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他們發現柳辰劍竟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時,可把他們三個給驚壞了。

2021 年 1 月 9 日

三人手忙腳亂地衝到了柳辰劍的身邊,李興文將他扶起,將自己的手搭在了柳辰劍的手腕之上,慌忙地爲他診起了脈象。

還不待他診完,上空中孫劍清和那黑衣人的激戰,便已經打完。

只見孫劍清在長空之上,和那黑衣人狠狠地對了一掌後,孫劍清那蒼老的身影,頓時便如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從雲端之上,“轟”地一聲,跌落了下來,正砸在了此處廂房外的那顆柳樹之前。

拍了拍身上的灰土,孫劍清狼狽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他那蒼老的臉龐上,陰雲密佈,面色陰沉的,似乎能滴出墨汁一般。

他眼看着長空之上,那黑衣人的劍光,得這麼一緩的功夫,就消失了蹤跡,頓時把他給氣得飛起了一掌,將身前的柳樹,給擊得粉碎。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恨聲的說道:“鎮月玄霜訣,魔教教主麼?”

這樣低聲說完,他又提高聲音,朗聲對望月別院的弟子道:“好了!都各自回房歇着,不經我的允許,任何弟子都不許踏出房門一步,快點!”

他飽含怒意的話音方落,衆弟子知道情勢嚴峻,登時就各自回房熄燈了,至於他們究竟睡沒睡,卻不是孫劍清能控制的事情了。

說完這番話,孫劍清這才走到了李興文他們三人的身邊,指着柳辰劍問李興文道:“他怎樣了?”

李興文此時已經急的快要哭出來了,他哽咽地答道:“長老,柳兄他,他,他脈象極爲混亂,全身的真氣似乎,似乎都散了!”

“哦?”聽到李興文這樣回答,孫劍清也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他趕忙蹲下身子,將自己的手,搭在了柳辰劍的脈搏之下,靜心查看了起來。

不片刻,這孫劍清的手,微微地抖了一下,口中怒道:“果然是鎮月玄霜訣!這黑衣人好狠地心!竟對一個孩子,下如此毒手!真是可惡啊!”

說完,他從懷中掏出了一顆通體橙黃的藥丸,遞給了李興文,口中囑咐道:“這孩子命大,以他鍛體境一重的修爲,中了鎮月玄霜訣一掌,居然沒有死,已經是邀天之幸了。這顆定魂丹,乃是落霞子真人煉製的,對鎮壓寒毒有奇效,你們等下衝水喂他服食了,可保他性命無憂。只是……”

聽他沉吟,梅仁品和李興武頓時大急,忙異口同聲地問他道:“長老,只是什麼?”

重重地嘆了口氣,孫劍清那原本蒼老的面容,這一刻看去,似乎又滄桑了許多,他沙啞着嗓音道:“只是,這孩子日後,怕是難以修道了!他的真氣,全被那黑衣人給一腳踹散了,那一腳,不偏不倚,正擊在他小腹處的丹田氣海之上,這孩子將來如果沒有奇遇,怕是一輩子,都難以凝聚出真氣了,唉!可惜這麼一顆好苗子了!”

他說到這裏,忍不住又是嘆了一口氣。

李興文三人難以接受這個結果,忙一齊跪了下來,懇求他道:“長老!你一定要幫幫他啊!他性子那麼桀驁,如果醒來後,知道自己以後無法修煉,怕是,怕是…..”

怕是什麼,他們三人都沒有說,但孫劍清如何會不知道他們所指的是什麼?

“唉!”地嘆了口氣,孫劍清搖了搖頭,衝他們三人道:“孩子,不是我不幫你們,你們可知道,這孩子傷的又多重嗎?那黑衣人功力之高深,實乃世所罕見!我雖不知這孩子和那黑衣人有何冤仇,但兩者功力懸殊巨大,這黑衣人可以說,擺明了就是衝這孩子來的!”

“他這一腳,不僅封鎖了這孩子的丹田,還給這孩子的體內,輸入了寒毒,若不是正好老夫手上有定魂丹,這孩子定撐不過三日就會被寒毒凍死!可以說,現在能保住這孩子的命,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就更不要說,幫他恢復修煉了。便是這天下第一神醫,厲丹青來了,也不敢說能做得到啊!”

