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瓜伯對著負責比試的官員輕輕地低語道,「到時候如果真是林特有些不利,立即終止比賽就行,也不分出勝負。」

2021 年 1 月 5 日

林特這邊眼見攻擊開始對紅毛小子逐漸地沒有了威脅,心下也有些慌張。

然而就在這時,由於林特心中的慌亂,攻擊中露出了一個非常大間隙,而諾,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個時候諾身上斗戰鎧也到了時限,逐漸變淡最後化成了無數的細小芒點消失不見。

諾緊了緊手中的短刀,沒有了斗戰鎧,不能在依靠氣屬性魂力提供的短暫加速,又記著宇武的教誨,不敢在這裡使用龍魂之力。

這個時候,就靠著自己了呀。

諾的身體開始逐漸地降下重心,兩條腿也彎曲了下來。

嗖!

諾的兩腿用力一蹬,身體就像離弦之箭一般,帶著一道紅影就竄了出去。

這時林特的數道光輝刀刃也攻擊了過來。

強娶99天:權少的摯寵 不過諾弓著身子急速地奔掠起來,在唐瑟夫的眼裡看來,諾就像是在擂台上奔跑起來的一隻獵豹,而那林特,就是他的獵物。

唰——

諾手腳並用的一個跳躍,躲過了一個波刃的攻擊。

借著在空中又是魂芒一閃,藉助風屬性魂力在半空中強行地變換了一次身形,又將一個波刃躲避開。

唰!

唰!

唰!

只見擂台上一道帶著紅影的綠芒呈曲線向著林特靠近。

當林特的魂力有些不濟,甩出最後一道波刃后,他猛然地發現,那個一頭紅髮的小子,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看到諾手中揮起了那把還帶著一點血跡的短刀,林特發現這是他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恐懼。 在風屬性魂力的加持下,諾做出了連續閃避的動作。

在避開林特發出的數道光輝波刃之後,諾幾個縱身就來到了林特的身前。

「可惡,不要小看我!」

林特狠狠地盯著面前的紅髮少年,他現在的心中的怒火就是把諾碎屍萬段都不解恨,他要殺了他。

林特手中的匕首又一次的綻放出光輝,而且這一次的輝芒要比他在22級體質力巔峰時綻放出輝芒還要耀眼。

「不好,那小子打算激發出魂晶石的力量了!」

西塞本來看到諾成功地壓制住了皇家學院的人,心中還在盤算著如果是自己上場,能做到什麼地步,但是當他見到林特手中的匕首上的魂晶石開始亮出更耀眼的輝芒時,他大叫一聲不好。

身旁的卡修也開始擔憂起諾的安危來。

對於激發魂晶石的力量,卡修是不陌生的。

最早的時候他和諾在龍輝學院的食堂中,就見到有人企圖引爆魂晶石的力量,那時的恐怖景象讓每一個學員都感到膽寒。不過最後108號的神之語,更讓卡修他們難以忘懷。

「下地獄吧!」

林特舉起手中的匕首向前掃去,這一次他發出了一道更寬厚的魂能波刃,一道帶著林特怒意的巨大月牙刀波向著諾的方向劈砍而去。

所有人在為諾擔心的時候,諾的眼中早已經看透了林特的攻擊方式,早在他舉起匕首準備揮出波刃的時候。

諾的藍色雙瞳中,如果像鏡子一般的湖面,映出了林特的身影。

而當林特揮出光屬性波刃的時候,平靜的湖面上被振起一片漣漪。

這裡好像是諾的世界,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在諾的注視中。

在湖面的另一頭,諾也動了。

林特甚至開始慌了起來,那個紅髮少年又一次地消失在他的視野里。

「不可能,他的魂技能么可以為他提供這麼多次爆發力。」

林特感覺他見到的情形和他所學到的魂能理論不一樣,爆發速度,可是非常消耗魂力的,而且這個對手明明只有15級的力量。

事實上諾目前的狀況,也確實如此,他體內的魂力已經所剩無幾。

但是林特並不知道,諾早在還不會使用魂力的時候,就已經可以做到在地面坑窪、枯枝遍地的山林中,在對於奔跑條件十分不利的地形中,諾仍然可以用遠超常人的速度追捕上亂竄的野兔。

