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他知道凌非雪對他亦如他對她那般的時候,他的心既喜悅,又痛苦。喜悅的是凌非雪勇敢地表達了自己的愛意,痛苦的是他們卻不能在一起。

2021 年 1 月 10 日

就算在一起,也只能有夫妻之名,不能有夫妻之實。


讓他心愛的人守一輩子的活寡,他寧願將她推給別人。

與其這樣痛苦,還不如讓兩人分開。

非雪,你是那樣的美好,我多麼想要擁有你,可是我不能那樣自私。

對不起!

凌非雪又使用了一顆易容丹,變幻成一個陌生的人的模樣。如果讓傲蒼雲發現她偷偷混進東宮的話,不知道他的表情會是什麼樣的?

她不敢在東宮裡使用靈力,否則被傲蒼雲發現,那可就糟了。

一路避開守衛,她小心翼翼地爬上暗處的屋檐,正好看見傲蒼雲靜靜地佇立在院子中。

月光傾瀉在他的身上,時光彷彿停滯了一般。

凌非雪看著傲蒼雲,不由得痴了。

他給她的感覺一向都是如風一樣,很少有這般安靜的時候。

「哎呦!」

凌非雪一個不穩,徑直跌到在屋檐下,摔了個四腳朝天。媽呀,怎麼這麼倒霉!

糟了,傲蒼雲要出來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傲蒼雲高大的身影已經壓了過來。

她背對著他,不敢轉身,心猛然非常的快。

「轉過身來。」傲蒼雲冷哼一聲,負手而立。

凌非雪嚇得大氣也不敢出,雙眼往上一番,裝作在夢遊。

她的動作異常的僵硬,緩慢地轉身,一搖一晃地朝著傲蒼雲走去。

傲蒼雲的心中黯然,原來不是她!

是一個正在夢遊的宮女!

傲蒼雲吩咐影衛將凌非雪交到管事房去,等候發落。凌非雪心中暗暗罵著傲蒼雲,這不是把她往火坑裡推嘛。

趁著管事不注意,她一溜煙逃離了管事房。

「嚇死我了!」又換回廚娘身份的凌非雪,撫摸著胸口,大口地喘著氣。

她何時落到如此的境地了,竟然還要偷偷摸摸地去傲蒼雲。

因為愛嗎?

不過這樣感覺挺刺激的,反正他沒有認出她,她不介意多去幾次的。

也許是傲蒼雲有了防備,凌非雪又偷偷去了幾次,都沒有發現傲蒼雲的影子。

奇怪,難道是他知道了什麼?

撲空了幾天之後,凌非雪決心改變策略,她就不信了,找不到傲蒼雲。

就當她想要改變策略的時候,管事太監卻是找到她,讓她收拾一下,趕緊跟著太子殿下的車隊出發。

原來,傲蒼雲代表著傲蒼皇室準備南巡,聯絡地方的歸屬感,正準備出發呢。

原本輪不到凌非雪前去的,可是傲蒼雲指定要新來的廚娘一同前行,管事太監這才急匆匆地找到凌非雪,讓她趕緊出發。

凌非雪心裡高興極了,這可不是天助她也嗎?

她趕忙收拾好東西,在眾廚娘嫉妒得能殺死人的眼光中,開心地離去。

原本以為能和傲蒼雲近距離接觸,到了車隊她才發現,她想多了!

「什麼嘛,不就是去南巡嗎?至於搞得這樣隆重嗎?」凌非雪鬱悶了。

她的馬車離傲蒼雲的馬車至少有上百米遠,根本靠近不了他。即使是吃飯的時間,也是做好飯之後,專門有人送過去的。

哎,心瑤說的,默默喜歡一個人,原來是這樣的難啊!

傲蒼雲如同往常一樣,品嘗著凌非雪做的美食。每次吃這些食物,他就會想起凌非雪做的飯菜,胃口特別的好。

他也有一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做出異曲同工之妙的飯菜。

聽管事太監說是新來的廚娘,他倒是對這個新來的廚娘好奇了。

「來人。」

傲蒼雲低吟一聲,身邊的太監立刻走上前來。

「去把做著飯菜的廚娘叫來。」傲蒼雲淡淡地說道。

很快,凌非雪就被管事太監帶來,她低著頭,聽候傲蒼雲的發落。

難道是飯菜做的不合胃口?

還是說,他已經看出了什麼了?

凌非雪心裡暗自打起了鼓,希望是前者。

「你抬起頭來。」

傲蒼雲看眼前這位低著頭的廚娘的身影,像極了那他遇見的夢遊女,心中有所懷疑。

凌非雪輕輕地抬起頭,深邃的雙眸對上他的瞳孔,似有千言萬語想要說,可是卻說不出來。

傲蒼雲只覺得這個眼眸太熟悉了,可是臉龐卻是那樣的陌生。

她也有一雙如此有神的眼睛。

「飯菜可是不合殿下胃口?」凌非雪淡然地問道。

她一點都不驚慌,甚至言語中還帶著喜悅。因為她終於近距離接觸到了傲蒼雲,只要能這樣看著他,就好了。

「不是,只是覺得味道有一些熟悉罷了。」傲蒼雲的眼眸暗淡了下來。

不是她!

