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沐沐解說的時候,現場觀衆早就在對照着觀察大屏幕上的四份答案,計算他們的對錯。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在近兩萬人的見證下,杜文龍的十一個答案全對,率先進入決賽,而皇老先生的十個答案也是全對,同樣進入決賽。

他們兩人的答題數本就排在二、三位,進入決賽毫無爭議。

不過,現場出現了一個令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變故,那就是陳沖的答案中,有幾個答案不在沐沐公佈的範圍之內!而他的最終成績,將決定他與李生輝誰會拿到最後一個晉級名額!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陳沖。

被萬衆矚目,陳沖卻是理也不理,他看着答題板上那些錯誤答案,眉頭皺得很緊。他不記得自己有寫過這些文字,比如什麼雞蛋與蘋果、雞蛋與韭菜、雞蛋與番茄、雞蛋與黃瓜等等..

而且奇怪的是,這些組合屬於常見的食材搭配,完全沒有問題,傻子纔會這樣寫!

擡頭看向前方的銀盤,工作人員恰好蓋上了蓋子,看不見裏面的雞蛋。如此一來,他也沒辦法再次使用‘精準辨識術’相互對照。

陳沖第一次有些慌了。

場間莫名陷入安靜,連主持人也突然沒了聲音,似乎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一個有能力爭奪廚神的人,爲什麼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啊。

“咳咳,收到後臺的最新統計,陳沖大師給出的十四個答案中,錯了..”

“等一下!”

還不待劉華說話,下方賽場中央忽然想起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衆人循聲一看,正是來自美食城的李生輝大師。

“李生輝大師,你有什麼問題嗎?”劉華急問。

李生輝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微微仰頭,緩緩掃視全場,最後將目光在陳沖身上停留片刻,接着離開。

“唉,我最近總感覺心臟出了問題,怕是年紀大了,所以我決定,放棄比賽!”

譁!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譁然,誰能料到這第二輪的最後時刻,竟是出現了這般多的變化?先是最被人驚歎的陳沖寫錯答案,再到李生輝連結果都不願意等,直接選擇退賽!

這..誰能想到?

“李生輝!你在幹什麼!”看臺上,趙小康額頭青筋蠕動,氣得大聲咆哮。

他之前算得清清楚楚,陳沖一共錯了五道題。換句話說,他答對的數量與李生輝答對的數量相同,都是九個!

靈獸寵物店 而只要有人抓住陳沖寫錯的那五個答案不放,說他爲了晉級,不顧職業道德,胡亂充數,那麼李生輝晉級的機率必然更大!

但現在..

李生輝對於趙小康的聲音置若罔聞,也沒有再看場間任何人,直接轉身離開。並在離開時,順勢擦掉了答題板上的答案。

望着那道不算高大又略顯蒼老的孤獨背影,陳沖似乎明白了什麼..

“可是..他爲什麼要這麼做呢..”

陳沖心中似暖非暖,似愁非愁,百感交集。 李生輝的突然退賽預示着其他三人成功晉級,也給今日漫長的比賽畫上了句號。但,並不完美,總讓人覺得有種虎頭蛇尾的感覺。甚至,許多人都在抱怨,既然李生輝要選擇退賽,何不早點退賽,非要將比賽拖到最後一秒才退賽,這不是存心戲弄大家麼?

所以,隨着李生輝的離開,他的名聲也受到了不小的抨擊,算得上是人財兩空吧。

“這傢伙..”李胖子嘀嘀咕咕一句,卻沒有把話說完,眼神有着幾分複雜之色。

他們這羣人是最關心陳沖成績的人,對正確答案的數量肯定是心知肚明。

“哼,什麼這傢伙那傢伙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李香哼哼唧唧,一臉不屑。

見狀,其他人只能乾笑兩聲,將此事揭過。 都市透視醫仙 不過,陳沖已然晉級,那麼他們關心的重點自然是明日的廚神決賽。



賽場中,杜文龍看着李生輝離開的方向,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對他來說,李生輝的目的實在是太明顯,無非就是確保美食街能夠毫無阻礙的進入決賽。

