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由於擁有這四種屬性的人極多,所以這四類屬性被稱為「四大魔法屬性」。

2021 年 1 月 16 日

除了四大屬性,還有雷、冰、木、光明、黑暗等稀有屬性。

從那黑袍人的手段來看,他的屬性應該是擁有腐蝕能力的黑暗屬性。

而懷墨當年入學測試的結果表明,他的屬性是「水」。

可惜,他無法感知到魔力,不能修鍊,成不了魔法師,也就沒辦法去感受這水屬性魔法的特性了。

看來,他不僅不能依靠魔法師的身份脫離齊家,甚至連管家都當不上。

齊斷可是歸雲帝國四大英雄之一,爵位是公爵,那可是大貴族。齊家的管家肯定也得是魔法師,只是不需要太強而已。而懷墨的兩個競爭者也都是魔法師,就他不是。

如果不能改變現狀,那等下一任管家確定的時候,他就只能當個最下等的僕人了。

他不清楚黑袍人對他做了什麼,只知道自己似乎剛去鬼門關前逛了一圈。

當他夢到自己被鎖在陰暗潮濕的密室里,他的身體終於有了感覺——餓,非常餓。

至少五天沒吃東西了!

奇怪的是,他並沒有感覺到口渴。

慢慢的,他脫離夢境,睜開眼睛,看到的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密室的門已經被關上,所以沒有一絲光亮。

腳一直泡在水裡,已經失去了知覺。

他張開嘴,想喊,卻沒有聲音。

過了會兒,他恢復了一點力氣,動了動手,手腕上頓時傳來一陣陣刺痛。

「嘶……」疼得他倒吸一口涼氣,出了一身冷汗。

他學過開鎖,但是手上沒有任何工具,指甲又不夠長,根本開不了。

不過,他忍著疼痛,努力地搖晃手臂,使鐵鏈發出一串串聲響,希望以此引起黑袍人的注意。

他現在很需要吃的,否則他很快就會餓死。

黑袍人明顯還不想殺他,否則也不會留著他這麼久,之前也不會lang費口舌說那麼多話,還讓他配合黑袍人進行實驗。

所以只要把黑袍人引來,他就能多活幾天,然後想辦法逃離這裡。

可是,搖了半個小時手臂,也沒聽見任何其他聲響。

他的手腕幾乎要斷開了,皮膚多出破損,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流著。

他的呼吸也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呼出的氣體似乎還帶著血腥味。

終於,他受不了了,不再搖晃手臂,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

剛剛清醒沒多久的意識也漸漸的模糊了。

突然,他聽到了細微的聲響,精神一振。

那是腳步聲,而且是急促的腳步聲。

似乎,還不止一個人。

他現在已經聽不清楚,無法確認是幾個人。

腳步聲響起到結束不到兩秒,然後就聽到砰地一聲巨響,那扇門被人一腳踢開了。

緊接著,兩個人沖了進來。

「叮!叮!」兩聲響。

是鐵鏈被砍斷的聲音。

他身體一輕,向前撲倒,撲進了一個結實而溫暖的懷抱。


「懷墨,沒事了,沒事了。」那是一個有點粗獷的男子聲音,而且很熟悉,「睡吧!沒事了,沒人能再傷害你了。」

「爹……」他在心裡喊道,又一次暈倒了,只是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當他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輛緩慢行駛的馬車上,陽光偶爾透過晃動的車簾縫隙射進來。

馬車很寬敞,能夠容納五六個人,但此時只有兩個人。

除了躺在那裡的懷墨,就只有一個中年人。

中年人衣著樸素,眉頭緊鎖,正小心翼翼地將藥膏抹在懷墨的身上。

懷墨的手腕已經嚴重破損,傷到了經脈,而雙腳都快泡爛了,最嚴重的還是他上半身的刀傷和腐蝕。

那是黑袍人做實驗時留在他身上的,部分傷口的腐蝕已經傷到骨頭上了。

最讓中年人心驚肉跳的是,那傷痕明顯是一個複雜的魔法圖案,也不知道它有什麼效果。

因此,中年人暫時沒治療刀傷,只是消除傷口的腐蝕。

他很快就發現懷墨睜開了眼睛,微微一笑:「感覺好點了嗎?」

懷墨點點頭:「好多了。」聲音有些沙啞,但好歹能發出聲音了。

中年人正是懷墨的養父崔不言,他又說:「你都失蹤十天了,我差點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唉,傻孩子,為了成為魔法師,你怎麼什麼事都敢做?這次竟然和研究禁忌魔法的敗類合作,而且沒有提前跟我說一聲。」

