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牧熙雯羞的臉色彤紅,田芯她認識,隔壁主校大一藝院的校花。與樸實的高中生不同,校園風雲榜上天天都有幾位校花的追蹤報道,田芯的照片也不止一次的出現在牧熙雯的視線之中。

2021 年 1 月 5 日

怪不得一直不抬頭,王逸在等田芯,偶遇是什麼鬼?

牧熙雯跺腳、轉身、迅速逃開。韓雪本來還想說兩句找找場面,然而並沒有什麼可說的。可惡,他怎麼會和田芯混在一起?

「來得挺快。」王逸以為需要等的更久,沒想到半小時而已,田芯就完成了化妝出行的全過程。

田芯甜甜一笑,挽著王逸的手臂更加緊實了一些:「親愛的,我們走吧。」

感受著突如其來的福利,王逸心神蕩漾的低聲在田芯耳邊說道:「田姐,你出現的可真是時候。」

田芯笑著把眼睛眯成一道月牙狀,在王逸耳邊輕聲說道:「必須的,姐姐我可是在旁邊等了好一會呢。」

王逸:「……。」

見王逸一臉尷尬,田芯惡趣的用眼睛瞄了瞄左邊角落,小聲說道:「對了,那個胖妹要不要幫你留意一下?」

王逸身子一個踉蹌,趕緊加快了腳步,引得田芯嬉笑不停。 出了書店,兩人一路走到燒烤店。

少了王芊羽這個吃貨,二人點菜的風格有了很大轉變,從實惠的肉類,變成類似炒蜆子、皮蛋豆腐這種干吃不飽的東西。

即使是這樣,田芯也不會多吃,她要保持身材,而且下午還有工作,需要展示身材那種,不能挺著小肚子。於是,她把烤好的肉一塊塊夾到了王逸的碟子里。

但王逸明顯也吃不下那麼多,他已經要撂筷子了。

「不能浪費,快吃掉他們。」這頓飯是小姐姐花的錢,她表示浪費是不行的。

「但是我早就吃不下了,從5分鐘前那個很大塊的五花肉開始,而且那塊明明沒有烤熟。」王逸據理力爭。

「怎麼就吃不下!」小姐姐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姐姐靠如此微薄的收入養活自己,容易嗎?姐姐平時不捨得吃,請你吃,你還要浪費?看姐姐瘦的!」小姐姐向王逸展示了自己纖細筆直的腿,難道她不是在炫耀嗎?

至於田芯的兼職工作,是平面模特。因為沒有賣肉、沒有包養、沒有潛規則,小姐姐的收入相當有限。當然,對於普通大學生而言,這已經很高了。

「田姐你收入一點也不微薄好嗎?一個月好幾千塊,是你自己追求的消費品質和正常學生不一樣好嗎?」王逸不吐不快。

小姐姐差點拍案而起,指著自己愛若生命的包包,「姐姐的追求,有錯嗎?」

……

……

午飯過後,告別了田芯,王逸先是回了趟家,然後拿著人蔘準備去昆崙山中藥園。

王逸家距離葯園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就是那種打車剛起步,有等公交的時間不如走過去划算,而如果真走過去還要走很久那種,反正非常尷尬。

王逸最後還是決定走過去,雖說吃多了不宜運動,但王逸覺得如果不消化一下,那下午一定會更加艱難。

來往車輛匆匆,即使在人流密集的區域他們也不願意把速度降下來,畢竟自己的時間才是最寶貴的,誰願意一直呆在車上?

王逸的時間無疑也不是可以隨便浪費的,所以他並不會刻意跑到十字路口走人行橫道,而是選擇了橫穿馬路。

一路小跑,王逸衝到馬路對面,與此同時,一個小女孩從王逸對面跑了過來。

看操作應該是小學生。

王逸並不會過多的關注身邊的人,尤其是小學生,然而他剛準備離開,馬路上傳來了輪胎與地面高速摩擦的聲音。這個聲音很近,讓王逸不得不回頭給予更多的關注。

車並沒有停下來,王逸估計,他衝到自己身邊的時候,應該也是停不下來的。車顯然撞不到已經站在人行道上的王逸,但王逸身後那個小女孩已經嚇傻了。

「啊!」一聲尖叫,女孩捂臉。

你捂臉幹什麼?快退啊!

