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猛一挺身,勒森巴形容獰厲如鬼,雙爪一前一後,幻化著,不帶一絲兒風聲勁氣直插向劉煜。就在人影快就撲到的剎那,突然張口一叫,「吱」的一聲,一股奇異的力道,自他的嘴裡噴涌而出,直衝劉煜前胸。

2021 年 1 月 19 日

對此,劉煜並不感到意外,吸血一族的超聲波攻擊,劉煜早在劉蕾那裡見慣了,心中也早有預防。他微微偏身,閃過勒森巴的右爪,雙掌翻飛處,劉煜疾迎以勒森巴左爪。猝斬如電,往下橫切。

猝然暴旋,勒森巴的身體如旋轉的陀螺,雙臂如怒飈中的風車雙翼,凌空飛舞著切向劉煜的脖頸。

突地蹲身,雙掌晃動,疾似閃電般,切削向勒森巴的雙腿。

那突來的刺心痛楚,讓勒森巴僵窒了,他就像泥塑木雕也似的獃獃的,仍然延續著尚未中掌前姿勢,右手高,左手低的停在身前。腿頸如火燒針刺,動也不能動,豆大的冷汗,自臉上涔涔滑落,蒼白的麵皮抽搐著,扭扯得眼歪嘴斜。

勒森巴的身體刺痛抵不住精神的崩潰,折斷的腿骨撐不住身軀的重量,在驚駭、驚悸、惶恐又激動的錯縱複雜的表情下,頹然跌翻,緊隨著清脆的骨折聲傳出的,是勒森巴的慘痛凄吼,那是一種無助的、悲憤的,而又泄氣的慘吼!

(謝謝支持!)(未完待續。。) 重生之都市梟雄336_第336章虛幻世界第336章虛幻世界

「煜煜,你好棒哦,居然打敗了一個相當於破空境界初階的吸血鬼親王呢~~」鍾小滿與有榮焉的撲進劉煜的懷裡,一臉驕傲的讚歎著點com網高品質更新

本就羞憤悲怒的勒森巴,看到鍾小滿的作為後,一顆心都碎成了玻璃渣,他紅著眼大叫道:「要不是因為我體內的變形術魔力還沒有完全驅除乾淨,我怎麼可能會敗給這個魂淡!我現在可只有正常狀態下的三成實力……」

「不許對煜煜無禮!」鍾小滿看著勒森巴,瞪大眼睛道:「不管你是不是恢復了全部的實力,我煜煜打敗了一個吸血鬼親王卻是不爭的事實!而且我對煜煜有信心,他要是像你這樣修行千餘年,十個全盛時期的你都不夠他一隻手挑的……」

被自己心儀的女人這麼看低,勒森巴真是不想活了。雖然現在鍾小滿的臉上和眼中已經沒有了最初打動勒森巴的溫暖笑意,但奇怪的是,勒森巴卻份外的感覺到鍾小滿的「真實」,那種心動的感覺也就愈加的磅礴了。

以吸血一族的純血種生長期來算,勒森巴大約相當於人類年齡的十三四歲,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吸血鬼。也許是因為閱歷不夠,或者是家裡邊保護的太好,勒森巴還算得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純情少年。

和人類那些情竇初開的少年一樣,勒森巴現在對鍾小滿的感情是熾烈的,也是充滿了獨佔欲的。雖然鍾小滿對於人形的他不假辭色,但她在他貓形時的溫柔體貼卻已經深入了勒森巴的靈魂,讓他難以忘懷。

可能是勒森巴的性格使然,也可能是身具「天生鼎爐」體質又受到了「天眷」的鐘小滿魅力值太高,即便鍾小滿已經明確表態自己名花有主,但勒森巴還是放不下,下定決心要使勁兒的揮動鋤頭,挖人牆角。