“都過了這麼多年,還是對美食街存在愧疚之情麼,也罷,既然你如此念舊,那我就把美食街最後一絲翻身的機會也徹底摧毀好了..”杜文龍喃喃自語,然後看向另一邊陷入沉思的陳沖,嘴角緩緩勾出一抹意味莫名的冷笑。



趙小康此時近乎是怒極攻心,氣得面紅脖子粗,抓在手裏的手機嘎吱作響,彷彿隨時可能捏碎。

這也難怪,從第七屆廚神大賽開始的第一天,他所有針對美食街的計劃都宣告失敗,助手失蹤,安插在李氏集團董事會的暗子也聯繫不上,可謂諸事不順。

好不容易抓到一個絕佳的機會準備用輿論圍堵美食街的時候,美食街裏面卻冒出一個‘聰明人’反倒是把美食城推到了風口浪尖。

他剛纔看了一下那些帖子的回覆,卻發現很多人在‘主動’幫着美食城辯解,無腦支持,而那些辯解的詞句之粗糙,完全禁不起推敲,結果遭到更多人的鄙視與謾罵,都說美食城請了一幫沒腦子的水軍強行洗地,還越洗越髒。

毫無疑問,那些‘支持者’根本就不是美食城安排的,也不是工作室安排的,因爲工作室只是收錢辦事,不會操心多餘的事。

原本,趙小康快要氣得發瘋,正絞盡腦汁思考如何擺脫困局時,比賽結束了..

更讓他喜不自勝的是,如果不出意外,美食城將獲得兩個決賽名額!

這是什麼概念?

整個龍江數以幾十萬計的廚師都想要獲得這個名額卻無法得償所願,而如今呢,這讓人擠破腦袋,極其眼紅的三個名額中,竟有兩個花落美食城!

這是何等的榮耀?即便杜文龍與李生輝最終誰也沒能獲得廚神稱號,但能出現在決賽中,也足以證明美食城的整體實力之強橫,底蘊之雄厚。

有了這樣可怕的底氣,他趙小康就算整天坐在辦公室打地主,美食城也能自然而然的成爲大學城當之無愧的美食龍頭,無人可以撼動!而美食街也就沒了競爭能力,覆滅指日可待。

在這樣的情況下,網上這點風浪又算得了什麼?大不了熬到兇手被抓住的時候,大家自然不會在談論這件事。

不過,這個即將預見的局面隨着李生輝的退賽而宣告破裂,甚至讓決賽的走向,變得不可捉摸。

陳沖代表美食街,杜文龍代表美食城,兩者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處在同一個水平的。因此,就算陳沖拿個第三名,美食城的名氣也會水漲船高,更何況,他們已經拿一個團隊賽的冠軍了。

簡單來說,沒有進入決賽的美食街,就像一隻螞蟻,而美食城,則像一隻大象。無論螞蟻做出何等驚人的大事,也還是螞蟻,無人會注意到它。

可如今呢?這隻螞蟻的體積已經長到和大象一般無二,想藏都藏不了,如此形勢之下,它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人心,甚至是威脅大象的生死。

趙小康現在完全拿不準兩者正面碰撞之後,誰會最終存活下來。

他怕了..

“李生輝,你個吃裏扒外的王八蛋!”趙小康在心裏不斷咒罵,恨不得像趕走張氏兄弟那樣,趕走李生輝。

嗡嗡..