王逸在心中吶喊,但她畢竟是小學生,王逸不能期望小學生有過多的應變能力。

那輛車顯然也沒有更多的應變能力了,1秒鐘后它就會無情的撞在小姑娘的身上,有應變能力的只有王逸。

王逸轉身、邁步、伸手,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胳膊。

吱……,輪胎仍然在與地面摩擦,女孩後退的身子幾乎擦到了車身。

砰。

吱……。

王逸這一下太用力了,他抱著女孩向後倒去,又在地上翻滾轉體兩周半才停下,好在小姑娘沒有受傷。

車子越過女孩的位置,又向前滑了幾米,如果女孩還在,車子的力量足夠讓她飛的很高。

別人好像都沒事,卻給王逸摔的不輕,他躺了好一會才緩過來。車裡走下來兩個男人,一個很有男人味的中年男子,看著裝或者看車子都有成功人士的影子。他的身旁是位老者,看起來很虛弱,走路顫顫巍巍的。

中年男子快步走到王逸身旁,一邊伸手扶王逸,一邊急切的說道:「小夥子,你們還好吧?」

王逸不怎麼好,他腎疼。

小姑娘沒說話,她正窩在王逸懷裡哭,嚎啕大哭,看來是怕極了。

此時已經有幾個路人圍上來了,王逸覺得不能再躺著了,他拍拍小姑娘,示意她先起來。

小姑娘沒有理她,仍然在哭。

……

幾分鐘后,小姑娘終於止住了哭聲,王逸揉著腰,中年男子一臉歉意:「小兄弟,剛剛真是太謝謝你了,都怪我開的太急,我送你們去醫院查查吧。」

中年男子的態度很誠懇,其實責任並不全在他,他的車速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快。但小姑娘太快了,蹭的一下就串到了車前,然後就捂住了臉。

當然了,無論是中年男子,還是王逸,或者是路人,他們都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再去責備這個小女孩。中年男子把責任攬在身上,反正大家看起來都沒事,檢查一下又能花幾個錢?

王逸活動一下,表示自己並沒受傷,衣服倒是髒了,書包上、褲子上有塵土,胸前則是小姑娘的淚痕,有沒有鼻涕就好說了,但這又能怪誰呢?

小女孩也沒事,就是梨花帶雨,看起來非常委屈。

王逸摸了摸她的頭,「小傢伙,下次過馬路要小心,知道了嗎?」

「知道了,謝謝大哥哥。」

女孩沒事,中年男子也不可能硬要把她拉上車帶去醫院檢查,那樣就有拐賣少女的嫌疑了。

中年男子掏出名片,遞給王逸說道:「我叫牧重,這是我的名片,這次的事情真是非常感謝,如果之後有用得上我牧重的事情,就打電話給我。」

王逸擺了擺手:「牧叔叔,順手而為罷了,您不必客氣。」

中年男子身旁的老者開口說道:「小夥子不錯,不像這小子,四十多歲了還毛毛躁躁。」老人家瞪了一眼牧重,像是在教訓兒子,咳嗽了幾聲,老頭接著說道:「名片你收下吧,就當交個朋友,平時來家裡串串門,多個朋友多條路。」

王逸並不想去別人家串門,不過也沒有必要矯情。

「那我就收下了,牧叔叔、牧爺爺再見。」

「來串門啊!」牧重補充一句。 十幾分鐘后,王逸來到昆崙山中藥園。

「咦?」王逸看著門外一輛黑色的賓士SUV,眼熟……。

進店一看,果然是剛剛見過的那兩人。

牧重還在和老闆講話,牧成山看到進門的王逸招呼道:「小夥子,你也來買葯啊?」

王逸笑著朝牧成山點頭,剛想回話,那邊的呂老闆搶先開口說道:「來了啊。」

這下,牧重也看到了王逸,還略顯詫異的說道:「你們認識?」

「認識,我來賣東西。」王逸挨個朝他們三人點頭,然後反手把書包拿了下來,打開一個小盒子,露出一根人蔘。

「誒?」呂老闆看到這顆參的一剎那,發出一身輕咦。

「這個?」牧重就是來買人蔘的,看到王逸拿出來一根品相不錯的,立刻就來了精神。只不過,他的鑒別能力要比呂老闆差的太多。

「呂老闆,看看這個您收不收。」王逸把參遞給呂老闆說道。

「嗯……。」呂老闆認真的端詳了半分鐘,然後點頭說道:「百年老參,我……」

牧重正等著呂老闆點評呢,剛說完百年老參這幾個字,牧重趕緊搶先開口說道:「這個,這個參賣給我行嗎?」

王逸:「……。」原來您是等著截胡呢?

