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當下,周易小跑著過來了,眼巴巴看著地上的蛟屍,心裡不停的打鼓。

2021 年 1 月 3 日

「你也算出了一些力,這樣吧等我將所需之物取走後,這白蛟身上剩餘的東西都歸你了。」藍沁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說道。

周易聽完,一腦門子的黑線,這位小姑奶奶到底想從蛟身上拿走什麼呀?不會是妖核吧。

藍沁一邊說著話,一邊從乾坤鐲里取出了紅色的長劍,玉腕輕輕一震,立刻長劍的劍尖也跟著跳動了起來,同時一道寸許長的紅色劍芒在劍尖上吞吐不定。

「唰!」藍沁手持長劍,向著白蛟的肚皮就斬了過去,一道紅色的光線過後,她把這頭蛟給開膛破肚了。不過讓周易意外的是,白蛟的內臟並沒有流出來,而且被劃開的傷口還在緩緩的癒合著。

「再生術!好古怪的蛟身,怎麼像是有人故意飼養的呢?」藍沁黛眉微微眉起,心頭升出無數的疑團。可是眼下白蛟已死,再不會出現什麼威脅了,她大著膽子將手伸進了蛟肚子里。

左右一摸之下,似乎找到了自己所需之物,猛的縮回了手。

只見在她那隻纖纖玉手之上,正托著一顆粉紅色的橢圓形物體,這東西晶瑩剔透,一指來長,裡面好像還有著幾道靈氣在流轉。

「這個就是白蛟的妖核?」周易走到了近前仔細打量著。不過根據他所知的情況,妖核不應該是這樣的。

少女也是一頭霧水,正準備好好端詳的時候,忽然那東西猛的爆裂了開來,猝不及防之下,二人誰也沒有閃開,瞬間就被一團粉紅色的霧氣所包裹。

深深吸入了一口,周易感覺這霧氣並沒有毒,可是頃刻間,他小腹處就有一股邪火拱了上來,身體的某個地方迅速漲大。

反觀藍沁也好不到哪裡去,白皙的面龐露出絲絲紅潤,一雙明眸含情脈脈,呼吸變的急促,帶動著身前的兩隻兔子不停鼓噪。

兩人的頭緩緩的轉動,當四目相對的時候,周易身體內好似有一慾火在燃燒,到了這一刻,他拋棄了所有,也不管藍沁是何來頭了,一把就將其楊柳細腰攬在了懷中。

與此同時,藍沁也變的奔放無比,熱情似火的紅唇主動送到了周易的嘴邊,而後雙眸微垂,好似在期待他吻下。

別說是處於此種環境之下,就算是放在平時,藍沁的絕世容顏也會讓無數男人產生犯罪的心裡。

周易是人,不是聖人,在美女主動送吻的情況下,他也將自己的嘴湊了過去。

當兩人激吻開始后,一切變的都無法收拾了,只見衣服等物紛紛拋向了空中,同時整個溶洞內傳來男女沉重的喘息聲。 狩獵空間內天色逐漸的暗了下來,轉眼一切就陷入到了黑暗當中,很多的修者也暫時放棄了獵殺妖獸,尋到一個安全隱蔽之所開始休息了。

隨著夜幕的降臨,外界的溫度有所降低,一陣陣夜風吹來,帶著絲絲寒意。

可是在黑水沼澤的地下溶洞內,一片粉紅色的霧氣瀰漫其中,洞中的溫度更是溫暖如春。

在洞中某處的地面上,一男一女正糾纏在一起,他們的身上都一絲|不掛。男的身材健碩,孔武有力,身上的肌肉稜角分明,略有些古銅色的皮膚,彰顯出男性的陽剛魅力。

而女的則是皮膚嫩白,長發披肩,容貌絕美,她的一隻玉臂輕輕勾住少年的脖子,眼神迷離,好似一江春水,櫻桃般的紅唇半開半合,吐氣如蘭。

此時的周易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感覺,總之一句,欲死欲仙,欲罷不能!在藍沁一次次的索取時,他總是無法拒絕,義無反顧。

一直到了深夜,溶洞中的粉紅色霧氣稍稍淡了此許,二人這才有所清醒,此時周易的雙手正按壓在藍沁的香肩上,隨著身體的每一次動作,發出沉重如牛的喘息聲。而其身下的藍沁,那張絕美的臉上享受之意逐漸的散去,換上來的則是憤怒的神情。