恰在此時,那個快要被捏碎屏幕的手機忽然震動了兩下,趙小康下意識拿起來一看,那縈繞在眉宇之間的怒色忽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則是逐漸暈開的喜色。



賽場上,陳沖並沒有太把李生輝的事情放在心裏,反正如果規則並沒有要求選手不能寫錯答案,只要最終的正確答案數量夠就行。

他數了一下答題板上的正確答案,與李生輝的答案數量相同,大不了進入加賽環節就行了,反正有‘精準辨識術’,他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唯一讓他想不明白的是,答題板上那些錯誤的答案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確定之前那些位置寫的答案全是正確的。

說句不要臉的話,照着抄還能抄錯,這完全沒道理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兩天一些零零碎碎的反常事件肯定存在一些聯繫..”他拿起答題板反覆觀察,確定這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答題板,應該裝不了什麼改變字跡的黑科技纔是。

“第七屆廚神大賽,廚神爭霸賽第二輪比賽結束,進入決賽的是來自美食城的杜文龍大師,龍江美食界傳奇,皇嶽行老先生,以及美..咳咳..以及陳沖大師。”劉華在解說席上宣佈決賽名單,可說到陳沖的時候,忽然有工作人員遞給他一個小紙條,而當他看完內容之後,直接跳過了陳沖的基本信息。

正在研究答題板的陳沖被這一幕吸引,實在想不明白爲什麼主持人會出現這種失誤,明明這是對美食街很好的一個宣傳。

與此同時,正在散場的觀衆們爆發出一陣竊竊私語,他們交頭接耳之後,紛紛看向陳沖。

陳沖被上萬道目光看得有些發毛,環顧一圈之後才發現那些看向自己的觀衆大部分正拿着手機,手機屏幕似乎還亮着。

“陳沖,門口等你。”看臺上傳來李香的聲音,陳沖順勢一看,正好看見李香帶着李胖子等人走進散場通道,那背影,似有些落荒而逃之感。

他深吸口氣,盯着那些目光跟隨工作人員立場,待到進入入場通道之後,才趕緊拿出手機。

手機在比賽開始之前已經被設置成了靜音,而屏幕上除了一些未讀的吃貨羣消息外,還有一條時事新聞。

時間正是幾分鐘前。

他滑動解鎖,點開新聞,只有幾句話。

【幾分鐘前,有網友向我們發了一段視頻,並標註視頻拍攝於一分鐘前,內容是美食街附近東城路發現半具血淋淋的殘屍。收到消息後,記者立刻趕往事發現場,最新情況會跟進報道。】

“臥槽。”

陳沖下意識碎了一句,立刻明白了劉華爲什麼沒有介紹自己的基本信息,原來是不想在數萬人面前提到‘美食街’三個字,避免引起不要的麻煩。

殘屍..

陳沖的心情異常沉重,東城路就是前兩次發生殺人未遂的那條街,如今再出現一具殘屍,完全就是給美食街雪上加霜!

不,也許比雪上加霜還要嚴重,因爲這是實實在在的死人了,並且‘殘屍’這兩個字太過驚悚,只要是人,就會感到恐懼。

“大事不妙啊..”

陳沖嗅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趕緊朝出口走去,與李香等人匯合。



美食街物業管理中心會議室。

“大家都來了的話,趕緊坐下吧。”一名穿着安保制服的中年人招呼着魚貫而入的管理們入座,然後將手中的一沓資料分給衆人。

“隊長,這是啥啊。”一名物業管理還沒開始查看內容,就開口問道。

中年人一手拿起資料,一手點了點資料上的內容,道:“這是剛纔集團公司李董叫人緊急傳真過來的資料。上面的內容大概是讓我們按照資料上的格式與內容成套打印,分發給美食街的所有商戶,以及張貼在進出口附近顯眼的地方,同時安排人手,執行上面的內容。”

“我看看。”另一名物業管理開始細看資料上的內容,“因特殊原因..美食街從今日起,營業時間更改爲早上十點至下午六點..違者..罰款或接觸合同..如果營業時間超出規定時間..出現的任何突發狀況將直接承擔後果..這是啥意思啊,我咋沒看懂?”

