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玉玲瓏一時呆住了,見納蘭容玥手中把玩著一個藥瓶,看著那樣眼熟,正是她帶來的解藥。

2021 年 1 月 3 日

「納蘭容玥!」玉玲瓏心裡咬牙切齒的道。 容玥仍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玉玲瓏面對一眾跪倒的隱衛。

「你們效不效忠我,我並不強迫,只是你們要記住,在尚龍國你們已經是死人了,所以要回歸正常的生活,你們必須要離開這個國家。」

玉玲瓏說道。

活下來的二十一個隱衛面面相覷,互相看著左右的兄弟,

「我們不想逃亡,隱衛們都是孤兒,我們沒有親人,還望公主收留。」

其中一人說道,玉玲瓏見此人生的勇猛,一張甲字形的臉龐,膚色有點黑亮,濃眉大眼,頗有威武之氣。

「首領說的是,我們除了殺人保護人,其他什麼都不會,離開皇宮不知該聽誰號令。請公主殿下收下我們吧!」

玉玲瓏這次有點頭大了,本來她是準備了些金銀準備遣散他們的,誰知道被人給賴上了,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也是有一點道理的。讓他們留下,唯一的辦法便是。。。。。。

「你們的公主沒那麼脆弱,需要你們幾個的保護,她以後會是鶴月國的王妃,不缺誰的保護!」

納蘭容玥突然說道,輕身面向玉玲瓏,

「玉兒,別犯傻!留下他們,會成為你的把柄。翟天就不會相信你了,這樣的假死葯,我能知道,那翟天有一天也能知道!到時候你怎麼解釋?你的母親又會不會受牽連。」

納蘭容玥扶著玉玲瓏的肩膀說。

「對不起,映月公主,我們是強人所難了。」

剛剛那個被隱衛喊作首領的人說,說完站起來準備告辭,隱衛們都隨他站起離去。

「等等!」

一聲清脆而威嚴的聲音,玉玲瓏不再猶豫不決,目光堅定,

「我留下你們,接受你們的忠心。但是留下要受些苦,你們可願意?」

玉玲瓏問。

「但憑公主吩咐,我們都是吃苦長大的,不怕!」

隱衛們高興的說道。

「我要給你們每個人另換一副面孔,不是人皮面具,而是真正的換一張臉!可能會很疼,也會耗費著時日」

玉玲瓏說。眾人先驚后喜,只有納蘭容玥沉默不語。

天已經快亮了,玉玲瓏留下了些許錢財和自己出任務時戴的人皮面具,告誡隱衛們小心行事,就拉著納蘭容玥離開了這所院子。

「你是打算讓白羽幫忙嗎?」

納蘭容玥問道,

「不完全是,因為我也學的差不多了,但沒試過,還要白羽在旁看著。」

玉玲瓏道,

「關於我們倆,你還知道些什麼?」

納蘭容玥黑沉著臉問,玉玲瓏見容玥臉色有異,心生奇怪,又想可能是他不喜歡自己和白羽走的太近的緣故,也並未多想。

玉玲瓏一次在和白羽打鬧時,不小心划傷了下巴,白羽頃刻間就給她治好了,還說即便是她整張臉都毀了,他也能為她恢復原樣。於是玉玲瓏便向白羽討來了這換顏之術,而這術法是白羽的母親傳授給他的,納蘭容玥卻是不會的。

一回去納蘭家的別苑,玉玲瓏便去找白羽,卻是遍尋不見蹤影,隱身出去了嗎?玉玲瓏心想。

而此時的納蘭白羽卻身在皇宮,在皇後於馨的宮裡接受詔見。

「納蘭公子,你的大哥納蘭容玥不是你的親大哥吧,聽說他的生身母親是鶴月國現在的王妃。鶴月國是王妃制,你們的王也只能有一個王妃,再無其他後宮。而鶴月國王現如今並無子嗣,那容玥公子的生父又是誰?」