當周易如猛獸般的發力結束后,整個人癱軟在了地上,即便如此他的手還是很不老實,在藍沁的兩隻兔子上不停的揉捏著。

「把你的狗爪子拿開。」藍沁怒聲說道。

周易雖然不舍,可還是聽話的將手拿開了,而後身形坐了起來,目光落處是少女那凹凸有致完美的嬌軀,當下小腹處的邪火又有死灰復燃的趨勢。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可怕了,之前連番的大戰之下,他竟然還有這個念頭。

「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藍沁面容上一片陰冷,可即便是生氣也難擋其傾國傾城之容貌。

少女快速的站了起來,打算將衣服穿好,可是由於先前的大戰太過激烈了,她有些體力不支,柔軟的身子晃了幾晃,又向地面倒去。

見勢,周易急忙伸手,將少女重新攬入到了懷中。溫玉滿懷讓他的慾火再次燃燒了起來。

「你……」藍沁剛想斥責周易一句,但是她剛一張口,就被周易的嘴巴給賭上了。隨後兩人又陷入到了溫存當中。

這一次與前幾次不同,兩人都十分清醒,盡情的享受著魚水之歡。尤其是周易,狂野的像一頭老虎,讓藍沁連連求繞,可是正被慾火折磨的周易哪兒管得了這些,盡情在少女的身上肆虐。

半個時辰后,周易又一次的完成了任務,精疲力竭的倒在了一邊。他大口喘著粗氣,感覺心情無比的暢快。

而藍沁則是緩緩站起,將丟在一旁的乾坤鐲拾起,從中拿出一件淡綠色的長裙,很快就穿好了。掃了一眼仍然赤著身體的周易,輕聲說道:「快點把衣服穿好。」

這個時候周易的體力也有所恢復,急忙尋到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齊。現在兩人都清醒了,回想之前發生的種種,不由得臉頰有些發紅。

「你從白蛟體內取出來的是個什麼東西?」周易走到少女身邊,看著她絕美的容顏問道。

「都是我一時大意,原本是想取白蛟的精魂,不想卻是誤拿了此蛟的淫陽囊,蛟與龍已經很接近了,其性最淫,所以當雄蛟的淫陽囊與雌性動物接觸后,就會產生催情的作用。」藍沁臉上帶著淡淡的憂傷,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甚是讓人心疼。

可惜了自己這處子之身,居然便宜給了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小子。

「你不要白蛟的妖核?」周易詫異問道。

「怎麼不要?只是與白蛟的精魂比起來,我還是願意先得到後者。」藍沁白了周易一眼,心中的憂傷並沒有減輕。

周易臉色有些發苦,之前藍沁可是親口說過,等其取了白蛟身上的東西后,剩下的全歸他所有,也就是說,當初少女只是想取走白蛟的精魂而已。

現在和此女發生了微妙的關係,也不知道對方還會不會將妖核給自己了,甚至於產生一些殺心也是有可能的。

見到周易半天沒有吭聲,藍沁也不理會,抬頭向著白蛟的屍體望去,只見先前被斬開的那道傷口已經癒合了,而且絲毫的痕迹也看不出來。

「之前的碧水玄蛇絕對是有人飼養的,要不然以其天資,根本不可能有再生術。」藍沁黛眉微微的皺起,只是她想不明白,誰會在狩獵空間內養一條能化蛟的蛇。

「這狩獵空間不是十年才開放一次嗎?誰有這麼大的神通?」周易聽到藍沁的話,目光也落到了白蛟身上。

「誰說是外面進來的人所養?萬一就是這狩獵空間裡面人養的呢?」藍沁沒好氣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狩獵空間內除了四大宗門和皇族的修士,還有別人居住?」周易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我只是猜的,聽歷次進入此處空間的弟子講,中央區域有一座宮殿,從來沒有人進去過,也許飼養碧水玄蛇的人就在宮殿當中。」藍沁思索說道。

「你說紫薇宮!」回想從趕屍派占顯成口中問出的話,再結合藍沁所說,似乎事情有了一點眉目。

「你也知道那宮殿的名字?」藍沁有些吃驚,當初見到周易時,看他在水月宗的地位並不高,怎麼會知道這等機密大事。

「當然,我不僅知道宮殿的名字,我還知道,趕屍派、皇族還有你們巨靈閣都對紫薇宮虎視眈眈,這次你們的目的就是想闖進宮殿里,對不對?」周易冷笑了一下,不過旋即就感覺自己有些太放肆了,現在取了此女處子之身的事情,還讓對方在氣頭上。

