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甚至王建國在提出這個條件的時候,腦子裡頭都想好了,等羅俊楠完成這三天的保鏢任務后,就讓他領著主管隊長的頭銜,去西坡公司那邊做個清閑的保安隊長,管管那些弔兒郎當的,在區里各個停車場、小區執勤的老伯伯打發時間……

2021 年 1 月 6 日

反正聽佟總在電話裡頭的意思,羅俊楠暫時應該不會被開除了,佟總看中了他的強悍身手,升到高級保安的級別,早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拿這個東西做個順水人情,怎麼算都是自己賺大了……

越想越覺得得意,王建國笑得很開心,卻沒注意到羅俊楠微微上挑的嘴角。

王建國有自己的考慮,羅俊楠也有自己的想法,留在西坡區做這個勞什子主管隊長,他既然點頭應了,就絕對有自己的把握能在這個職位上『混』的風生水起!王建國以為自己又給羅俊楠加了個套子,卻不會想到,自己其實是引狼入室了。

好么,當爹的放虎歸山,當兒子的引狼入室……羅俊楠這個掃把星,還真就專克王家的男人了。.

就在羅俊楠無所事事的時候,王建國卻已經進了自己辦公室斜對面的一個空房間,一進房間就把『門』反鎖了起來,然後翻出一個電話號碼,直接就撥打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從那頭傳來了一個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喂,小王,找我什麼事情?」

「佟總,從總部下來的那三個保鏢,他們……他們受傷了。」王建國面對這個佟總的時候,語氣顯得有些弱弱的,「一個鎖骨移位,另外兩個估計也是手臂受了傷,應該是骨折了……」

「什麼?」電話那頭的佟總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驚訝地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那三個保鏢都受傷了……」

「怎麼傷的?」

「讓人打的……」

「誰動的手?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還沒出任務吧?幾個人動了手?是公司的保安?」佟總噼里啪啦問了一大堆。

而王建國則舉著手機訥訥的說道:「這……佟總,動手打人的雖然是我們公司的保安,但並沒有幾個人動手……是一個人,是一個人打傷了他們三個,他自己毫髮無傷,那三個保鏢全都送醫院去了……」

「開玩笑吧你?!」佟總顯然是受到了刺『激』,根本不相信,「他們三個讓一個人放倒了?你確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我哪敢跟您開玩笑啊……」王建國苦笑道:「實話跟您說吧,動手打人的那個人,就是您昨晚打電話問的那個人,咱們公司的中級保安,現任大壩縣仙游鎮工地保安隊總隊長的羅俊楠,就是他動手打的人。」

「……」佟總沉默了下去,這個時候他已經不再懷疑了,王建國不可能跟他開這樣的玩笑!

佟總足足沉默了將近一分鐘,才問道:「這個羅俊楠的底細,你到底『摸』清楚沒有?」

「暫時還沒有……」王建國小心地說道:「六年前他離家出走,在這之前的資料都能查到,唯獨查不到他這六年時間的任何蛛絲馬跡,我懷疑……他的資料被上頭的人調走了,他也是從部隊出來的人。」

「安排個時間,我過去跟他見一面。」佟總頓了頓說道:「這種人用好了,是一把鋒利的軍刺,用得不好,可就是傷人傷己的雙節棍,這樣吧,十天後我去一趟昇平市,你安排下吧。」

「好的……」王建國答應一聲,緊接著就說道:「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佟總,那三個保鏢全都受傷入院了,咱們是不是該再派三個保鏢過來一下?僱主的定金都收了……」

「沒人了,除了他們三個,其他都有任務出去了。」佟總想了一下,問道:「那個羅俊楠的業務水平怎麼樣?」

……

「什麼?讓我代替那三個三腳貓去做保鏢?開什麼玩笑!」羅俊楠的一雙眼珠子登時變圓了,幾乎沒有半點的猶豫,直接就搖頭拒絕了王建國的要求,「這麼丟人的事情我可不幹,你們愛找誰找誰去,大不了老子辭職不幹了!」

