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畢竟,若是沒有林逍,他們根本就得不到龍血去突破,而這龍血最主要的,不是突破修為,而是改良血脈。

2021 年 1 月 3 日

隨即,林逍也是看到了小妖和黑皮,兩個傢伙看到自己后,黑皮並沒有多少擔心,因為它能察覺到林逍到底有沒有危險。

但小妖不同,一下子就鑽入了林逍的懷中,非常憋屈,對於林逍這裡的懷戀非常。

最讓林逍驚喜的,是小妖也突破到了神靈境。

逗了一下小妖,便讓它和黑皮回到寶石空間之中。

「既然大家都安全無恙,那麼我現在有些事情先離開,有空我找你們再聚,記得把西和院和風和院的人都叫上。」林逍說完,便是離開了。

他現在心中可是急切的很,快速來到酒老所說的大殿,站在門口時,林逍懵了。

因為他看到,這大殿之中,有著很多人,並且都是這大羅學院的長老,就連外院院主,四大院長,黑白院主都在這裡。

只不過,他們的神色都是有著一抹尷尬…

看到林逍來了之後,酒老在那議事廳前頭,立即笑了起來,朝著林逍招手,道:「林逍,快過來,我們正在說你呢。」

頓時,這些長老,院長院主的視線,全部看向了林逍這裡,有不少都皺起了眉頭。

「真靈境武者?連神靈境都沒突破,竟然要踩在我們頭上當副院主。」

「真是可笑至極,哪怕是我等幾個道靈境都沒這個條件,他區區一個真靈境武者,何來膽量?」

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沒有好臉色,當然除了黑白院主還有西院長等幾人外。

其中,林逍彼為熟悉的一人,便是周老了。

他在這裡的話語權甚小,看去林逍時心中也是輕嘆,這傢伙來大羅學院還沒幾年,竟然可以走到這種地步……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一下子,林逍便是明白了怎麼回事,原本他就對這副院主位置沒有什麼興趣,只不過這群人的神色,讓他心中很是不爽。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院主,弟子林逍有些事,想和您單獨談談。」林逍開口道,既然這群人不給自己面子,自己也無需再等什麼會議之後的尊敬了。

「呵,真是好大的架子,這還沒上位呢,就給我等擺架子,要我等現在就離開了?」其中一個穿著黑衣的老者,冷哼道。 林逍的目光,頓時看去這黑衣老者,而這黑衣老者先別論在大羅學院是什麼身份。

但,這長老是個煉器師。

就憑他身上的黑衣,左上角上有著十二顆星,顯然是個十二星的煉器師。

周老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因為這長老正是叫他等煉器的內院長老,司徒子德。

酒老剛想發怒,但一旁的太上長老天離,立即和酒老低聲說了些什麼,這才緩和過來。

這司徒子德早已對林逍這裡有所不滿,他本來還很看好周正青這個學徒的,可沒想到周正青時不時誇獎這個傢伙。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屁孩,能有什麼作為?

自己可是道兵級別的煉器師!

隨即,酒老哼了一聲,開口道:「既然司徒長老有所不滿,那要不和林逍比試一下煉器如何?」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愣,不由紛紛看向酒老,有你這樣當院主的嗎……

不過,對於這神秘院主的出現以及實力,他們心中也是忌憚。

司徒子德頓時笑了,道:「就憑他?區區一個真靈境武者,恐怕最多也就煉製的出上階真器罷了。」

林逍知道麻煩是無法避免的,雖然自己對這副院主沒什麼興趣,但是這口氣,能忍?

一個區區道兵級別的煉器師,在曾經帝級煉器師面前裝牛逼,這簡直就是可笑。

哪怕林逍此刻的精神力不足以去煉製道兵,但這一場比試在外看來本就是不公平的。

「既然周老看不起我,那我們就拉比試比試煉製神兵如何?」林逍淡淡開口,面色平靜。

靜。

整個會議室一片寂靜,就連酒老也都愣住,他們沒聽錯吧?

林逍竟然要和司徒長老比煉器,並且還是神兵級別!

