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男子卻並沒有看慕雲傾,但他感覺到了來自慕雲傾身上的熱切目光。

2021 年 1 月 6 日

「你們不僅修鍊邪術,為非作歹,人人得而誅之。」男子緩緩開口,凜冽的聲音流淌在天地間。

那兩個人這會兒早就嚇得全身癱軟了,哪裡還敢頂嘴。他們的確不是修仙者,更沒有仙根,只是得到了一本記載基本邪術的書,用些殘忍的手段修鍊,才有了法力,大部分人都沒有見過修仙者,也無法區別,所以他們一直都矇混過去,混的好生活,誰想在這裡遇到了真正的修仙者。

而且看其腳下踩著的劍身,那分明是用氣凝成的,根本就沒有實體!

他們惹不起!

兩人嚇得滿頭冷汗,連滾帶爬的想要逃跑。

然而他們剛動,就被一道強勁的風給卷了回來,摔在地上。

「饒命啊,饒命啊!」

兩人見跑不了就開始求饒。

「不能饒恕!」男子聲音輕緩卻帶著強勁的殺氣。

要不是他恰好從這裡路過,感覺到這裡有異常的氣息,那女子怕是已經慘遭毒手!而且著兩人修仙的邪功喪盡天良,絕對不能留!

男子面具后的眸子眯了眯,盯著地上的兩人看了片刻,下一秒,他身後頓生萬劍,直奔兩人而來!

不過眨眼功夫,兩人渾身是血的倒在了血泊中。

男子也不再停留,轉身要走。

「等一下!」慕雲傾突然開口。

男子停住了,以背相對。

「不知道公子大名,日後……」

不等慕雲傾說完,男子冷冽的聲音將其打斷,「你我日後不會相見,不需要知道。」

說完,男子便御劍離開。

慕雲傾看著消失的身影,心裡隱隱有些失望,想來也是不會遇見了,那是仙人,她到哪裡去見?

除非她也有機會修仙!

男子御劍而行,往南方去,卻在途中聽到戲虐聲,「想不到仙閣墨華君殺人也是這般不眨眼。」

男子聽到,轉身而立,冷冷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那裡正有一紫衣男子斜倚在屋頂看著他。

「幽冥府鬼君也喜歡多管閑事了?我向來不會心慈手軟,難道你不知道?」男子的語氣里沒有波動,也無心跟面前的人多說。

「你這次從仙閣回來,是來找魔神轉世的吧!」這時,鬼君突然大喝一聲,站起身來,立於屋頂。

墨華君身形不動。

「陰羅剎,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哼,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修仙界能夠通過占星老祖得到消息,我們魔界也有我們自己的辦法!」陰羅剎陰沉著一張臉,刀削般堅挺的五官在黑夜中蒙上了一層寒霜,黑瞳里閃著藍色光澤。

「那就看我們誰先找到了!」墨華君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陰羅剎握緊拳頭,心中恨意滔天,他絕對不會讓魔神轉世受到傷害,墨華君,這次就看誰輸誰贏了,魔界一統天下是不容更改的!

墨華君回到了住處之後,進入房中,揮手將房子周圍的結界打開,然後摘下臉上的面具。

這次還是沒有消息。

尊主得到占星老祖的消息,說魔神轉世了,就降生在伽羅大陸,大概位置便是在蒼國附近,具體的卻不知道,所以尊主讓他回來尋找。

可幾天下來,也沒有任何線索。

剛剛從陰羅剎口中也知道魔界在尋找魔神,看來是事情變得麻煩了!

他必須要趕在魔界之前找到。

男子想著,又重新戴回面具往黑夜裡走去……

另一邊。

那兩個冒充修仙者的人被殺了之後,整個院子里都帶著濃濃的血腥味,兩人身體千瘡百孔,可見那修仙者下手極重。

慕雲傾的腦海中此時還浮現著那道仙然身姿,怎麼也抹不掉。

不過,在今天這件事之前,她一直以為仙人都是慈悲為懷,普度眾生的,原來也不全是這樣啊。

至少那人就不是,殺伐果斷的很。

只是現在並不是花痴的時候,她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干呢。

慕雲傾轉身逼近慕雲染,嘴角勾著邪佞的笑意。

慕雲染嚇得連連後退,可心裡是憎恨的,為什麼慕雲傾這麼好運,可以得到仙人幫助,剛剛要不是那仙人,現在慕雲傾就是一具屍體了!