“意思很簡單,因爲最近美食街附近接二連三出現危險事故,所以附近警察局爲了保證附近居民的安全,要求美食街在近段時間內,不得長時間營業吸引顧客,避免出現人員傷亡事故。”中年人嘆了口氣,“唉,咱們美食街這次真是躺着也中槍啊。”

“那這到底是李董事長的意思,還是警察局那邊的意思?”有人問道。

“重要嗎?在危險面前,沒人敢承擔風險,我估計就算沒有警察局的通告,李董事長也會做出相應的改變。”中年人揮了揮手,“好了,資料我已經讓人複印好了,稍後大家就把這些資料送到每個餐館老闆手上以及四處張貼,務必讓所有人都提前知曉。”

“可是,那些老闆會同意嗎?”

“不同意也沒辦法啊,這可不光是客人的安全,他們自己同樣如此。你們好好解釋,我相信大家會理解的。希望咱們美食街能度過這次難關吧,否則的話,咱們就再也無法共事了。”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保安隊長又嘆了口氣,也不多說,自己率先抱起一摞資料就往外走,以身作則。

其他人見狀,也只好行動起來,畢竟這件事也和他們自身的安全有關,誰也不想在天黑時,還在四處張貼傳單,那樣着實太驚悚了。

……

美食江湖吃貨一羣。

“管理員張萌:@全體成員,大家看到新聞了嗎?”

“9級吃貨沈峯:唉,看到了,這對美食街來說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消息,死人了啊!”

“1級吃貨斷箭:新聞內容可信嗎?殘屍..太誇張了吧。”

“9級吃貨雷蒙:是真的,剛纔我和幾個室友專門跑去看了眼,那裏現在全是警察,現場也被封了,各種警燈閃得眼睛發疼。”

“管理員林甜甜:我好難過啊【大哭】,明明大家今天這麼努力的打贏了反擊戰,結果前腳剛走,後腳就出事。5555..”

“9級吃貨劉洋:唉,誰說不是呢。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爲同一個目標努力..”

“9級吃貨沈峯:@周飛,你也說句話吧,畢竟是你締造了今天這場漂亮的反擊戰,打擊挺大的吧..”

“管理員周飛:我現在除了苦笑之外,也只能苦笑了【無奈】”

“2級吃貨李明明:@周飛,你那麼聰明,再想想辦法唄,不能讓大家的汗水白流啊!【煩躁】”

“管理員周飛:說實話,面對這種事情,我實在想不出任何辦法,如果有,就是儘量讓美食街保持安靜,越安靜越好,淡出衆人的視線..”

“9級吃貨沈峯:淡出視線..難啊..”

“9級吃貨劉洋:是啊,難啊!別說外人了,換做我這個對美食街充滿信心,對陳老闆充滿信心的忠實鐵粉,也在聽到‘碎屍’兩個字的時候嚇了一跳。這已經不是美食街的事了,而是整個龍江的大事..”

“管理員楚瀾:行了,大家也不用糾結了。【圖片】”

“9級吃貨沈峯:這是啥?”

“管理員楚瀾:這是我們學校的最新通知,從現在開始,學校的後門暫時關閉,所有學生一律不得進出美食街,也不得深夜外出,如有違反,將影響畢業證的發放..”

“管理員張萌:好了,暫時這樣吧,我得去食堂打飯了。5555..”

“管理員楚瀾:【煩】【煩】【煩】,突然很想念陳老闆..”

“管理員林甜甜:爲什麼?”

“管理員楚瀾:不知道,總感覺有他在的話,美食街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

“管理員王雄心:你..迷之崇拜啊。 最爽新人生 不過我也是這麼認爲的,畢竟他可是罪惡終結者..”

“9級吃貨雷蒙:爲美食街祈禱..”

……

美食街,美食江湖。

“笨貓!你給老孃滾出去幹活,沒有收穫不準回來偷吃!!”

