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用膝蓋去想也知道,大家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2021 年 2 月 2 日

可這還不算完,在寫到夸夸其談的政客這句話時,旁邊還配了一張圖片,恰巧是大門緊閉的葛朗泰侯爵府。而且那個拍攝的傢伙用心極其險惡,故意使用了一個從下往上拍的角度,使得侯爵府大門顯得特別高高在上,特別冰冷無情……

「該死的佚名,我要把他扔到海里去喂鯊魚!」一瞬間的目瞪口呆之後,葛朗泰侯爵徹底歇斯底里的暴走,直接把整張報紙撕得粉碎。

毫無疑問,原本默默無聞的克麗絲汀,在這期晚報發行之後。必然會獲得那些平民的敬仰和信任,甚至在一夜之間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英雄。

而與之相反,本來最近就名譽受損的自己,又被這份晚報當做靶子攻擊了一次。鬼才知道這份晚報發行之後,有多少人會看到那張大門緊閉的照片?

「該死的!該死的!」一想到這些,葛朗泰侯爵都有種暴跳撞牆的衝動了。要知道僅僅一個多月後,就是議員選舉的正式投票日期。如果不能在這段時間內及時挽回聲譽……

「大……大人……」加利管家在旁邊結結巴巴的,滿臉蒼白不知道該說什麼。「其實,其實事情沒有我們想得那麼糟糕,至少那隻猴子的晚報社快要倒閉了,而且您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我們抓住機會多做一些慈善救災的事……」

沒錯,因為這句話,原本歇斯底里的葛朗泰侯爵,卻突然詭異的冷靜下來。

在客廳里來回走了幾步,他突然下定決心似的轉過頭,滿臉扭曲的咬牙道:「加利,給我準備五萬金幣,十噸小麥,還有大量的救助物資,看來我們必須要加大投入挽回聲譽,真是可惜,便宜那些只知道吃的賤民了!」

「這麼多?」加利管家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即使對於財大氣粗的侯爵大人來說,也有些吃不消。


「我知道,但現在是關鍵期。」葛朗泰侯爵也有點肉痛,卻還是咬牙切齒道,「另外,你到港口去守著,收購外島運來的所有紙張和油墨,提高價錢,有多少買多少。」

「如您所願。」加利管家立刻躬身領命,比起假惺惺的慈善作秀,他更喜歡這個惡毒的計劃,也許用不了多久,那個小白臉就只能守著印刷機,卻根本印不出一張報紙來了。

「很好,錢不是問題。」葛朗泰侯爵冷笑一聲,扭曲的臉上充滿了惡毒,「或許,我還應該請小丑大人幫忙,讓最近的海盜襲擊變得更猛烈一些,尤其是那些運輸紙張油墨的商船,一艘都不能放過。」

「您的意思是?」加利管家怔了一怔,卻又頓時眼睛發亮。

完美的計劃!有了海盜們在外海的瘋狂襲擊,紙張和油墨就會再度價格飛漲,原本就捉襟見肘的晚報社,將會面臨越來越大的經濟壓力,直到徹底停止發行為止。

「沒錯,當他們老實閉嘴之後,就再沒有人能阻止我成為議員。」葛朗泰侯爵微微眯起眼睛,怨毒陰險的冷笑著,「而等我成為議員之後,我會有一百種辦法慢慢收拾他們。」

「您說的對極了。」加利管家終於心服口服,發自內心的低頭行禮,「大人,我已經迫不及待了,也許在短短一個月後,我就能看到您成為最高議員的美妙情景了。」

「那只是第一步,難道我要和那些蠢豬分享權力嗎?」葛朗泰獰笑著站在窗檯旁,正午的刺眼陽光下,他居高臨下的俯瞰著象牙島全景。

也許是看到他的出現,幾個剛剛得到麵包的孤兒歡呼跳躍著,滿臉激動的拚命揮手:「侯爵大人,感謝您的幫助,如果沒有您的話……」

「那是我應該做的,孩子們,願你們一切順利。」葛朗泰侯爵微笑著回答,充滿仁慈的蒼老面容之下,卻隱藏著比惡魔還要邪惡的醜陋——

「看到了嗎?這就是愚蠢的平民!該死的黃皮猴子,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所謂的民意選舉,歸根到底就是金幣的勝利!」

