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牧北宸起身站在石晗玉身邊,伸出手搭在石晗玉的肩上,輕輕地拍了拍:「她就是你們都期待的大安國皇后。」

2022 年 1 月 17 日

所有人都看過來,目光獃滯居多,宮女跪倒如今都幾近崩潰,有人受不了的直接昏了過去。

石晗玉怡然不懼的抬頭看着在場的眾人。

沒有人注意到琴聲停下了,張翠薇猶如厲鬼一般滿手鮮血的那種一根琴弦,衝過來想要勒死石晗玉,那恨意滔天,果決的撲過來,知書突然大喊一聲:「小心!」

石晗玉只覺得身體被極大的力氣推開,慣性之下整個人往前撲倒,牧北宸直接把人抱在懷裏,石晗玉回頭就看到張翠薇兩隻手握著琴弦,知書被勒住了脖子,這個畫面讓石晗玉腦子嗡一聲就炸開了似的。

「殺了她!」石晗玉聲音很低,微微顫抖。

牧北宸回頭剎那,身形一晃到了張翠薇跟前,一隻手捏住了張翠薇的脖子,呼吸瞬間石晗玉聽到了清脆的骨頭被捏碎了的聲音,張翠薇兇狠的盯着石晗玉,就那麼軟軟的倒下了。

張靖並不激動,他知道非但女兒死路一條,就是自己也是死路一條了,他猛的搶到了侍衛腰上的佩劍,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上官雲廷是個逆子!先皇啊,開眼吧!」

說完這句話,死了,利利索索的把自己了結了。

牧北宸丟開張翠薇的身體,石晗玉過去扶著知書,看她脖子上的血痕,也幸虧張翠薇幾乎凍僵了,所以受傷力道不大,不然這條小命還真就危險了。

「主子,我沒事。」知書輕聲說。

石晗玉手心裏多了止血藥,打開瓶口給知書處理傷口,用手絹幫她包紮好,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想要的,都會有,別怕。」

這是承諾,是知書想要的承諾。

牧北宸拉着石晗玉的手坐下來,臉色終是沉了下來:「說吧,你們要生要死!」

石晗玉心就一顫,握住了牧北宸的手,這些臣工不管怎麼說一定各有各的本事,否則也不能坐在如今的位置上,換句話說一個國家運作需要人,就算是過渡期也要有人。

「皇上,臣請求帶是賤女歸家。」有人開口,先說了。

牧北宸沉聲:「內務府,登記造冊,讓周大人帶着令嬡出宮。」

如此一個訊號出來,許多人都請求帶着自己的女兒啊、孫女啊,反正就是這些個宮女都幾乎都被家裏人跪求帶走了。

牧北宸都答應。

但沒讓退下,這些人不敢走。

牧北宸看了眼不遠處的綠衣女子,吩咐太監去請來太醫給診治。

太醫戰戰兢兢的給綠衣女子診治之後回話:「皇上,只是風寒傷體,性命無礙。」

「那就仔細說給眾位愛卿聽一聽吧。」牧北宸說。

太醫領命,揚聲:「久凍近僵之人,若想活命很難,如這位、這位舞者這般需先用打量冰冷的雪搓肌膚令血脈復甦,再引黃芪和薑湯,提昇陽氣驅逐寒氣,如此才能保命。」

在場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最開始石晗玉是想要救人的,只是戶部尚書夫人急怒攻心謾罵石晗玉才惹來殺身之禍,畢竟這可是皇后啊。

牧北宸環視眾人,問:「可都明白了?」

呼啦啦又跪倒一地,異口同聲說:「皇后良善,大安之福,百姓之福啊。」

石晗玉只覺得沒意思。

牧北宸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把戶部尚書革職查辦,扔到天牢節后再審,戶部尚書之女圖謀不軌,失德敗性,拖出去斬!」

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

牧北宸沉聲:「眾位愛卿都退下吧。」

這些人恨不得爹媽多給兩條腿能跑的快一些,那些宮女甚至都不願意去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跟着自己家人逃之夭夭出去了。

侍衛收拾梅園,石晗玉和牧北宸往回走的路上,問:「你為何後來要殺了那個綠衣女子?好不容易救活了呢。」

「她本就該死,救她是讓那些老眼昏花的人知道你的好。」牧北宸看石晗玉:「現在怎麼辦呢是?咱們除了太監,怕是連個伺候的人都沒有了呢。」

石晗玉:……!!!這是要和自己講條件了啊。 顧筠醒來已經不知是什麼時候,她只感覺頭痛欲裂,這是喝醉酒都會有的後遺症!

她眯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適應,她迅速打量周圍的環境,希望蕭何在她身邊,並已經將她給那個了!

然而她很快就失望,因為蕭何不在這裡,她已經被人送回了賓館。

「混蛋,居然還是拒絕了我!」顧筠破口大罵。

她拿出手機,想打個電話去痛罵蕭何,卻被一條簡訊驚呆了。

這是一條旅遊簡訊,內容很簡單——歡迎來到雲城,這是一座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的古城……

「我已經回雲城了嗎?不然為什麼會收到雲城的旅遊簡訊?」

「蕭何,你這混蛋,我以為你只是把我送回賓館,沒有想到,你居然直接把我送回雲城,你他瑪到底什麼意思?」

砰!

