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牙嶼深處,陰雲如lang,淹沒枯骨滾滾而來,發出哭泣般的聲音,直透人心底,深入靈魂。

2021 年 1 月 9 日

一時間,這裡怨力匯聚,陰雲中一道龐然身形快速形成。

與此同時,與巨猿糾纏的幽靈俯首,帶著恭敬和恐懼,戰戰兢兢。

「大人不要,不……」它哀嚎,帽中綠火泯滅,被一股來自陰雲的吞噬力量拉扯,瞬間化成陰雲一部分。

「哼,故弄玄虛。」紫川怒眉入鬢,突然祭出一面銅鏡,發出金光,燦若驕陽,在奇異的咒語中,金光直透陰雲,巨大身形映光而現,頓時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尊身形有著馬的面容,生有兩根長長的牛角,高聳的身軀如鱷魚般,布滿了漆黑的鱗片。

它雙眼血紅,只是在強光射出時突然緊閉,像是遇見了最可怕的東西。

見到如此恐怖的幽靈,紫川以及雲逸都是心中一涼,出現這種級別的幽靈當真出乎他們想象。

但是,既然遇上了,那便沒有其他選擇,想繼續向前就必須先過這一關。

「這等陰生幽靈懼怕強光,三位,我們一起藉助這面鏡子出手將其滅殺如何?」雲逸對三頭靈獸說道。

他是個會審時度勢的人,現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眾人聯手才可能面對馬面幽靈,憑著單個實力根本不可能抗衡這尊龐然大物。

三頭靈獸早已通靈,雖然不能口吐人言,但是能聽得懂人類語言,此時它們相互看了一眼,齊齊點頭。

「紫川兄,一起解決吧!」雲逸開口說道,而後腳下憑空生印,載著他踏上高空,同時他手勢變換,空中頓時雷聲響動,滾滾青雲中巨大的「天」字印青光燦燦,魏巍壓落而下。

與此同時,三大靈獸以及紫川也動了,紫川身畔紫火騰騰,他化成猛虎躍起、又如蛟龍嘯月,殺進了陰雲之中,頓時空中**。

三頭孔雀展翅撩空,赤電砸落,「嗤嗤」聲中全部落在馬面幽靈身上,頓時電弧穿流並且瀰漫出腐肉燒焦的味道。

另一邊,藍色蒼狼幻化出五頭一模一樣的蒼狼,個個威勢洶洶,闊口獠牙,不斷撕咬幽靈四肢,頓時鮮血橫飛,馬面幽靈痛苦的吼叫。

相對而言, 祖訓 ,但是它卻很瘋狂,騰在幽靈身上隆隆憾拳,每次攻擊都發出暴雷般的聲響,將暴力演繹到極致。

「卑微的雜蟲,我要殺了你們。」馬面幽靈受到鏡子強光照射,無法睜眼,一時間雖然暴怒,但是卻束手束腳,完全施展不開殺戮。

「我要撕了你們!」


它發出鬼哭般的聲音,強忍著劇痛豁出身軀,承受各種凌歷攻擊,一巴掌輪出,頓時陰雲翻滾,一隻大巴掌向著銅鏡壓了下來,要將銅鏡拍碎。

嗡!

一聲清響,雲逸快速結印,「乾」字印璀璨奪目,逆空而上憾上了大手。

但是,大手勢猛力沉,「乾」字印立刻破碎。

哧!

