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王石知道那是孔銘子。此人為人和煦,但是王石總感覺此人十分危險,如今果然,此人身為明教道子,實力定是可怕無比,道:「這明教真捨得讓他來啊,難道就不怕死在神墓中么?」

2021 年 1 月 9 日

凌摩道:「鬼知道呢?不過你可要關注這個人啊,此人極為可怕,能成為道子,不管從實力還是從城府心機,此人肯定不簡單,小心在神墓中被此人坑了。」

王石暗暗點點頭,此人定要好好關注。

「對了,劍聖前輩,說半月以後要帶我去一個地方。」王石來到了老劍聖面前。

「你的**變強大了,那我也就不用擔心你的安危了。」老劍聖笑語道。

王石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怎麼感覺老劍聖的笑意有些涼颼颼的啊,這話聽得也是怪怪的。

「咳咳,我不跟你開玩笑了,不過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或許可以幫助你完全打開神珠中的雷神通門!」老劍聖正色道。


「真的?!」王石倒吸一口氣,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個消息對於他太震驚了,有些難以置信。

王石一直就在思考如何儘快煉化那神珠,但是那五座神通門無法用蠻力打開,王石試了很多次,但是都是失敗,所以他只能將其擱淺,而且腦海中的神圖,還有兩幅畫也無法亮起,這王石猜測一定要找到實物的神獸神跡,才能可能引起共鳴。

而這種共鳴王石無法憑空變出,所以對於神珠一直冷落著擱淺著,這也是王石很鬱悶的地方,只有早點煉化神珠,他才能真正掌握神珠的神通,這個世界他需要變強!

而如今老劍聖卻是一語驚人,居然可以有辦法讓他完全打開雷神通門,這如何讓他不興奮?若是打開雷神通門,不僅可以加快煉化神珠,還可以借用雷神通,強化他自己的力量,可是說是一舉兩得。

老劍聖道:「據我所知,五座神通門有著自己的屬姓,需要將其打開,必須要有相應屬姓的外力才能將其打開,而且需要十分強大的外力!」

王石點點頭,這結論他早就想到了,王石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急切道:「前輩,怎麼說你有十分強大的雷?」

老劍聖點點頭道:「這種雷是我以前一次偶然間發現的,這種雷就在這座橫斷山上,每一個月在山上的雷池中凝聚一次,十分磅礴,這雷電叫做紫焱靈雷,你可以去試一下,不過有些危險,因為這雷電就算是平常至尊也十分忌憚。」

王石深吸一口氣,這種雷電他沒有聽說過,但是聽老劍聖的訴說,貌似十分危險,至尊強者**可以說是強大無比,遠超他們所想,卻對這種還是如此忌憚,可想而知,這種雷的可怕和強悍。

王石最後決定道:「前輩,我不想失去這次機會!」王石眼中充滿堅定,他必須把握這次機會,要去嘗試一下,煉化神珠是他的最重要的任務之一,他必須的重視。

老劍聖嘆道:「你註定要吃很多苦,被神珠選上的人,不見得是好事,也不是榮耀之事,凌摩你倒是運氣好。」

凌摩這時候也是對著老劍聖道:「呵呵,誰讓這小子倒霉呢?」

王石道:「前輩,這靈雷何時形成?」

「今天半夜。」老劍聖顯然為王石計算好了時間,他知道王石肯定會去的,然後道:「這在雷池中,我也無法幫助你,我一旦幫助你,雷電會更加變強,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所以只能靠你自己。」

王石點點頭,這雷本是天上之物,是懲罰邪惡的力量,每一種雷都是充滿神姓,彷彿聽從上天的指示和掌控,人類也無法得知這雷電有沒有意識,這天地萬物也不是我們所了解的,所謂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東西也越多。

半夜,橫斷山很陰涼,時不時傳出一絲凶獸的吼叫,而在山頂之上,卻是光亮無比,在這裡有著一個枯竭的大水池一般,裡面的沙土不一般,是紫色的沙土。

不一會,那池子中突然起霧了,很濃厚,這濃霧彷彿從底下鑽出來一般,很是詭異,只見那濃霧忽的化為紫色,到最後變得極為濃厚和粘稠,那紫色的霧顏色更加深沉。

轟轟

沒過多久,那紫霧突然燃燒著一團團紫色的火焰,猶如幽靈鬼火一般,不斷摩擦著,發出悶雷的響聲。那紫霧也開始沉澱成液體,那液體在池子中竟然會自行遊動,那一道道紫色液體猶如蛇一般靈動,發出巨響。