懷墨一愣,原來那黑袍人是研究禁忌魔法的,怪不得會找上他這種特殊的魔法廢材。

研究禁忌魔法的人不僅會找魔法廢材,也會找魔法天才,只要有特殊性,就是他們的目標。

他們之所以被稱為敗類,是因為他們完全無視了實驗品的生命。

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這些敗類手上。

他苦笑道:「爹,你誤會了,我是被抓來的。」

「這樣啊!」崔不言笑了笑,「那是我誤會你了。」

「有東西吃嗎?我很餓了。」

「有。」崔不言打開旁邊的一個包袱,取出一些水和乾糧,一點一點地喂懷墨吃。


懷墨吃著吃著,流下了淚水,活著的感覺真好!

崔不言幫他擦去淚水,嘆道:「經過這事,你以後也別追求什麼魔法了,平平安安地過一輩子吧!哦,差點忘了。」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小塊石墨,塞進懷墨手裡:「這可是你的護身符,以後可別弄丟了。」

這塊石墨就是崔不言發現懷墨時,他懷裡的那塊石墨,這些年一直被他當成護身符放在身上。

只是,被黑袍人襲擊的時候,這個護身符掉了。

重新握著它,懷墨感覺心裡踏實了許多。

突然,他臉色一變,打開手掌,瞪大了眼睛看著石墨,那上面竟然出現了許多細小的裂痕。

崔不言輕咳一聲:「那什麼,小墨呀,別激動……」

「誰幹的?」懷墨的聲音極度冰冷,冷得崔不言都打了個寒顫。

「咳咳,是小少爺,他不小心把它摔裂了,你別多想,他真的是不小心。」

「齊……翎……你個混蛋!」懷墨眼中怒火熊熊燃燒,更是咬牙切齒。

崔不言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畢竟那石墨對於懷墨來說太重要了,那可是與他相伴十幾年的護身符啊!而且,懷墨與小少爺齊翎本來就有些矛盾。

崔不言心裡輕嘆一聲,突然發現懷墨手裡的石墨的裂縫增大了,露出一個雪白的斑點。

… 石墨原本黑漆漆的,還沒有巴掌大,因為懷墨太激動了,用力捏了幾下.

石墨上的裂痕增大了許多,終於掉了很小的一塊。

按理說,石墨裡面也應該是黑色的,可現在崔不言看到的卻是白色的。

崔不言將石墨拿了過來,在懷墨震驚的目光下,用力一捏,捏碎了石墨外面一層,抖掉那些石墨渣,一個白水晶佛像出現在他的手上了。

「這是什麼?」這個世界沒有佛,所以崔不言不認識這是佛像。

但是懷墨認識,但只知道是佛像,並不知道是什麼佛。

他飛快地將白水晶佛像搶過去,相當生氣:「爹,你能不能想問問我的意見再動手啊?」

崔不言尷尬地笑笑:「別生氣,我也是不小心的,太順手了。」

懷墨心裡很鬱悶,陪伴他十幾年的石墨就這樣被毀了。

崔不言又說:「別擺出那個表情,石墨雖然沒了,但是你有這個啊。這個和石墨不是一樣陪了你十幾年嗎?其實,真正陪伴你十幾年的應該是這個玉佩才對,只是我們沒發現而已。」

懷墨勉強接受了這個說法,微微點頭,仔細瞧了瞧這白水晶佛像。

白水晶佛像非常精緻,每一條紋路都非常細膩,給人以溫和慈祥的感覺。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佛這個概念,但在懷墨的前世卻是很多人的信奉佛。

不管佛是否存在,這個白水晶佛像都不應該是這個世界的,而是來自於他的前世。

難道,他死後靈魂穿越的時候,不小心將這個佛像也帶過來了?