「看來水月宗也並非是一無所知,算了,還是先取了白蛟身上的東西再說。」藍沁輕嘆了口氣,也許紫薇宮已經不是什麼大秘密了,再經歷幾次狩獵大賽就會暴露無疑。

說著話,藍沁取出了紅色長劍,在白蛟的腹部又開了一道口子,這次她將手伸了進去,過了好半天才抓出一樣東西出來,那是一顆如水晶般的圓珠子,裡面帶有一股乳白色的霧氣,隱隱的圓珠內部還有淡淡的龍吟聲傳出。

「就是它了,白蛟臨死之前,為了保證生魂不滅,將所有的精魂都儲存到了元神珠內。剩下的東西都歸你了,自己想辦法去取吧。」藍沁拿著元神珠走到了一邊,而後從乾坤鐲內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玉瓶,小心的將元神珠放入玉瓶內,並用法訣封印好。

做完這一切,她才冷笑的看著周易。

周易眉稍輕輕一挑,既然藍沁沒有取走妖核,他的心也就放下了,趁著蛟身上的傷口還沒有完全癒合,他將手伸了進去。在裡面摸來摸去,忽然他的手接觸到了一件硬梆梆的橢圓形物體,用力一拉之下,就將那東西給拿了出來。

那是一個如翡翠般的物體,手掌大小,通體翠綠欲滴,表面有數道波光閃動。

「這就是妖核了?」周易拿著那個東西向著藍沁晃了晃。

「嗯。」藍沁微一點頭,不過有些好奇起來,一般妖獸的妖核雖說是威能不弱,可是這白蛟的妖核似乎更加的強大。看了看顏色,少女驀然間想起,碧水玄蛇之前棲身的水潭也是綠色的,當下蓮步輕移走到了過去。

可是當其看到原本一潭的綠色潭水,變的清澈透明時,眼睛里露出了詫異的神色。幾個呼吸之後,少女將目光移到了周易的身上,因為只有周易掉進過水潭裡面,難不成這一切又和這小子有關係?

藍沁陷入到了一陣沉思當中,她感覺周易就像是一個迷團,很多東西都讓她無法理解,首先就是對方烹飪師的職業,烹飪師已經失傳很多年了,怎麼會在一個不起眼的少年身上重現。

另外,周易重傷之下破而後立,連升兩層的可怕奇迹,他究竟擁有什麼樣的秘法。其次就是那把門板巨劍,此劍看上去貌不驚人,可是卻暗藏玄機,能夠一擊斬傷碧水玄蛇,足可見非一般的法器可比。

「周易,你過來,我有幾件事情要問你。」此刻藍沁再望向周易的時候,眼睛里多了幾分狐疑,少了幾分仇恨,如果此子真可成大器,自己失身於他又有何妨,當下語氣便客氣了許多。

這個時候的周易正把玩著手中的白蛟妖核,臉上滿滿的都是笑容,現在妖核到手了,只差那株「藍沁」靈植了。

正想著,少女卻叫他過去,當下周易將妖核收好,幾步跑到了其近前。

「什麼事?」

「你掉進這潭水裡面后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可以破而後立,直接進階到了旋氣境十層。」聽到少女這麼一句,周易臉上的笑容有所收斂。

雖然與少女有了肌膚之親,但總不能將神秘鐵鍋的事情也說出來吧,可是不說又很難給對方合理的解釋。若是旋氣境前幾層連升兩層還有情可原,後幾層每進一層都十分困難,有些人一生就止步於此。

想到這裡,周易把心一橫,說什麼也不能透露出半點關於鐵鍋的秘密。 「其實我所修習的是一種特殊的功法,而且我本身也是烹飪師,平時吃了不少用妖獸肉做成的靈氣包子,肉身遠在同階修士之上,就算是普通的神海境修士,肉身也未必有我的強橫,加之這潭水當中含有精純的靈氣,我才能完成破而後立,進階到旋氣境十層。」周易低頭想了片刻這才說道。

他的這個解釋,聽起來並沒有什麼漏洞。藍沁微微的點頭,畢竟特殊功法哪個宗門都有,周易既然是一名烹飪師,自然會得到宗門的特殊待遇,學得一部特殊功法也在情理之中。

「你是從何處學到的烹飪術?」藍沁繼續問道。

「這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師傅林凡懂得一些烹飪術,我是從他那裡學來的。」周易無奈之下,只好將林凡給搬了出來,反正面前的少女也不會知道,其實林凡還沒有他懂的多呢。