大概是真的胸無城府,勒森巴的表情將他的心事展露無遺。鍾小滿微微皺眉,沉聲道:「小黑,你給我老實點兒,別盡想些有的沒的……」

哼了一聲,勒森巴大聲道:「我才是最適合你的人,你應該多一些選擇……」

劉蕾忍不住了,出聲道:「再多的選擇也沒用,因為只有我家少爺才是最適合小滿姐的!」

勒森巴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劉蕾,寒聲道:「雜種,你閉嘴!」

「啪」的一聲,鍾小滿使勁兒的在勒森巴的腦門上拍了一記,大聲道:「怎麼這麼沒禮貌,滿口髒話……」

勒森巴不是m男,但鍾小滿的這一巴掌卻真的拍得他很是高興,因為這兩天鍾小滿老是這麼打他。他不肯喝牛奶,鍾小滿會拍一掌;他想要上~床和鍾小滿一起睡覺,鍾小滿一樣會拍一掌;他想要對別人齜牙咧嘴,鍾小滿還是會拍他一掌……

詭異的甜蜜了一下,勒森巴又露出委屈的神態,道:「我沒有說髒話,我們吸血一族中的『雜種』,其實和人類世界中的『混血兒』是差不多的意思……我現在的實力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靈覺卻沒有妨礙了,我已經感覺到這個小女孩具備著並不純凈的吸血一族的血統。似乎她是吸血一族和蜥蜴一族的雜交……哼,真不知道是哪一個吸血鬼居然這麼的不自愛,居然跑去和低賤骯髒的蜥蜴人交~合生女,回到族內后我非得好好的追查一番不可……」

劉蕾本是融合了蜥蜴和蝙蝠基因的變種人,後來又吞服了吸血鬼公爵的精血,這才進化成了現在這種在變種人基礎上再度變異的物種。在聽到勒森巴誤會了劉蕾的來歷后,劉煜暗示想要辯駁的劉蕾住口,他那無法自控的「預感」能力在這時候又起了效果,讓他感應到,如果現在隱瞞下劉蕾的真實來歷,將來會有很大的可能帶給他不小的好處。

鍾小滿一巴掌止住了發狠話的勒森巴,正色道:「不管『雜種』這個詞在吸血一族內部有沒有貶義,你現在既然身處人類社會,那麼就應該入境隨俗,以後不能在這麼稱呼蕾蕾了!」

被當做寵物養了兩天、又對「主人」極度心儀的勒森巴乖乖的點頭答應,接著微帶忐忑的問道:「那……我以後可以跟在你身邊嗎?」

看了劉煜一眼,鍾小滿才皺著眉頭看著勒森巴,無視他討好的表情,用極其鄭重的口吻說道:「小黑,你跟著我是沒問題啦,不過你要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迷戀姐,姐的一顆心都在我家煜煜的身上,再也裝不下別的人了!你還年輕,未來會遇到許多的芳草,眼睛不要只盯在姐的身上……」

鍾小滿完全無視了勒森巴的年紀,擺出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樣,苦口婆心的勸解著陷入情網的吸血鬼親王殿下。

因為一直想要幫程婉芝獲取「大婦」地位,所以瑪瑞思對鍾小滿的態度一直不算友善,雖然不至於橫眉冷對,但也是頗為無視的。如今聽到她這番有些自戀的說辭,當即就以一聲冷哼表示了自己的不屑。

鑒於鍾小滿的態度,勒森巴現在已經轉變了觀念,不會在明著對鍾小滿表達愛意了。當然,這絕對不是說他會放棄鍾小滿,他只是改變了策略,打算呆在鍾小滿的身邊,用潤物細無聲的方法,一邊不動聲色的「黑」劉煜,一邊對鍾小滿無微不至的關懷,以期能慢慢的走進她的心扉。

吸血一族的愛情觀可以說是非常的美好,他們不動情則已,一旦動情,那麼無論是在身體還是心靈上,都會對愛侶絕對的忠誠。當然,如果愛人做出了對不起他們的事,他們也不是受氣包,絕對會用玉石俱焚的慘烈方法去祭奠他們的愛情。

因為某段經歷,瑪瑞思對於吸血一族的愛情觀知之甚深,看勒森巴的神情,就知道他已經泥足深陷,輕易脫身不得。不過瑪瑞思有她自己的想法,並不打算提醒劉煜,甚至還盤算著要不要推波助瀾一番,看有沒有可能藉助勒森巴一舉將鍾小滿從正室的座位上拉下來。

