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狐小仙心灰意冷,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對方制住,她閉上了眼睛準備尋找機會自盡。

2020 年 10 月 25 日

不一會兒,秦巖將狐小仙帶進了自己的屋裏。

看到狐小仙臉色蒼白的樣子,秦巖一陣心疼,他伸出手摸着狐小仙蒼白的臉說:“小仙,我的好老婆。”

“呸,淫棍,不許碰我。”狐小仙雖然不能動,但是依舊能說話,當即對秦巖破口大罵起來。

“老婆,是我,你怎麼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說到這裏,秦巖突然發現自己一直使用還是姬將軍的聲音,沒有將自己的聲音變換過來。

秦巖調整了一下嗓子,笑着對狐小仙說:“老婆,你現在聽出我的聲音了嗎?”

聽到秦巖的聲音,狐小仙愣住了,緊接着她反應過來了,眼前的人並不是姬將軍,而是秦巖。

因爲她之前見過秦巖施展鬼匠之術,將自己打扮成了別人。

“秦巖,真的是你嗎?原來你沒有死。”說到這裏,狐小仙眼中流下了兩行熱淚。

她之前聽說秦巖被姬將軍殺了後心灰意冷,準備爲秦巖報仇後再自殺,可是誰能想到秦巖居然沒有死,而且還變成了姬將軍。

“我怎麼可能死呢?你們實在是太不瞭解我了?”秦巖無語的嘆了口氣,同時在心中暗說,我像是那種短命的人嗎? “這麼長時間不見,你是不是想我了?”秦巖笑眯眯的看着狐小仙。

狐小仙乖巧的點了點頭,突然抱住了秦巖的脖子。

“既然想我了,那麼就做一些該做的事情吧!”說罷,秦巖將被子蓋在了他們的身上,然後開始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狐小仙挽着秦巖的胳膊走在了衆多護衛的面前。

衆護衛看到狐小仙的樣子,一個個驚訝無比。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情況?昨天還要打要殺的,今天就投入了咱們將軍的懷抱,而且還對咱們將軍百依百順,看來咱們將軍一定是花叢高手,居然將這麼火辣的小嬌娘征服了。

秦巖看出了衆護衛的心思,乾咳了一聲:“從今天開始,狐小仙就是我老婆了,你們以後要叫她將軍夫人,知道了嗎?”

“是!”衆多護衛紛紛稱是。

狐小仙聽到秦巖的話,有些害羞,不好意思的將頭埋在了秦巖寬闊的臂彎裏。

秦巖拍了拍狐小仙的肩膀,表示沒事。

又過了幾天,就在秦巖和護衛隊長聊天的時候,門外又有一個護衛急衝衝的跑了進來:“將軍,不好了,又有人來找你報仇了。”

“什麼?是誰啊?”秦巖估計肯定又是他在小世界的屬下。

“將軍,我也不知道,她說你殺了她老公秦巖,我們都擋不住。”

不等秦巖說話,護衛隊長十分生氣的站起來:“一羣飯桶,一個女人都打不過。”

護衛隊長準備幫秦巖分憂解難。

秦巖趕快站起來攔住了護衛隊長:“等一等,這種對付女人的事情還是讓我來!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讓她喊我老公。”

護衛隊長愣怔的看着秦巖,沒有想到秦巖是個好色之徒,可是他記得將軍以前並不是這樣。

不過護衛隊長什麼也沒有說,而且他不相信秦巖有這個能力。

他覺得狐小仙只是一個特例罷了。

秦巖也不管護衛隊長相不相信,當即大踏步的向外面走去。

護衛隊長緊緊的跟在秦巖身後,想看看秦巖怎麼收服外面的那個女人。

來到門口,秦巖看到地上躺了一片護衛和供奉,那樣子比狐小仙來的時候還要慘烈。

而做出這一切的不是別人,正是九窈。

聽到有護衛叫秦巖將軍,九窈目呲欲裂,攥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就是你殺了我老公秦巖?”

