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玄天瘋狂怒吼,短短的半柱香功夫,他的手臂便破碎了三次,就連胸口也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洞,情況只能用凄慘來形容。

2021 年 1 月 19 日

「血肉再生。」玄天咆哮,恢復身軀,再次攻伐向前。

這裡充斥著無盡光芒,戰鬥兇狠無比。

若是日月星辰也能夠在這麼呈現,那麼這一刻肯定會黯然失色。所有的光芒都想擊中在這場戰鬥之上。

兩個時辰之後,玄天依舊沒有佔據上風,反而身軀卻出現了嚴重的傷勢,下半身已然化為了虛無,鮮血淋漓。

「血肉重生,給我再生出來。」玄天咆哮,胸部一下的血肉開始聚集,再一次組成軀體。

這一刻的玄天宛若成魔,滿頭的散發飛舞,眼眸呈血紅之色,綻放著猩紅色的眸光。再加上臉龐兩頰的紅色鮮血,他看起來就像是個殺神,實質性的殺氣衝天而起,令這裡的虛無空間出現波瀾。

「這個臭小子被逼的走投無路了。」白龜身軀顫慄,就連它也有些擔心這場戰鬥的勝利性。

說起來,玄天這個狀態,他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看見,只能用狼狽來形容。

「完了,我已經看到了死亡的大門,我英明一世,會不會死在這條路上。」小彎刀哀嚎,滿地打滾。

白龜伸出矮小的龜腿,狠狠的躥了幾腳,叫這個傢伙安靜。

「噗!」

鮮血飛灑中,玄天的身軀再次被劈飛,他的情況不容樂觀。

「不管怎麼樣,誰擋在我的道路上,誰就是死。」玄天咆哮,滿頭亂髮飛舞的同時,身軀再次恢復完整。

這一次,他打出最強大的**神通,身後頂著一**日進行攻伐。

但是,結果還是一樣。他被震飛,而大腿卻像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般,完好無損。

「為什麼?」玄天仰天咆哮,可以說頂著大日已經是他最強大的戰鬥狀態,但依舊是無法挽回局面。

不過,他並不會因此退縮。對於天驕而言,既然已經對上,就只有戰死與勝利一說,再也沒有其他第三個選擇。

「臭小子,你沒事吧!要不要幫忙?」白龜大喊,第一次如此擔憂。


「我沒事,你別過來。」玄天回應,這是屬於他的一場戰鬥,不需要任何人來幫忙。

接連數次破碎,數次的修復,已然令玄天的身軀發生異樣變化,這一次的修複比平時慢了不少。

然而,這依舊阻擋不了玄天戰鬥的決心。當身軀恢復之後,他再次展開攻伐,找古銅色大腿決鬥。


「轟!」

終於,玄天的身軀第一次徹底破碎,在大腿的攻伐之下,他只剩下一個頭顱倒飛,其他的身軀全部破碎,化為虛無。

「不行。我不能夠被打倒,我還有我的使命。」玄天紅眼,一股不屈的意志在內心生根發芽。

是的,身世之謎還沒解開,怎麼可以輕易死去呢!

「血肉再生!」他大喊,想要恢復身軀,再次作戰。

「行了,臭小子,這樣下去你會死的。」白龜大喊,已經看不下去了。

「既然是屬於我的戰鬥,怎麼可以退縮。」他怒吼,執意作戰。

然而,不管他怎麼努力,在大腿面前依舊顯得渺小,就好似滄海一粟,掀不起任何的風浪。

短短的一個時辰內,他的身軀破碎了數次,血液將這段泥路徹底染紅。

「夠了,不要再打了。」白龜呼喊。

「沒有辦法,這是我應該走的道路,可惜似乎實力不夠。」玄天慘笑,剛才的那股瘋狂勁已經消退。他回首觀看泥路,上面的鮮血全都是他流出來的。

「你可以休息一下,待會兒再打。」白龜勸說,心急如焚。

「真的可以這樣嗎?」玄天自問,看向上空,而後悲慘一笑。只見那裡,有著一排黃金色的光芒,彷彿是一個人的巨大眼睛。

是的,他不可以退縮。一切既然是背後那位大人物安排的,又怎麼可以叫人家失望呢!

