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畢竟,又天才又強大如虛無妄,也只可與沈季和這種初期抗衡,不是邱烈這種中期的對手。

2021 年 1 月 17 日

邱烈相信,也認可談未然的實力,不然也不會貿然提醒和相救。但以神照中期抗衡自己或韓飛龍這種強者?那就太為難人了,完全是刁難。

放眼天下,又有幾人可以做得到?

偏偏談未然做到了,連續三招主殺秘術,幾乎正面擊殺韓飛龍。

雖然是在談未然與邱烈聯手二打一的情況下做到的,但這在邱烈等人眼裡,依然十分可怖。至少邱烈不肯定,自己能否接下如此三招主殺秘術!

如說之前的談未然,在邱烈心中是一個需要照顧的晚輩。那麼現在,他隱隱將談未然對等視之。

邱烈心中流淌無數念頭,轉過面來,向徐超群三人道:「徐兄,沈老弟,還要打嗎?」(未完待續~^~) 話說前天,令老黯流連忘返的是兔吧。

*****

還要打嗎?

沈季和與徐超群對視一眼,澀然道:「不打了。」

虛無妄死了,沒了效力對象,鬥志當場打了折扣。

多少第一代王侯,就是這麼一朝身隕之後,其勢力迅速分崩離析,上演一出出「樹倒猢猻散」呢(這就是一個優秀子嗣的存在意義了)。沈季和等人沒有立刻散去,那是因玄清宗,還因韓飛龍在看著。

韓飛龍死了,實力驟減一回事,關鍵沒了這個人在一旁盯著,戰意就更少了。

給主公報仇的念頭不是沒有。可話說回來,他們效力虛無妄的時間,多的也就二三十年,少的也才十年,情誼與忠誠還談不上有多少。有這個前提,再大也大不過自己的性命,

最重要是,談未然的秘術三連擊震懾到大家了。

如說之前,眾人眼裡,談未然就是一個被虎狼誘拐到圈套里的小白兔。五六個虎狼對小白兔虎視眈眈,乃至包圍起來,只能乖乖聽話,任憑拿捏,隨虛無妄怎麼擺弄都行。

坦率說,沈季和等人最初意識到,虛無妄是要對付這個談未然的時候,很是不以為然想:「一個神照中期而已,犯不著大動干戈。」

可是,當驚世的八成劍魄,又可怕的秘術三連殺之後。眾人一下子就覺得這哪裡是什麼小白兔。完全是頭披著兔子皮的雄獅嘛,是一頭正在飛騰九天的神龍嘛!

韓飛龍可是破虛中期呀,且是玄清宗門下的!

太可笑了,怎麼能把這樣的猛人認為是溫馴無害的小白兔呢!事實證明,興師動眾確有必要。虛無妄獅子搏兔的策略一點沒錯。

須知,他們眼裡的小白兔單單在半年前那次大戰里,就殺了幾個沉淪道神照天才,才驟然進入不少勢力視線里的呢。

沈季和等人清楚一件事,其實當時不少勢力都試圖接觸並籠絡談未然,不過玄清宗暗中出面擺平下來。真不知,要是當時一心招攬談未然的勢力見到其真正實力。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還有沒有勇氣招攬呢。


七階主殺秘術!七階金身!

三精魄!一八成,一六成,還有一個是五成!

單單憑著這些,就不輸虛無妄了,壓根不是一般勢力招攬得了的。

琢磨一番,徐超群纏得住邱烈,但沈季和要說一定拿得下談未然?見識了八成劍魄與三連擊之後。他都沒多少信心。至於項元辰?還是一邊好好獃著吧。

不太想打,也是打不下了!