這一點,連老鎮長曲叟知道后都嘖嘖稱奇,同時他也觀察諾好久,發現他的身上並沒有任何的魂能波動。

而且現在林特還有一個不利的地方,就是他的魂力已經降低到10級一下的水準,他已經失去了任何與諾抗衡的資本。

於是,當諾的身影出現在林特右側的時候,當林特帶著驚恐的表情本能地舉起匕首格擋的時候。

嘶——

「啊!」

一道血霧激起的同時,也伴隨著一聲慘叫。

這聲慘叫也讓擂台外的觀眾們看得有些驚慌,甚至是皇家學院的瓜伯副院長也愣在了那裡。

鐺啷!

一聲清脆的響聲。

林特的右手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握住匕首,手一松,匕首落在擂台的磚面上。

同時,一趟鮮血從他的右臂沿著胳膊從手中滴落到地面上。

林特的兩隻手臂均掛了彩,已經失去了任何對抗諾的能力。

但是,諾提著手中的短刀,還在向林特靠近,眼神中平淡至極,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感。

林特忍住右臂上傳來的劇痛,發現紅髮少年還在走近他,不由得邊退後邊吼道,「你想幹什麼?!」

諾的臉上仍然沒有任何錶情,對他來說,面前只是一個獵物而已。

看到擂台上的情形,負責這裡的官員剛要準備叫停比試,卻發現坐在獅吼宮上的修蘭特看著他微微地搖了搖頭。

顯然是上邊人不希望在這個時候終結比試,看來還要再流血啊,當然這些並不關這名負責擂台官員的事。

林特已經快退到了擂台邊緣的位置,而諾,沒有絲毫準備停手的意思。

「小子,你敢!」

這時林特身後不遠處的瓜伯叫了出聲。

諾只是目光越過林特在瓜伯身上停留了一眼,便繼續走向林特。

「院長,救我!」

林特叫了起來,他的眼瞳已經放大了好幾倍,他怕。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們皇家學院的人你也敢動!」

瓜伯氣急敗壞的叫了起來,同時縱身一躍,就向著擂台上的諾衝去。

不過瓜伯剛剛躍起,在他的身側,一股非常強大的元素波動也同時踴躍而起。

「你!」

瓜伯見狀連忙提起全部的魂力一拳敲在擂台的磚面上,瞬時一道土牆就隆了起來,將瓜伯保護在其後。

幾乎就在同一個時刻,一團巨大的火球也向著這裡砸了過來。

轟!

一聲轟鳴響起。

火球在土壁上炸開,一團濃煙緩緩地散開之後,瓜伯有些頗為狼狽的站在台上。

對於火屬性的元素魔法來說,一旦砸向目標,熏黑、燒焦這樣的狀況是無法避免的,所以瓜伯的臉上和頭髮還是有些黑痕和因為高溫變得蜷曲的頭髮。

擂台的一側,是站立起來的吳非,這時他的手中還殘餘著火元素的紅芒波動。

「嘿,吳非那身子板還不錯呢!」修蘭特在唐瑟夫的身邊帶著微笑的表情說道。

「是呀,而且還帶出了一個好學生呢。」

唐瑟夫看著諾,即便是那裡鬧出了那麼大的動靜,而那個少年的目光仍然緊鎖著林特,顯然沒有達到目的前,諾是不會收手的。

「吳非,你想幹什麼?」

瓜伯的臉上沒有絲毫地掩飾憤怒,他等著雙眼看著吳非。

吳非像是根本不把瓜伯放在眼裡一樣,而是直接坐著再和瓜伯說話,「難道瓜伯你的記性忘記?昨晚的事情你忘了?」

唐瑟夫聽到他們的對話,問向修蘭特,「昨天有關於皇家學院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帝都發生的一切事情,當然都逃不過修蘭特的耳目,而且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就沒有保留地對唐瑟夫簡單地陳述了一番。