他落寞的神情全數被凌非雪看在眼裡,他應該是喜歡自己的吧?可是為什麼那天,他卻如此狠心拒絕了她呢?

「你先下去吧。」傲蒼雲淡淡地開口。

待凌非雪走後,傲蒼雲對著身邊的太監耳語幾句,太監便去傳達命令了。

當太監傳達了傲蒼雲的命令之後,凌非雪愣在原地。

「為什麼?」

她不理解,明明吃得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說不要她做飯了呢?

難道被他識破了?

可是若是看穿了她,為何不當眾揭穿她的身份呢?

傲蒼雲,你的心還真的是很難琢磨啊。

與凌非雪同行的還有幾名廚娘,見凌非雪暫時被開除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

凌非雪一下台,她們就有機會了。每個人都拼足了勁兒,變著花樣給傲蒼雲做新鮮的飯菜。

當然,這些飯菜傲蒼雲動都沒有動,全部命人倒掉了。

凌非雪鬱悶地坐在馬車裡,搞不清楚傲蒼雲心裡想的到底是什麼?

到底要鬧哪樣嘛?

聽說他還有傷在身,也不知道傷在哪裡了,疼不疼?


自己隔著這麼遠,又不能使用靈力,真的是好苦惱啊。

… 車隊經過傲蒼國的第二大城市,將在這裡停留一天,感受這裡的風土人情。

凌非雪自然也不例外,徵得同意之後,徑直出了驛站,去街上轉轉了。

當她經過一座高大樓宇的時候,她總覺得這座樓非常的熟悉。

「天香樓?」

看著門口站著鶯鶯燕燕,賣笑聲傳到她的耳朵中。這個地方和上次拍賣她的地方好像啊,不行她得進去看看去。

剛想要進去,卻是被人攔住了。

「這位姑娘,這裡可不是隨便人都能來的地方哦。」一位彪型大漢攔住了她。

「我也是給銀子的。」凌非雪說罷,便將橙光師兄給她的零用錢一咕嚕地給倒了出來。

「想要找樂子,去對面那家。」一個體態豐滿的女子捂著嘴嘲笑道。

一個姑娘家,也來逛青-樓?

凌非雪無奈,只能灰溜溜地離開天香樓,來到天香樓對面那家的樓宇。

「天風樓。」

這名字倒是不錯,比那天香樓高雅多了,只是生意好像比天香樓冷清多了啊。

她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這一次,倒是沒有人來攔著她了。

與天香樓的高調相比,這天風樓卻是冷冷清清,更讓她奇怪的是,老︶鴇竟然還是一個打扮得和女人一樣的男人。

這讓凌非雪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稀客,稀客啊!」老︶鴇扭著小腰,對朝著凌非雪撲了過來。

凌非雪下意識地避開,疑惑地看著老︶鴇。

「這裡是什麼地方?」凌非雪好奇地問道。

老︶鴇臉上的笑容一僵,看來他天風樓沉寂太久了,已經沒有人記得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當然是找樂子的地方咯。」老︶鴇會心一笑,拿著花名冊就給凌非雪挑選起來了。

「姑娘喜歡什麼口味的啊?我這有菠蘿,蜜桃,楊梅,都是上好的極品啊,您看喜歡哪一個?」

敢情兒這裡還是一個有吃的地方啊,那正是太好了,正好她肚子餓了,順帶在這裡吃飯吧。

「那就隨便來個菠蘿吧。」凌非雪附和道。


菠蘿是什麼東西,她怎麼從來都沒有聽過啊?看起來應該很好吃的樣子。

凌非雪點完「菜」之後,被領到一個包廂,乾等著。

怎麼這麼熱啊!

凌非雪的額頭已經開始冒汗,她忍不住走到窗前,打開窗通風。

剛打開窗,正好看見對面的天香樓是走廊走過一個人影。

那不是傲蒼雲嗎?

凌非雪心裡不樂意了,他竟然來這樣的地方!

一股濃濃的醋味傳遍她全身,她氣得只想發火。

傲蒼雲並沒有注意到對面的凌非雪,在劉媽媽的帶領之下徑直走到了貴賓席入座。

貴賓席被屏風擋住,剛好將傲蒼雲的身影擋住。凌非雪苦惱地趴在窗前,滿腦子都是傲蒼雲來天香樓的事情。

不行,她要混進天香樓去。

打定主意剛想要離開,房門卻是被突兀地推開。一個彪形大漢朝著凌非雪走了過來就開始脫衣服。

「你你你,你幹嘛!」

凌非雪驚呆了,這上菜還有這樣上的嗎?

「當然是為您服務啊。」彪形大漢說道。

大哥,為我服務也不要脫衣服好吧?

凌非雪愣在那裡,摸不著頭腦。

「你們這裡都是脫衣服服務的啊?」她還好奇地問道。

「這位姑娘還真會說笑,這天風樓和天香樓都是風月場所,來這裡的人都是來尋找快感的。」

彪型大漢在這裡呆了一年,早不是當初那個毛頭少年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