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畢竟不是普通的公園,完全是一處洞天福地,雖然規模不小,但每日最多接待十萬遊客,再多的便不行了。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每名遊客,每年只能遊覽一次。

每次遊覽,最多兩日!

當然,到時候肯定有人不捨得走,自然會有專門清理這些人,不能出現巨大的擁擠。

當這個消息公布出來之後,頓時無數年輕男女再度沸騰了不少,這對他們而言,是大喜事。

太激動了!

這可是人皇親自布置的!

不僅華夏大地,全世界各地的人也都激動不已,這個仙靈園可不只是針對華夏大地民眾,還珍貴全世界各地的普通民眾。

只要是人皇子民,都可以申請預約。

當然,能不能預約的上,就看自己了。

林楠能做的,也就是這點了。

布置這麼大的一個特殊仙境一般的地方,耗費很大的,而且一旦布置多了,無疑也會加速這個世界的快速復甦,這不是林楠希望的。

玄龍戰神 早在之前,林楠的七大分身便各自帶著特殊寶物分散世界各地,盤坐在一些極地之中,鎮壓這片世界,阻擋地球天地復甦!

仙靈園的開放,剩下的事情便有戰部去處理了,林楠就不操心了,他這裡也頓時安靜了下來。

不過,還未等日子過上幾日,麻煩事又到了。

趙小娜來了!

她對林楠的感情,之前在地球時就再度展露過一些,徹底和以前告別,很是後悔之前的事情。

但她知道,自己晚了,選擇了默默忍受。

人生百年,過的也快。

但這次,她和林楠等人一起身陷仙界近十年,想到了很多,經歷了很多。

她親眼看到林楠和青鸞的過程,這讓她再度心動了。

她可以不介意周穎等人,只要能夠重回林楠身邊,她什麼都願意。

所以這次,她追了過來。

一座仙宮,就坐落在林楠仙宮一旁,充滿了幽怨的目光,怎麼看都不正常。

頓時,林楠遭殃了。

「老實交代,什麼情況?」仙宮內,林楠被三女壓在身下,一起拷問起來。

林楠無奈。

果然,女人就是女人,不管到了什麼地步,什麼情況,這種事終究忍不過。

「真沒事。」林楠說道。

「真的?」徐曉雯果斷不相信。

霸道首席欺上癮 即便是周穎和關悅,也不怎麼相信。

女人的第六感,她們覺得有問題。

青鸞也就算了,對林楠有救命之恩,更是默默的為林楠付出了那麼多,為林楠而死,她們願意接受。

但,再增加一個,不行!