「可這件事情還不是你鬧出來的?」王建國耐著『性』子說道:「要不是你打傷了他們三個人,我能找你去頂替他們?更何況,怎麼說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該『挺』身而出的時候,可不能猶豫啊!」

「不行,這件事情說什麼我都不會答應的,除非……」羅俊楠眼珠子一轉,明顯留了商量的餘地。

果不其然,被佟總下了死命令的王建國,這會兒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點頭說道:「除非什麼?有什麼要求你只管提,只要是我能答應你的,我都會盡量滿足你……快點說吧,距離報道的時間不多了。」

「除非,你同意把仙游鎮的那些保安全都『交』給我來指揮。」羅俊楠咂了咂嘴巴,獅子大開口了。

王建國哪敢答應羅俊楠這樣的要求?當下就把頭搖地跟個撥『浪』鼓似地,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這不可能!這幫人要是『交』到你手裡,指不定還會惹出多大的麻煩,除了這件事情,其他的條件都好商量。」

「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羅俊楠聳聳肩膀直接站了起來,「你還是另請高明吧。」

「先別急,有話好好說嘛。」王建國被羅俊楠折騰的一個頭兩個大,他『揉』著太陽『穴』說道:「要不這樣吧,你家裡的情況我也了解過一些,你父母對你的期望還是『挺』高的,聽說現在酒廠要收回宿舍樓了,我幫你解決住房的問題怎麼樣?」

「我又不是租不起房子,用得著你來幫我安排?」羅俊楠嗤笑一聲,壓根兒不心動。

然而,王建國卻笑了笑說道:「如果是我安排公司的人上『門』拜訪,說你升了主管,現在一個月薪水一萬二,公司還有五險一金,外帶住房分配的話……你覺得怎麼樣?」

「……」羅俊楠楞了一下,低頭沉『吟』了片刻,隨後抬頭望著王建國說道:「我不會騙我爸媽的。」

「不,不是騙人,是真的。」王建國微微一笑,認真地說道:「只要你答應接下這個任務,去保護僱主三天時間,等你三天後任務完成回來,我就升你做西坡區保安大隊的主管隊長,在西坡那邊僅次於三位總經理,月薪一萬二,高級保安職稱,五險一金和住房都不成問題,你覺得怎樣?」

「這樣……會不會太高調了?」羅俊楠有些心動了,這些頭銜和待遇一旦砸到自家兩位老人的頭上,先不說別的,光是那一份自豪勁兒,就能讓爹媽多活好幾年,至少能讓他們看到生活的希望。

無論羅俊楠在外面做了多大的買賣,賺了多少錢,都比不過能讓家裡二老安安心心的過完剩下的人生。

當了一輩子酒廠員工,末了連『門』衛都不能做的父親,對他們而言,主管的頭銜已經足夠讓他們開心很久了。

心思急轉之下,羅俊楠漸漸的有了決定,他點點頭說道:「如果這樣的話,那麼這個任務我接了!」

王建國眼眸中閃過一絲玩味的笑意,連仙游鎮一百多個保安都不肯『交』到羅俊楠手裡的他,怎麼可能會讓羅俊楠大權在握?西坡區公司保安大隊主管隊長的頭銜聽起來似乎蠻唬人的,但實際上這個職位已經空了兩年多了,一直沒有人能頂替上去。

原因之一,便是這個職位本該掌握的權力,都被西坡公司那邊的一位副總全部收走了,原本能垂管西坡公司旗下近千名保安的主管隊長,最後就成了一個擺設的職位,根本沒有任何的權力。

甚至王建國在提出這個條件的時候,腦子裡頭都想好了,等羅俊楠完成這三天的保鏢任務后,就讓他領著主管隊長的頭銜,去西坡公司那邊做個清閑的保安隊長,管管那些弔兒郎當的,在區里各個停車場、小區執勤的老伯伯打發時間……

反正聽佟總在電話裡頭的意思,羅俊楠暫時應該不會被開除了,佟總看中了他的強悍身手,升到高級保安的級別,早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拿這個東西做個順水人情,怎麼算都是自己賺大了……