不過瑪瑞思還沒有想好就笑了,因為她聽到了勒森巴的說辭。

「小滿姐……」勒森巴也學會了打蛇隨棍上,不以為恥的忽視自己的年齡,用文藝腔道:「你這麼美好,擁有你的人該是多麼的幸福啊!有了你,生活就有了色彩……」

劉煜可沒有笑,反而覺得有些惡寒看小說就到~看著一臉深情不悔的勒森巴,劉煜額頭上的青筋都浮現出來。雖然他不介意自己的女人被人追求,但卻很反感有人狗皮膏藥似的緊隨不舍。當即就沉容道:「勒森巴,你怎麼會在中國受傷?」

勒森巴本來是不想搭理劉煜的,可是看鐘小滿的神色,也知道自己在討好鍾小滿也只會適得其反,於是答道:「我在香江港遊玩,誰知道教廷的那幫人會伏擊我,還動用了當年瑪法里奧遺留的變形術捲軸,迫得我不得不動用了『隨機傳送捲軸』這件我姐姐給我的保命魔法物品……」

見和自己的勢力沒有什麼交集,劉煜也就不再深問,揮揮手道:「好了,你現在的傷已經大致恢復了,自己走吧,想必你的族人也在找你!」

「我才不要。」勒森巴瞪了劉煜一眼,大聲道:「我要留在小滿姐身邊,我要……保護她不被你欺負!」

眼神閃了閃,劉煜沉聲道:「你想留就留嗎?我不養無用之人!」

「我很有用。」勒森巴也不在意劉煜是不是像利用他的身份的實力,為了鍾小滿,他真的可以說是不顧一切。

劉煜撇撇嘴,道:「有用沒用不是說說就可以的,你要表現出來才行!」

冷哼一聲,勒森巴指著劉煜的跑車道:「你車子後備廂里的東西你知道是什麼嗎?」

這真是出乎劉煜的意料,他微微一愣,才又說道:「不過是一個骨灰罐子罷了,有什麼問題?」

「問題?問題大了去了!」勒森巴不屑的瞥了劉煜一眼,接著就在鍾小滿的瞪視中乖乖的說道:「那個骨灰罐子中有一個由精神力構築的虛幻世界……」

「虛幻世界?」劉煜知道一些修行界的幻術大師能夠將人拉入到一個虛幻的世界,惑人心智,但那個時間絕對不會太長,而裝著鬼武者骨灰的古瓮卻已經存在了將近一千年了……

若是想要構築一個虛幻世界的話,精神力的強度至少要在ss級以上,這樣的人物,現在幾乎不存在。就算在瀛洲修行界三千年的歷史中,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修行者有著這樣的實力。當然,號稱陰陽師第一人的安培晴明也在其中。

不過,劉煜記得梵寶說過,安培晴明是被他的中國鬼武者吞噬了,又怎麼會在古瓮中構築虛幻世界呢?!難不成,安培晴明沒死?!

對於勒森巴,劉煜還不是很信任,於是質疑道:「你怎麼知道的?」

「知道『領域』嗎?」勒森巴傲然道:「在我們吸血一族中,也就只有親王和一小部分大公能夠掌握這種能力。在『領域』中,我們甚至能夠掌握到一點點法則的力量。我的領域力量是『破幻』,只要在我的領域範圍之內,任何級別的幻術都會被我看破,哪怕是虛幻世界這種極致的幻術,依然是不可能瞞過我!」

摸了摸下巴,劉煜過去將古瓮拿了出來,走到瑪瑞思身邊,問道:「你幫我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瞪了劉煜一眼,瑪瑞思板著臉查看起來,在探測型的橙光閃爍了一陣之後,瑪瑞思點頭道:「還真像勒森巴說的那樣,這裡面真的有一個微型的虛幻世界。只不過,按照我的經驗來看,它並不是完全的由一個人構築而成的,應該是一個人主架、無數人補遺起來的……」