所有人驚愕,可周正青卻是思索了一下,他隱隱約約覺得這一次的事情,或許很快就會有趣起來…

「狂妄的小子,老夫也不為難你,只要你能煉製出一柄完整的中品神兵,那我就不再有非議。」司徒長老淡淡開口。

聽聞,眾人都少不了一片議論。

「司徒老竟然要這小子煉製中品神兵?這簡直就是為難吧……」

「呵呵,想來應該是司徒老他也明白,這小子或許能煉製出下品神兵,可這便是極限,想要達到中品神兵,就必須經歷下品神兵的七道銘文。」

「這每一道銘文的經過,所耗費的精力,可不是一星半點,看來今天這小傢伙要知難而退了……」

酒老頓時也是有些怒火起來,但好在被天離和另外一個太上長老所安撫下來。

這兩個太上長老,是和黑白院主一樣,這大羅學院中為數不多認識酒老就是院主的。

若不是他們的指證,恐怕酒老也要花費一番功夫才能證明自己的身份。

想到這,酒老也是那個氣啊,剛想為林逍去解困時……

「好,這個沒問題。」林逍神色有些古怪,直接回答道。

什麼!

這傢伙竟然答應了?

頓時會議室再次一片寂靜,他們看到了林逍面容上的平靜,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

似乎對於司徒長老說的這個條件,還非常贊同和興喜。

的確,林逍心中是興奮的。

現在他的精神力,已然快要達到四十階,煉製神兵根本就不在話下,哪怕是頂級的神兵,他也是可以煉製出來。

只不過,是要耗費一些心神罷了。

而現在,不僅不用煉製頂級,也不用上品……

「區區中品神兵,以我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在話下。」林逍暗道。

「哼,這是你自己說的,可別到時候反悔。」司徒子德冷哼一聲。

酒老皺起眉頭看去林逍,暗道:「這傢伙能對付器魂殿的人,那都是一群拿著魂器的變態……魂器,煉器師……」

忽然,酒老眼牟一閃,漸漸的有些期待起來。

林逍也懶得廢話,袖袍一揮冰火鼎出現,立即開始了煉製……

雖然這一世還沒有煉製過神兵,但這對於林逍來說,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影響。

此刻隨意拿了一把真器上品飛劍,直接投入了鼎爐之中。

剛開始,眾人還有所不屑,甚至司徒子德也覺得餓林逍在那裡裝神弄鬼……

可!

當他們看到,擁有著神靈氣息的銘文出現在林逍手中時,他們的面色便是有些變化起來。

「這小子竟然真的明悟了神靈級別的銘文?」司徒子德皺起眉頭,剛開始他就想看林逍出醜,要是連神靈級別的銘文都沒有……

可現在,顯然打不了臉了。

「有又如何?接下來的煉製才是最關鍵的。」司徒子德心中哼道,不相信林逍真的可以煉製出中品神兵。

還是那句話,林逍不想再眾人面前表現的太妖孽,如果可以,他甚至有點想拿出再器魂殿柳宏那傢伙身上的魂器材料,把這飛劍進行改動。

不過,這顯然不行,要不然自己也一時半會解釋不清楚。

所以,林逍在煉製這神兵時,先是一手「釜底抽薪」之法,便是使得眾人眼前一亮。

不過,這釜底抽薪在林逍的手中,卻是運用的巧妙無比,哪怕是司徒子德自己,心中都駭然。

如果自己去煉製神兵,可以像林逍那樣使用釜底抽薪那麼熟練嗎?

「不過是旁門左道,煉器上才是最主要的,接下來他……怎,怎麼會!!」司徒子德心中哼道,臉上還掛著不屑,可很快他的面色徒然變化起來。

不僅是他,所有人的都是嘩然,他們看到林逍所煉製神兵的銘文,竟是以「每息」的時間在增長。

「這怎麼可能!?」

「竟然到了五階,六階……」

剎那間,林逍所煉製的神兵,便是在在場所有人錯愕的目光中,達到了七階,並且還沒結束。

林逍目光一閃,這神兵的第八道銘文並沒有銘刻上去,而是被林逍手一揮,氣息改變中……

「不……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司徒子德駭然,他知道哪怕是他自己去煉製,都不可能如此迅速的完成一把神兵。

然而,司徒子德最後一點希望,便是林逍煉製不出中品神兵,卻是在下一刻,直接破碎。

嗡!