「肯定沒事,不信你們問問其他人啊,我保證我是清清白白的。」林楠輕笑道。

「哼!」徐曉雯輕哼一聲。

這話她們其實相信的,但問題是自己的男人再度被人給惦記上了,這感覺很不好。

「那她對你的非分之想你不知道?」關悅也饒有興趣的問道。

「知道那麼一點點。」林楠老實回答。

「你就沒點舊情復燃的衝動?」這回,是周穎開口。

林楠這一走十年,三女之間的情義更深了,當真比輕姐妹還親,這個時候自然是團結的站在一起。

「真沒有!」林楠回道。

「逝去的終究是逝去了,我這點保證,在仙界我都刻意保持距離的,就連青鸞,我也沒有碰過分毫,這點我人品保證。」

「切,你又不是沒有前科。」徐曉雯不相信。

見狀,直接惹的林楠輕笑,一巴掌在她翹臀上拍了一巴掌。

「什麼前科,你忘記之前怎麼引誘我的了,非得要我舊事重提?」林楠笑道。

想到當初徐曉雯那種大膽的舉動,讓現在林楠都覺得好笑不已。

什麼修水管,上演濕身誘惑。

什麼酒店房間睡衣誘惑什麼的,能上的,還真都直接上了。

好在林楠那時候定力驚人,愣是給忍了下來,抵擋住了昏睡猛獸般的進攻。

「什麼前科,我怎麼不記得。」徐曉雯紅著臉,不承認。

頓時,幾人都笑了起來。

這點糗事,根本瞞不住。

那時的徐曉雯,很瘋狂的。

「好了別鬧了,說正事,她怎麼辦?這是就盯著你了。」周穎開口說道。

這件事,她們也是有原則的,但被一位強大的女仙,還是林楠的初戀情人盯上,終究有些危險。

誰知道哪天會不會出事。

女追男,隔層紗。

現在的趙小娜,畢竟是地仙境高手,身上有股聖潔之感,論誘惑,比她們更大的。

「能怎麼辦,反正和我沒什麼關係!」林楠躺在沙發上,攤攤手。

三女相視一眼,都有些為難。

仙界之事,她們實則早已了解了不少。

賴美雲陳佳影在仙界都和趙小娜成了姐妹,感情也不差。

一個是關悅的妹妹,一個是周穎的弟媳婦,還有一個是徐曉雯的嫂子。

這都不是外人,自然很多事情都道了出來。

林楠是清白的,但問題是在仙界十年,趙小娜的心所有人都看的真切。

「怎麼辦?」三女不知道如何了。

與此同時,相隔不過數十米的距離,一座仙宮坐落,趙小娜的。

賴美雲,陳佳影二人也都在。

趙小娜的心思,她們都清楚。

甚至,她們很同情,心底上也有些支持。

都是女人,她們明白這種情感。

長久得不到釋放,終究也不行。

「小娜姐,你真的決定好了?」陳佳影開口問道,帶著一股無奈。

趙小娜重重點點頭。

一旁,賴美雲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真不知道這個傢伙哪那麼優秀,我咋就看他不順眼呢,你們這一個個的非要往上送。」賴美雲沒好氣的說道。

反正一見面,她就掐。

從一開始,看林楠就不爽,吃了她的豆腐,哪怕是治療,那也是耍流氓,然後著實收拾了林楠好幾頓。

直到後來,打不過了,也就作罷。

陳佳影聽到這話,忍不住輕笑。

她當年何曾不是,不過好在陷入的不深。

「他身上,有著一種特殊的魅力。」 那剛安靜不到幾秒的人,又湊到他耳邊,「是不是嫌我臟?」

回過臉的喬隱,望著那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否定與恐懼的雙眸,往前挪了一些距離,像是怕嚇到這小傢伙,「在我眼裡,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乾淨的人。」低頭在那看見他過去后,眉心微微往中間聚攏的地方印下一吻。

對上那如驚弓之鳥一般膽怯怯的眼神,喬隱的眼底流露出溫柔和心疼,「晚安,願你有一天能看見這世界美好的一面。」

他一定是喝醉了,不然這個喬小人怎麼會對自己如此溫柔,這一面,可是連毅總都不會對他有過的,仗著在夢裡,不需要顧及一切的白一近捧住這張讓自己討厭的面容,「你就是我世界里唯一的黑暗,只有你死了,我才能迎來光明,才能找到回去的路。」

嘴角帶著一抹無奈的笑容,輕輕拍著白一近的背,在照顧著人的時候,自己也跟著睡著了。

而此時在另外一個房間,醒來的塗靜好,剛出來就看到空蕩蕩的走廊,腦袋一陣疼痛。塗靜好扶著牆壁往外走,看到不遠處有個男人快步往自己這邊走。

從這個人身上的衣服徽章來看,應該是姜軼洋的人,「姜助理呢?」

「他走了。」

「這麼晚了,怎麼還有工作,去哪兒了?」

「他跟著紀總,帶著其他人一道走了,團隊的人,就剩下我們幾……」保鏢故作神色緊張,「塗小姐,你別說是我們告訴你的。好像是紀總遇到什麼麻煩事情了,姜哥才把大家都帶去海城了,我們都很擔心紀總的安危。」

「出什麼事情了?」

「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事情很嚴重,不然姜哥也不會只留了費哥在家裡把大部份人都帶走。」