「呵……」慕雲傾發出聲音,「現在輪到我們單獨算賬了。」

「你想要幹什麼?」慕雲傾驚嚇的問道。

她剛說完,就被慕雲傾一把抓住了前襟,接著就聽到清脆的聲音響起。

慕雲傾甩手不知道給力她多少巴掌,打的她頭暈腦脹,臉頰上傳來腫脹麻木的疼痛感,口中一陣腥咸。

慕雲染從來沒被人打過,也沒有受到這樣的屈辱,當即大哭了起來。

慕雲傾這才鬆手,一把將她推在了地上,「現在給我滾!」

那些杵在原地跟木頭似得下人這才跑過來將兩位小姐給發走,其他受傷的也咬牙逃了。

就在眾人要離開之時,慕雲傾突然大喝一聲,「站住!」 眾人一個激靈。

不知道慕雲傾還想幹什麼。

「把你們的人給我抬走,這裡不要留下半點血污!」慕雲傾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下人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聽到話后鬼使神差的就回來了幾個人,有的將屍體抬著,有的則準備清理地上的血跡。

此時此刻,沒有一個人敢得罪慕雲傾。

慕雲傾見此帶著張媽回去了,讓這些人攪合的她現在還沒有吃飯。

入夜。

空中薄雲滾動,星辰滿天。

除了慕雲傾這裡,慕家其他的地方都是一片手忙腳亂。

原本只是孫嫦君不知為什麼全身不能動也不能說話,現在連三小姐也不能說話,二小姐也好不到哪裡去,兩邊的臉腫的跟饅頭一樣,正發瘋了一樣將屋內能摔的東西全都摔了。

慕雲柔站在慕雲染房間外面,眉頭蹙起,這樣下去不行,必須要讓爹跟兩個哥哥回來!

原本以為帶著那兩個修仙者就可以制服慕雲傾了,卻不想她竟然得到仙人相助,而府內的高手也只留下他們兩個,另外的都被爹爹帶走隨身保護,剩下的那些雖然也是武者,也不知道慕雲傾是怎麼做到的,他們都不是慕雲傾的對手!

「來人!」慕雲柔急匆匆的往自己房間走去,「我修書一封,趕緊分別送給我爹還有大哥跟四哥,讓他們回來。」

慕雲傾並不知道慕雲柔會這麼做,她此時躺在床上,想的是如何讓自己更加厲害,如何通過醫術賺更多的錢,如何才能夠去修仙。

那個男子的身影也總是在她腦海中出現,揮之不去。

第二天慕雲傾天還未亮就起來了,她將張媽做好的兩個沙袋綁在腿上,開始繼續去跑步,雙腿負重,跑起來就變得格外的艱難,但她不能妥協,不能放棄,就算沒有機遇修仙,也可以好好練武,那些強大的武者雖然不及修仙者,但仍舊是她抵擋不過的!

變強的信念在慕雲傾心裡支撐著,讓她不斷的加強自己。

直到汗水將身上的衣服全都濕透了,她才慢慢停下來,她穿的略單薄,冷風吹一下,身上的汗水就變得冰涼。

慕雲傾趕緊將厚實的外衣套上,回去房間洗澡。

準備好洗澡水,慕雲傾把一些從醫館要回來的草藥放在水中,這有助於她的身體。

將身體沒入水中,慕雲傾覺得全身舒暢,但是腦海中又出現了男子御劍飛行,白衣飄然的樣子。

現在天氣越發寒冷,所有人的衣服都開始逐漸加厚,那男子卻是一身單衣,修仙者冬天不用穿很多衣服嗎?