隨著一聲清響,神兵的氣息驀然擴散,那上面有著一道銘文緊貼其上,一階……中品神兵! 一股悍然的氣息,在這飛劍上爆發而出。

而最令人驚異的,是這飛劍上的銘文,那一道閃爍無比,可卻比之前七道更為璀璨的銘文,也證明了這神兵,達到了一階中品。

「這怎麼可能……」司徒子德愕然,這一幕對於他的衝擊性顯然是巨大的。

他沒想到林逍煉器那麼快,並且還真的成功了。

就在眾人以為結束的時候,忽然林嘴角一勾,手伸出時,上面再度有著數道銘文出現,甚至連魂火他都不需要,只需火晶石。

「什麼,這小子還要繼續煉製下去?」

「不是吧……他才只是個真靈境武者,精神力竟然如此可怕了?」

就連酒老也都愣住,顯然沒想到林逍還要繼續進行下去。

既然要震懾,那麼就在有所分寸上做到底。

列如,把這中品神兵,煉製到八階!

一道道銘文,在諸位長老無法置信的目光中,直接加入了飛劍之中,很快便是七道。

可沒結束,當第八道銘文也是閃爍而出時,整個會議室再也無法寧靜。

「什麼!八道銘文,中品神兵中的頂級!?」

「這林逍,在煉器上竟是如此恐怖?」

「怎麼可能會煉製出八道?哪怕是子德師兄都很難做到。」

嘩然之聲傳遍會議室,那日林逍在選拔賽上,力壓群天驕的事情,他們有所耳聞。

只不過,他們沒想到在煉器上,林逍竟然也如此恐怖。

司徒子德看著那八道銘文,雖然加起來才十五道銘文,可那其中卻是有著八道屬於中品……

哪怕是自己,要拼出第八道銘文,雖可以,但卻耗費精神。

司徒子德苦笑一聲,他覺察到似乎這並不是林逍的極限,看去林逍時再也沒有了之前的不屑,反倒是一種看去同輩的目光。

哪怕林逍現在只能煉製神兵,但這種妖孽,只要給其時間,假以時日定然是一個恐怖的煉器大師。

並且,在武道上,此子也堪稱恐怖。

周老完全傻眼,他知道林逍這裡煉器天賦可怕,可沒想到會這麼驚人!

他心中那最後一絲對林逍的不服,也是在此刻徹底的煙消雲散。

眾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保持沉默中,退出了大殿。

剩下的,只有林逍和酒老。

看到這些人離開,酒老哈哈大笑向前,立即拿起那柄神兵飛劍,此刻越看,越是喜愛,特別是那第八道銘文,也是讓他兩眼一亮。

林逍乾咳了兩聲,現在眼下無人,他也是直說了:「院主,弟子有個請求。」

「嗯?什麼請求,儘管說。」酒老越看林逍越是喜愛,要不是自己喜歡漂泊在外,倒是想收了林逍做親傳弟子。

「不知院主是否知曉……升靈塔?」林逍思索了一下,開口道。

酒老神色一凝,緩緩放下飛劍,回來后他也是聽了黑白兩個院長的話,知曉了林逍在升靈塔中發生的事情。

此刻沉默后,酒老直接坐在會議廳的長桌上,拿起酒葫喝了幾口后,忽然小妖跑了出來,竟是一撲過去搶過酒老的葫蘆,喝了幾口后,兩眼一亮。

林逍眼皮抽搐,但好在酒老並不在意。

回到農家當幺女 「沒想到竟然是只王獸,有著天人潛質,不錯。」酒老看去小妖點了點頭。

話回原點,酒老也不再繞彎,看去林逍道:「此塔老夫了解不多,但它只矗立在外院,曾經我想放入內院都不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