勒森巴神色驚異的看著瑪瑞思,想不通這個小女孩兒竟然這麼厲害,連虛幻世界的構造都能分析透徹。

劉煜突然記起,在下五門拍賣會上有關古瓮的介紹中曾經提到,這個古瓮是被放置在神社中,有專人每日祈禱。想到這兒,劉煜心中猛然一動,問道:「瑪瑞思,你知道這個虛幻世界的功能嗎?」

「具體情況不清楚。」瑪瑞思搖搖頭,道:「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虛幻世界帶有磨練、收服的屬性!」

收服?!那就沒錯了!安培晴明被鬼武者吞噬后,並沒有立刻死去,身體雖然沒了,但他的一身陰陽術卻能讓他強大至極的精神力以另外一種方式存在。甚至於,他還聯繫到了他的後人,藉助後人的幫助,構築了一個虛幻世界,想要重新收復鬼武者,甚至於他還可能有重生的奢望!

這樣一想,劉煜不禁又是心中一動,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催促他趕緊破壞安培晴明的計劃,拯救被「磨練」的中國籍鬼武者。

劉煜已經不止一次從這種「心中一動」的靈覺中得到好處了,自然不會怠慢,立刻問她們中間最為博學的瑪瑞思道:「要想擊破這個虛幻世界,我需要怎麼做?摔碎古瓮?」

「可以。」瑪瑞思約莫明白劉煜的意思,又補充了一句道:「不過這麼一來,整個虛幻世界和它內里的一切都會被毀滅!」

微微皺眉,劉煜又道:「如果想要拯救被困在虛幻世界中的某個人,我該怎麼做?」

看了劉煜一眼,瑪瑞思道:「那你就必須親自進入虛幻世界中,像是拯救人質那樣親手將你想要救助的人帶出那個虛幻世界……」

旁邊的鐘小滿和龍紫珊等人也聽出了劉煜的意思,趕緊問道:「會有危險嗎?」

「生命危險不會有。」瑪瑞思實話實說道:「不過如果你在虛幻世界中受傷了,那麼出來后,你的精神會變得萎靡不振。如果你死在了虛幻世界中,那麼你的心境修為會跌落一個境界!」

鍾小滿微微皺眉道:「煜煜,你要親自去那個虛幻世界?」


煜點頭道:「我有一種感覺,裡面的人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必須親自去。」

鍾小滿和龍紫珊她們都知道劉煜的「預感」能力,當下也不懷疑,只是問道:「是什麼人啊,讓你那麼的看重?」

「是瀛洲第一陰陽師安培晴明的式神,據說那是一個中國籍的鬼武者。」

「煜煜(煜哥,少爺),你要自己小心。」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劉煜慎重的保證,又對瑪瑞思道:「告訴我進出虛幻世界的方法。」

###########################################

山是黑的,嶙峋嗟峨的石頭是黑的,連在石隙岩縫裡生長出來的花草也是黑的,黑得冷森,黑得酷厲,黑得不帶一丁點兒「活」的氣息。

這座山不太高,卻邪得令人心裡起疙瘩,有六棵黑色的巨松並排挺立山頭,這六棵巨大的松樹枝幹古虯,伸展盤繞,似是六個惡魔揮舞著他們的手臂,押舞著他們的手臂嘯弄於天地之間。

而天,天是陰沉而翳重的,雲很低,很濃,濃得似一團團的黑墨,也像一團團的壓在人們的心上。

一蓬血淬然噴起干一塊黑色的山石之後,又被風吹得散濺了一地,一個身材魁語的東瀛忍者,像喝多了酒,歪歪斜斜的走了出來,打了兩個轉子,重重的跌到地上,他的天靈蓋已經爛碎,粘白的腦漿與鮮紅的血液混攪在一起,宛如一枚爛透了的紅柿子。

「呼」的一聲,另一條身影凌空拋起,整個撞在另一塊山石上,又被反震之力彈回,再碰到後面的黑岩,清脆的骨胳碎裂聲傳出老遠,冷漠的山石表面抹上紫紅色的血漬圈圈,紫紅色的血斑點點,那山石,黑得更醜惡了。

