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獸化藥劑。

2022 年 2 月 25 日

基因覺醒。

等等都是其中提升戰力的一眾方式。

而這一尊聖者,就是當年研發獸化藥劑的第一代產物,一個不合格的產物,發生異變的產物,變得半人半獸,奇醜無比。

雖然獲取了強大的力量,但是卻有擁有了獸類的一些特性,為此便隱居於此,成為a組織最後的底蘊,曾經說過,為a組織辦三件事,之後他跟a組織井水不犯河水?再無關係。

「嘎吱。」

奧瑪深吸一口氣,打開古堡大門走了進去。

一步跨入。

奧瑪突然身軀停了下來,一股危險的氣息迎面襲來,心中暗叫一聲不好,連忙後撤,就在他後撤的瞬間,他原本站立的位置突然出現一個人影,一身黑袍,猶如幽靈一般,站立在哪裡。

反觀奧瑪,整個人就如同稻草人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碰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一臉震驚。

不過隨之他就面露喜色。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尊半聖,但是卻被對方瞬間擊退,這說明什麼?

說明對方比自己強多了。

如此強者,還愁對付不了區區一個人王殿。

以他的戰力,加上組織的力量。

一想到這裡奧瑪心閃過一抹強悍的殺意來。

該死的人王殿,該死的神州大地,居然害的他們組織如此狼狽不堪,害的他們組織淪落到這種地步。

他們a組織可是全球第一的組織,現在好了,隨便哪個組織都敢羞辱他們,v組織和t組織就是最好的例子。

公然憋開他們組織,結盟神州,其罪當誅。

此時奧瑪瘋了,完全沒有想過在自己身上找答案。

奧瑪連忙拿出一張捲軸來,說道:「我叫奧瑪,a組織領袖,我需要你的幫助。」

本來準備對付奧瑪的黑衣人身形突然一頓,手一揮,奧瑪手中的捲軸朝著他飛了過去,他接過捲軸,捲軸突然冒出一團藍色的火焰來,然後朝著黑衣人沖了過去,瞬間進入黑衣人的體內。

黑衣人轉身看著奧瑪說道:「這是第三次了,從今往後,我跟你們組織再無任何瓜葛,拿走吧,人王殿,人王殿主,神州大地,我會幫你們覆滅的。」

說著手一揮,古堡的大門關閉,而他也瞬間消失在原地。

。 蕭何體內元氣被打散了,他五臟六腑還受了傷,他嘗試了一晚上也沒未能將元氣重新凝聚!最終他筋疲力竭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有很多人來蕭家拜訪!

首先來的兩位正是帝主和他背後的靠山雷先生!

他們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詢問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還有神靈殿與蕭家的關係!

蕭家的回答很乾脆,神靈殿與蕭家無關,蕭家救蕭何是神靈殿的人故意把蕭何扔在蕭家的門口,蕭家不得不救……蕭家也沒有要與另外幾大家族為敵的意思!

帝主和雷先生就這樣被蕭家打發了!

他們走後不久,鐵先生也來了,他想問的跟帝主和雷先生幾乎一模一樣……

蕭家自然將之前對帝主和雷先生說的那些話,跟鐵先生又重複了一遍!

鐵先生見問不出什麼東西來了,也轉身離開了蕭家!

他走之後,天家,和兩位兩大古老家族,也紛紛拜訪蕭家!

他們目的基本上都一樣,就是來詢問,神靈殿和蕭家的目的,然後探探蕭家的口風,是不是要對他們動手了!

然而蕭家的回答,還是那麼乾脆,神靈殿與蕭家無關,四大家族同氣連枝,他們蕭家是不可能對其它家族動手的!

也不管這三大家族相不相信,反正蕭家就是這樣說,並將這件事情跟自己撇的乾乾淨淨!

最後那三家的人也無奈離開,局勢算是暫時穩定了下來!

……

中午的時候,蕭夢情端著一碗肉粥來到蕭何居住的房間!

蕭何也餓醒了,看到肉粥就開始狼吞虎咽!

邊吃,他邊問蕭夢情:「今天有人來蕭家嗎?」

蕭夢情回答:「都來了,不過都被打發走了!」

蕭何神情微微一驚:「怎麼打發走的?」

蕭夢情回答道:「就是告訴他們,神靈殿與蕭家無關!救你不是蕭家本意,是你被神靈殿的人扔在蕭家門口,因為你體內流著蕭家的血,所以才最終決定救你一命!」

蕭何點了點頭,又詢問:「他們就這樣放棄了?」

蕭夢情冷聲道:「當然不可能!局勢只是暫時穩定了下來,畢竟蕭家太強大,不管背後布局之人是誰,都是不敢輕易動手的!然而你,依然還是會有生命危險!」

蕭何道:「這話什麼意思?」

蕭夢情告訴他:「你殺了天鵬,天家不會善罷甘休!」

「你是這個局的推動者,背後之人,也不會讓你馬上安於寧靜!」

「所以,天家來殺你的時候,蕭家不會在保護你!不然,蕭家就會徹底卷進去!」

能救蕭何一次已經是極限,要是在庇佑蕭何,不管是誤會蕭家的天家,還是背後做局的人,都不會讓蕭家好過!

所以蕭家為了自保,最終還是只有犧牲掉蕭何!

這不是自私,也不是冷血無情……相反,這是一個家族活下去的生存之道!

「神靈殿會管我死活嗎?」蕭何又好奇的問。畢竟一開始,神靈殿就在幫他!