————————————————————————

今天也是三更,水水在很認真的碼字,也請大家多多支持。(未完待續。。) 其後,一批修佛者以對佛果有強烈的無明貪著故,不辨佛魔香臭,無明染着,入邪行大坑。其心並不存有惡意,但因無智慧故,不僅身行顛倒邪行,心亦顛倒,行邪行矣言說邪法。如蓮花生於屍林修行終生,不可謂於佛法不執着,但所行卻不如法,於末法時代無名師故,非其咎也。

雙修就是將男女接觸時的短暫樂受迴向禪定,使得能在此短暫的神經興奮狀態下獲得所謂的樂禪定,並認爲如此保持定覺不失便是佛境界(密宗稱其爲灌頂,這是毀佛罪過五逆。灌頂是具足十種佛所代表的一切正法的意思)。這是密宗修者在修瑜伽的過程中被五陰魔中的淫慾魔誘惑入了魔境,魔境在塵緣中轉轉變化而成的邪法。密宗行者本來是佛弟子中最勇猛精進的,多年的修行成果最終被魔王竊取甚是可惜。

如《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言:“善男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得念、失念無非解脫,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癡通爲般若,菩薩、外道所成就法同是菩提,無明、真如無異境界,諸戒定慧及淫怒癡俱是梵行,衆生、國土同一法性,地獄、天宮皆爲淨土,有性、無性齊成佛道;一切煩惱畢竟解脫,法界海慧照了諸相猶如虛空。此名如來隨順覺性。”

首先這裏的淫並非專指男女邪行,而是表法一切欲貪之行。而淫怒癡之所以在佛亦是梵行,是因爲佛生來菩提心圓滿,於一切法前金剛不動,一切心念之火皆如鏡中之火,縱火勢再大,唯見火光不覺其熱。這是功德力和菩提心共同起用的結果。不是將樂受迴向可以比的。

後者只是心法,凡是心法皆無常且無有功德。男女雙修既不能增長智慧,又徒然消耗福報,久行令色身諸根失調。而沒有修過禪定的人誤行此道則淫意亂生不得安穩,當生即遭地獄果報,不可不慎。


尚未得首楞嚴三昧的人讀密宗的所謂無上瑜伽部,或因愚癡故,因錯就錯,爲其所染;或因欲觀其境而淫慾念起,如中陰身投母迅疾入於魔境,初不覺其苦,漸而心不復定,**四起,遍燒其頭,燒蝕空洞不堪忍,其以手塗臉,欲滅其火,大火遂尋其手燒燃而上,漸而燒至全身,墮於火獄而不能出。

密教講“身、口、意三密”,學過內家武術或氣功的人都知道,所有的氣功不管多麼複雜都離不開“身、口、意”。身密也叫“身印”,行、走、坐、臥,任何一種動態,都可以看做身印;你心裏想的,例如你走周天也行,不走周天也行,精神集中也好,思想亂跑也好,都是一種心印;發出的聲音叫做“聲印”或“真言”,真言即符咒中的“咒”,例如六字真言。

全部佛法分爲教、證二法,顯教爲教法,密乘爲證法!互爲表裏,直趨菩提!

顯密二宗最大不同點,在修持上之傳承與儀軌。顯宗理論固然有師承傳授,而修持法門不一定要嚴格之師承、儀軌;如瑜伽之五重唯識觀,天台之大小止觀,即無師承亦可自習。反之,密宗之儀禮繁複,世界諸宗教中無出其右者,自初皈灌頂至金剛上師有一定之程序,不可躐等,與顯教之簡易方便迥異其趣。

就教義而言,顯教爲應身佛說法,密宗則以法身佛說法。依顯教修行者,認爲須經三大阿僧只劫,修六度萬行始得證佛果;依密宗者,則認爲僅修三密之妙行,現生即可成佛。

密宗是讓世俗大衆感到最神祕,最具神奇法力,最嚮往崇拜的佛教流派。

許多氣功大師,大多與密宗有着深厚的淵源關係。

藏密開山祖師蓮花生大士,曾在千年前留下懸記:“當鐵鳥騰空,乃密法大興之時。”

顯然這個預言,已經實現了。現在我們每天擡頭,就能看到飛翔在天空的“鐵鳥”!

