乃是風雷劍法中三層中記載法訣,也是林山在進入築基期,從新得到的法訣中領悟而出。原本他便以身法見長,修煉此訣之後,身法之快,更是如魚得水!

“哈哈!”老者狂笑一聲,寶刀所過,林山神色呆滯,頭顱被一分爲二!


可不過呼吸功夫,老者狂笑戛然而止,難以置信地看着身側數丈之外的林山緩緩現出身形!

“居然藉助符籙逃命,果然有兩下子!”老者完全沒看出林山如何逃出自己一刀之威,只能朝符籙的方向去想了。

“這便是閣下最強一招麼?”林山眉毛一揚,不以爲意地問道。

老者聞言臉色鐵青,沒想到全力一擊,居然連一名築基修士都沒殺掉。這般情形被少主看在眼裏,想必即便成功逃回家族中,也不會再得到重用了!

“我就不信你還能躲開!”老者面目猙獰,舉刀便衝向林山。

“力劈青山!沒想到周師兄居然悟出了這招!”白衣青年身旁老者喃喃自語,目光微微閃爍,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什麼。

感到身形變得遲滯起來,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林山知道若是被對方這一刀擊中,自己絕對不好受!可是自己以速度見長,對方卻功法厚重,可以說功法上就非常剋制他。

“青蓮斬!”林山身形一動,突然一分爲二,相隔一丈距離,兩名“林山”一般無二地站着。

動手老者目光一凝,感應着兩名“林山”身上一般無二的氣息,心中猶豫,不知該向那個出手!

東方白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緊緊地盯着兩名“林山”,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絲毫不在乎衆人的看法,林山劍訣一引,手中寶劍上劍芒呼嘯而出,源源不斷地斬向對面老者。

“錚錚!”

動手老者心中一喜,心想:“此子天賦絕倫,可惜戰鬥經驗差了!要知道兩名分身一出手,他只要感應下劍芒中威能就知道那個是真身了!”

東方白也搖頭嘆息,顯然覺得林山這般動手無異於自我暴露!

“噗嗤!”老者手中寶刀一顫,雙眼一亮,心道:“這道劍芒足有築基後期威能,此人便是真身無疑!”身形一動,毫不停留起欺身上前!

“噗嗤!”又是一道劍芒,不同於前一道劍芒,這道劍芒是另一名“林山”施展出來的。原本老者已經認定這個是假的,若不是習慣性抵擋一下,只怕要直接將假“林山”施展劍芒忽略掉了!

“怎麼可能!”老者又驚又怒,感應到寶刀震顫不已,手上都有些發麻!

老者目光左右移動,恨恨地吼道:“怎麼可能威能一樣?!你到底是什麼人?” 林山也不答話,腳下一動,下一刻便出現在老者跟前,手中紫霄電芒吞吐,指着老者的脖頸處。這正是林山藉助風雷遁法,趁老者心神失守之時將他制住。


被一名築基修士擊敗,老者目眥欲裂,卻有不敢動分毫,深怕林山一怒之下斬了他的頭顱!

啪啪!東方白拍手鼓掌,調笑到:“堂堂金丹修士,連我這名不成器的弟子都勝不過,我若是你,就一頭撞牆自裁好了!”

“你!”老者正欲發作,感受脖頸處傳來的絲絲寒意,如墜冰窟,只能緊緊閉上嘴巴,不敢說話。

“周師兄!”另外一名老者面色緊張起來,並且有意無意地將目光放在那人手中大環刀上。

周姓老者目光閃動,定了定神後賠笑道:“我們只是路徑此地,並無惡意,還請兩位道友見諒,放過老朽一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