「啊呀——!」

而然就在修蘭特剛剛講完昨夜皇家學院與龍輝學院發生的衝突后,又一聲慘叫響了起來。 林特的胸前多出來了一道非常長的傷口,鮮血已經流的滿地都是。

對於諾來說,這不是殘忍,不,或許諾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殘忍。

對於獵物,尤其是兇猛的野獸,比如野豬,就是已經砍到之後,還要繼續捅上幾刀。

所以目前的林特對諾來說,就是一隻凶獸,對於凶獸,只是砍上兩刀是遠遠不夠的。

「皇家學院這一次,算是碰上釘子了啊。」

唐瑟夫捋了捋他的大直鬍子,在貴族圈中,鬍子的大小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所以唐瑟夫留的鬍子也是比較的粗長。

「這場比試已經很明顯不過,讓下面的人直接宣布龍輝學院的代表勝利吧。」

「那就終止這場鬧劇吧。」

聽到唐瑟夫的吩咐,修蘭特應了一聲,當然他也看到了一場不錯的好戲。

對於皇家學院,修蘭特並沒有好感,雖然這是他一直試圖拉攏的勢力,但是他們的頑固院長一直保持的中立態度讓修蘭特非常的不爽,於是他很樂意看到皇家學院落了下乘。

如果不是負責擂台的官員宣布龍輝學院取得勝利,恐怕林特還會在挨上一刀。

不用說,紅髮的少年成為了人們視線的焦點。

接受完眾人的目光的同時,諾朝著已經被人扶到了擂台下的林特那裡望去,只不過他的眼神中,依舊是那麼平靜。

「那小子好狠啊!」

看到林特被傷成這樣,皇家學院的學員不禁哆嗦了一下。

林特胸前的那口刀傷,只要再深上兩分,足以讓他當場殞命。

再發現諾的眼神向這裡掃過來的時候,竟然沒有一點的感情表露,這一切讓瓜伯都有些心驚,這小子要是以後進了皇家學院,那可如何是好?!

諾的勝利無疑為他帶來許多讚賞,尤其是軍部的高層中,見到諾的表現后都點頭叫好。

「既狠又准,不錯的手法,而且他這種心理素質,我看來我們這裡不錯呢。」

「嗯,沒錯,不過這事還得等等看,畢竟還有學院那裡。」

兩個坐在軍方代表陣營中的將領再也在看著諾,對於這種敢於動手直面鮮血的人來說,是軍隊里非常重視的人才。

皇家學院第一次登台就輸了顏面,這讓瓜伯非常不好過,接下來一些比試中,他沒有再讓其他學員登場。

之後陸陸續續的幾組人員登場之後,諾和卡修他們也見識到了許多強大的同齡人,甚至是一些民間的傭兵或者其他組織中,也有很多實力超強的對手。

西塞和一個來自東方一個傭兵組織的少年打得五五開,兩個人都發揮出遠超同齡之人的力量。

「這一年的演武多了不少看頭啊!」

唐瑟夫發現這些少年的表現明顯要比以往的好優秀許多,要不然那個叫諾的少年也不會直接碾壓皇家學院的林特。

「只不過,他們能在亂世到來之前,好好地成長起來嗎?」

唐瑟夫自言自語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還有意無意的瞟向修蘭特。

「陛下真是多慮了,雖然今年白金協定到期,我想有墨班大人在南方坐鎮,也不會有人對恆輝帝國圖謀不軌吧!」

修蘭特聽到唐瑟夫的言語后也是立刻接了上去,並且言語之間更是將話題引向了墨班那裡。

「咳——」

龍騎四天王之一的墨班輕輕地咳了一聲,「呵呵,要說恆輝帝國的未來,那還真得繼續修高恆輝城的城牆啊,要是敵人從北面打過來,那可就不妙了!」

李維·阿薩爾見到兩人有些不對付,也插話進來,「墨班大人,北面哪來的敵人呢?」

這一句話說出之後,幾人都不做聲,只有唐瑟夫輕輕地端起桌案上的一杯清茶,卻一口飲得十分乾淨。

恆輝帝國的未來,在那些少年的手裡。

這是唐瑟夫所堅信的一點,「起碼那個所謂的未來,現在並不在朕的手裡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