於馨問白羽道。

「大哥自然是我父親納蘭蒼印的長子,王妃是生下大哥后才入皇宮成為皇妃的,皇後娘娘不要總打聽別人家的私事,還是多關心關心自己的女兒吧!」

納蘭白羽亳不客氣的說道。皇后聽了此話氣憤難擋,卻忍下怒火,坐定。

「我今日一說讓你入宮是為映月公主的婚事,你二話不說就來了,你是喜歡她的對不對?」

皇後於馨轉了個溫良賢德的態度問。

白羽沉默不語,紫色的眸子中閃著光彩,他怎麼也爭不過大哥的,從小時候父親的寵愛大哥,到大了鶴月國的王對大哥的看重,甚至他倆的師傅都對大哥好過對他。而唯一疼愛他的生身母親卻還早早的消失不見了,母親大抵如玉玲瓏這般的年紀的時候,也是這般的美貌堅強。

「您想說什麼?」

白羽問道。 玉玲瓏等了白羽一整天,也沒見他回來。馬上她要回宮了,因為恢復了公主的身份,她如今住在紫雲殿,還將粉蓉和綠芙要了過來。

紫雲殿還算位置好的,看出翟天對她和她母后還是心中有愧。

紫雲殿中儘是紫水晶的物件,宮燈也是紫水晶和白水晶間隔排列,水晶開過光的都可以用來照明。殿中還有一個七彩水晶琉璃塔,有二米多高,通體為白色琉璃,上有粉,綠,藍,黃,桔,青等各色水晶寶石鑲嵌。是她父皇翟天賜給她的回家禮物,另有各種衣服,首飾,金銀錢物,她也照單全收。只是侍女,貼身的只有粉蓉和綠芙兩個人。

紫色的曼紗帳內,少女由粉蓉侍候著沐浴,而水汽瀰漫中,一雙紫色的眸子若隱若現。

玉玲瓏穿上月白色的衣裙,長發散落,撩開紫色曼紗的公主床,卻發現了她今日一直在找的白羽。

少年銀髮散在她紫色的被褥上,膚白如玉,長長的睷毛濃密而像翅膀翹起,早早己經酣睡的像個孩子,細長的身軀佔了大半張床鋪。玉玲瓏望著他孩子似的絕美容顏,不忍吵醒他,便去了書房的軟榻。

半夜時,覺得有人在擠她,睜開眼睛,又看到白羽美的讓人窒息的紫眸,

「玉兒,為什麼不叫醒我?」

少年委屈的問道,

「你沐浴時間太長了,我等的睡著了。」

少年又說。

「白羽,你以後可以叫我姐姐,我應該比你大幾歲的。」

玉玲瓏起身望著他道。

「你喜歡我大哥嗎?」

白羽他終於有勇氣問出來了,問完一直盯著玉玲瓏的眼睛。

「我。。。。。。我不知道。」

玉玲瓏沉靜地說。玉玲瓏的確不知道,她這幾年過的匆忙,有好多事等著她去做,許多路趕著她去走。兒女情長,她未曾想過,也許從出冷月殺手營開始,她已然無心也無情了。這樣的回答白羽不知是喜是憂,

「既然不知道,那白羽便等著玉兒。」

紫眸少年說完將她抱回床上去睡,自己則在床邊守著她,他自從目睹了西涼院的事後,便一刻也不願離開映月。映雪公主自那件事後一直未曾露面,宮中有人傳言說,映雪公主瘋了。因為有白羽在,給隱衛們換臉的事進行的很順利。當然新面孔都是玉玲瓏喜歡的樣子,清秀儒雅、唇紅齒白、眉清目秀,而容玥卻說太好看了太招搖,容易引人注意。