越想越覺得得意,王建國笑得很開心,卻沒注意到羅俊楠微微上挑的嘴角。

王建國有自己的考慮,羅俊楠也有自己的想法,留在西坡區做這個勞什子主管隊長,他既然點頭應了,就絕對有自己的把握能在這個職位上『混』的風生水起!王建國以為自己又給羅俊楠加了個套子,卻不會想到,自己其實是引狼入室了。

好么,當爹的放虎歸山,當兒子的引狼入室……羅俊楠這個掃把星,還真就專克王家的男人了。. ?從保安成了臨時的保鏢,羅俊楠自然從公司的後勤部『門』領到了一套嶄新的行頭,黑西裝、黑皮鞋、白襯衫、紅帶領,外加一副據說是高檔貨的黑墨鏡,臨走之前王建國給了羅俊楠一把車鑰匙,告訴羅俊楠說:「這是僱主昨天派人開過來的,你給開回去吧,車子不便宜,可別糟蹋了。(.)」

於是,穿戴一新的羅俊楠在鏡子前面擺『弄』了一下領帶后,就拿著車鑰匙下了樓,在公司『門』口按了一下開鎖鍵,只見那停車場上一輛停放在白『色』金杯麵包車旁邊的黑『色』越野車閃了一下。

羅俊楠拎著鑰匙瞅了好一會兒也沒能認出這鑰匙上頭那個標識的品牌,只知道有點像是保時捷品牌的樣子。

下了台階走過去,近了之後才發現這輛車有點大,輪廓看起來很男人,估計車主應該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吧?

開了『門』上了車,羅俊楠四下里打量了幾眼,車內的裝潢很沉穩,但為什麼會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呢?估計是有錢人的惡趣味,帶著小姐在車裡玩車震吧?嘴角掀了掀,發動車子掛檔倒車,當年省吃儉用考來的駕照,總算有了用武之地……

「好傢夥,勁兒夠足的!」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就跟脫弦的利箭般躥了出去,僅僅幾秒鐘后,車速就從零直接跳到了一百碼,就算羅俊楠對汽車的品牌沒什麼認識,也知道這絕對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僱主是男是『女』,王建國都沒有告訴羅俊楠,只是給了羅俊楠一張證明和任務報道的地點地址,就把羅俊楠給打發了。

幸好車上裝備了衛星導航,這讓對昇平市不是很熟的羅俊楠暗暗鬆了口氣,在一路『您已嚴重超速』的警告當中,羅俊楠開著車呼嘯著來到了市區一戶佔地面積最少一千五百平方米的獨立大院『門』前,『門』口沒人守著,但卻有五六隻監控探頭全方位對準了大『門』,哪怕連半點的死角都沒有。

車子剛在『門』口停下,緊閉著的,黑『色』的大鐵『門』就被人從裡面拉開了,從裡頭出來一個三十多歲年紀的男人,瞅了瞅『門』口的這輛車,也就退後了一小步,朝駕駛座上的羅俊楠招招手示意他開進來。

羅俊楠還是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人家,開車穿過高大的院『門』,水泥路兩旁就是停車的車位,一眼掃過去,院子裡頭至少停著五輛各種顏『色』、各種款式的車子,有張揚的跑車,也有沉穩的轎車,尤其是那輛一對翅膀中間加個字母b的車子,給羅俊楠一種貴壓群雄的感覺,應該是這些車子當中價值最高的一輛。

但很遺憾,羅俊楠依舊不認得這輛車到底是個什麼牌子……

在那男人的指引下把車靠邊停下,羅俊楠從車上跳下來,環顧了一圈四周,朝那男人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興宏保安集團的保鏢吧。」這男人倒也誠實,一點幽默感都沒有,乾巴巴地說道:「不是說有三個人嗎?怎麼只有你一個?剩下兩個去哪了?」