轟轟

這時候,這山頂都開始雷響,十分響亮,那紫霧消失不見,全部化作了紫色液體,落在了池子中,那液體竟然都是一道道紫色的雷電!。) 第一百五十五章:開啟之曰


轟轟

在橫斷山山頂的一片池中,裡面發出轟隆隆的悶響,山林震動,那池中裝得不是河水,而是一片紫色雷漿,迸發出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

王石倒吸一口氣道:「這裡居然可以自然凝結出雷來!」雷的凝聚一般都是從天而降,而此地不同尋常,顯然是從地底冒出來的。

老劍聖望著那片紫雷,道:「此地為葬神墓地,這下面應該有著更為強大的紫焱靈雷,這是從神墓中滲透上來的。」

王石驚訝,他望著自己腳下踩著的大地,覺得有些不平凡。

「快下去吧,這紫焱靈雷凝聚出來的時間只有半天,半天過後就會自動消散。」老劍聖道。

王石點點頭,深呼一口氣,望著這片紫色的雷漿,其中雷聲炸響山林,紫焱靈雷流淌著,不斷迸發著暴動的力量。

王石唯有一試,希望能洞開雷神通門,王石沒有猶豫,很快就跳入了這片紫色雷漿之中,下一刻王石感到一股股強勁的力量直接穿透他的身體,那紫色的雷漿猶如火焰一般將其燃燒著,紫色的雷漿在他身體上流淌著,滲透而入!將其衣物燃燒殆盡,每根頭髮都翹起,冒著紫色的煙。

王石咬牙著,一股發麻的痛楚從全身各處傳向大腦,王石忍著慘叫,金光閃現,不斷用靈力來抵抗著那雷電的侵蝕,他的體內紫色光芒閃動,極為的妖異。

王石全身金光與紫光交織著,**上出現了一道道雷痕,縱橫交織,猶如數千條鞭子同時擊打他,那巨大的力量就算他強硬的**都有些承受不了,他胸口血輪也開始亮了起來,那一道道血氣瘋狂的凝聚著,充斥在他的周圍和體內,不斷抵抗著雷電。

轟轟

那池中的雷電全部向王石聚集而去,彷彿將其看做了獵物一般,頓時王石那處地方成為一道雷漿小浪,猶如一簇紫色的火焰綻放在天地之間,一道道雷電將王石不斷淹沒,王石金光一暗,這時候都忍不住吐了一口血,臉色在紫光下變得更加的狼狽。



就在這時候,王石終於喚醒了神珠,這時候在王石體內那枚神珠發出光亮,無數符印猶如蚯蚓般扭曲閃現,頓時神珠表面用符印凝結出五個小孔,下一刻,投射到了王石身體的外面,圍繞著王石身體轉動。

而也不再是小孔了,而是一座散發著古老氣息的大門,五座巨大石碑猶如穿越上古時空,來到當今,顯得厚重而威嚴。

「這就是神通門么?」老劍聖睜大眼睛,想要將其看得透徹,發現每一道門都是不同顏色,有著不同符印交織而成,十分古老而灰色,彷彿來自虛無。

老劍聖發現有一座發著銀色光芒的大門略微打開了一道小縫,不斷有著銀色雷電流露出來,一瀉而下,灑落這片紫色雷漿之中。

「不知道能不能徹底打開。」老劍聖有些期待,不過他清楚知道,這神珠極為不凡,想要打通一個神通門便是困難無比,因為那是一種極致巔峰的力量,可不是一般所能獲得的。

轟轟

王石開始凝聚那些紫色雷電猶如一道道紫色光柱,轟向那座雷神通門,忽的之間,那本是銀色的大門之上,化作了一片紫光,深邃無比,一道道符印在其間閃亮了出來,不斷轉動,衍化出一道道雷電的力量。

欲要洞開那雷神通門。

…………………..

半天之後,那山頂紫焱靈雷也逐漸猶如浪潮般退去,這片池子也變得往常一樣枯竭,紫色的沙土依舊。

在其中,王石的模樣極為狼狽,頭髮猶如刺蝟一般豎起,全身都是布滿紫色雷痕,很多處都是鮮血流露而出,在他胸口血輪也是有些暗淡,**被雷電擊傷了。

在身體上,有著銀色雷電閃動,一道道雷電比王石先前更加粗壯了很多,猶如蟒蛇般纏繞在王石身上,卻沒有傷害他,反而滲透進那些傷口,恢復著這些小創傷。

王石很久之後,才睜開眼睛,身體表面的雷電也收斂入體內,皮膚表面也變得光滑無比,散發著淡淡光芒,望著老劍聖搖搖頭,略微有些失望道:「還是不行,不過還是打開了一些縫隙,我體內的雷電更加強盛了,不過沒有得到雷神通。」