“小媳婦,你老公他不聽我的話,我送他上西天了。你如果不聽我的話,我也讓你上西天,不過我看你嬌滴滴的挺漂亮的,不如你給我當老婆吧!我的能力絕對不比你老公差。”

說罷,秦巖故意露出猥瑣噁心的樣子。

“呸,狗賊,你找死!”九窈被秦巖氣壞了,她拿着法器的手都在顫抖。

“給我受死吧!”九窈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秦巖衝去。

秦巖搖了搖頭,同樣念動咒語向九窈衝去,並且一下就制住了九窈。

爲了防止九窈做出傻事,秦巖立即鎖住了她的三魂七魄。

“小美女,今天晚上就陪哥哥我吧!你們都瞧好了,明天早上我肯定征服了她。”秦巖先是對九窈說,然後又對護衛們說。

“將軍威武!”護衛們雖然不相信,但是依舊拍秦巖的馬屁。

秦巖裝出十分受用的樣子,拎着九窈的衣領急速向自己的房間飛馳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九窈挽着秦巖的胳膊出現在衆多護衛的面前。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護衛們都驚呆了,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又將九窈征服了。

“我勒個去,咱們將軍太威武了,簡直就是寡婦收割機。不但收割了狐小仙,還收割了九窈,最重要的是連人家兒子和女兒都收爲義子義女了。”

“是啊!將軍的實力好強啊,兩晚上就收穫了兩大美女,真是令人羨慕啊!”

“我怎麼覺得有點古怪啊!這兩個小寡婦變得也太快了,有點不符合人性啊!”

“你懂個屁,將軍的牀上能力那絕對嗷嗷叫,你難道沒看到嗎?將軍屋子的牆上都裂開縫了,可想而知這兩晚是怎麼折騰的,如果我是女人我也躺在將軍的懷裏。”

聽到這些護衛的議論聲,秦巖乾咳了一聲。

護衛們趕快禁聲,不再說話了。

秦巖拍了拍九窈的肩膀,對所有的護衛說:“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叫九窈將軍夫人,知道了嗎?”

“知道了!”衆多護衛大聲的說。

狐小仙這時走了過來,一把挽住了九窈的胳膊:“姐姐,你也來了!”

九窈點了點頭,笑着說:“是啊!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

看到狐小仙和九窈情同姐妹的樣子,衆多護衛一陣無語。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該幹嘛都幹嘛去。”秦巖遣散了衆多護衛。

婉君看到秦巖和自己的兩個老婆團聚了,心中十分不是滋味,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麼,畢竟秦巖是在她之前認識的狐小仙和九窈。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三個多月,這一天秦巖收到了建安侯的邀請函。

建安侯想讓秦巖赴宴。

秦巖將護衛隊長以及自己的供奉召集了過來,與他們商量這件事情。

“各位,你們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秦巖掃了一眼大家。

“將軍,我覺得這極有可能是一個鴻門宴,您還是不要去的好。”護衛隊長第一個開口,並且第一個不願意讓秦巖去赴宴。

“將軍,如果您不去赴宴,建安侯極有可能對我們開戰,我覺得您還是去一趟爲好。畢竟建安侯得到了您不少賄賂,想必他不會對您下手。”

其中一個供奉並不同意護衛隊長的話。

護衛隊長瞪了這個供奉一眼冷笑起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建安侯要對將軍動手怎麼辦?”

“這種概率很小!反而我們不去,他對我們動手的可能性極大!”

“哼!概率很小那也是有可能!只要有可能我們就要杜絕!”

看到兩人爭吵不休,秦巖擺了擺手說:“好了,不要吵了!讓我好好想一想!” 聽到秦巖說話,大家都不吵了,安靜的坐着靜靜的看着秦巖。

過了一會兒,秦巖對大家說:“你們給我放出消息,就說我最近突然生病了,卞良虎,你再拿一些禮品送給建安侯,就說我身體抱恙,無法前去,希望他能諒解。”

“遵命!”護衛隊長卞良虎等人紛紛站起來,領命而去。

當這些人走後,狐小仙和九窈從門外走進來。

狐小仙擔心的問:“秦巖,你說建安侯會不會在咱們身邊安插奸細?”

