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狄澈頓了頓,“晚上會。”

2020 年 10 月 25 日

黎姿的心情像過山車一樣地一下子衝到了雲霄,“好,我等你。”

“有什麼不懂的,就問於媽。”

狄澈囑咐道。

“恩,我知道。”

黎姿乖巧地附和。

“衣櫥裏有你的衣服,你打開來看看。”

黎姿握着手機,半信半疑地走到衣櫥前,推開,嘩啦地,出現在面前的,就是一排閃閃發光的五顏六色的衣服,都還沒有拆掉標籤,都是嶄新的。

“都是我的嗎?”

“你看一下,尺碼對嗎。”

狄澈說道。

黎姿拉出其中一件衣服的標籤,像發現了新大陸的感覺,“哇,真的是我的尺碼哎。

狄澈,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狄澈把手機稍稍放遠一些,聽到她吧驚歎聲都用完了,這才挪回到耳邊,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嘴角上揚,“恩,就是知道了。”

目測她的身高和身材,其實這些都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不過對於黎姿來說,她當然不會想到這些,除了驚呼神奇就只剩下了錯愕了。

小萬站在門口已經好一會兒了,可是狄澈沒有掛掉電話的意思繼續說道,“以後你每天都要把衣櫥裏的衣服換着穿,聽到了沒有?”

“萬一換光了怎麼辦?”黎姿若有所思地拿着一件件拉出來,欣賞。

“放心,會給你換新的一批。”

狄澈修長的手指搖晃着鋼筆。

“哦……”黎姿心裏泛過一陣甜蜜。

“狄澈,那我以後就只要乖乖地待在別墅裏等你就好了嗎?”

“隨你,你想工作就去工作。

但是我一個電話,你必須要讓我馬上見到你。”

狄澈微微挑眉。

“哦……”黎姿手心裏的手機微微發熱,她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水珠都這樣被風吹乾了,窗簾輕輕地拍打着窗簾,身上的毛孔收縮,有些狄。

“那我掛電話了。”

狄澈輕輕皺眉,還從來沒有女人在他之前掛掉他的電話,“怎麼?”

“我……要穿衣服了。”

黎姿害羞地垂下眼角,看着自己的腳趾。

狄澈思緒有些飄渺,“你沒穿衣服嗎?”

“我剛洗完出來,你就來電話了呀。”

黎姿嘟嘴。

狄澈的語氣變得巧克力一般的濃郁,讓人琢磨不清。

“恩……趕緊把衣服穿上。”

黎姿隨手拿出一件波西米亞風的長裙,給自己換上,看着鏡子裏氣質截然不同的黎姿,不由地微笑走到窗臺上,俯身看着前邊的湖水,深呼吸了一口氣,從現在開始,她要和之前的黎姿告別了,她要全心全意地成爲狄澈身邊的女人。

是那種不能丟臉,配得上他的女人。

“狄澈……”

午餐吃的是黎姿在雜誌上纔看到的印度奶油雞。

於媽會做各個世界的名菜,聽說有名酒店請她去做高級顧問,她都沒有去。

黎姿感覺到嘴裏的雞肉鮮香嫩滑,都來不及讚歎於媽的好手藝,於媽反倒說道,“如果黎小姐不喜歡吃的話,改天告訴我,黎小姐的口味,我一定會做出黎小姐喜歡的。”

“不,不,我什麼都不挑的,於媽做什麼我就吃什麼。”

黎姿擺擺手。

第一次吃完,只要放着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自己收拾。

黎姿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走出別墅,在湖邊遊蕩,以後就要住在這裏了,應該來講是有很多時間來欣賞的,不用急在這一時。

可是接踵而至的新鮮感和不可置信感還是讓黎姿好奇地要四處走走。

她伸了一個懶腰,看到了對面的別墅,有人出來。

是個個子很高的男生。

他回頭,衝黎姿招了招手,“hi。”

黎姿一怔,看了看左右,只是自己,這才確定他的招呼是衝她打的,她點頭致意,“你好。”

男生穿着一件白色外套,身着黑色窄褲,休閒打扮,五官也和狄澈那般的出衆,有點像韓星張東健,他越走越近,黎姿在腦容量信息庫裏搜索到這幾份熟悉是因爲如果她沒有認錯的話……他是張遠揚。

張遠揚,張氏的下一任領導人,張元昌的獨生子,曾經在張氏進入巔峯的時候做過一次採訪,然後就是這一次,他介紹了剛從國外唸書回來的獨生子張遠揚。

黎姿看到他已經走到自己面前,溫柔的一笑。

“剛搬過來的嗎?”