顧筠將手裡的手機摔的粉碎。

她喝醉酒後,蕭何沒有對她做什麼,那就表示,蕭何又一次拒絕了她。

然而,讓她真的沒想到的是,她以為蕭何只是把她送回賓館,用這種方式來拒絕她,哪裡想到,蕭何是直接將她送回雲城……

用這種方式拒絕,就真的實在太無情了。

顧筠才會如此憤怒。

手機摔碎后,她躺在床上,牽過被子蒙著腦袋就開始痛哭。

……

邊城,龍王府!

幾個護衛站在蕭何面前。

「龍王,那位姑娘已經平安到達雲城!」

「幸苦了!」

蕭何寒暄幾句后,護衛離開。

望著天上即將消失的月光,蕭何心裡,不是滋味:「抱歉,我真的忘不了她!」

他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天上清冷的月亮訴說……又更像是在跟遠在雲城的那位美女道歉!

第二日!

象國!

小天率領的龍國外交人員在這裡跟二十國外交人員談判。

全網直播,龍國的人都很興奮。

這場大戰,龍國勝了……現在應該讓這二十國付出代價了!

「割讓十城實在太多,我們的國家接受不了,最多割讓五城……」

二十國的外交人員開始扯皮,這一切,都在蕭何和小天的意料之中!

啪!

小天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直接將桌面拍的碎裂,他憤怒道:「給你們臉了是不是?還敢討價還價?告訴你們,不割讓十城,直接滅國!」

在他強硬威脅下,二十國紛紛與他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

龍國的人看到,全都歡呼雀躍。

「不愧是龍王帶出來的統領,太霸氣了!」

「我看到跟他談判的外國人員,身體全都在顫抖!」

「這些小國,不知天高地厚,惹我龍國,就該是這樣凄慘下場!」

「龍王萬歲!乾死這些小國!」

隨著網上眾人歡呼,蕭何也在邊城軍區機場,給回國的小天等人,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

蕭何站在最前面,身後是天魔八將,在後面是肩扛一顆星的統領,烏壓壓站了一大群人。

「拜見龍王!」小天一群人下飛機就向蕭何行禮道:「不辱使命,談判一切順利!」

蕭何笑道:「都起來,都起來……你們談的很好,我要給你們請功!」

小天謙虛道:「都是龍王逼退二十國敵軍,談判才能如此順利。」

蕭何道:「不說這個了,喝酒慶祝去!」

一大群邊荒精銳統領聚集到了餐廳,眾人推杯換盞,喝的十分痛快。

「稟告龍王,帝主即將駕臨邊城!」突然,有護衛沖了進來稟告道。

蕭何頓時一臉疑惑,龍國最高統治者,也就是龍國的帝主,這個時候來邊城幹嘛?

「肯定是來封賞龍王的!」有人笑道。

蕭何立下這麼大的功勞,帝主親自來邊城封賞,何嘗不是一種收買人心的手段。

蕭何猶豫了一下,隨即下達命令:「立刻去機場迎接帝主!」

「是!」在場的統領齊聲吼道。

邊城軍用機場,蕭何第二次帶人守候在這裡。

帝主即將到來,很有可能是來親自封賞蕭何的……

此時眾人心裡,還奇怪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帝主現在還能賞賜蕭何什麼?

蕭何現在官職已經是最高,幾乎可以說是賞無可賞了。

半個小時后,在十駕戰鬥機的護航下,帝主的專機達到邊城軍用機場。

帝主從飛機上走了下來,在他後面,跟著皇主王,秘書長,丞相等一大群龍國的實權人物。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些人隨便一個,都可以讓龍國震動,現在卻集體出現,可見帝主對蕭何的這次封賞有多重視!

「帝主千里迢迢趕來邊城,蕭何有失遠迎,還望帝主贖罪!」蕭何上前與帝主握手的時候,客氣說道。

「蕭何,你不愧是龍國龍王,號稱戰神的男人,你已一己之力,逼退二十國四百萬大軍,龍國有歷史記載以來,都沒出現過你這樣驚人的戰績,你應該被載入史冊,讓千秋萬代傳誦你的威名!」帝主很和藹,拍著蕭何肩膀稱讚道!

「帝主過譽了,守住邊荒,是全體將士的功勞……」蕭何客氣道!

兩人寒暄一陣后,站在帝主後面的秘書長,拿著一份文件走了上來!

「封賞令!龍國龍王蕭何,已一己之力逼退敵國四百萬大軍,讓邊荒百姓免於戰火……特封賞蕭何為冠軍王!」

秘書長念完封賞令,蕭何驚呆了,周圍的人也驚呆了。

蕭何本來就是王,現在又封他一個王……這什麼意思?

彷彿看出眾人心裡的疑惑,帝主親自解釋道:「這個王,可跟別的王不一樣……別的王在厲害,也只是官職,而這個王,是真正的王……擁有自己封地的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