“什麼!”聽了這話,李興文三人,這才知道,柳辰劍竟傷的如此之重,如果說連天下第一神醫,厲丹青都無法醫好柳辰劍的話,那麼這孫長老確實也是無能爲力的。

想到這裏,三人臉色一陣黯淡,皆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孫劍清見他們意志低沉,沉吟了一陣,衝他們又道:“這樣吧,等明日一早,我便去請落霞子真人來爲他把把脈,落霞子真人的醫術,雖不及厲丹青,但好歹要比我強很多,或許他有辦法也未可知。今晚便就先這樣吧,我怕那黑衣人去而復返,所以今晚只能留在這裏,護着你們。一切,都等明日再說吧!”

三人聽了大喜,忙跪下來,重重地像孫劍清磕了幾個頭,口中謝道:“多謝長老!”

孫劍清搖了搖頭,黯然道:“好了,你們扶着這孩子回房吧,記得把定魂丹用熱水衝了,餵給他吃,千萬不要用冷水,以免寒毒更甚。還有,多給他蓋幾條被褥,知道嗎?唉!”

囑咐完這些後,孫劍清再不理李興文三人,而是自己就近找了一處空地,盤腿坐了下來,閉上了雙目,沉入了修煉的狀態之中。

月朗星稀,一輪明月懸在天際之上,似乎在俯視着這人間的衆生百態。

柳辰劍他們那處廂房,亮起了油燈,那是李興文他們在照顧柳辰劍。

遠處,有淡淡蟬鳴之聲,傳了過來,一切,彷彿又迴歸到了寧靜之中…… 「食人族數量真不少啊!這裡居然有兩百多人,這下麻煩可不小!」姚躍看著不遠被兩百多食人族人包圍著的林靈等人輕嘆道。

林靈、裂風、逝陽以及農崗四人還有另外七人正遭到這些食人族瘋狂地圍殺。

看他們現在的情況,只怕是難以挺得住了!

只見場中裂風、逝陽和農崗他們三人都在儘力地保護著林靈,讓她不受傷害!

「三位師兄你們不用管我,直接殺出重圍,我可以挺得住的!」林靈焦急地說道。

只見她身上居然浮動著兩種不同的界元力,一種是木界元力,一種則是風界元力,爆發出來的力量,居然不亞於下品大帝後期,而實際上她不過是下品大帝初期的境界而已!

「少說廢話了,我們一起殺出去!」裂風大喝道。

只見裂風揮舞著一桿長槍,一陣陣颶風在這裡不停地刮起來,將不少圍殺過來的食人族迫得退飛了開去!

逝陽則是精修火界元力,他手中帶著一對火拳套,一隻只拳勢極為兇猛,每一拳皆是能夠與食人族帝境的強者打得不相上下!

農崗修鍊的則是土界元力,比較注重防禦,在後方替他們壓陣!

儘管他們表現出非凡的戰力,但是食人族的凶罡之勁十分地可怕,他們很快便遭到了重創,已經是芨芨可危了!

林靈則是將自己手持著的壓箱兵器都取了出來,一隻半聖的盾牌以及一把上品大帝的風劍,替裂風他們減輕了不少壓力!

「小師妹不用管我們,你突圍而出吧!」裂風負傷地大叫道。

「食物們,你們都逃不了!」一名中品帝級的食人族人發出了沙啞的言語喝了一聲之後,一根獸骨重重地朝著林靈的後背心而來。

林靈前面有敵人,後面又慘遭偷襲,根本是無力回頭招架了!

「小師妹小心後面!」裂風、逝陽以及農崗驚喝提醒道。

他們都想過去替林靈阻擋下來,但是他們卻是被其他食人族人包圍著,根本是有心無力啊!


眼看林靈就要慘遭毒手之際,一道身影悄然地出現在了那食人族人背後,一隻殺拳直接對著食人族人的後腦狂轟了一拳!

砰!

這食人族人腦袋瞬間被打爆,腦漿都飛濺了開來!