風尖銳的呼嘯, 我在深圳的青蔥歲月 ,更猙獰了,但是,這黑色石山周遭的氣氛卻如此寂靜,死樣的寂靜。

越過眼前這幾塊猙獰的山石,七個穿著黑色忍者服,容貌陰鷲冷酷的青年人,站成了一個半圓,七雙眸子里的光芒閃射如電,卻匯聚成為一個焦點,如野獸面對著他們的獵物。

這人站在弧度的中央,白色的儒衣飄舞得洒脫之極,一雙眼睛清澈澄朗,鼻子挺直端正,厚薄適度的嘴唇紅潤得誘人,他的衣衫色調是白得如此純凈,如此寧靜,那白雪的光澤隱隱流露著一種無可言喻的華貴高雅氣質,襯著他那潔白細膩的肌膚,那有意無意間的睥睨之態,十足像一位官宦人家的公子哥兒。

毫無疑問的,這就是劉煜。

按照瑪瑞思教授的方法進入存在於古瓮內部的微型虛幻世界后,劉煜就很吃驚的發現,自己居然穿著一身白色的古代儒士服。

正當劉煜猜測這是不是虛幻世界的偽天道動得手腳時,一行九人的忍者隊突然出現,一聲不吭的就沖著他下殺手。

劉煜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當即就施展辣手還擊。

(謝謝支持!)

&^^%#重生之都市梟雄336_第336章虛幻世界更新完畢! 劉煜和七個忍者在黑山頂上對峙著,彼此靜靜的互相凝視,暫時沒有任何動作看小說就到~對於兩個戰友的身故,忍者一方毫無悲傷的情緒,就像死者與他們毫無關聯一樣。

緩慢地,站在最左邊的一個忍者開始略略移動了一點,劉煜淡雅的笑笑,修長的雙手美妙的交疊於胸,忍者似乎非常顧忌,冷厲的面孔緊繃著,鼻尖上汗珠盈盈。

右首的另一個忍者,突然重重的「哼」了一聲,於是,左邊的忍者猛一咬牙,像一抹閃電,淬然撲上,忍者刀飄忽卻又凌厲的攻向劉煜!

隨著他的動作,其他六個忍者同時掠進,剎時銳風激蕩,刀鋒如潮,黑色的身影晃飛似鴻舞長空。

只是眨眨眼皮子的時間,一條人影宛如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像塊石頭似的被猛然拋起,如他那兩個先登極樂的戰友一樣,毫無掙扎之力的被摔飛到嵯峨犬齒交錯的山石之間。

「噗」的悶響刺耳的傳來,眼前,又已恢復了原來的局面,劉煜在中間,忍者圍成一個半圓,不過,現在組成弧形陣的只有六個人了。


雙方沉默了片刻,又突然人影飛閃遊動,於是,又有一條身軀被強力震起,剎時后又恢復了原先的形勢,自然,忍者這一方面已減少成五個人了。

這些忍者的為首者,大約便是弧形陣右首的那個肅容青年了,他的面孔瘦削,腦門的頭髮被剃光。一雙眼睛雖然透出冷厲,但眼白上卻血絲滿布。而他的四個同伴,現在也個個面孔肌肉緊繃,額角淌汗。神色中流露出極度的惶急與不安。

半禿忍者向他的同伴巡掃了過去,按照方才的方式推演,現在應該是右首第一個,有著人中一點小鬍子的忍者動手主攻了。但是,小鬍子忍者咬著嘴唇,粗大的喉結在不停的上下顫動,目光里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懼和慌亂,顯然。四個戰友的遭遇已經讓他深刻的體會到了劉煜的強悍和凶厲。

劉煜靜靜的望著他,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半禿忍者深深吸了口氣,瞳仁的光芒剎時變得如一條眼鏡蛇似的冷酷陰毒。而這目光,又陰陰的投向那小鬍子忍者的身上!