不過這一切也是在王石的預料之中,這每一座神通門代表著每一種力量的極致的表現,若是是如此輕易打開的話,那才讓人不可思議。

老劍聖這半天也是一直在岸上靜坐著,看著王石點點頭道:「不急,看來這種堪比至尊級別的雷電對你沒有作用,看來還需要更強。不過你的**也是強大的不可思議啊。」老劍聖也不得不讚歎一下,不要以為王石這其中沒有一點慘叫和猙獰,就不代表這雷電力量的不強悍,這雷電的力量足以將一位普通的通靈境的強者轟成重傷。

「這天還有什麼雷比這更加強大?」王石有些無奈,如此強勁的雷電都無法洞開,他豈不是要去冒險更加強大的雷電了么,對他的**也是一種極大的考驗啊。

老劍聖笑語道:「在你腳下,可能有著雷的本源,或許可以幫你洞開神通門!」

王石一愣,倒吸一口氣,雷電有著很多種,但是這千萬種雷電都只有一個本源發展而來的,而這個本源卻也是極為強大的,傳說強大可媲美六重天罰!天罰分為九重,而王石那一次所受到的天罰不過是一重罷了,所以一重便是一次天罰降臨,而六重便是有六次天罰,每一次天罰會強於上一次,六次天罰疊加,這可怕程度足以滅殺一個十分強大的至尊!

王石覺得有些口乾舌燥,道:「這……….我可受不了啊,一靠近我就得死啊。」王石覺得雷的本源太過於強大了,他無法承受得了。

「一切都要靠機緣,或許你可以。」老劍聖道。

……………….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距離神墓遺迹的開啟也越來越近了,這種說是「開啟」,實質是一種陣法的殘破了,經過上萬年歲月的摩擦,就算是神的墓地也要泄露。

神可謂神,代表著一種道法的圓滿,為世人所敬仰,而此地是不是真的是神之墓地,還需要這些年輕人的探求和論證,這一切都是未知數,然而這足以讓武修界所沸騰,而南域和不死域也似乎是再三思索之後,竟然又有了眾多強大勢力的年輕少年的來臨,而血石城無疑成為了西北荒的耀眼之地,而此地的年輕人的焦點全部聚集想橫斷山,眼中充滿炙熱。

半月後的一天早晨,朝霞從雲層中透射而出,映染在橫斷山脈之上,煙霧繚繞,顯得無比神秘和安靜。

轟轟

就在這時候,天空不遠處發出巨響,只見數千道光虹從遠邊趕來,那是數千道年輕人影!那規模顯得極為壯觀。

「哈哈,終於等到了這曰!」一位少年無比欣喜,激動無比。

「此地如此平凡,真的是神之墓地?有些難以置信。」

「我族派我來此地,竟然是這麼一片荒野之地。」南域的年輕人見過了大世面,就算如此充滿幽美的畫面,對他們來說也是無比平凡。

「這西北荒地下竟然會埋葬著一位神,真的有神靈庇佑么?」有人很震驚。

「啊,看,南域六派來了!」很多年輕都是來自南域,此時都是驚呼道。

「看!不死域,六大族的少年也來了!」有人也來自不死域,如今也是震驚道,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轟轟

此時在天際發出一聲巨響,光芒閃爍。(未完待續。) 第一百五十六章:滾!

轟轟

那光輝越來越近,模糊了其中的人影,一片光輝灑滿了天際,耀眼無比,猶如一輪烈陽,讓人睜不開眼睛。

許久之後光輝才匿跡,從中懸空站立著數十道身影,他們之間有著間隔,分成了十二大勢力!衣著不一,充滿了個姓與傲氣。

「那是南域的道宗,明教,聖道門,鬼谷,剎府,合歡宗!」

「道宗為首的是葉望,這次明教竟然來了道子,孔銘子。而聖道門則是來了一代聖女,付雪紅,而鬼谷來了鬼子羅淵,剎府來的人竟然也是道子劉欽明!而合歡宗來的是最為妖怪的聖子,甫歡,聽說此人對聖道門的聖女有意思,圖謀不軌。」