林靈危機得到解除,回頭看去,正好看到姚躍飄然地落了下來,她美眸一挑道「多謝你相救!」。

「先別著急謝,看好前面!」姚躍說了一聲之後,一把將她往後拉去,一連數拳地打了出去。

狂殺拳!

狂爆火焰!

狂殺拳與火之真諦力量結合在一起,其威力無比地強大,哪怕是上品大帝在此都是死路一條!

隨著姚躍這些年的征戰經驗豐富,他對於真諦力量了解得更加地深刻,運用起來更加的得心應手,而隨著他的實力的提升,發揮出來的威力會更加地恐怖!

畢竟這種真諦力量在千萬人當中,也不見得有幾個能夠領悟得了來!

吼吼!

食人族人被姚躍轟來的狂暴拳勁打爆了!

不僅如此,姚躍引起來的周邊火焰,熊熊地焚燒了起來,將他們焚燒得慘叫了起來!

姚躍一出現,立即引起了食人族的注意力,林靈、裂風、逝陽以及農崗他們的壓力頓時間大減,危險便降低了許多。

至於另外那些人已經死了五人,只有兩名大帝還在勉強支撐著!

「讓我殺個痛快!」姚躍戰意昂揚,他邁著龍形虎步,在這些食人族當中穿梭,排山倒海的火勢洶湧地衝擊了出去,將眼前這些食人族人轟殺得人揚馬翻!

「可惡的人族,殺我族人,該死!」一名上品帝級的食人族人終於是忍不住出手了。

他身上激發著凶罡之勁,強大的力量直逼巔峰大帝,對著姚躍便狂轟了過來。


姚躍對於凶罡之勁已經是沒有任何畏懼感了!

因為他已經是中過凶罡之勁,並且將它融入了殺道與狂霸兩種道力當中,若是他激發這些負面的情緒,必定要比之食人族這凶罡之勁更可怕!

姚躍依舊面對著這食人族人不閃不避,也沒有動用兵器,而是腳踏地面,大地真義立即湧現!

無數的飛沙土石對著這食人族人翻砸了過去。

食人族人被逼得先招架這些土石,而姚躍則是趁虛而入,兩道劍指直接刺向了這食人族人的眼眸而去。

食人族人也是了得,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危機,手中獸骨將姚躍這兩指給擋了下來。

但是也就在他當下這兩指之時,姚躍已經是掠到了他背後,手刃化羽劍從其後頸之處抹了過去。

噗!

這尊食人族人便被直接斬掉了腦袋而亡了!

姚躍對這一擊滿意,他又想到了一門犀利的攻擊法門!

他雙手隨時可以生長出鳳羽,而鳳羽又是鳳凰一族的最堅硬的利器,完全可以當做兵器殺敵制勝!

想到此處,姚躍雙手不停地揮出,萬千的鳳羽如劍刃一般朝著四周襲卷轟殺去!

諸多食人族被他斬殺得丟盔棄甲而逃!

當然,食人族肯定不止就這點實力了,有數尊帝境級別對著姚躍一些圍殺了過來。

數股凶罡之勁皆是對著他撲噬了過來!

姚躍仰天看去,神鳳戟與虎魄帝劍同時出現在手,他目光突然變得腥紅如血了起來,一股驚天的戾氣襲卷而出!

殺!殺!殺!

殺氣、狂燥、凶戾三種至邪的負面情緒同時疊加在一起,形成姚躍獨有的戰氣之道,威力更加地恐怖嚇人!

這種戰氣之道瀰漫四周,居然讓得凶邪的食人族都感覺到膽怯害怕,這是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情況!

姚躍提著雙兵,直接迎上了那數尊大帝食人族,生生地撕裂了他們所有的凶罡之勁,將他們斬殺得成為了血渣!

淋淋的鮮血狂淋在姚躍身上,迫使得他的負面情緒更加地濃烈了!

這種情緒不是姚躍被動產生的,而是特意地激發出來的,他完全可以收發自如,所以不用擔心他會與之前那樣失去理智!

他只是想要嘗試一下走出屬於自己的路,突破唐斬的殺道以及他岳父龍傲仁的狂霸殺敵之道!