小鬍子忍者倏然大吼了一聲,身形暴凌的三轉九折,奇異的撲擊而上,劉煜抿嘴一笑。快速得好似風馳電掣,在一片翻飛起落的刀鋒中,他的雙手豎斜如刃,那麼令人不及追攝的一掠而回。小鬍子忍者已一聲慘號,像先前他死去的同伴一樣。骨碌碌嚕的震彈而出。

又恢復了原狀,僅存下的四個忍者已無法再布成一個半圓的包圍陣勢。他們並肩站成一排,汗水已濕透了他們的忍者服,微微的喘息襯著他們的驚駭與絕望,生與死,就快分明了。


劉煜優雅的一拂衣袖,雪白色的絲質儒衣泛起一抹淡淡的柔潤光彩,他仰首望了望空中沉重的雲翳,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就在他那聲輕輕的喟嘆出唇之際,光影一閃,又有一條黑影飛掠著罩到,另三條人影亦分自三個不同的方向攻向他可能移動的三個角度!

但是,劉煜沒有移動,僅僅是雙掌以人眼幾乎無法看清極速倏然閃晃一下,那閃晃的姿勢是如此美妙,如此詭異,卻又如此辛辣,當凌空撲擊的人影被硬撞出去的同時,劉煜的掌勢仍然有足夠的時間回截猝襲另外三個幾乎在同一時間攻來的敵人!

兩條人影雙掌驟而互拍,千鉤一發中,狼狽不堪的倒仰而出,另一個沒有借上這種助力的忍者卻沒有這麼幸運,當他驚覺情勢不妙時,劉煜的右掌已如鋒利堅刃一樣的自他頸項擦過,順便帶起了他那顆大好的頭顱看小說就到~

動作在須臾間展開,又在須臾間結束,劉煜又仰首向天,一聲輕喟又自他口中發出,彷彿他一直就沒有中斷過這個悠閑而文雅的動作,天知道,就在他這細微的舉止間,兩條生命已經寂滅了,永遠的寂滅了。

劉煜也不是有意要裝十三的,他只是覺得,虛幻世界的偽天道給他配上了如此儒雅的一身裝扮,他就應該表現出與之相符的風度。而在他看來,裝十三就是「風度」的最好表現!


目前,只剩下了兩個忍者,他們有如兩隻木雞般呆在那兒,四隻眸子里的神色黯淡得如秋螢遠去后殘留的那一點可憐的光暈,這光暈里卻包含著巨大的悲憤和畏懼,有一股「有心殺敵,無力回天」的意味。

劉煜淡漠的注視眼前這兩個人,而僅存的兩個忍者對望了一眼,那半禿忍者的凶戾氣焰已經完全消失,他的另一個同伴,是個滿臉橫肉,頷下生著一顆黃豆大小的黑痣,黑痣上的一撮痣毛正在輕輕抖索,他的面孔上雖然沒有明顯的退縮之色,但是,那撮痣毛的抖動,已經將這位忍者的心理說明得很清楚了。

劉煜從沒有說過一句話,在他眼中,這幾個忍者就像是網游中的NPC怪物,砍了就是,多說無益。

幾乎不易察覺地,緩慢地,兩個忍者在悄然向後移退,這移退,與其說是這兩個忍者慌駭之後的有意動作,還不如說是他們兩人在心神驚懼之下的下意識反應。

劉煜半側過臉,默默凝注身後不遠的六棵黑色巨松,松樹的枝丫在盤結飛舞,在寒瑟的山風裡掀起如濤之聲,天上的烏雲滾動著,聚合著,四周光度晦澀,在這猙獰的黑色石山襯托之下,是一幅活生生的地獄圖啊!