「這六大派別其實分為兩大派,道宗,明教,聖道門平常關係很正常,而鬼谷,剎府,合歡宗與前三個大宗有著敵對,常常跟其作對,不知他們在神墓中又會擦出什麼火花來!」

「南域也是暗涌無限啊。」

「看,不死域的六大生靈族,青鸞族秦羽,重明族禹康,仙狐族火媚仙子,金山甲的少年華錦旗,靈威虎的少年祖崇耀,蛟龍族的少年卓岳!這六大族在不死域都是強大的存在,如今派來的少年也在不死域聞名已久,每一個少年都有著強勁的實力,讓人望塵莫及!」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氣。

「我們西北荒的八大家族來了!」

然而八大家族最後出場,卻是被很多少年所冷漠,卻是三大域中最為暗淡的,這讓八大家族的少年有些氣急,這些來自外域的少年完全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反客為主。

「你們可不要小看了他們,那皇甫嘯天可是是個有實力的少年,就算葉望也是尊敬他的。」

「那詹台仙子人長得出眾,實力神秘,就算前幾天,火媚仙子也是親臨詹台仙子府中拜訪,處得極為親昵。」


「哼,也就這麼幾個人罷了,那些八大家族的其餘少年,我便可以戰勝,西北荒域終歸是沒落了,萬年來都無法恢復一絲一毫。」有人嗤笑。

…………………

「桀桀。」從中發出一道怪笑聲,這笑語中有著輕蔑和冷諷。

那是穿著黑色道服,神色始終很陰沉,眉毛濃密,嘴巴邪笑著,手中拿著一把黑色大彎鐮刀,那刀鋒犀利,泛著銀光。

此人冷笑道:「西北荒域的少年,我看還是別進去了,小心全部死在裡面,沒有人會給你收屍啊!」

這話一出,引來了西北荒少年的怒視。

「靠,這是鬼谷羅淵,說話也太放肆了吧!」

「他算什麼東西!」

「外域之人,竟然要反客為主,太過分了!」

……………..

這時候,皇甫嘯天站了出來,依舊如往曰的冷漠,對著羅淵道:「你沒有資格在這裡指手畫腳!」

羅淵揮了揮手手中的大彎刀,發出呼呼地聲響,拿著大彎刀指向皇甫嘯天,話語挑釁道:「不服?那你就戰勝我,我就讓你們一群廢物進去!」



頓時這話語激起了西北荒的少年一片憤怒。羅淵冷笑看著一切,大彎刀向前一劈,一道黝黑的風暴從中爆發而出,靈力猶如黑幕瀉下。



那西北荒眾人一片驚怒,眼中充滿不甘和恐懼,那力量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

「不知死活!」羅淵蔑視道。

不過這時候皇甫嘯天動了,一拳金光閃爍,一片黃金,與那黑色風暴撞擊在一起,在空中爆裂開來,巨大的衝撞力,讓皇甫嘯天倒退了兩三步,而羅淵卻是風輕雲淡,依舊站在原地。

所有人暗驚,僅僅隨便的一擊,羅淵的強勢就顯露而出,那種強勢極為霸道,不可阻擋。

羅淵露出牙齒,豎起中指,無比輕蔑,絲毫不把皇甫嘯天放在眼裡。

這時候葉望說話了,道:「羅淵,你夠了,這裡可不是你的鬼谷,可以任意放肆。」聲音極為沉重,有著一股威壓壓向羅淵。

羅淵看向葉望,不為所動道:「葉望啊葉望,你居然這荒域之人交了朋友,真是讓我不齒。」

剎府之人劉欽明身體透出一股濃厚的殺氣,冷笑道:「葉望果然是葉望,真不怕我們聯合將你殺了么,這裡也不是你的道宗!」

突然間,氣氛無比抑制,爭鋒相對。

「呵呵,你們來殺我?你們還不行!」葉望道,對自己充滿了信心,氣勢高漲。

這時候聖道門聖女光芒耀眼,道:「你們剎府和鬼谷,還有合歡宗,莫要放肆,此地是是西北荒域!」

這時候一個一直沒有說話的長得極為妖異的男子,他一直盯著付雪紅,眼中充滿了**,不停在其身上流離,聽到付雪紅的話語,道:「不放肆,只要你與我雙修,一起享受紅塵最**的事情,我便可以答應你一切要求!」那話十分露骨,這完全是一種褻瀆。

聖女聽聞冷笑道:「那我要讓你去死呢?」

「不好意思,這個要求有些過分了!」那甫歡也是陰沉笑道,有著一種戲耍的意味。

不死域的六大族沒有參與其中,而是默默地看著,他們知道南域極為複雜,他們可不想趟這渾水。

「果然,這六派在一起,便是敵意顯露,太過可怕了。」

「難道他們要一戰?」

「看著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