而現在,他依然面臨生命危險,那麼……神秘的神靈殿,還會像之前那樣無償的幫助他嗎?

蕭何心裡想的是,應該會……蕭夢情卻一頭冷水潑在了他的腦袋上。

「你太天真了!」蕭夢情冷聲道:「神靈殿從一開始就不是在幫你,他們只是在推波助瀾,利用你將蕭家和天家都拉扯進來!如今,他們已經成功,你的死活,與他們再無干係,他們又怎麼可能來保護你,然後與天家為敵?」

「再說了,他們可能也希望你死掉!因為你死了,局面又將變的動蕩起來!他們離自己的目標,又可以在進一步了!」

蕭夢情說完,蕭何臉色極其冰冷!

他不怕死,但不想這樣窩囊的死掉!

以前他一直以為自己很厲害,然而現在他才知道,他連一隻螻蟻都不如!

真正的大人物,一個指頭就可以捏死他!

他心裡第一次湧出這種無力的感覺,他是第一次這般……命運被人完全掌控,而自己不管怎麼掙扎,最終都無濟於事!

「難道,我真的就要這般默默無聞的凄慘死掉?」就在蕭何胡思亂想的事情!蕭夢情突然又對他道:「蕭家雖然不會在保你性命,但不代表不會在幫助你!」

蕭何立刻像是掉水之人抓到救命的稻草,他急忙詢問:「你們要怎麼幫我?」

蕭夢情道:「你先吃完飯再說!」

蕭何很快將一大碗粥吞進肚子里,蕭夢情去外面推來一個輪椅,蕭何坐上去后,蕭夢情推著蕭何去了一間密室!

在那裡,有一個老人,似乎在等他,正是蕭家的家主——蕭火!

「你來了!」蕭火淡淡笑道!

「嗯!」蕭何回應了一聲,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老人,從輩份上來講,他應該喊爺爺,但一想到他殺自己全家,蕭何立刻就沉默了!

「蕭家不能在保你的事情,蕭夢情跟你說了嗎?」蕭火詢問!

「說了!』蕭何回答,然後又好奇問:「你們要怎麼幫我?」

蕭火淡淡笑道:「箱子里的東西你看過了吧?」

「什麼箱子?」蕭何聽的一臉疑惑,轉瞬之間,他反應了過來:「薩滿王墳墓里出土的那個箱子?」

「你們難道是要我破解古畫?」

蕭火點了點頭:「古畫里,隱藏邁入九階宗師境界的修鍊之法……如果你能破解,你就可以修鍊,然後就能恢復!」

「當然,如果你不能,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蕭何陷入沉默,蕭夢情把他推進密室就離開了!

這讓蕭何疑惑的轉頭看了看,旁邊的蕭火,立刻笑道:「不要奇怪,蕭家的古畫,不算你跟你爺爺的話,如今看過的就只有兩人,一個是我,一個是蕭家的老祖!」

蕭夢情這般重要的蕭家後輩,竟然都還沒看過古畫,這讓蕭何微微有些吃驚!

這就可以想象,蕭家對古畫的保密有多嚴格,這個時候讓蕭何看畫,也顯示出了對蕭何有多麼器重!

一張桌子上,蕭家傳承千年的古畫……赤焰靈心圖,還有薩滿王箱子里出土的東西,全都擺放在上面!

蕭火道:「你慢慢……不要著急!」

著筆中文網 沈禾很不安,寧知許的態度像是一把懸在頭頂的尖刀。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突然落下。

她是沒有任何預謀的見財起意,後來看到事情鬧大,簫妍又要報警,這才感覺害怕。

寧知許沒什麼條件,自始至終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要是真的害怕心虛,就把項鏈送回去吧。」

「然後呢?」

「我什麼都沒看見。」

沈禾張張嘴:「你真奇怪。來做助理,天天跑腿打雜,不就是為了混口飯吃。你拿住我的把柄,不要錢,什麼條件也不開,竟然只是希望我把項鏈還回去?」

兩個處於同等地位的人,一個越發清高自重,襯得另一個越發卑劣低下。

漂亮的少年慢慢吐字:「你的老闆也是混口飯吃。」

簫妍昨天在熱搜上掛了一天。

她苦難的童年被網友扒了個底朝天。母親病重過世,父親喝酒欠賭,家裏還有個上小學的弟弟。家庭環境逼得她高中沒上完就出來打工。好在一張漂亮臉蛋讓她有機會進入娛樂圈。不過她掙的錢,大部分都填補家裏。她自己過得並不如其他演員那樣瀟灑滋潤。那條百萬的項鏈,是她這麼多年來獎勵自己唯一一件貴重的禮物。她愛如珍寶,去哪都願意帶着。

與其說項鏈具有商品價值,不如說那是簫妍的支撐。

在她身上,寧知許看到很多人的縮影。

表面風光無限的頂流女演員,說到底,和普通人一樣都是混口飯吃。

沈禾年齡不大,剛滿20歲。她出來賺錢,只知道那條項鏈很值錢,她很喜歡很想要。

「我怎麼還回去?她都把何雯雯開除了。我還回去也不能改變什麼。」

天色沉了,工作人員已經在準備放飯了。南意那邊估計也快結束拍攝,寧知許不想和她浪費時間。少年很不耐,漆黑的眼眸如同沒有暈開的墨,黑得純粹,襯得五官鋒利奪目:「你是她生活助理,找機會很容易。如果報案處理,這條項鏈的錢,夠你坐一陣子牢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