塗靜好一把推開眼前的男人,往外走的時候,還給姜軼洋紀澌鈞輪流打電話,那邊都沒人接。

腹黑總裁:寶寶來襲 後面跟過來的男人還想動手去扶塗靜好就被推開了,「費亦行呢?」

「費哥醒來后,得知跟紀總他們失去聯繫了,急的在密室那邊拷問可疑人物,要問出紀總具體的去處。」

她還以為費亦行要眼巴巴看著紀澌鈞他們出事呢!原來是她錯怪費亦行了,「密室在哪兒,你帶我去!」

「姜哥不讓我們說他們去海城的事情,要是讓姜哥知道,我們會吃不了兜著走的,塗小姐,你還是自己去找費哥吧,你一定要讓費哥趕緊帶人去幫姜哥他們,我們都很擔心紀總……」

「用不著你這個貪生怕死的人在這裡教我!」想起姜軼洋突然的關心,她就越發懷疑那杯牛奶有問題。

「塗小姐,密室在後面那棟房子。」

甩開保鏢手的塗靜好,趕緊去找人。

密室里,費亦行正在拷問田暉,沒想到,這個田暉嘴那麼硬,無論怎麼就是不肯透露半個字,還想方設法為了保住後面的人要自殺。

惱怒的費亦行,從水裡撈起一塊毛巾捂住田暉的臉。

「嗚嗚嗚……」

痛苦的田暉用力握緊雙拳。

「叮鈴鈴……」

兜里傳來手機來電鈴聲,拿出手機的費亦行看到這個號碼,直接把電話給掛了,不耐煩的費亦行把手機丟給對面的盛起雲。

接過手機的盛起雲看著這個再次打來的電話,正準備掛斷時,電話就接通了。

「塗小姐,你好。」

進不去的塗靜好只能給費亦行打電話,「告訴費亦行,紀澌鈞他們去海城了,有危險,讓他趕緊帶人去找紀澌鈞他們。」

「你是……」

「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

說完那邊就掛斷了。

盛起雲快步往費亦行走去,湊到費亦行耳邊把塗靜好帶來的消息告訴費亦行。

相信塗靜好不會害姜軼洋的費亦行,立即帶著人離開密室。

……

一直不斷在嘗試聯繫馮少啟的木兮終於等到打回來的電話。

「太太,家裡出什麼事情了?」他剛開完會,就看見有十幾通木兮打來的電話。

「紀總出差的事情,你知道?」

「他給我打過電話,說了這事。」

「我擔心費亦行找到他們去處后,就要帶著人趕過去。紀總留他在家裡自有道理,我沒辦法,只能來求助你了。」

都讓木兮說出沒辦法,看來費亦行是真的連木兮的帳都不買了,「我這邊暫時走不開,我讓人回去看著費亦行。」

「好。」

掛了電話的木兮,看著旁邊睡著的兒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跟木兮通了話,馮少啟安排了人連夜趕去紀家,這邊剛處理完兩份文件,就不過半個小時的功夫,許軼衛就急匆匆推門進來。

「老馮,出事了,我剛收到消息,費亦行連夜帶著人離開紀家了。」

他安排的人應該到了紀家,不可能費亦行走了沒人告訴他,一定是費亦行先下手為強了!「這個費亦行,反了他了!」

「紀家那邊,通訊好像被屏蔽了,還未能聯繫上其他人。」

「你馬上回去一趟,他應該會把盛起雲留下來,回去以後,你接替安保的工作,兩人共同管理好紀家。」

末代公主榮壽 「是。」幸好馮少啟手下人數也不少,不然費亦行姜軼洋前後帶著人走了,就沒人接得住這個攤子。走了幾步,又想起什麼,「那個會議,我……」

「我自己去吧,你留在景城。」

「知道了。」

因為一直放心不下費亦行的事情,想下樓看看的木兮,出來就看到抱著胳膊靠在牆壁上眯著眼睛睡著的呂鋥凉。

臨時出了這些事,這個家裡人人都繃緊神經心力交瘁,太需要休息了,木兮沒有打擾呂鋥凉,放輕步伐往外走,剛下到一樓,就感覺不太對勁,怎麼周圍的保鏢都不見,整個家好像突然就空了一樣。

就在木兮找著人時,從客廳出來的塗靜好說道,「不用找了,費亦行帶著人去找他們了。」

「你怎麼能不經過我的同意就跟他說這些!」

看到木兮居然敢沖著自己吼話,塗靜好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特別不屑輕哼了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醒來下來找木兮的木小寶聽到聲音,趕緊跑過去。望著背對著自己的木兮說道。「塗小姐,請你馬上離開我們家。」

「雖然你是紀澌鈞的妻子,但是也輪不到你來趕我,等姜軼洋平安無事回來了,我自然會離開,但是……」

往後退了一步的木小寶,躲在角落看著那個逼近木兮的塗靜好。

「如果姜軼洋因為紀澌鈞出了什麼事情,我不會放過你這個間接兇手!」

兇手?「……」

見木兮沒聽明白,塗靜好提醒一句,「如果你早一點安排費亦行過去幫他們,他們就不會……」

塗靜好這個人看似理性,怎麼有時候說起話來,卻一點都不理智,鑒於塗靜好的身份,出於對塗靜好父親的尊重,木兮不想跟塗靜好過多爭辯什麼,「塗小姐,我會安排人送你去機場,請你現在就回房間收拾行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