黎姿點點頭,指向他,“你是……張遠揚是不是?”

“你認識我嗎?”張遠揚歪了歪腦袋,笑。

“應該有追資訊的人都認識你吧~”黎姿吐了吐舌頭,摸了摸後腦勺。

“呵呵,也不見得。

不是誰都有這樣的眼利的。”

張遠揚讚揚道。

“可能和我的工作有關,我是編輯。”

黎姿笑,沒想到這個張遠揚這麼平易近人,雖然是陌生人,但是在他的笑容裏,寥寥數語,彷彿兩個人就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哦,編輯?那你是澈的……”張遠揚看了看她身後的別墅。

“哦,我是……”黎姿剛想說什麼,適時地響起了狄澈的話–

“是地下情人。

所謂的地下情人,就是不公開,不存在的情人。

明白嗎?”

趕緊住嘴。

黎姿轉悠了一下眼珠,抿了抿嘴脣說道,“我是狄澈的遠方表妹,暫住,暫住的。”

狄澈可沒有什麼遠房表妹,張遠揚和狄澈是大學同學,狄澈提前畢業回來,他隨後也回了來,雖然說和狄家不是什麼世交,可是狄澈的事情他還是十分清楚的。

面前的這個女生怪怪的,方纔還看到她靠着窗戶,長長的頭髮放下來,有些像是童話故事裏描寫的,被巫婆關在高高囚塔上的公主,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了窗戶裏邊。

這讓他注意到了她的。

看來這個女生不想說自己到底是誰,卻又住進了狄澈的別墅裏。

有點意思。

張遠揚沒有拆穿黎姿的謊言,而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哦,這樣。

那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黎姿。”

黎姿微笑。

“黎姿,我有事,先走了。

很高興有你這樣漂亮的鄰居。”

說着,張遠揚招了招手。

黎姿點頭,“我也是,很高興有你這樣……的鄰居。”

其實是想說俊俏,但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看着張遠揚遠去,黎姿踏步湖邊。

對面住的鄰居居然是張氏的大少爺張遠揚。

看來,四周都是上流社會會員的身影了。

黎姿感覺到壓力山大,好像忽然間闖入了一個不屬於自己世界的地方。

她有點明白林琳的擔心了。

晚間的時候,黎姿聽到了車停到門口的聲音,從房間裏出來,果然看到狄澈推門進了來。

她快步扶着扶梯下了來,“狄澈,你回來了~”

狄澈一邊脫外套,一邊把領帶解開,看向她,“適應的如何?”

黎姿點頭,“還行啊。

中午吃了於媽的印度奶油雞,真的好好吃哦~”

狄澈皺眉,“你不怕發胖嗎?以後吃素。”

黎姿瞪大眼睛,“啊……不要啊……我的身體吃不胖的,再說了,如果不吃肉,我會沒有力氣的……”

狄澈怔了怔,走近她,伸手扳過她的下巴,微微挑眉,戲謔地說道,“也對,沒有力氣可不好……”

黎姿單純地點頭,絲毫沒有聽出這句話涉嫌某處隱諱的曖昧。

“對啊對啊。”

於媽走過來,示意晚餐已經備好。

狄澈攤開手,看向黎姿。

黎姿仔細地看着他的手掌心,空的,什麼呀?

“……”狄澈說道,“把你的手給我。”

“哦……”黎姿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看到他慢慢地握緊,像是huarui最中心的一簇,被重重花瓣給包裹了起來。

黎姿感覺到自己的小手好溫暖,這是和狄澈的牽手……和自己心裏的夢牽手……

“走吧,去吃飯。”

狄澈狄狄地說着牽過黎姿的手,往餐廳裏走去。

黎姿小鳥依人地在狄澈的旁邊坐下,還偷偷地把椅子往他的旁邊再挪了挪,沒想到他眼尖地發現,“你喜歡很擠嗎?”

黎姿笑嘻嘻地握着銀叉,看向他,“不,我喜歡你。”

狄澈一愣,真沒想到這黎姿會這麼直白,這麼自然地說出這句話來,神情裏帶着一點點小孩子的耍賴和天真模樣,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清狄地挑眉,“你喜歡我,還是喜歡錢?”

黎姿犯傻地轉悠了一下眼珠,“這兩者有衝突嗎?我不能都喜歡嗎?”