玄天努力修復身軀,再次作戰,他要給暗中注視的那一位看看,什麼叫做堅定不移的信念。

因為,他並不是一隻被指控的螻蟻,他要逆天而行,誓死不屈。

「嘩!」

依舊是玄天的血液在流淌,半個時辰內,他的身軀已經不知道破碎多少次。

這一次的玄天,似乎再也無法站起來,只剩下一個頭顱躺在地上。

「振作起來,不要再打了。」白龜大呼,就是鐵石心腸的人,也已經看不下去。

玄天的頭顱眨了眨眼眸,似乎已經無力開口。

「臭小子,你不要死啊!今後的道路還長著呢,投降一次又何妨呢!」小彎刀勸說,儘管是剛剛認識玄天,但也被這股執意勁給打動。

「其他的戰鬥都可以輸,唯獨這一戰……不能敗。」玄天艱難開口,廢了好大的勁才將這句話講完。

整整一炷香的功夫過去,玄天的身軀才恢復了一個胸部,另外還有兩條手臂。再也無法像之前那般,瞬間血肉重生。

然而,即便是這個狀態,玄天也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投入戰鬥。

「嘭!」

結局沒有任何的改變,玄天的身軀再次支離破碎,只剩下一個頭顱無力的落地。

這一次,就連玄天自己也感覺到了死神的召喚。無論他如何的再使勁,身體修復的趨勢緩慢無比,就如同停泄了一般。

「你這樣下去,真的會死的。」白龜大喊,有些憤怒。

這麼執著的年輕人,它還是第一次看見。

「有什麼東西比生命還珍貴?只要能夠活下去,那麼一切都是美好的。」它勸說,想要叫玄天暫時停下,過幾天再挑戰。

因為它看出一個規律。在玄天倒地的情況下,大腿是不會攻擊的。

玄天聞言,臉上露出的只是慘笑。此刻,他感覺尊嚴最珍貴,沒有其他原因,就因為暗中的那一位在看著呢!