「最後一個問題,你那把劍從哪得來的。」藍沁看著周易身後背的巨劍,大有深意的問道。

這個問題對於周易來說是最好回答的,當下就將自己去金陵城的一行說了出來。

初時藍沁都在認真聽巨劍的事情,當其聽說此劍有可能是出自於不周神山的時候,嬌軀微微的振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如初。

在周易之後的講述中,藍沁的美眸越睜越大,最後是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他。短短几個月時間就進階到了旋氣境十層,這小子還是個人嗎?簡直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你真是個妖孽!」不知不覺,藍沁居然說出了心裡話。

「你的美貌也是。」周易更是不失時機的調侃了藍沁一句。藍沁的美超乎尋常,但凡是個正常男人見了都會動心。

聽到周易如此一說,藍沁心裡倒是有一種美美的感覺,當下「撲哧」一聲笑的花枝爛顫,甚為好看。

「對了,我也有幾個問題想問。」周易試探的問道。

「什麼事問吧,今天本姑娘心情好。」得知了周易的一切后,藍沁對於眼前這個小子越看越順眼。

「你怎麼會從一個女童瞬間變成這樣,好像是一夜間就長成了大人。」這個問題困擾了周易很久。

「與你一樣,我也修習了一門秘法,只不過這門秘法並非我們這一界的,而是屬於仙人的,叫做《九轉輪迴功》。」藍沁說的簡單,可是一字一句聽在周易的耳朵里,都像是一顆炸雷。

「仙」這個字,對於所有的修者都有著同一個概念,那就是飛天遁地無所不能,與天地同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超然世外的存在。他們刻苦的修行,也是為有一天能夠成為仙人般的存在。

仙家的功法,自古就有流傳,若是能得到一星半點,就足可以傲世整個修行界了,當藍沁輕鬆的說出仙人的功法時,對於周易的震撼,不比別人聽說他是烹飪師小,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九轉輪迴功》共分為九層,我有幸得到了全本,這部功法的玄妙之處在於它可以讓人九次重生。」看到周易吃驚的神情,藍沁再次說道。

「重生九次?」周易越發的不敢相信,人死如燈滅,怎麼還能重生呢?

「是這樣的,其實這是一種一次性消耗類的功法,打個比方吧,我從旋氣境開始修行,若是修行到玄妙境的時候,壽元耗盡馬上快要死去了,我就可以發動《九轉輪迴功》,將一身的精元都儲存起來,然而後果就是肉身恢復到孩童時代,必須要重頭開始修行。」

周易聽到此處,一下子就來了精神,當下認真的傾聽少女講述。

在藍沁下面的講解中,周易終於對《九轉輪迴功》有了些許的了解。

原來,這種功法並非是真正意義上的重生九回,當修行到一定成功,壽元快要耗盡的時候,將功法運轉開來,可以將大部分精元都儲存進神海當中,正如藍沁所說,這樣做的代價就是肉身變回到孩童模樣,可好處就是猶如重生一次,重新獲得壽元。

這個時候就會有兩種選擇,第一是直接釋放先前被雪藏的精元,如此一來修為就會突飛猛進,雖然不可能達到以前的境界,但是至少還能保留八成實力。

而第二個選擇就是保留被雪藏的精元,從頭再開始修行,當修為遇到瓶頸,或者是無法再進階的時候,再將被雪藏的精元釋放出來,這樣一來兩者的力量合在一起,就有可能衝破瓶頸,直接進階到更高層的境界。

當然了,這種功法雖然玄妙,卻也有著缺點,就是次數的限制,最多可以使用九次。

等第九次施展完畢后,如果還不能修行到更高的境界,對於修行此功法的修者來說,將會面臨大天劫的轟殺,從此魂飛魄散,連進入到輪迴都不可能。

不過,面對九次重修的機會,很多人都不會放過,畢竟這等於是活了九回。

「剛才你施法的時候,好像說了二轉輪迴,莫非你已經用過一次九轉輪迴功了?」周易看著藍沁問道。

「不錯,我上一次發動功法是數十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修為進階到了玄妙境五層就再難寸進了,加上壽元所剩不多,逼不得已這才將一身的精元雪藏進神海當中。原本我是想等這次的修為進階到玄妙境時才解開雪藏的精元,沒想到發生了今天的事情。」說到此處,藍沁苦笑了一聲。