可是,他不記得自己曾經擁有過它,而且它還是藏在石墨里的。

這時,崔不言拍了拍他大腿,說:「這個可能跟你的身世有關,一定要好好保存,將來你或許還能找到你的父母。」

懷墨神色一冷:「別提他們,我只有你一個爹。」

「傻小子,血濃於水,不是……」


「我不會找他們的,爹你也別提這事了。」懷墨抬手掀開車窗,看了看外面,只見一排排高大的樹木正慢慢地想後面移動,便問道:「爹,我們這是在哪裡?」

「恆天城東面的森林,再過一個小時估計就能回到恆天城了。」

恆天城,歸雲帝國的首都,全國最繁華的城市之一,齊家所在,懷墨從小生活的地方。

歸雲帝國共分為十二個州,每個州下面有著許多城市、鎮、村,州的政治中心被稱為「州城」,而恆天城便是恆天州的州城,也是帝國的首都。

在這個魔法盛行的時代,每個州城和普通城市都有魔法學院。

魔法學院分為兩種,一種是基礎魔法學院,培養一般的魔法師,對學生的資質沒什麼要求,只要有成為魔法師的資質就行;另一種是州魔法學院,顧名思義,一個州才有一個的學院,培養的都是優秀魔法師,從州魔法學院畢業的魔法師一般都能被重用。

懷墨當初考取的正是恆天州魔法學院,而且是綜合分第一。

州魔法學院的入學考核考的可不只是魔法資質,還有智力、身體素質、應變能力等很多方面。

懷墨除了在算術這一項上分數很低外,其他項目都是高分。

說起他的算術,簡直連五歲小孩都不如,最簡單的加減運算都會出錯。

這一點經常被他的兩個競爭者拿來說事,而這次參與營救他的人里就有一個是他的競爭者。

那人名叫玄真,也是崔不言的養子,此時在另外一輛馬車上。

這次他們搗毀了那個敗類的巢穴,不僅救出了懷墨,順帶救了五個可憐的孩子。

那些孩子年齡都比懷墨小,傷勢雖然沒懷墨重,但到現在還昏迷不醒,要送進恆天城醫治才行。


一個小時后,他們終於來到了恆天城前。

懷墨此時雖然不能走路,但已經能坐起。

崔不言掀開車簾,看著前面那座雄偉的城池。

這座城池高五十米,厚二十多米;大門高十幾米,寬十米,旁邊還有幾個小門。

除了幾座邊防大城,基本沒有比恆天城更雄偉厚重的城池了。

據說,在很久以前,當時歸雲帝國並沒有現在這麼大,而恆天城在當時正好是邊防大城,所以城牆才會這麼高大厚實。

城門上方有塊巨石,上面雕刻著兩個大字:恆天。

城門下,進進出出的人非常多,造成了交通堵塞。

懷墨等人的兩輛馬車安靜混在人群里,緩緩地開進恆天城。

城裡的街道地面都是石板,和城門一樣寬十米,但此時依然顯得有些擁堵。

還好,走過兩條大街后,人就少了下來,而周圍的小攤小販也少了,酒樓茶館卻是多了起來。

馬車速度加快了一些,向恆天城中心區域前進。

在路過一間醫館時,身穿黑衣的玄真停下馬車,帶著那些孩子去看病。

崔不言則繼續帶著懷墨回齊家。

恆天城東部區域是皇宮,而皇宮前面的中心區域則是大貴族們的居住區,齊家就在那片區域,很靠近皇宮的位置。

齊家的直系子弟非常稀少,除了家主齊斷,就只有一個小姐齊舞和少爺齊翎,而小姐齊舞並不住在齊家。

懷墨和少爺齊翎關係相當差,經常吵架,甚至打架,這也是他不想當齊家管家的一個原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