但是千年前的西藏,蓮花生大師,卻預知道了千年後的航空交通工具“鐵鳥騰空”!

普佑護國法師——“釋迦佛之顯教法門,已盛行過。將來是大密宗法門。要盛行到全世界。”

許多高僧大德亦曾對密宗加以肯定及讚歎。太虛大師曾雲:“然真空間妙極於禪宗,而假門妙極於密宗,故行證之妙門,獨以此二爲崇。”

淨土宗大德夏蓮居老居士曾言:“密淨雙修最好,萬修萬人去。”

佛說八萬四千法門,略分顯密二宗。顯乃密之門戶,密爲顯之究竟解脫。又顯教經共以密咒總攝諸佛密意,密宗法本復而顯教知見以爲基礎。故佛法雖分顯密,其實如表與裏,如外與內,圓融無二,不能分別。一起分別,即非佛法。然因衆生業識分別故,佛隨順衆生不同因緣根器,開示顯密諸法,引入究竟之地。佛子當把握顯密諸門,深入無上心地,方得體會諸佛密意,圓證無上菩提。

密法之“密”,是人們自心的祕密,此自性之境界禪意高深,凡智難測。“在大乘各宗中,此(密)宗之教法最爲高深,修持最爲真切。常人未嘗研,輒輕肆貶謗,至堪痛嘆,餘於十數年前曾聞《密宗儀軌》嘗輕致疑議。以後閱《大日經疏》,乃知密宗教義之高深。”


以西藏佛家密宗爲代表的密宗功夫不同於一般社會上流傳的氣功。密宗功法有這樣一些特色:

傳功時重視師徒祕傳。較高級的密宗功法都十分強調“未經灌頂,不得自修”,否則盲修瞎煉,不但陡然無功,還可能走火入魔,導致出偏差。所以,上乘密宗功夫每修一步,必有一次灌頂,以此獲得上師的口訣和指導。

修功時講究“三密相應”。“三密”,是指修煉的“身體(身)”、“嘴巴(口)”、“思想(意)”。時刻要留心修煉時身體保持一定姿態,口中根據不同情況,或靜默,或唸誦各種密咒,頭腦中還要專心觀想種種事物或佛、菩薩的形象。不管你修什麼密法,身、口、意這三者互相默契配合是至關重要的。唯此,才能產生特異的大效用。而“三密”當中,又以“意念”作用最爲特殊。密宗功法有不可勝數的觀想內容和方法,這是任何其他氣功所沒有的。

密宗禪定功夫,固然重視修氣、煉氣,並且通過煉氣,的確能產生奇特的祛病、健身、開發智力的作用,但是,密宗氣功的最終目標不在求長壽,而且追求佛教所謂的“涅槃”,或絕對無憂慮、無限制的自由和幸福。修習密宗功特別重視對“空”的覺悟。

上乘的密宗氣功修煉,往往要藉助男女兩性雙運之通。這是頗爲獨特的修法。雙修的內容,雙修者應具備的各種條件,是有極其嚴格的規定的。未經師父密訣或者功夫未到一定火候者,是不可以也不可能修成這步功的。密宗認爲,這是“即生成佛”的捷徑之一。

密宗氣功由於以佛教思想爲基礎和指導,一般不談神通,也不主張修煉者追求神通。但客觀地講,密宗與其他氣功相比較,更容易出現大神通,這也是爲什麼密宗更加使人神往的原因之一。

就神通而言,白教的“靈熱成就法”,據說就很神。當修煉者達到了“正安止”這一境界時便自然而然會“從此免除百病、衰老及其他生理損耗,久而久之,能獲得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和宿命通等等特異功能”。當修行者體內各個脈輪被靈熱之火融化之後,他會出現所謂“八種果證”,