微微嘆了口氣,劉煜的語聲如來自九幽,那麼遙遠的響起:「這個世界,怎麼構成這副模樣,真是太不華麗了。」

兩個忍者不知所以的互相看了一眼,劉煜轉過身來。淡淡的目光望向兩個忍者,柔靜的說道:「黃昏象徵著一段最美麗的詩情畫意的沒落,人在這個時候離去,意念與感觸上應該非常的舒適與恬靜。」

在這個時候。兩個忍者哪裡還有心緒領受劉煜這一段充滿了文藝味兒的話語,他們又不知不覺的退後了幾步,四隻眸子不敢稍有閃眨的瞪視著劉煜看小說就到~

劉煜淡淡的一笑道:「我叫做劉煜。雖然你們這裡有沒有閻羅殿,但好歹得叫你們知道是歲取走了你們的性命,別做糊塗鬼……」

半禿忍者喉頭顫動了一下,他鼓足一口氣,語聲卻沙啞低澀:「入侵者,你不要猖狂!我們只是普通的巡界小隊。就算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也逃不了……」

半禿忍者的回應讓劉煜有些驚訝,要知道他說的可是中文,而構築這個世界的安培晴明卻是東瀛人。總不至於說,安培晴明構築世界的基礎語言是中文?亦或者,就像梵寶說的那樣,現在掌握一門外語是流行大勢?!再或者,是偽天道賦予了我「溝通無礙」的能力?!

劉煜搖搖頭。不再想這個問題,盯著敵人道:「入侵者?實在說我嗎?可不是,對於你們這個世界,我可不正是一個入侵者!你放心。我不會逃走了,要知道。我的身份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入侵者』這麼簡單,如果情勢需要的話。我隨時都會變身成『屠殺者』的喲」

黑痣忍者驀然一跺腳,豁出去似的大吼道:「大人,我們還等什麼?信號已經發出去了,殿下那邊應該已經受到訊息,現在就算我們玉碎了,殿下也會找到他為我們報仇的!」

半禿忍者那雙冷目驟而凶光暴射,喘息剎時急促起來,劉煜淡漠的一挑那雙劍眉,猝然掠進。這是他自進入這個虛幻世界以來,首次主動攻擊!

白色的影子如一抹流光,半禿忍者和黑痣忍者方始驚覺,劉煜已經到了他們眼前,兩個人慌忙分躍左右,兩把忍者刀齊出斜劈,但是,卻有如擊向一個虛幻的影子,尚未來得及收勢變招,那黑痣忍者已厲嗥一聲,滿口鮮血狂噴的撲跌出五米之外!

半禿忍者心頭的跳動似乎已在這一聲厲號發出的同時凝結,他不及側視,一掌迅速按地,兩腳似兩個流錘般交相拋甩而起。但是,不幸得很,劉煜在古怪的一個迴旋之下,已握住了他的雙腳,猛力摔出。

半禿忍者在空中掙扎翻舞,他似乎要脫出這股足可致他於死命的強大力量,可是,他顯然失敗了,就在他的四肢儘力大張之際,時間已造成了遺恨——他的背脊整個撞在一塊堅硬的黑色山岩之上,反震之力,又將他硬生生的朝反方向彈出了三米!

劉煜望著這一幕悲劇結束,他沉默了片刻,慢慢的走到奄奄一息的半禿忍者身旁。半禿忍者的面孔,這時看去有著極度的怪異,臉上的線條,扭曲得完全不像一個「人」的面孔,他的嘴巴大張著,兩顆大門牙暴露唇外,稀疏的頭髮隨著他胸腔的起伏在顫抖,滿臉是血,兩隻冷目,像要突出眼眶一樣盯視著俯身向他看來的劉煜。

劉煜靜靜的看著他,淡定而好心的道:「放心,這痛苦就會很快消失了!」

半禿忍者喉頭呼嚕著,雙目泛白,他努力翁動著嘴巴:「入……侵者……你……逃不了的……殿下……會報仇……安培大神……也會……降下天罰……」

劉煜平淡的看著半禿忍者,輕輕地問道:「你們的殿下是誰?安培大神可是安培晴明?」

半禿忍者的眼球上翻,瞳孔的光芒淡散,他哆嗦著,吃力的叫:「你大膽……竟然直呼……安培大神的……神名……你會得到……懲罰的……」語音尚在寒冰的空氣中繚繞,說話的人卻已在一陣劇烈的抽搐后寂然不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