既然不打,談未然與邱烈轉身要走,忽然沈季和一語飄來:「烈老鬼,我只想問你一事,你是不是登雲宗派來的姦細!」

邱烈回頭:「不是。」

不論答案是什麼,沈季和都不奇怪,因為邱烈的過去十分清白。他只是弄不明白另一件事:「那你,為何背叛虛侯……」一指點向某人:「為救他?」

邱烈看向一旁談未然,搖頭:「救他。是適逢其時。至於離開虛侯,則是早有此心。」

瞥見沈季和眼神,沒等其發問,邱烈就一聲嘆息,將一些心裡話道來:「如今天下大亂,多個世界飽經劫難,鮮見虛侯去救。有時固然無能為力。有時則多半無心去救,一心冷眼旁觀,坐收漁利。那些平凡的普通人死得何其凄慘!」

「玄清宗?虛侯?出身論?於天下人有何用!」

說到這,邱烈語氣變得激烈,就連積攢在心中多年的輕蔑也都盡情展現:「夏飛來夏大尊被玄清宗斥為旁門左道,卻堂堂四大之一,在我來看,卻連夏大尊一個人都比不了!」

沈季和三人愣住,顯然沒料到,邱烈語氣如此之暴烈,對玄清宗和虛無妄有如此強烈不滿。

邱烈緩了緩情緒,又道:「不滿之處還有不少,便不多說了。當年我入虛侯麾下時,不反對玄清宗理念,如今漸漸不贊同……總之,道不同不相為謀!」

「談道友,我們走。」

談未然與邱烈一道躍上其中一條飛梭,不一會就遠去。

望著遠去的飛梭,沈季和三人面面相覷,苦笑不已:「走吧,我們也回,帶著這兩位的屍體。烈老鬼臨走前,總算給了我們一個回去交代的理由。」

理念不合!

天大地大,也大不過這四個字啊。

…………

雖然與沈季和關係不錯,邱烈還是有一些事沒說。

不過,也許需要一個人來聆聽,邱烈不介意對談未然講述這些。

最開始,他練的,是登雲宗的功法。

談未然雖來玄黃域界不久,也曾聽說過。本方域界很多出身貧寒,又沒能拜入宗派的修士,踏上武道之路的最開始練的都是登雲宗,不,是光明道一脈的功法和技藝。

因為,光明一脈的宗派會免費贈送,以及毫不介懷地傳播功法與技藝。

「我有點不一樣,我有位老師指點。他在村子里養了幾年傷,就隨意指點了我幾年。」邱烈悠悠一嘆,對談未然說道:「可惜,他早去世了,我也不知他老人家究竟算不算我的師父。」

那位老師雖是隨意指點,沒有收徒的意思,可幾年的感染,足以影響到當年的邱烈。若非如此,邱烈也不可能漸漸與虛無妄產生不可彌合的理念矛盾。

當然,邱烈沒撒謊,他是散修,不是登雲宗或任何一個光明一脈的弟子。

「道友可能有所不知,初時,我確是有心名利,盼望建功立業,才被虛無妄招攬。」邱烈說到這流露澀然,自嘲不已:「直到我見到一人一事……」

虛無妄也招攬年輕天才,當中不乏貧寒子弟。

年輕人修鍊得快,尤其是在有了資源的情況下,短短二十年再加上小秘境修鍊,足以令一個不起眼的抱真境,來到靈游境。令靈游境,節節突破成為神照境。

其中有一人,尤其跟邱烈投契,曾在與邱烈交談時,表示自己就是貧寒出身,知道這些人有多吃力,多辛苦,就此立志要為天下人做點什麼。

邱烈低沉道:「我看得出,他說的全是真情實意,沒有一絲一毫作假。」

經過二十多年的修鍊,也得到邱烈的悉心指點,那個貧寒子弟突破成為神照境,表現出天才的天賦和出色實力,進而名揚一時。也從此,真正獲得虛無妄的大力重用。

說到這,邱烈怔忪不已。談未然等了一會,才問道:「然後?」

這話驚醒了邱烈,他深深出了一口氣,眼裡掠出一抹痛苦:「幾年後,那人把單名改成雙名了,他興奮地告訴我,他要讓自己的子孫後代永遠擁有雙名的資格!」

邱烈一直以為,他明白玄清宗追求的「階級永固」是什麼。但直到那一天,我才真的明白,何為「階級永固」!

單名為賤,雙名為貴!

儘管現在的人們,已經不大講究這個了,但在某些講究,在乎的人心裡,依然存在著,照樣身體力行地區分著貴賤!