秦巖知道狐小仙的意思,如果建安侯在將軍府安插了奸細,那麼他們的一舉一動肯定在建安侯的監視範圍內。

如果秦巖假裝稱病,奸細肯定會將這裏的實際情況報告給建安侯,到時候建安侯想對秦巖動手,那就更有理由了。

“放心吧,這一點我已經想到了,一會兒我們在廣場上對戰,我假裝被你傷到,你們然後將我扶進房中。”

聽到秦巖這樣說,狐小仙覺得這個辦法不錯。

不一會兒,秦巖和狐小仙他們來到了廣場上。

秦巖假裝和狐小仙對戰,狐小仙一不小心傷到了秦巖。

秦巖大叫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然後摔倒在地。

“老公,你沒事吧!”狐小仙立即跑上來裝出心疼又懊悔的樣子。

與此同時,九窈也跑了過來,裝出心疼的樣子看着秦巖。

秦巖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不過,他爲了裝的更逼真一些,又吐出一大口鮮血。

九窈看到秦巖傷成這樣,立即埋怨狐小仙。

狐小仙則和九窈因爲這件事產生了衝突,他們兩人當即大吵了起來,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不過這畢竟是秦巖的家事,沒有人出來調解。

“好了,不要再吵了,趕快扶我到房間裏面。”秦巖大聲呵斥起來。

狐小仙和九窈不再吵了,扶着秦巖回到了房間。

剛進了房間,九窈和狐小仙一改剛纔怒目相視的樣子,同時笑了起來。

秦巖對他們兩人說:“從今天開始,我就不出去了,你們兩個負責我的衣食住行,然後每隔三天都把婉君請過來。”

“好的,知道了。”狐小仙和九窈同時點了點頭。

很快秦巖被誤傷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天罡城。

除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外,卞良虎他們都知道秦巖這是在掩人耳目。

與此同時,卞良虎挑了幾個護衛,帶着他們直奔建安侯府邸。

幾天後,卞良虎回來了。他走進秦巖的房間,對秦巖說:“將軍,一切都辦妥了,不過建安侯給我釋放出一個重要的消息,他想讓我對你取而代之。”

聽到卞良虎這麼說,秦巖眯起了眼睛,他沉思了片刻後:“你是怎麼說的?”

“將軍,我爲了迷惑對方,表現出非常感興趣的樣子,我覺得建安侯想讓咱們內部亂起來。”

秦巖點了點頭,覺得卞良虎分析的非常對。

原本秦巖想用禮品拖住建安侯,讓建安侯放鬆警惕,他卻沒有想到建安侯居然收了他的禮品後,還想着吃掉他,這讓秦巖對建安侯的認識更深了一層。

“將軍,不過,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更加能爭取到時間?”卞良虎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秦巖點了點頭:“既然建安侯想讓你對我下手,那我們何不演一場戲呢?”

“演戲?演什麼戲?”卞良虎有些懵圈,好奇的問秦巖。

“當然是你刺殺我未遂的事情。”秦巖笑着說。

聽到秦巖的話,卞良虎大驚失色:“將軍,我如果這樣做了,那我們的關係豈不是就決裂了嗎?到時候我們肯定就不能在一起了。”

“你真笨,我可不是讓你明目張膽的刺殺我,而是讓你悄悄的刺殺我,而我卻追查不到人,這樣的話,建安侯得到了消息,必然會心中大悅,說不定還會給你一些相應的幫助。”

卞良虎點了點頭,覺得秦巖說的沒錯:“那好,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秦巖摸了摸下巴說:“明天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我讓狐小仙和婉君去外面辦事,只把九窈留下來,然後你裝扮成刺客來刺殺我,到時候你和九窈打鬥一番,然後趁機逃走,這場戲就算是完美了。”

卞良虎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非常可行,他點了點頭,離開了。

第二天上午,秦巖躺在牀上正在練功,卞良虎穿着一身黑衣悄悄的摸了進來。

當他看到秦巖後,立即對秦巖點了點頭。

秦巖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就在這時,九窈從裏屋衝了出來,她大聲的怒喝起來:“狗賊,居然敢行刺將軍,看我不殺了你!”