即力大無比,入火不焚,入水不溺,足捷身輕,飛行自如,全身透明,身化虹光,全身九竅(即頭上七竅再加上大小便出口)自然關閉耳記憶清晰,身體自由進出土地、岩石、水域。這樣的功夫和小說中孫悟空的能耐差不多,着實神奇、令人嚮往。

《青史》記載,蓮華生大師的徒弟中有二十五人最後得到了很大成就。其中納朗多傑堆郡、思朗加祛央等人,能在空中自在飛行,入巖無阻,入水不沉。著名的神通大師米啦日巴及其弟子岡波瓦,都有在同一時刻分身到不同地方的功夫。

紅教的“大圓滿法”,如果修行有素,能得到一種神通——“虹化”,也就是一個人可以隨心所欲地把自己的身體變成像彩虹一樣,飛來飛去;功夫稍差一些的人,到臨死的時候,他能身體化爲光,一點點散去,最後只剩頭髮、指甲在世。

而大輪明王的無疑是繼金輪法王后,練龍象般若功練的最好的人,龍象般若功載於龍象般若經上,份屬密宗裏至高無上的護法神功,共分十三層,大輪明王是繼金輪法王后不世的武學奇才,潛修苦學,進境奇速,將龍象般若功練至第十層。

其外功掌力強悍兇勁,具有十龍十象的巨力,每一招都重有千斤之力,威力無比。每招都有十龍十象的威力。這功夫循序漸進,本來絕無不能練成之理,若有人得享千歲高齡,最終必臻第十三層境界擁有“十三龍”“”十三象”之力,只是人壽有限,密宗中的高僧修士欲在天年終了之前練到第七層、第八層,便非得躁進不可,這一來,往往陷入了欲速不達的大危境。 北宋年間,藏邊曾有一位高僧練到了第九層,繼續勇猛精進,待練到第十層時,心魔驟起,無法自制,終於狂舞七日七夜,自終絕脈而死。

大輪明王的“龍象般若掌”掌力具有十龍十象的巨力,每一招都重有千斤之力,威力無比。每招都有十龍十象的威力。


三人從布達拉宮出來,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鄭海生道:“宮大叔,我們來這裏也有一段時間了,還是抓緊去看望你的族人吧。”

宮連水淵眼睛望着遠方道:“也是,是時候該回家了。”

說罷,三人策馬揚鞭往西北方向趕去,揚起一路塵土。

鄭海生早就問過宮連水淵,他的家鄉到底是怎麼樣的,現在鄭海生雖然感受到了雪域高原的神聖聖潔,但是對宮連水淵的家鄉還是充滿了嚮往。

在宮連水淵口中,草原的天空永遠都是那麼美,從淺藍色到寶石藍,變化莫測,但每一種顏色都有它獨特的風味,這麼美的景色難免會使人心情愉快。

遠處,爲露的霞光中,馬匹在小丘上吃草,幾頭奶牛在山坡下舒懶地躺着,偶爾聽到馬的幾聲嘶鳴。一望無際的草原被這些牲畜點綴的生趣盎然。火紅的太陽從草原升起之後,開闊平緩的大地反射着遍野的綠色。

琥珀色的陽光溫暖而晴柔,幾個藏族服飾的年輕男女縱馬揮鞭,矯健如飛,綻開他們略帶羞澀純淨的笑臉。而珍珠般潔白的羊羣,滾滾流動着,彷彿一朵朵疏淡飄逸的雲,在層瀾疊涌的綠浪裏泛起微漪……

鄭海生和木靈雲聽着宮連水淵的描述腦海裏就浮現出一幅美輪美奐的圖畫。

趕了三個時辰的路,宮連水淵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大聲道:“爬過前面的的這座山,就到了。”激動之情溢於言表。畢竟這是他的故鄉,是他日思夜想,魂牽夢繞的地方。

木靈雲似乎也很激動,道:“宮大叔,那我們加緊趕路吧!”