於是玉玲瓏尊重了隱衛們自己的意見,讓他們自己選擇自己的新模樣。換臉的葯帶有毒性,完成新面孔后需要近一年的時間來清除餘毒,餘毒時間拖越久對身體就損傷越大。

「白羽,你幫幫我!」

玉玲瓏那天拿著一柄寒光銳利的寶刀對白羽說,

「玉兒,你想做什麼?」

白羽慌了,

「取我的龍磷下來!」

玉玲瓏說完劃破自己的手指,望著鮮紅的血,她眼睛漸紅,進而騰空而起。白羽知道拗不過她,飛身騎上白龍,從白龍身上取了幾片白色的磷片。

玉玲瓏變回人身,感覺背上一陣疼痛難當,白羽給她包紮好背上的幾個小傷口,然後將白色龍磷入葯,分給隱衛們喝了。

龍磷能解百毒,尤其是活著的新鮮的白龍的磷片。至此隱衛們已重換了面貌,而且白龍磷解了他們身上的餘毒。雖然現在還是繃帶滿面,隱衛們卻個個很高興的樣子。

七日後,繃帶已除,個個隱衛為新生面孔歡樂的手舞足蹈,見玉玲瓏來,都齊齊跪倒。玉玲瓏將他們的首領改為天姓,名為天宇,其他人也按年紀大小稱天宙,天洪,天荒,天日,天月,天盈,天昃,天辰,天宿。。。。。。最後一個也即最小的那個叫天冬,共十九個人。 尚龍國與鳳歧國國土在東北方向相鄰相接,以山相隔,這座山便是長山。長山徒峭險峻,常年積雪化冰、萬年不化。冰層極厚,因而極難攀爬,故而長山也被稱為長寒山或冰山。

鳳歧國的將軍們善用火,這次鳳歧國動用十位將軍用赤焰之火,化冰為水企圖翻越長山攻入尚龍國。

守護長山的尚龍國將軍駟馬重顏是只水龍,你燒冰為水,我便引水淹軍營,領兵士織成長山大幕布,將長寒山的冰水一股腦掀到了山對面,將鳳歧國的火鳳凰們均變成了落湯雞。。。。。。尚龍國佔了長山,並將國土向東北方向擴展了二萬里。

「打得好啊!」

翟天在早朝會上收到捷報,竟高興地從寶座上跳起,

「好一個駟馬重顏,國之幸臣,國之重臣啊!」

翟天心情不錯的重重嘉賞了駟馬家的眾人,尤其是身在皇都軍營的駟馬烈和駟馬豪這兩個最出色的少年將軍,也即是駟馬重顏的兩個親侄子。

翟天回到皇后那裡還一直念叨著駟馬家出將才,映楓公主也在,便趁機說了一番駟馬豪和駟馬烈的好話,皇後於馨自然知道她大女兒的心思,便狠狠的瞪了她兩眼。

在於馨看來,將軍有什麼了不起,說到底也是為自個丈夫賣命的。她這段時間思量些怎樣將映楓嫁給納蘭容玥,讓自己女兒當上鶴月國的王妃才是正道。映雪已經不中用了,可是她不是還有個大女兒映楓嗎?於是她那天叫來白羽,商量著要和他做一筆大買賣。

早上粉蓉和綠芙來給公主端來新衣和洗涮的水盆,綠芙一拉起紫色的床幔,便驚的將水盆傾倒在地。白羽睜開他那雙美的驚人的眼睛,玉玲瓏也醒了過來,趴在床邊的白羽看著驚訝的粉蓉和跪在地上的綠芙,

「姐姐們早啊!」

說完便隱身消失了,粉蓉和綠芙同時抹了抹眼睛,面面相覷。玉玲瓏卻是一臉的哭笑不得,轉念一想反正她自小時候起便和男孩子們一起打架廝混,也沒落下什麼三從四德的好名聲,姑且先不去想了,粉蓉和綠芙會慢慢適應的。

今天的紗裙是攻紅色,裙紗有鑲嵌閃閃發光的寶石,簡單又不失華貴,衣服顏色映襯著玉玲瓏的肌膚更加晶瑩剔透,嬌艷欲滴。她的髮飾也是粉蓉選來幾樣,玉玲瓏挑了一隻金色的花朵樣的髮飾,花蕊掛著一顆瑩亮的紅寶石,從發上一直垂到額頭,像是光潔的額心點了一顆紅痣,顯得膚色愈加瑩白,臉頰更為明媚活潑。

綠芙的手很巧,將玉玲瓏的髮式束的很別緻,她這個得不到認可的妹妹,希望以後她能為她恢復身份。

今天的玉玲瓏是準備去看看她的隱衛們,順便安排兩個隱衛去水月寺暗中保護她的母后,

「月公主,」

一個英俊耀眼的少年喊她,玉玲瓏剛要出宮門聽見喊聲,回頭便望見了神采奕奕的駟馬豪,當然她的烈哥哥也在。這兄弟倆人自小便形影不離,雖然兩人性格迥異,卻好得跟一個人似的。