半開着門的餐館內傳出藍冰冰的嬌喝,緊接着,體態臃腫的黑貓被蠻橫的扔了出來,在地上翻了幾圈後,趕緊驚慌失措的掙扎起身,然後屁顛屁顛的朝東城街跑去。即便如此,它仍然把嘴裏的一塊肥肉咬得死死的,沒有在衝突中讓其掉落。

不過,黑貓快哭了,因爲那個最疼它的人居然在看了一眼手機後,第一次惡狠狠的兇它! 一具殘屍,四面楚歌,八方雷動!

傍晚七點過,陳沖等人彙集在酒店餐廳的包房內,一個個拿着手機,不斷刷新有關‘殘屍事件’的最新報道。

“真是天要亡我美食街啊。”李胖子平時是個很能吃的人,但此刻,面對滿滿一桌的美食,卻連筷子都懶得動一下。

“李香,你爺爺那邊怎麼說?”秋童問道。

“他收到警察的通知後,第一時間安排美食街的物業人員對所有商戶以及客人進行了安全通知。”

李香細眉緊蹙,手指在手機屏幕上有一下每一下的滑動着,“我剛纔打電話問過保安隊長,他說通知發出後,雖然商戶們都表現得非常無奈,卻也沒有逆勢而行,都在抓緊結束營業。至於那些客人,大部分抱怨幾句之後也就算了,根據最新消息,這個時間點,美食街已經徹底空了。”

話音落下,李香拿着筷子在桌上的食物中晃了晃,結果怎麼也選不到自己心儀的食物,然後‘啪’的一聲將筷子拍在晚上,咬牙切齒的繼續說道:“而且我聽爺爺說,董事會那邊好像有新動作,具體什麼事,還要等到明天開會才知道。爺爺估計,絕對不是好事。真是一羣見利忘義的老傢伙。”

“丫頭,你別生氣,都是人之常情。”白阿姨輕輕的揉了揉李香的腦袋,“如今美食街的局面可謂糟糕透頂,那些活成人精的董事們肯定要趨吉避凶,讓各自的損失降到最低點的。”

“道理我都懂,但是..”李香想反駁兩句卻找不到合理的說辭,當下只能嘆了口氣,繼續刷新聞。

“陳沖,你羣裏的那些小傢伙說的是真的嗎?”周查理突然問道。

“是真的。”陳沖點點頭,用筷子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裏細嚼慢嚥,肉很嫩,很有嚼勁,藏在肉紋中的肉汁在牙齒的擠壓下,紛紛往外擴散,肉香與醬汁在口腔裏肆虐,非常美味。

不得不說,此時此刻,也只有他能靜下心來品嚐美食了。

“看來事情比想象中還嚴重啊。”周查理搖了搖頭。

“那可不,如果不嚴重,龍師大會直接把後門封了,還嚴令禁止學生不得隨意進出美食街嗎。”胡二胖子說道:“美食街明天也肯定沒啥生意,要是我,乾脆關門休息,出去旅遊散散心。”

“那萬一你前腳剛走,後腳就把兇手給抓住了呢?”李胖子反問。

“這..”胡二胖子愣了兩秒哼哼道:“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好咯,唉。”

一聲嘆息,瞬間讓氣氛安靜了下來。

“來了!”突然,周查理怪叫一聲。

衆人立刻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麼,趕緊各自滑動手機,界面彈出一條關於‘殘屍’的最新消息。

忠犬受的養成攻略 【驚悚!大學城美食街東城路‘殘屍事件’後續報道..】

點擊查看。

【記者剛剛從現場發來的報道,當地時間五點五十六分,一名男子路過東城路時,被路邊花壇中的一堆雜物吸引,好奇之下上前查看,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原來那堆雜物,是一具衣服染血,軀體變形,缺了雙臂的殘屍。

該男子第一時間報警,之後纔給本報記者提供了最新消息。

目前,警方已經完全封鎖了案發現場,而具記者瞭解到,屍體應該是名中年或者老年男性,短髮,由於面部被刻意破壞,無法分辨樣貌。

根據法醫初步判斷,屍體的死亡時間至少在二十四小時以上,身體僵硬,背部發脹,帶有明顯的屍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