“好的”宮連水淵道,隨着“駕駕”的聲音,三人向山腰奔去。等翻過高山,眼前卻沒有出現宮連水淵所說的牛羊、馬匹,更沒有漫山遍野的格桑花,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工地,一眼望不到邊……

工地上一片沸騰!紅旗招展,人聲鼎沸,炮聲隆隆,馬聲蕭蕭。堤壩上幾座重型高樓伸着巨臂。提着龐大的石塊和木頭構件在空中不停地移動;冰河裏,熱氣騰騰;開山、運石、清底、工地的工人,搬的搬、擡的擡。後面還有監工拿着長鞭子隨時抽打着動作慢的工人,甚至有人摔到了,那些監工還會用鞭子一邊不停的抽打,一邊大罵:“起來,快起來,裝死啊,老不死的。”再看那人已經是六七十歲的老者,被鞭打的皮開肉綻,慘叫不斷……

鄭海生看到那監工如此窮兇極惡,心中頓時感到怒不可遏,幾個起落就到了那監工面前。只見這監工面目猙獰,凶神惡煞一般。他正舉起長鞭再次向地上的老者抽去,但這次長鞭卻沒有抽到老者身上,也沒有聽到老者的慘叫,他的長鞭居然在半空中被人輕易的抓住,他這纔看到眼前突然站着一個少年,看上去也就二十不到的年紀,他開口怒罵道:“你想找死嗎?敢抓爺爺的鞭子。看我不把你抽成兩半。”

鄭海生冷笑道:“你倒是試試啊?”

監工用力抽動長鞭,長鞭卻紋絲不動,他運力再抽,長鞭就像生根了一樣,他的額頭開始冒汗,這時,鄭海生道:“既然你這麼喜歡你的鞭子,那就還給你!”說完手中鞭子一鬆,監工運足全力再奪鞭子,這時候鄭海生一鬆,他的身體立刻向後倒去,跌了個“狗吃屎”,一副狼狽樣……

這時候,宮連水淵和木靈雲也趕過來了,宮連水淵一眼就認出地上的老者,失聲道:“貢布大叔,怎麼是你?”那老者年事已高,又勞累過度加上被監工的一陣毒打,意識已不太清醒,只聽他道:“你是誰?你認識我嗎?”

宮連水淵扶起他道:“我是宮連水淵啊,小時候經常跟在你屁股後面的宮連水淵。”

貢布大叔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睜大眼睛仔細端詳眼前的人,努力的分辨着,過了好一會兒才分辨出來,他的身體不由地顫抖起來,激動地道:“你真是宮連水淵,你終於回來了。”

宮連水淵激動地道:“是的,貢布大叔,我回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那監工帶着其他數十個監工圍過來,把他們四人圍在中間,那監工道:“就是這小子來搗鬼,還搶了我的鞭子。”

鄭海生一看,這些監工個個身高八九尺,面目猙獰,不可一世。十幾個人不由分說,手中的鞭子就向自己身上抽來,鞭子劃破空氣,夾帶着尖銳的風聲,像長了眼睛一樣,向鄭海生身上抽來,每一鞭都足以使人皮開肉綻,他們彷彿已經看到眼前的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滾,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但是沒有人在地上打滾,也沒有人慘叫。他們的鞭子在半空中就被眼前的少年抓住。他們在鞭子上都下過不下十年的苦功,爲了練的這一手鞭子,他們也吃過苦,不知道抽斷過多少根鞭子,手上厚厚的老繭就是他們刻苦練武的證明,他們自信自己的鞭子就像長了眼睛一樣,想讓它到哪裏就到哪裏,也不知道有多少工人吃過他們鞭子的苦頭,甚至被活活打死,更何況是十幾條鞭子一起“招呼”一個人,但是現在這十幾條鞭子居然一瞬間被一個少年全部抓住,他們甚至都沒看清對方是怎麼出手的,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些監工不可一世慣了,那栽過這樣的跟頭,他們惱羞成怒,運起內力去奪鄭海生手中的鞭子,突然覺得自己的內力被對方化解的無影無形,如石子投入大海,反倒對方的內力如排山倒海般向自己涌來,長鞭瞬間從中間崩斷,他們被對方的內力擊中,紛紛被彈出兩丈開外,倒在地上,胸口一陣劇痛,鮮血狂噴而出。