慕雲傾心裡生出一個疑問,但是沒有人可以回答她。

洗完澡后,慕雲傾又休息了一下,這才收拾出門,等到她到醫館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醫館內果然沒有人。

掌柜看到慕雲傾來之後,趕緊迎上來,笑著說道,「公子,你還真是料事如神,今天真的沒有人來,不過我讓夥計去打探了一下,你昨天診治的人有兩個已經完全好了。」

「恩,這個我知道。」慕雲傾點點頭,「明天人應該會多一些,掌柜你提前準備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掌柜應道。

「不過……」掌柜遲疑了一下。

慕雲傾看著他,不解,「怎麼了?」

「雖然今天沒有來看病的,但是……卻有兩個人來找公子你。」掌柜指了指裡面。

找她?

慕雲傾疑惑,她在這裡並不熟實什麼人吧?更何況還是在如此裝扮下。

「什麼人?」慕雲傾問道。

「我也不知道,那兩個人都帶著斗笠,看不到臉,不過給人的感覺……不太好惹啊。」掌柜那樣子似是在給慕雲傾提醒兒。

慕雲傾心裡有底,但仍舊不知道是誰要見她。

「他們在屋裡?」慕雲傾看著自己治病的那個房間。

「是的。」掌柜回道。

慕雲傾大步邁向那房間,走到門口的時候頓了一下,接著才推開門進去。

屋裡面的確有兩個人,不過一個坐著一個站著,頭上的斗笠還沒有摘下來。

「兩位是?」慕雲傾問道。

「這麼快就不認識了?」坐著的男子開口,聲音裡帶著一絲冷厲。

這是……

「你為什麼在這裡?我不是說過後會無期嗎?」慕雲傾脫口而出。

「你沒說過。」容衍堅定的回答。

慕雲傾:……

她沒說過嗎?

想了想之後,她好像的確沒有說過,但是她在心裡說過啊,再也不想跟這個男人有任何牽扯,可是這人怎麼陰魂不散?」

「你來這裡幹什麼?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不對,怎麼會知道現在的我是我?」慕雲傾問著,說完之後她就恍然大悟了,「你跟蹤我!」

「不是,是阿九跟蹤的你。」容衍說道。

慕雲傾:……

她真想吐出來一口老血!

這人倒是毫不隱瞞,但是他跟蹤和阿九跟蹤有什麼實質性的區別嗎?

「我不是已經說過,你的病我治不好嗎?太麻煩,太複雜,我無能為力,你就不要找我了,也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了可不可以?」慕雲傾已經猜到男子來找她幹什麼,她直接了當的拒絕。

她是真的幫不了他!

這不是受了重傷,也不是命懸一線,就算是快要死了,她都可以救!

但對方這種情況,她不行!全身筋脈錯亂逆行,是需要將所有筋脈重新歸位的!這怎麼可能?!

那些筋脈已經交錯複雜的連在了不起,解不開,也連不上!

「你可以。」容衍堅定的說著。

慕雲傾頓覺全身無力,她……

「對,我或許可以,但不是現在,我目前沒有這個能力將你錯亂的筋脈全都放在正確的位置上!你就是找神仙都不一定可以,如果你現在得了重病,或者受了重傷,就算是剛剛斷氣了,我也有辦法讓你活,但你不是,你這種情況,我無能為力!」

「好,我知道了。」容衍這時站起來,準備走了,」走到慕雲傾身邊的時候,容衍停了一下,開口道,「如果你有了辦法,只要你想要的,而我能夠辦到的,我都會竭盡所能的給予你。」 容衍離開許久,慕雲傾仍舊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不得不說,容衍最後那話很有誘惑力,那人看起來就不像等閑之輩,但是……慕雲傾苦笑,她真的辦不到。

對方身體里的筋脈就好像是一團亂了的線,然後你需要把它們全部剪斷,然後再重新按照正確的位置銜接上去,還不能看到銜接的痕迹。

她有著可以跟閻王搶人的能力,但有些東西她還是無法做到。

慕雲傾嘆了口氣,關了房間的門直接回將軍府了。

慕雲染她們受傷,整個府內都變得格外安靜,慕雲傾也十分的愜意,她去了慕年房中檢查慕年的身體。

慕年現在不能夠進食,全靠著丹藥維持生命,但這丹藥就是普通的能夠給人暫且提供充饑的一種,不算什麼高級丹藥,只能勉強算得上一品,卻也價格不菲。

好在當今皇上念及慕年為蒼國所做的,為慕年提供丹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