說罷,九窈念動咒語和卞良虎打了起來。

爲了弄的逼真一點,他們將房子都打塌了半截,至於房間外面的花園更是遭了秧,不但樹木都折了,就連草也被連根拔起。

眼看護衛就要衝進來緝拿自己,卞良虎給九窈使了個眼色,向遠處疾馳而去。

九窈裝出憤怒的樣子向卞良虎追了出去。

就在秦巖覺得事情已經辦圓滿的時候,他突然感應到居然有兩個人正在朝他悄悄的摸來。

奇怪?這是誰了?怎麼朝我的房間摸來?

秦巖假裝自己受傷,故意逼出意思鮮血掛在嘴角上,然後裝出臉色蒼白的樣子躺在牀上。

不一會兒,這兩個人悄悄的摸進了秦巖的房間。

秦巖發現這兩個傢伙不是別人,居然是他的兩個供奉。

秦巖裝出病歪歪的樣子從牀上坐起來:“你們兩人有什麼事?怎麼沒有敲門就進來了?”

“將軍,我們兩個人來看望您。”這兩個供奉不等秦巖同意,就走到秦巖身邊。

秦巖立即意識到這兩個傢伙極有可能是建安侯的奸細。

他在心中冷笑起來:你們這兩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居然跑來這裏找死。

不過秦巖卻裝出驚訝的樣子說:“你們想幹什麼?不要靠近我。”

這兩個供奉同時露出了猙獰的臉色,揮掌向秦巖拍去。

原來建安侯讓卞良虎刺殺秦巖,只不過是陰謀的其中一環,真正的殺手鐗是這兩個奸細。 眼看這兩個奸細就要揮掌拍在自己的頭頂上,秦巖突然笑了,然後身形一閃消失在他們的面前,站到了他們的身後。

看到眼前沒有了人,這兩個奸細都愣住了,他們詫異無比的對視了一眼,突然意識到自己有麻煩了。

秦巖將手搭在他們兩人的肩膀上,笑眯眯地說:“真想不到啊,你們居然在我身邊藏了這麼久,虧我以前還將你們當成好人,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將軍,你居然沒事?”其中一個奸細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我如果有事,會站在這裏嗎?”秦巖笑嘻嘻的說。

“將軍,求求你饒了我們吧,我們也是一時糊塗。”這個奸細立即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擡起頭可憐巴巴地看着秦巖。

另一個奸細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同樣向秦巖大聲求饒:“將軍,求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秦巖冷笑起來:“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叛徒,我如果放過你們……”

不等秦巖說完,這兩個奸細同時無聲無息的揮掌向秦巖的腹部拍去。

原來他們兩個像趁機重傷秦巖,甚至是殺掉秦巖。

秦巖沒有想到這兩個傢伙這麼陰險,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想着對付自己。

“找死!”秦巖大喝一聲,伸出雙手同時抓住了兩個奸細的手腕。

只見秦巖稍微念動咒語,就鎖住了他們倆的三魂七魄。

“你們這兩個奸細,等一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說罷,秦巖伸出雙手按在他們的頭頂上,開始對他們搜魂。

現在殺了他們實在是太便宜他們了,而且秦巖也想從他們的身上找到一些其他奸細。

秦巖覺得他的將軍府肯定不止這兩個奸細,肯定還有其他的奸細。

隨着魂力注入這兩個奸細的腦海,他們的記憶立即涌入了秦巖的腦海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