玄妙境!周易眼中閃過一道詫異神色。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之前居然是玄妙境的修者,這在四大宗門裡,可是相當於祖師級別的人物。自己居然與這樣的人發生了關係。

「怎麼?感覺自己吃虧了?」藍沁大有深意的調侃了周易一句,頓時讓周易有些尷尬。

若是放在世俗界,藍沁的年紀都可以當周易的祖宗了,可是在修行界當中,有些修者駐顏有術,容貌會一直保持年輕的模樣,倒也不算什麼。

「不是的,我只是感覺冒犯了前輩。」周易趕忙解釋到。回想那溫玉滿懷的滋味,他實在想不出自己吃了什麼虧。

「對了,你之前說你用功法吸收了這潭水中的靈氣才進階的,現在身體里可有什麼異樣?」大出周易的意料之外,藍沁居然關心起了他。

「沒什麼不舒服的,只是我在施展龍虎雙臂的時候,感覺盤龍這條手臂越發的有力量。」周易想了一下,這才說道。

「這就對了,我之前說過,碧水玄蛇是有人故意養在此處的,為的就是它化蛇成蛟,而你的功法中暗含龍虎之威,與這潭水十分相配,所以左手的龍臂才會更加的有力。」藍沁微微點頭,現在周易身上的表現,更加讓他確信了自己的猜想。

「難道真是紫薇宮中的人?」周易問道。

「不知道,不過等進了紫薇宮一切就全都明了。」藍沁向著出口的方向望了一眼,她現在將雪藏的精元都釋放了出來,雖然不至於將其修為推回到玄妙境,但神海境三四層的實力還是有的。

以她現在的實力,在狩獵空間內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只是不知道紫薇宮中又有何種危險。萬一飼養碧水玄蛇的人是個狠角色,藍沁這點實力同樣不夠看的。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和你說,趕屍派的人有一個陰謀,他們讓丁道全在狩獵空間內進階到神海境,想藉此來強闖紫薇宮。」周易一聽說藍沁要去紫薇宮,馬上說出了心中的擔憂。

「你以為只有趕屍派這麼想嗎?」藍沁不但沒有吃驚,反而是問了周易一句。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無極門也有此意?」周易原本以為,無極門和水月宗一樣,都是被蒙在鼓裡的。

「當然了,韓良修習的《天罡強身術》雖不是仙術,但也是一種上古的功法,講求的就是以殺入道,他進入狩獵空間后一直獵殺妖獸,真以為是為了賺取積分嗎?其實他在積攢身上的殺氣,準備在殺戮中進階神海境。」藍沁數天前曾與韓良見過一面,別人看不出端倪,可是她卻看的一清二楚。

「原來最傻的只有我們水月宗的人。」周易臉色有些發苦,到頭來最無知的只有他們四人,要不是自己斬殺了皇族和趕屍派的弟子,恐怕也是一無所知。

「你剛剛進階,在這裡修養幾天吧,我先出去了。」知道了一些答案后,藍沁並沒有久留的意思。因為她釋放出神海內雪藏的精元后,實力會在短時間和玄妙境修士比肩,若是錯過了這個階段,等實力恢復到正常的神海境三四層,硬闖紫薇宮的成功率會減小很多。

「等等,我還有一事相求。」周易一見藍沁要走,心裡一陣的起急。

「什麼事?」藍沁眨動著美眸,不知道周易要幹什麼。

「可否將那株藍沁靈植給我,我有大用處。」周易凝望著少女絕美的容顏,心中卻是忐忑之極,萬一對方不同意呢,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要它做什麼?」少女大為不解,從一開始周易就對藍沁這株靈植有著極大的興趣,相對而言,藍沁雖然珍貴,但能用到的地方十分稀少。

「我想借這種靈植在狩獵空間內衝擊神海境。」周易如實說道。

聞聽此言,藍沁俏美的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面前這個小子到底是不是人,剛剛進階到旋氣境十層又想衝擊神海境,他的手裡到底還有幾張底牌? 地下溶洞當中,周易和藍沁兩人對視著,這個時間並不算太長,可是周易卻感覺有一年之久。他在對方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肯定的光芒,似乎是少女下了某種決心。

「這株藍沁原本是我用來穩固《九轉輪迴功》的,現在第二轉已經釋放了出來,所以暫時沒有大用處了,可以先送給你,不過小子你給我記住了,在我施展第三轉之前,必須再尋一株這樣的靈植給我。」少女一臉正色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