凡是「改單為雙」,無異於親手撇清過去的自己,把自己「提升」到「高貴」的層次。

談未然愣住,接著默然不語,連大荒域界都免不了類似現象。有玄清宗的玄黃域界,不用說,一定有更多人講究貴賤之分。

接下來一路談未然沒再言語,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階級永固?!」

玄清宗講究出身,追求階級永固,源頭在玉清道。


登雲宗大肆傳播武道功法和技藝,將「光明」儘可能地普照到每一個人,使得眾生都獲得機會。按說,登雲宗這一做法間接培養了無數修士,讓無數貧寒子弟走上武道之路,本該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派。但顯然,登雲宗並不是!

邱烈說的故事裡那個人,就是典範之一。

當那個人的修為變強了,自然而然就成為這個階級的一份子,會自發自覺地融入這個階級,乃至捍衛這個階級!

所以,在玄黃域界,光明道的代言勢力永遠位居次席,玉清道的代言勢力才是第一!

深思至此,談未然終於驚愕:「我就說嘛,光明道和玉清道經義明明格格不入,居然也可以共存於一個域界!這裡可以共存,別的域界就一定沒問題!」

這似乎間接說明,上天界一定有一個光明道!

玉清道沒派人下來滅了登雲宗,這至少說明,光明道一定不弱。

有點意思了!談未然若有所思,就是不知道,上天界的光明道敵不敵得過無量道呢!

飛梭一路飛行,按談未然的要求,去了一個大千世界等了幾日,就等來了蘇霖夫婦……以及高文恭等幾個閑雜人等。

簡單說,就是察覺玄清宗的敵意之後,談未然就打算趁這次任務,順便從天羅軍抽身而去。出發之前就跟蘇霖夫婦交代過,約定來這個世界碰面。

至於高文恭這幾個閑雜人等的跟來,就純屬意料之外。

不過,來了就來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幾人跟談未然都並肩作戰過,關係都不錯,只是有的吃不得管束,有的不喜歡玄清宗,還有的無所謂。於是,就被高文恭一併拉著,趁機跟上蘇霖夫婦一起溜了。

當一行人重新上路,二十餘天之後,終於抵達了登雲宗。(未完待續~^~) 玄黃域界分二十八地區,每個區域有一百多個世界。

必須強調,每一個區域之間遍布真空,彼此距離很大。這令得本方域界之間的互相救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畢竟兩個區域之間動不動就間隔一大片真空,有時行動與消息遲緩是必然。

但反過來看,正因這一特點,沉淪道與三生道想打垮玄黃域界沒那麼容易,繼續下去,很可能泥足深陷。

基於上述,談未然不難判斷,玄黃域界的黃泉戰爭漸漸像一個泥潭。接下來還有的是各種爛仗慢慢打,慢慢糾纏。

連談未然一個剛來不到兩年的外域人,尚且看出這些,本方域界無數有智慧之人自然早就看到。所以,玄清宗集中人馬於守真世界,號召別人也撤來,從而集中力量對抗敵人。

撇掉玄清宗暗中支持虛無妄,試圖吞併各大小勢力的幕後算計不提,這的的確確是一個最適合應對局面的大戰略!

集結力量,雖有被一舉殲滅的可能性存在。但總比被沉淪道三生道一點一路的蠶食,碾壓過去得好!

玄黃域界人員分散,力量分散的弱點太一目了然了!

但凡像談未然一樣在兩個區域之間的天外真空里,實際走過一趟,親自勘察一回,自然就清清楚楚。

天啟區域,就選擇了同樣的戰略。

儘管登雲宗在天啟區域影響力較大。可實際上,登雲宗山門是在相鄰的另一個區域,而不在這裡,

奇特的是,登雲宗卻在天啟區域直接掌控著重光世界。

談未然這個外人從高文恭的口中還了解到。登雲宗在掌握兩大區域之餘,在另外的十三個區域都直接掌控一個世界。請注意,是「直接掌控」!

「還有這事?」談未然都聽傻了。玉虛宗夠霸氣吧,你問它敢不敢去「六大」之一的勢力範圍「直接掌控一個世界」,看看結果如何?不管哪一家絕不接受身邊被安插下一個釘子。

偏偏這事在玄黃域界,還就真存在著。

談未然覺得,換一個域界出來走走。果然大有收穫。不說別的。單單一個漲見識就值了。

玉清道、光明道、蒼天道、諸子道……不走出大荒域界,哪兒知曉諸天萬界還有如此多的道門思想,又哪兒接觸得到這些知識與經義。

一言概之,重光世界等於另一個守真世界。以登雲宗為主,是天啟區域抗擊九幽天的大本營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亦有一名由登雲宗推出爭霸的諸侯:重光侯燕瞳!

