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狙擊手心頭火大的不行,邊詛咒著該死的亂流,邊側身更換彈夾。

2022 年 1 月 26 日

重新拘槍后,通過左眼的修整,右眼透過瞄具迅速重新鎖定目標。

該死的敵方狙擊手,居然依然明晃晃的暴露著上半身。更可氣的是,身體居然氣人似的在微微晃動著。

狙擊手知道,憤怒除了讓敵人更加得意外,沒有任何好處。

深吸一口氣穩住心態,整理好情緒后,重新瞄準。

就在瞄準十字再次套牢對方,準備扣下扳機的時候,狙擊手忽然遲疑了。

因為,他發現對面敵方狙擊手的動作,有些詭異。

露出的上半身軟踏踏的不說,垂著腦袋,兩條胳膊也耷拉著,好像根本沒有在支撐身體。

可是……胳膊不支撐,對方的上半身是怎麼探出來的呢?

狙擊手帶著滿心的狐疑,透過層層疊疊的眩光仔細觀察。

幾秒鐘以後,他愣住了。

側身躲回樹后,抬起風鏡用力揉了揉眼睛,重新拘槍瞄向對面。

這次,他確定了。

敵方狙擊手之所以能憑空探出上半身,是因為胸口下面有一隻手在支撐著。

第三隻手,樹后還有一個人!

對方在幹嘛?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嗎?

狙擊手瞬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再理會對面詭異的情況,轉移到樹榦的另一側,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近點範圍。