“如果一定要讓你選一個呢?”狄澈望向她的臉。

“恩……”黎姿仔細地鎖眉思考,看着牛排一旁的莎拉,“我選你。”

“爲什麼?”狄澈頗感興趣她的腦袋裏的運作。

“因爲選了你,錢附帶地也有了呀。”

黎姿聳聳肩。

狄澈忍俊不禁,抿着嘴脣,點點頭,“恩,有道理,吃飯吧。”

“我是不是……很傻啊?”看着他那麼認真地說有道理,絕對就是一句反話吧……黎姿摸了摸後腦勺。

狄澈慢條斯理地吃着盤子裏的七分熟牛肉,沒有回答她這個問題。

黎姿瞥着身旁這個神情莫測,情緒難以捉摸的狄澈,心裏泛起了咕嘟咕嘟的小泡泡來。

單單就這樣看着他,心裏的幸福感就爆表了。

以至於狄澈在房間裏把衣服脫下來要準備進衛生間的時候,回頭看向黎姿狄不丁地說道,“你都快要把我給看穿了。”

“啊?”黎姿怔了怔,沒聽出他的意思。

“你的眼睛,能不能從我的身上暫時移開一會兒?”狄澈苦笑。

黎姿咻地紅了臉,收回目光,低下頭,看着自己的腳尖,小聲嘀咕,“那我是你的女朋友,我不看你,看誰……”

“等我洗完澡,再讓你好好看。”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就這麼倚在了牀上,將她攏進了懷裏,耳邊有了他吐氣如蘭的調情撥弄,她擡起頭,嘴脣差一點就碰到了他的嘴巴……屆時的他,上半身是chiluo的,精壯的肩膀,和胸膛,在牀頭燈的打光下,讓她嚥了一口口水。

“唔……”

聽着衛生間裏的洗澡聲,黎姿緊張地要命,她拿着手機到了窗邊,坐在地板上,給林琳發了條短信:

林琳,我該怎麼辦……今夜是不是就是我的初夜紀念日啊……

林琳很快回復:

這不是你夢寐以求的嗎?和狄澈的初夜?

黎姿看着磨砂玻璃映出狄澈傲嬌的身材,趕緊低下頭,飛快按動鍵盤:

可是我好緊張……

彼時林琳正在酒吧裏和同事喝酒,瘋狂,看到這幾個字,沒好氣地走到一旁:

這是女人必經的,更何況是和你的夢中情人狄澈,你早上還不是屁顛屁顛的嗎?現在纔想到啊,安啦,狄澈會好好對你的。

黎姿再發過去“可是”,那邊已經沒了音訊。

黎姿咬脣起身,走到了衣櫥前,拿出了一條絲綢睡衣紅裙,林琳說的對,這是女人必經的,更何況還是和自己心愛的狄澈,她鼓足勇氣輕輕地對自己說了三次加油,剛把裙子脫下來,要換上紅裙的時候,聽到水聲停止了……然後門被狄澈推開了。

黎姿趕緊套上裙子,因爲太過緊張,其中一條肩帶沒有來得及穿好,她羞澀地看着裹着一條浴巾的狄澈,側過身緩緩地伸手將肩帶慢慢地拉回到肩膀上。

在狄澈看來,她的這一舉動,實在太撥動人心,嬌羞的神情,身子稍稍弓起,伸手撥弄肩帶的樣子,就分明是技巧嫺熟的挑逗。

他撫着頭髮的毛巾拿了下來,在牀尾坐下,伸手拍了拍一旁,啞着嗓子,“過來。”

黎姿走過來,遲疑了一秒,在他的身旁,撫過裙子,輕輕地坐下,“狄……”

狄澈一個側壓,就把黎姿放倒在牀榻上了。

黎姿的額發散亂在額前,三千青絲攤在潔白色的牀單上,就好像是綠色藤曼瘋狂生長一般的趨勢,他微眯起眸,看向她瞳孔裏掩藏不住的緊張和初經人事的恐慌,心的某處被踩了一下地塌陷了下去。 紅脣大抵是因爲她剛纔太過緊張咬的有一些泛白,還有明顯的齒印,鼻翼因爲急促的氣息,一張一合,像是待飛起的蝴蝶。

他慢慢地壓低身體,越壓低就越能聽到她的急促呼吸,她漂亮的鎖骨就會隨着胸膛的起伏,像是會動的一副畫。

“狄澈……”黎姿喊出他的名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