「哦,我是臨時頂上來的,那三個傢伙讓我不小心打傷住院去了。」羅俊楠隨口應了一句,也不管這男人愕然的眼神,直接問道:「僱主在哪呢?是男的還是『女』的?」

「你是頂替的?」男人瞅了瞅羅俊楠,倒也沒說什麼,「把你的證明給我看一下,干先生已經等你十幾分鐘了。」

羅俊楠拿出王建國給他的證明,確認了羅俊楠的身份后,這男人便領著羅俊楠穿過了『門』口的院子,進了前面一幢佔地面積極大的歐式風格的別墅,客廳裡頭就有人在等著羅俊楠。

「干先生,興宏保安的保鏢來了,但是……好像他們那邊出了點狀況,只來了一個人。」

客廳內白『色』的進口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一雙皮鞋蹭亮蹭亮的,雖然都是西裝皮鞋,但這人身上的行頭,卻明顯要比羅俊楠身上的衣著高檔了不止一個層次。

這是個五十多歲年紀的男人,方方正正的國字臉,濃眉大眼的看起來倒像個正派的人物,頭髮也不知加了什麼東西,烏黑髮亮地還往後面梳,看起來倒像是電視裡面演戲的演員……

干先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中等的身材、中等的個子,眉目間卻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嚴感,一般人站在他面前,估計還真的不敢開玩笑,或者說是不自覺的就會讓自己變的束手束腳。

據說,這就是氣場,許多普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你就是那個打傷了三個頂級保鏢的羅俊楠?」干先生一開口,就知道公司方面已經提前打電話通知過他了。

羅俊楠倒是沒被他身上的氣場影響到什麼,點點頭便說道:「我就是羅俊楠,需要保護的就是你么?」

「不是我,是我的『女』兒,干『露』『露』。」干先生皺了皺眉頭,似乎對羅俊楠隨意的態度有些不滿,但他並沒有對此說些什麼,而是說道:「你是老佟推薦的人,按理來說,我應該對你完全信任才是,但必要的考校,還是有必要進行的。」

這邊干先生話音剛落,之前帶著羅俊楠從外面進來,似乎只是個小工的男人,卻忽然間神情一肅,閃電般出手抓向了羅俊楠的左手手臂,動作之迅速,角度之『精』准,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很顯然,這個裝作『門』衛的男人,根本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然而,很少有失手的他,這一次卻失手了,羅俊楠滑溜地像是一條泥鰍,手臂一甩就直接甩開了他的手掌,前一秒還是泥鰍的羅俊楠,下一秒鐘就完美地蛻變成了一條排山倒海的蛟龍……

「別打了,你通過考核了!」干先生臉『色』一變,連忙制止了羅俊楠。

原來,就在這短暫的『交』鋒當中,羅俊楠甩開對方手掌的同時,右手已經破空而去,直接用蠻力擋開了對方的右手,並五指成爪,瞬間扣住了對方的喉嚨,只需稍加用力,便能叫他當場斃命!

這電光石火間爆發,又在頃刻間落幕的『交』鋒,讓干先生認可了羅俊楠的實力。

這個和羅俊楠動手的男人,可不是他幹家的『門』衛,而是追隨他多年的貼身保鏢,一手龍爪功已經練得出神入化,一爪子下去,連火燒磚都能抓出五個大窟窿來,厲害了得,是他手下僅有的武術高手,也是一名出『色』的保鏢!

這麼多年來全靠他在身邊保護安全,否則的話,干先生估計早在十年前就已經被人套上麻袋丟進江里去了,哪還會有如今風光的成就?羅俊楠展『露』出來的實力,讓干先生暗暗吃驚。

難怪興宏保安集團的佟總會如此斬釘截鐵地向他推薦羅俊楠,就憑剛才這一手,羅俊楠就對得起一天八萬的價格!