沒有任何發現后,按下頸側的通信器。

聲音透著緊張的說:「猴子,後面沒異常吧?」

「沒有,放心吧。」猴子含混回了一句后,咽下嘴裡的野戰乾糧。

不滿的說:「鉤子,你到底行不行啊!我可數著呢,整整倆彈夾打出去,別告訴我毛都沒打著?」

「別廢話,你行你來!」鉤子窩火的頂了一句,表情忽然一愣。

遲疑著冒出一句:「不對呀!」

「什麼不對?」猴子瞬間警惕了起來。

鉤子沒去理會猴子,躲樹后琢磨了一秒,再次按下通信鍵:「山貓狗剩子,你倆盯我這兒了嗎?」

「沒有。」山貓回了一聲就沒動靜了。

「哥跟你隔著一個山頭呢,透視眼呀!」狗剩子跟著也回了一句。

「哎我擦!」鉤子更加費解了。

這時候耳機中響起了一個帶著鼻音的男聲:「鉤子,有什麼異常嗎?」

「摩托,我對面目標位置死了一個,死倒兒旁邊的人,正在托著他的屍體沖我晃悠呢。」鉤子盡量詳細的描述了一下看到的情況。

「啥?」摩托也懵了,腦補了半天畫面,愣是沒琢磨明白倒地是個什麼情況。

只能囑咐道:「小心點,注意觀察……猴子大熊,你倆警醒著點兒,小心被抄。」

「明白!」

「明白~」

猴子和大熊回復聲響起時,鉤子再次拘槍瞄向目標位置。

瞄鏡中一個身穿雪地迷彩的傢伙,仰面倒在隆起的樹根上。

稍稍向右挪了一點兒視角,鉤子緊張了一瞬后,心中的狐疑更甚。

瞄鏡中,他看到一個同樣身穿雪地迷彩,披著白色斗篷的傢伙,正單拿著一個狙擊槍瞄鏡看向自己。

兩人通過瞄鏡對視了一瞬,對方左手舉著瞄鏡,右手摘下了頭頂的兜帽后,沖自己擺了兩下。

「我擦~」鉤子眼睛都直了,他發現對方居然是黑頭髮。

「自己人?」鉤子腦子裡冒出了一個想法。

不太確定的又仔細觀察了幾秒,按下通話鍵彙報:「摩托,我對面出現了一個黑頭髮的傢伙,正沖著我擺手呢。」

「啊?」摩托也懵了,琢磨了一下問道:「有沒有其他特徵?」

「穿著和毛子一樣,炫光太嚴重了,其它細節看不清。只是……」鉤子話說到一半遲疑了。

「只是什麼?」摩托趕忙追問。

「看身形,好像有點兒眼熟呢!」鉤子說話時,自己都透著懷疑。

「摩托,你捎著點兒西面,我摸上去看看。」猴子按耐不住了。

「收到,注意隱蔽!」摩托回話后,拖著受傷的右腿向更高的地方轉移,讓自己的觀測範圍能兼顧到猴子盯著的方向。

「是!」猴子應聲后迅速從潛伏點起身。

反身衝上背後的反斜高點后卧倒,通過步槍瞄具搜尋目標。

猴子因為心急,動作比較大。爬上反斜高點后,激起了一片雪沫子隨風揚起。

擺手試圖和對面狙擊手建立溝通的劉毅,瞬間注意到了異常。

微調焦距對著異常位置看了幾秒,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

瞄鏡中對面狙擊手右斜上高點,又冒出了一個人。

這不奇怪,肯定是對面狙擊手發現異常后,呼叫同伴輔助觀察。

奇怪的是,對方撲倒的那一瞬,和側身拘槍的猥瑣樣兒,怎麼就透著一股眼熟呢?

步槍在這種氣候下,隔著六百米根本就沒什麼威脅。

於是,劉毅動作更加大但。

直接起身,藉助樹榦擋住了左側另一名敵方狙擊手的射界,用力朝對面揮手。

「我擦!」

「靠~」

鉤子和猴子同時發出了訝異的聲音。

而後,鉤子搶先按下通話鍵,聲音透著激動的說:「我特么看對面那人,怎麼有點像……」

「像個屁,是老大!」猴子的聲音更加激動,幾乎是用喊的,確定了鉤子的猜測。

「老大,什麼老大?」摩托徹底懵圈了。

小組頻道在這時候炸鍋了。

大熊山貓和狗剩子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老大!」

「哪個老大!」

「我擦!真的假的?」

「……」

摩托不認識劉毅,咋一聽說肯定犯迷糊,而對面半坡上的劉毅,鼻子都快氣歪了。

因為猴子那個傻貨,居然站起來跳著腳的和自己打招呼。

劉毅敢起身,那是因為有樹榦擋著,左側差不多平行位置的敵方狙擊手發現不了他。

而猴子跟那不管不顧的嘚瑟,很可能會落入對方的視界中。

雖然氣到不行,但眼下的情況劉毅也不能扯著嗓子喊啊。

只能忍著火氣,不停的打手勢,示意對面的傻狍子趕緊趴下。

可猴子那個二貨,還以為劉毅在回應他呢,一下子蹦躂的更歡實了。

鉤子透過狙擊槍的高倍瞄具看的要更清楚一些,很快搞明白了劉毅的手勢。

趕忙按下通話鍵提醒猴子:「別特么蹦躂了,老大讓你趴下呢!」

「啊?」

「砰……」

猴子反應過來的同時,右側半山腰的敵方狙擊手開火了。

子彈筆直的飛行了一段后,彈道曲線上揚,一頭扎進了猴子頭頂的樹冠中。

半抱粗的樹榦微微震顫了一瞬,樹冠上掛著的積雪撲簌簌的開始下落。

散落的被風吹到了遠處,結成塊的撲頭蓋臉砸在了猴子的身上。

猴子脖子里一陣冰寒,趕忙撲倒的時候,劉毅已經將瞄鏡裝回了SVD的導軌。

順著隆起的樹根撲倒后,調整了一下槍管上裹著的偽裝麻布,拘槍瞄向對面半山腰。

可是側橫風下,滿眼都是急速掠過的雪沫子,根本找不到目標的具體位置。

鉤子透過瞄具看到劉毅的動作,很容易判斷出了他要幹嘛。

趕忙按下通話鍵呼叫:「山貓,老大在找你那個的位置,給個指引。」

「明白!」山貓應聲的同時,從側袋裡摸出一枚發煙彈,推入槍膛后鎖定目標位置屏息瞄準。

「嘭~」88改擊發聲響起。

以秒計的時間后,發煙彈鑽入了目標點左後方的樹榦中。

接著,藍色的細煙,絲絲縷縷的開始飄散。

「標記點左五偏下。」山貓按下通話鍵報點。

鉤子按照指引,迅速的套牢目標。

從側袋中抽出了一發紅色發煙彈推入槍膛,穩住氣息瞄準后扣下扳機。

鉤子瞄準時,做了左側加量微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