「公主這是要出宮去嗎?」

駟馬烈問。

「對,宮裡太悶了,打算出去逛逛!」

玉玲瓏說道。還不想曝露了那些隱衛們,畢竟他們剛剛換了新面孔新身份需要時間適應。

「你們這是。。。。。。」

玉玲瓏指著兩個人的一身黃金重甲問,看起來像是剛從戰場上回來似的。

「叔叔的長山之戰打贏了,皇帝陛下剛剛褒獎了我們,我們剛剛請命要去長山戰場,陛下想要叔叔乘勝追擊,一舉攻下天蒼山,這樣尚龍國之前被吞掉的土地就奪回來大半了。我們要去助陣!」

駟馬豪講的興高采烈的,駟馬烈也是高興的容光煥發。也難怪,幾萬年了,在強大的鳳歧國的侵擾之下,尚龍國一敗再敗,不斷的失去土地。最後只能靠著長山之險守住原來三分之一的國土,人多地少,平民聚集,生活無靠,國力目漸衰落。

這次終於突破了長山的界限,奪回了二萬里肥沃的土地,尚龍國的男兒的熱血被激情燃燒的豪情滿滿,連玉玲瓏聽到消息都覺得血液是沸騰的,別說這兩個從小立志報國的少年將軍了。

「我和哥哥出了宮后約了你未來的夫婿納蘭公子去打獵,月兒公主要一起來嗎?」

駟馬豪道。

「這哪是約去打獵,分明是要揚國威去嘛!這等揚眉吐氣的事怎麼可能少了我!」

玉玲瓏說道。

駟馬家兄弟大笑,

「果然是映月公主,一點兒沒變,一會兒去叫百里,知道你要去,他這次一定不會偷懶不去的!」

駟馬豪笑道。

「那月兒去請納蘭容玥一起去。我們回府換身衣服便去找雲揚,獵場見!」

駟馬烈這樣說道。

「好!一會兒獵場見!」

玉玲瓏應道。七年了,這種感覺又回來了。 百里雲揚今日一身紅衣,騎著紅眼睛的噴火獸,頭髮也不像往常隨意的散著,而是整齊的束成髮髻,用一塊名貴的羊脂白玉的發箍紮起,額頭上還束了一條鑲著紅寶石的帶子,格外的俊美風流,著實讓牽著紅白兩色飛天獸的駟馬豪和駟馬烈驚的目瞪口呆,皇帝祭龍神大典時都沒見他如此修飾過儀容。

「百里。我認為我見鬼了呢?」

駟馬豪從紅色飛天獸上飛身而下,笑嘻嘻的望著百里雲揚,

「見你這個大頭鬼啊!」

百里雲揚應道,目光還是一幅桀驁不馴的樣子,噴火獸眼睛里凝聚出一團火球向駟馬豪直衝過來,駟馬豪飛身而躲,輕巧的左右躲閃,直到火球熄滅。駟馬豪上前去拍打噴火獸的腦袋,

「護主心切啊,紅毛獸。」駟馬豪說。

「是因為月公主回來的緣故!」

駟馬烈笑著說,將白色飛天獸牽好。紅白飛天獸本是一對夫妻,是駟馬重顏在靈獸森林練箭時無意間傷了白色的雌獸,帶回家養傷,卻引來了雄獸,後來紅色的雄獸被駟馬豪馴服成為坐騎。雌獸便留給了駟馬烈。

三人早早的來到了皇家獵場等著,不一會在來路上出現兩白一紅三個人的身影。

納蘭容玥騎著一隻白色的圓毛獸,叫做蘭陵獸,外形像虎也像獅子,頭頂長有一顆巨大的藍寶石,陽光下閃閃發著藍光;白羽的坐騎則是頭仙獸雙白駝,雙白駝長得很俊俏,有雙琥珀色的大眼睛,另有雙金色的小翅膀收斂在小腹上,因為雙白駝可以分身成兩個,可以坐兩個人,所以沒有坐騎的玉玲瓏就坐在另一頭白駝上,納蘭容玥的眼睛正寒氣颯颯的盯著雙白駝上的倆人,他和玉玲瓏的目光交流像是在吵架:

容玥:誰讓你告訴白羽的?

玉玲瓏:怪我咯,我沒說,是他自己跟來的。

容玥:那你為什麼不管管他,讓他留下!

玉玲瓏:他是你弟弟,你為什麼不管?

容玥:那你也不能乘坐他的坐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