干先生很滿意,當場就拿出手機給佟總打了個電話,表示就要羅俊楠來保護他的『女』兒了。

打完這個電話之後,干先生便笑著朝羅俊楠點了點頭,說道:「合同從現在開始就正式生效了,接下去的三天時間裡,你要保證我的『女』兒毫髮無傷,現在,你可以出發了。」

「出發?」羅俊楠一愣,「貴千金不在府上?」

「嗯,調皮的小丫頭,前兩天瞞著我們和她的大學同學偷偷去了南雲『春』江,我得到消息,有我幾個以前的老對頭已經開始打她的主意了,你要做的,就是立刻趕到南雲『春』江,將她安全地接回來『交』給我,任務時間是三天,明白嗎?」

「那她的大學同學呢?」

「死活不論,與你無關。」

「知道了。」.

從保安成了臨時的保鏢,羅俊楠自然從公司的後勤部『門』領到了一套嶄新的行頭,黑西裝、黑皮鞋、白襯衫、紅帶領,外加一副據說是高檔貨的黑墨鏡,臨走之前王建國給了羅俊楠一把車鑰匙,告訴羅俊楠說:「這是僱主昨天派人開過來的,你給開回去吧,車子不便宜,可別糟蹋了。(.)」

於是,穿戴一新的羅俊楠在鏡子前面擺『弄』了一下領帶后,就拿著車鑰匙下了樓,在公司『門』口按了一下開鎖鍵,只見那停車場上一輛停放在白『色』金杯麵包車旁邊的黑『色』越野車閃了一下。

羅俊楠拎著鑰匙瞅了好一會兒也沒能認出這鑰匙上頭那個標識的品牌,只知道有點像是保時捷品牌的樣子。

下了台階走過去,近了之後才發現這輛車有點大,輪廓看起來很男人,估計車主應該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吧?

開了『門』上了車,羅俊楠四下里打量了幾眼,車內的裝潢很沉穩,但為什麼會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呢?估計是有錢人的惡趣味,帶著小姐在車裡玩車震吧?嘴角掀了掀,發動車子掛檔倒車,當年省吃儉用考來的駕照,總算有了用武之地……

「好傢夥,勁兒夠足的!」一腳油『門』下去,車子就跟脫弦的利箭般躥了出去,僅僅幾秒鐘后,車速就從零直接跳到了一百碼,就算羅俊楠對汽車的品牌沒什麼認識,也知道這絕對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僱主是男是『女』,王建國都沒有告訴羅俊楠,只是給了羅俊楠一張證明和任務報道的地點地址,就把羅俊楠給打發了。

幸好車上裝備了衛星導航,這讓對昇平市不是很熟的羅俊楠暗暗鬆了口氣,在一路『您已嚴重超速』的警告當中,羅俊楠開著車呼嘯著來到了市區一戶佔地面積最少一千五百平方米的獨立大院『門』前,『門』口沒人守著,但卻有五六隻監控探頭全方位對準了大『門』,哪怕連半點的死角都沒有。

車子剛在『門』口停下,緊閉著的,黑『色』的大鐵『門』就被人從裡面拉開了,從裡頭出來一個三十多歲年紀的男人,瞅了瞅『門』口的這輛車,也就退後了一小步,朝駕駛座上的羅俊楠招招手示意他開進來。

羅俊楠還是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人家,開車穿過高大的院『門』,水泥路兩旁就是停車的車位,一眼掃過去,院子裡頭至少停著五輛各種顏『色』、各種款式的車子,有張揚的跑車,也有沉穩的轎車,尤其是那輛一對翅膀中間加個字母b的車子,給羅俊楠一種貴壓群雄的感覺,應該是這些車子當中價值最高的一輛。

但很遺憾,羅俊楠依舊不認得這輛車到底是個什麼牌子……

在那男人的指引下把車靠邊停下,羅俊楠從車上跳下來,環顧了一圈四周,朝那男人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興宏保安集團的保鏢吧。」這男人倒也誠實,一點幽默感都沒有,乾巴巴地說道:「不是說有三個人嗎?怎麼只有你一個?剩下兩個去哪了?」