乍一看,無異於另一個守真世界。蘇霖夫婦不熟悉光明道的道義。對此還有疑慮,可真來了,用不了多久就知細節上和實際上的差別不小。

最大的差別是,玄清宗自居為上層階級,對於幫助底層階級的興趣有限,很少為了底層階級主動出擊。

登雲宗則常常樂於主動出擊,救援各個世界。當然,為此損失也不小。

所以,雖然大戰略一樣,但兩大宗派理念不同。自然令得帶來不小的細微差異。不論氣氛,還是作風,乃至大環境,都有著不小的差異。

其實談未然深讀了一些玉清道的經典,漸漸明白。玄清宗不是不知底層階級是一切基礎,只是他們根本不需要底層階級。因為每一個從底層脫穎而出的人們大多會自發斬斷過去的身份,融入並成為上層階級的一份子。


邱烈講述那個故事裡的主角。就是極具代表性。

玄清宗不是沒人性,只不過它的幫助是居高臨下的憐憫,是同情,甚至是施捨。

玉清道經典帶來的思想衝擊和啟發很大,令談未然思考了很久,想找一點破綻或別的來抨擊。可讀得愈多,懂得愈多,他就愈是領悟到一些道理:「只要上層階級一天還存在,玉清道就永恆存在,誰也滅不了它!」

哪怕這個領悟令他不爽,但也意識到不論他贊不贊同,喜不喜歡玉清道的思想,終究是有道理,並始終存在著的。

他苦笑不已:「再讀下去,連我都要給攪糊塗了。不行,還得讀點別家道門的經典來沖一衝。」

四大道門的典籍在玄黃域界流傳極廣,這不是武道秘籍,沒有誰會敝帚自珍。相反,各大道門最希望的,就是自家的經典越多人讀,越多人崇信。

所以,談未然在重光世界的金錢樓,很容易就購入了各大道門的大量經典。當中不乏下界一些修士編撰,乃至寫下的經義書籍,有的相當精彩,有的粗鄙,還有的自圓其說都做不好。

當然,讀書是閑暇時的事,即便如此,談未然收穫也絕對不小。

來了重光世界一年半,修鍊、交友、以及戰鬥才是談未然等人生活里的主題。

與高文恭來往得多了,他發現高文恭骨子裡不知為何,十分不齒宗派世家。但偏偏他自己又顯然是世家子出身,為此感到十分糾結,言辭舉止之中都可以感覺得出這種有趣的糾結感。

邱烈少年時受老師的影響,有一定的光明道理念。但其經歷不少,尤其他講述的那個故事,顯然是他的一大轉折點。是以,雖來了重光世界,也沒有加入登雲宗的意思。

談未然隱隱覺得,如今的邱烈似乎打算接替故事裡的那個人曾經的志願,為天下人做點什麼。乍一看,真有點墨家一脈的味道了。

別說,談未然來重光世界后新交上的一票朋友之中,還真有一位是墨家弟子。

玄黃域界有金錢樓,是他的發現之一。曾特意去購買了他極缺乏的各種物資。結果在這個物資匱乏的戰爭年代,一年跑了幾次,才購到三成——沒轍,人家可不認得他是誰。

哪怕也叫金錢樓,哪怕幕後是同一個勢力。也不等於兩個域界的金錢樓有聯繫。

哪怕有聯繫,他的名氣和實力也沒大到讓外域界不得不留意的地步!

遇上金錢樓,不奇怪。但是,鰲頭榜呢?

當三個月前,一位新朋友鬼鬼祟祟將一本冊子交給談未然,一副「好東西,念在咱們交情好才給你看。你別告訴別人」的表情。談未然一翻看到「鰲頭榜」三字。頓時產生一種「一定是日了狗了」的強烈感受,心想:「我這是還在大荒域界呢吧?」

繼續翻閱,出現在上面的名字無一不是玄黃域界的修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