鄭海生冷冷道:“這次且饒你們性命,下次再讓我遇上,定取你們的狗命。”

他又來到宮連水淵面前。道:“宮大叔,看來此地發生了鉅變,這位大叔又身受重傷,我們還是先離開此地,弄清楚原委再做打算。”

木靈雲也道:“鄭郎此話有理,宮大叔,我們還是先帶着這位大爺離開這裏吧。”

宮連水淵背起貢布,道:“我們走。”一行四人離開工地朝來時的路上返回而去。

四人翻過大山,看到山腳下有一頂帳篷,宮連水淵道:“我們先去那裏休息一下吧,貢布大叔傷的很重,不適合長途奔波。”

鄭海生道:“宮大叔所言甚是,我們就在此借宿一晚吧。”宮連水淵走上前去,迎接他的是一對年輕夫妻。

鄭海生和木靈雲只見他點頭吐舌,跟年輕夫妻一陣“嘰裏咕嚕”,年輕夫妻微笑點頭。宮連水淵走回來道:“他們是剛到這裏放牧的,已經同意我們借宿了。”

木靈雲道:“怪不得我們來的時候還沒有看到這裏有個帳篷。”

宮連水淵道:“我們走吧”。說完扶着貢布大爺四人一起走向帳篷。

木靈雲仔細觀察這是一頂普通的帳棚,比較矮小,呈正方形,用木棍支撐高約半丈多高的框架;上覆黑色犛牛氈毯,中留一寬五寸左右、長半丈的縫隙,作通風采光之用;四周用犛牛繩牽引,固定在地上;帳房內部周圍用草泥塊壘成矮牆,上面堆放着青稞、酥油袋和幹牛糞。

宮連水淵向鄭海生和木靈雲介紹道:“這兩位是次仁和卓瑪,他們是一對放牧爲生的年輕夫妻。”

然後他又向次仁和卓瑪介紹海生和靈雲。雙方打過招呼。鄭海生和宮連水淵就爲貢布檢查起傷勢來,貢布已七十多歲了,本來就年事已高,加上過度勞動,體力透支,又被折磨得傷痕累累,病情不容樂觀,幸好他遇到的是鄭海生和宮連水淵。

他們倆都是絕世高手,又都懂醫術,只要到了他們手裏,恐怕到閻王爺那裏拉個人回來也不是什麼難事。鄭海生先爲他輸入真氣,宮連水淵則給他內服外用藏族療傷的聖藥。如此三天之後,貢布的傷已經完全治癒了。三人懸着的心也總算落地了。

三天後,大家齊聚一堂,坐在藏式方桌邊,卓瑪拿一隻鑲着銀邊的小木碗放在每人面前,接着提壺給每人倒上滿碗酥油茶,宮連水淵開口問道:“貢布大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們的家園變成了工地,而你卻在工地上做苦力?”

貢布長嘆一聲道:“一言難盡啊,自從你們遷移後,剩下我們這些想落葉歸根的老骨頭,但是天災沒有熄滅我們的信心,人禍卻比天災更甚。”

宮連水淵道:“您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

這時,卓瑪再提壺,大家端起碗來,輕輕地往碗裏吹一圈,然後呷上一口,木靈雲覺得酥油有種特有的、怪怪的羶味,等第二次再喝又覺得甜甜鹹鹹的,有比較濃的奶味。

貢布接着道:“有一天,突然來了一羣窮兇極惡的人,他們拆毀了我們的房子,說是要在這裏爲大輪明王建造宮殿,還強迫我們爲他們做苦力”。

鄭海生奇怪道:“大輪明王?大輪明王是誰?”

貢佈道:“大輪明王是密教金剛宗,同時也是的國師,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無人敢反抗他。”

這時候,卓瑪第三次提壺,大家呷上第二口酒,木靈雲覺得越喝越有味,索性多喝了幾口…… 我們沒錢了!

一大清早,剛剛在牛頭人們歌唱聲中醒來的林太平,還沒來得及推開正偷偷爬上床的夜歌,就得到了一個糟糕透頂的壞消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