「哦,我是臨時頂上來的,那三個傢伙讓我不小心打傷住院去了。」羅俊楠隨口應了一句,也不管這男人愕然的眼神,直接問道:「僱主在哪呢?是男的還是『女』的?」

「你是頂替的?」男人瞅了瞅羅俊楠,倒也沒說什麼,「把你的證明給我看一下,干先生已經等你十幾分鐘了。」

羅俊楠拿出王建國給他的證明,確認了羅俊楠的身份后,這男人便領著羅俊楠穿過了『門』口的院子,進了前面一幢佔地面積極大的歐式風格的別墅,客廳裡頭就有人在等著羅俊楠。

「干先生,興宏保安的保鏢來了,但是……好像他們那邊出了點狀況,只來了一個人。」

客廳內白『色』的進口真皮沙發上,坐著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一雙皮鞋蹭亮蹭亮的,雖然都是西裝皮鞋,但這人身上的行頭,卻明顯要比羅俊楠身上的衣著高檔了不止一個層次。

這是個五十多歲年紀的男人,方方正正的國字臉,濃眉大眼的看起來倒像個正派的人物,頭髮也不知加了什麼東西,烏黑髮亮地還往後面梳,看起來倒像是電視裡面演戲的演員……

干先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中等的身材、中等的個子,眉目間卻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嚴感,一般人站在他面前,估計還真的不敢開玩笑,或者說是不自覺的就會讓自己變的束手束腳。

據說,這就是氣場,許多普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你就是那個打傷了三個頂級保鏢的羅俊楠?」干先生一開口,就知道公司方面已經提前打電話通知過他了。

羅俊楠倒是沒被他身上的氣場影響到什麼,點點頭便說道:「我就是羅俊楠,需要保護的就是你么?」

「不是我,是我的『女』兒,干『露』『露』。」干先生皺了皺眉頭,似乎對羅俊楠隨意的態度有些不滿,但他並沒有對此說些什麼,而是說道:「你是老佟推薦的人,按理來說,我應該對你完全信任才是,但必要的考校,還是有必要進行的。」

這邊干先生話音剛落,之前帶著羅俊楠從外面進來,似乎只是個小工的男人,卻忽然間神情一肅,閃電般出手抓向了羅俊楠的左手手臂,動作之迅速,角度之『精』准,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很顯然,這個裝作『門』衛的男人,根本不像他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然而,很少有失手的他,這一次卻失手了,羅俊楠滑溜地像是一條泥鰍,手臂一甩就直接甩開了他的手掌,前一秒還是泥鰍的羅俊楠,下一秒鐘就完美地蛻變成了一條排山倒海的蛟龍……

「別打了,你通過考核了!」干先生臉『色』一變,連忙制止了羅俊楠。

原來,就在這短暫的『交』鋒當中,羅俊楠甩開對方手掌的同時,右手已經破空而去,直接用蠻力擋開了對方的右手,並五指成爪,瞬間扣住了對方的喉嚨,只需稍加用力,便能叫他當場斃命!

這電光石火間爆發,又在頃刻間落幕的『交』鋒,讓干先生認可了羅俊楠的實力。

這個和羅俊楠動手的男人,可不是他幹家的『門』衛,而是追隨他多年的貼身保鏢,一手龍爪功已經練得出神入化,一爪子下去,連火燒磚都能抓出五個大窟窿來,厲害了得,是他手下僅有的武術高手,也是一名出『色』的保鏢!

這麼多年來全靠他在身邊保護安全,否則的話,干先生估計早在十年前就已經被人套上麻袋丟進江里去了,哪還會有如今風光的成就?羅俊楠展『露』出來的實力,讓干先生暗暗吃驚。

難怪興宏保安集團的佟總會如此斬釘截鐵地向他推薦羅俊楠,就憑剛才這一手,羅俊楠就對得起一天八萬的價格!

干先生很滿意,當場就拿出手機給佟總打了個電話,表示就要羅俊楠來保護他的『女』兒了。

打完這個電話之後,干先生便笑著朝羅俊楠點了點頭,說道:「合同從現在開始就正式生效了,接下去的三天時間裡,你要保證我的『女』兒毫髮無傷,現在,你可以出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