這一刻,他很想要站起來,卻顯得有些無能為力。

「真的不能動彈了嗎?」玄天自問,腦海中卻劃過一道青色的身影,以及一張充滿了微笑的臉龐,上面兩個小酒窩給人一種陽光般的燦爛。

這一刻他產生幻覺,似乎看到了流淌在無盡星空中的那顆星辰,一位少女在往這邊觀望。

「是她在看我。」玄天露出笑容,這一刻艱難的控制身體,想要讓自己騰空。

他決不後退,也不認輸,就是要給暗中那位大人物看到這股不肯屈服的意志。

「傻了!這孩子徹底的傻了,無緣無故還自己笑了。」小彎刀喃喃,被玄天的情況給嚇到。

「無比的執著,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白龜搖頭。

然而,就在這時,上方的無盡虛空中,卻裂開了一道金色裂縫。大腿飛到上空,而後鑽入其中消失不見了。

「嗯!」

若有若無,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如同夢幻一般令人捕捉不到。

緊接著,上方的裂縫以及所有的黃金光芒消失。無盡虛空再次恢復黑暗一片。

「是你在說話嗎?」玄天的頭顱看著上空,望著消失不見的黃金光芒,發出詢問聲。

然而,沒有人可以給他回應。

~~~

文章的表面有個簽到,大家幫本書添加幾個簽到吧,謝謝了。

!! 「消失不見了?」白龜與小彎刀同時仰望高空,親眼見證黃金光芒,以及那條古銅色大腿的消失。

這一切十分的突然,沒有任何的預兆。

白龜與小彎刀兩個傢伙原地發愣,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對了,那個臭小子還有危險。」白龜跳起,一步百丈,來到玄天的身邊。

它捧起玄天的頭顱,發現眼睛是閉著的,僅剩一點點微弱的呼吸。

「臭小子,你醒醒,那條大腿已經被你打跑了。」白龜呼喚,不敢用力的搖晃,怕給玄天帶來傷害。

然而,此刻的玄天極其虛弱,已然無法開口說話,只能輕輕的搖頭做回應,意思像是在否認。

「總是,那條大腿狼狽而逃,你可以安心的休息了。」白龜安慰,而後掏出了大量的靈藥粉末,喂進玄天的口中。


別看平時這個傢伙吝嗇,這一刻卻又顯得大方,豪不心疼的給玄天灌輸各種靈藥,用來修復身軀。

半柱香的功夫后,玄天再也堅持不住,昏死了過去。

「臭小子,你醒醒。」白龜心裡一個『疙瘩』,當即拍了拍玄天的臉龐,想要將它喚醒。

「住手吧!這傢伙是太累了而昏死了過去,並沒有下地獄。」小彎刀說道,而後靠近白龜。

「說得對,是我太緊張了,亂了分寸。」白龜點頭,細細的感受,發現玄天的狀態已經穩定下來,並無大礙。

「不過,你這個傢伙……」說話間,它放下玄天的頭顱,將小彎刀給打飛。

這把寶器竟然趁著它關心玄天之際,準備對地面上的這些靈藥下手。

白龜黑臉,額頭的青筋直跳,這些可都是它的寶貝,平時連自己都不捨得使用,比命還重要,怎麼可以輕易便宜了他人。

「我就靠近看看,何必這麼激動。」小彎刀嚷嚷,表示不滿。

「再看我就滅了你。」白龜警告,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於是將所有靈藥裝回盒子,藏在了身後。

「太不厚道了,好歹我也是昔日的神明,你這樣的動作簡直是對我的侮辱。」小彎刀不屑,但依舊偷偷的瞄向白骨的身後,暗嘆可惜。

「你走,離我遠一點。」白龜趕走這個『危險分子』,而後將心思放在玄天身上。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炷香后,玄天的身軀終於有了修復的趨勢。

在他的脖子處,霞光燦燦,有一絲絲神華出現,而後化作血肉蠕動,開始修復受損的身軀。

這個過程很慢,就好似蝸牛爬動的速度一般,隔著幾分鐘才長一塊血肉。

但是,白龜對此已經非常滿意。身軀開始修復,就說明玄天的身體在往好的方面發展,這是一個好兆頭。

「我x……」這邊,小彎刀詛咒,被白龜趕在了千米之外,無法靠近,為此鬱悶至極。

不過,它不會過去打擾,畢竟走出這條泥路的關鍵點,還是在玄天身上。一旦這一位出了什麼閃失,弄不好就要永遠被困在泥路之上。

半天的時光一晃而過。

這段時間之內,一切都顯得平靜,小彎刀也老實無比,像是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一般,沒有做出半絲打攪的舉動。

終於,玄天在這個時間段醒來,他觀望下身,發現血肉已經修復到胸部的位置,進展十分的順利。

不過,此刻的他還是十分的虛弱,眼眸中帶著一絲渾濁,觀看外面的事物比較模糊。

「先不要說話,靜心調養。」白龜說道,繼續掏出靈藥粉末,喂進玄天的口中。

現在,玄天已經醒來,無疑可以將這些靈藥更好地吸收,修復起來也更加的順利。

兩個時辰后,玄天一聲大喝,體內的神力爆發,瞬間血肉重生,令剩餘的兩腿憑空出現。

「身體恢復了,剩下的精神力,以及狀態,就需要靠時間來調養了。」白龜點頭,而後離開,將時間留給玄天一個人。

這邊,小彎刀發現白龜靠近,便開始警惕。

「你想幹嘛?」它嚷嚷,有不好的預感。

果然,白龜上來就欺負人,給了小彎刀三個『爆栗』,報不久前的一箭之仇。

並且,它高高的昂起頭顱,彷彿在說,打靈藥的主意就是這個下場。

小彎刀詛咒,內心模擬出白龜的身形,而後狠狠的折磨。

當然,表面上它點頭哈腰,可不敢得罪白龜這個暴力狂。

一天的時間過去,玄天終於自修鍊中醒來。

他再次恢復以往的狀態,渾身精神抖擻,氣勢宏發,彷彿整體是一把堅不可摧的利劍,給人一種凌厲的壓迫感。


只是,醒來之後,他的眼神卻顯得有一些迷茫。

「你在想什麼?」白龜發現玄天醒來,當即走了過來。

「我在想不久前的那一戰。」玄天說道,回答的十分透徹。

「沒有什麼好想的,你贏了,對方逃了。」白龜說道,用安慰的方式說話。

玄天搖頭,腦子十分的清醒,道:「不是我贏了,是他不屑要我的命。」

「是嘛!可這也要看是什麼性質的戰鬥。兩者的境界相差巨大,一場不公平的戰鬥你又何必在意?」白龜勸說。

「也對,既然他走了,那這一戰可以留到以後。」玄天說道,而後站起身軀,眸光變得尖銳,彷彿蛇兩把利劍射出,令泥路發出一絲轟鳴聲。

「好傢夥,有這個不敗的信念就好。」白龜點頭,看到玄天這個樣子,它也就放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