王逸擺出一個略顯歉意的表情,用手指了指呂老闆,示意自己的初衷。

此時牧重也發現了自己的行為似乎有些不妥,尷尬的轉向呂老闆說道:「老闆不好意思,我這也確實是急了。您也知道,我買這參是為了給父親治病。不耽誤您賺錢,我從他這買來,再額外補給您10萬,您看行嗎?」

牧重爺倆過來就是買參的,可惜店裡的參年份不足,看到王逸手中這個自然不容錯過。

「哈哈,不用不用。」王逸剛剛的舉動,讓呂老闆對他生出許多好感。他先是笑著朝王逸點點頭,然後轉向牧重說道:「你們都認識,我再轉一手不埋汰人呢嗎?不過啊,這參可少說也有120年,放我這,少了100萬是不會賣的。」

屋裡幾個人都聽明白呂老闆的意思了。

牧重許給呂老闆的10萬他是沒要,但這10萬至少也加在了這100萬的總價中。如果王逸自己賣,70-80萬之間他就會考慮出手。

「沒問題!」牧重豪爽的應下,然後看向王逸。

「我也沒問題。」王逸笑著說道,這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期。

兩人約定到銀行轉賬,王逸臨走時特意來到呂老闆面前,小聲說道:「呂老闆,那個錢……。」

王逸沒說完,呂老闆擺擺手說道:「這參值這個價,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就當交個朋友,以後再有好東西就拿過來。」

王逸也沒墨跡,如果是他,這錢也是不好意思掙的。

「我叫王逸,那就謝謝您了,我先走了。」

「常來。」

……

牧重開車帶王逸和牧成山來到附近的銀行,進門直奔VIP專區,十幾分鐘就完成了這100萬的交易。

牧重在辦業務,王逸和牧成山則在那閑聊,王逸也因此知道了牧成山的身體狀況。

大體上就是人老了,需要補。

一般的補還不行,必須大補。

這根參確是解了燃眉之急,但沒解決根本問題,老人家還需要一補再補。

臨走時,牧成山說了自己的電話,讓王逸有空來家裡玩,如果還有人蔘,記得一定要聯繫他,價格不是問題。

王逸想到了華葯,覺得老爺子或許是個不錯的大客戶。

……

……

告別牧成山二人,王逸來到金翠樓,剛一進門,戒靈就活躍了起來,兩眼閃著小星星,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好像只有到了這裡,戒靈對王逸的敵意才會暫時收斂幾分。

王逸習慣性的視而不見,直接來到銀飾區,他這次主要買黃金,不過想著既然都加了小蓉兒微信,那不防照顧一下她的生意。

小蓉兒就是紫蓉的網名,至於真名是什麼,王逸不知道,他倆沒聊過。

……

同一時間,紫蓉現在正在偷偷翻手機,起因是微信響了。

作為一個活潑的美少女,紫蓉的人際關係很是不錯,手機響的也是相當頻繁,屬於關機一天,開機時候微信、簡訊可以響個1分鐘的那種。

當然不能都回,很多時候上班也不會去看手機,不過這兩天小姑娘看手機比較頻繁。

前天的時候,應該是形勢所迫,紫蓉加了WY的微信。

為什麼加他呢?因為當時小珊姐在說一些很讓人臉紅的話,而且還有繼續說下去的趨勢。為了儘快終止這段對話,紫蓉加了WY的微信。至於WY叫什麼,紫蓉不知道,因為她們倆沒聊過。

起初的時候,紫蓉有些擔心,那個男生如果騷擾自己怎麼辦?

他畢竟是個很不錯的客戶,要怎麼拒絕才算委婉而又得體?

紫蓉因為沒有想到很好的應對方式而顯得心神不寧,尤其是當天晚上,她無數次偷偷抱怨小珊姐的胡鬧行為。

然而,簡訊聲一次次響起,卻沒有一條是來自WY的,除了那個添加好友的請求。

紫蓉就在這種困擾下沉沉的睡去,在夢中,WY瘋狂的發信息追求自己,紫蓉不勝其擾,最後只得把他刪除,從此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客戶。

然而第二天一早,看著已經被擠到第二十三位的好友申請,紫蓉哭笑不得。

小姑娘把信息一條一條的刪掉,直到WY的這條好友申請,她想了想,卻是留了下來。她想知道,這個WY為什麼沒給自己發信息,難道自己毫無魅力?

小珊姐今天一定會打聽,那個WY和自己聊了什麼。我要怎麼說?他根本沒聯繫我?會被取笑的吧?

好煩啊!

或許是他昨天太忙了,今天一定會發的!

周五整整一天,紫蓉的心都是矛盾的。她既害怕WY過度騷擾自己,又希望WY發信息和自己聊上幾句,以此來應付閨蜜小珊姐旺盛的好奇心。

她這種矛盾的心態一直持續到當天晚上11:30,此時的紫蓉很困,必須要睡覺了,然而那個可惡的WY仍然沒有發來任何信息。

他把自己忘了嗎?這是欲擒故縱嗎?可惡,你既然不想聊天為什麼還要加我?

還WY,連個中文名字都沒有! 又盯了一天的手機,紫蓉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心裡偷偷罵了無數次禽獸不如,紫蓉聽到一個稍顯熟悉的聲音。抬頭的瞬間,她看到了那個加了自己微信后就音信全無的WY。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