姚躍如同一尊殺神,居然以一人之力將這些食人族進入摧殘式地滅殺!

食人族形成的攻擊,對他幾乎是無效,誰叫他肉身本來就變態,更有聖級戰衣在身上呢!

林靈、裂風、逝陽以及農崗的危機徹底地解除,並且看著如入無人之境的姚躍變得目瞪口呆了!

大帝強者他們見過不少,但是像姚躍這麼變態強大的卻是少之又少!

「真強大!只怕與大師兄都有得一拼之力了吧!」裂風輕嘆道。

「只怕真是這樣了,不過大師兄是速度無雙,而此人卻是殺意如天,而且還蘊含著讓人膽寒心驚的凶戾之氣,實在是讓人難以去明白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逝陽附和道。

農崗則是露出了敬畏之色道「他不僅修鍊火界元力還有土界元力,更擁有著兩種真諦的令悟力量,這傢伙不是人,太變態了!」。

「沒錯,大師兄只領悟了風之真諦,就擁有了『風之子』的稱號,那他同時領悟兩種力量真諦實在是太誇張了!」林靈美眸蕩漾著光彩說道。

他們這幾個風門天之驕子,都被姚躍展現出來的天斌給震驚了!

他們儘管還不能代表風門弟子最強的實力,可是也明白就算在他們風門那些頂尖的弟子當中,也沒幾個能夠與姚躍這樣相比擬的!


兩百多食人族人,擁有將近二十的大帝強者在其中,仍然被姚躍殺得望風而逃,這絕對是一場罕見的場面了!

姚躍一人力斬了大半食人族人,身上沾滿了鮮血,如同殺神,威凜四方!

姚躍只感覺到入場令傳來了溫熱的力量,排名如直線一般上升,居然直逼到了五百名之內了!

「殺了這麼多食人族人,居然才五百多名,看來帝皇之爭還真不容易,真不知道小六子怎麼就排到了百名之內,莫非他有什麼奇遇不成?」姚躍在心中疑惑道。

姚躍收斂了氣息,將身上的殘血一一蒸發乾凈!

接著,他就想要直接離開這裡再說!

這時,林靈、裂風他們還有另外一名能走動的大帝走了過來,讓他還真不好一走了知!

「多謝你的救命之恩!」幾人對著姚躍拱了拱手感激道。

姚躍擺了擺手道「別放在心上,我也不過是為了提升排名而已,救你們不過是順手!」,頓了一下他又說「你們趕緊恢復吧,要不然再有食人族人出現,你們想逃就難了!」。


「不管怎麼說,你當得起我們一謝,以後我們會告訴我們風門長輩和師兄弟,讓他們不對你出手的!」裂風站了出來擔當地說道。

他知道姚躍的處境,這麼說不僅是表明了態度,也點名了他們是風門弟子的身份罷了!

姚躍自然知道風門的強大,當即應道「那就先多謝了!」。

隨後,他們幾人就準備離開這裡,到別處去療傷!

可在這時候,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對著他們衝擊了過來!

「殺我族人,人族該死!」一道如同來自九幽地獄的聲音從不遠驚響了起來!

【作者題外話】:送書活動:截止這個月18號,本站打賞前十名的書友,將獲得純潔親筆簽名繁體書《妖道至尊》一本!除夕純潔統計名單,聯繫獲獎書友,春節期間快遞給書友,當做是春節禮物留念收藏也不錯喲!數量有限,大家趕緊行動吧!最後十天倒計時了,大家抓緊吧! 食人族半聖強者來了!

姚躍瘋狂的殺戮還是引出了食人族的高手!

這裡附近與食人族真正的地盤還有不少距離,但是不代表著食人族就不會有強者潛伏在這邊!

姚躍也是有些疏乎了,他在與裂風他們對話之時,感應明顯地放鬆了!

現在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是遲了!

只見一尊食人族半聖徒然出現,手中被打磨過的獸骨凌空對著姚躍腦袋轟擊了過來。

這食人族半聖實力是何等地強悍,出手速度自然非普通大帝可以比擬的!

林靈、裂風他們都覺得這一次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