關鍵時刻,紫川一招手,銅鏡像是有靈性般飛到他手中。

並且他快速後退,與幽靈拉開了很長的距離,而後再出將銅鏡祭出,頓時金光再次照亮黑暗的夜空,將馬面幽靈完全籠罩。

「啊……」馬面幽靈孤苦狼嚎般尖銳大叫,短暫的交手已經讓它身子重創特別是像它這種修出肉身的幽靈,他的肉身便是由靈魂滋生的,因此傷及肉身等同於傷害靈魂。

「你們,都得死!」它大聲咆哮,一字一句的吼道,而後他帶著滾滾陰雲一拳轟下,頓時骨頭亂飛,地面大片的骷髏骨架被砸得粉碎。

伴著它這一拳轟下,陣陣陰雲像四面八方翻滾,融入滿地骷髏頭骨中,頓時滿地傳出「咯咯」的聲響,一架一架的骷髏竟然站了起來,咯嘣咯嘣作響。

短短片刻,這原本陰森的死地已站立成百上千的骷髏,全都像是有靈魂般活動四肢,帶著森冷的氣息左右四顧,而後向著眾人咯吱咯吱走去。

所有人變色,特別是年輕弟子,此時心頭跳到嗓子眼兒里了,沒想到真真切切的看到他們靈魂深處一直避諱的「鬼」活生生向他們走來,這簡直是一種靈魂的摧殘,許多年輕弟子此時惶恐的不知所措,感覺比面臨千軍萬馬還恐怖。

「快阻止它,否則會召喚更多!」

這時,紫川大喝提醒,但事實上,雲逸還有三頭靈獸都看出了端倪,不及紫川話音落下他們已經出手。

受到銅鏡的牽制,馬面幽靈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在強光之中它只要一睜眼,便感覺到靈魂劇烈疼痛,根本看不清雲逸等人。

而雲逸等藉此機會強勢出手,血腥擊殺,各種上乘絕世交織出絢爛的光彩全部轟在幽靈身上,頓時血液飛灑,幽靈哀嚎。

這時,白骨間一架與馬面幽靈齊高的骷髏在站了起來,散發著恐怖的氣息,直接殺向雲逸與三大靈獸,戰鬥局面立即有了新的變故。

人們心頭沉重,一尊幽靈就這麼棘手了,現在居然又多了一具恐怖的骷髏,甚至還有上千的骷髏兵,情況太不妙了。

然而,接二連三,這種級別的骷髏又出現了兩尊,皆威勢滔滔,殺向紫川等人。

毫無疑問,這都是與馬面幽靈一個級別幽靈,只是被強大的幽靈吞噬之後所剩餘的骨骼,此時受到馬面幽靈的控制,轟殺雲逸等人。

當然,這幾尊巨大的枯骨略顯笨拙獃滯,只能靠馬面幽靈的控制戰鬥,難以發揮出生前的實力,若是不然就逆天了。

「各位,別保留了,速速將它解決,不然越來越麻煩,會造成大傷亡。」

「天、地、乾、坤。」

雲逸當先出手,四印齊出,瞬間天宇動蕩,乾坤扭轉,四色絕印四方壓落。

紫川紫發飄蕩,口念咒語,手中銅鏡光芒暴漲,化成一頭金羽鳳凰照亮天際,一時間不管是馬面幽靈還是萬千骷髏都戰戰兢兢,充滿了天生的畏懼。

但是,這並不能真正影響到他們的性命,只是一種本能的畏懼,儘管靈魂刺痛,但是骷髏大軍依然不畏生死,衝殺向了眾人。

殺!

眼見大軍壓至,眾人不可能坐以待斃,祭出武器衝殺進骷髏大軍中。

兵戈錚響,殺聲震天,大戰全面引爆。

轟!

黑氣瀰漫,人群中一紫衣男子手握割魂鐮刀,揮動間如黑色匹練,他如死神,一刀斬落斬落,數十架骷髏瞬間化為碎骨。

此人正是常岩山年輕一輩最強者,常君!

曾經在族內,楊殘曾見過他的面孔。當時楊殘便感覺到此人很危險,同輩之中絕對少有敵手。

另一方,一男子身穿金袍,光芒萬道,他雙手划動,雷霆如蛛網遍布周身,沉喝間他揮出數十道雷電,大片骷髏頓時化為飛灰。

不少人一眼認出,這是青雲閣的鄭金,也是青雲閣最強一人。

劍光凜冽中,楊晨也動了,他劍走快式,揮如lang濤收若滿月,劍氣所過之處,白骨軍被齊腰截斬,肢節亂飛。

「噬魂道,幽靈之音!」

聲若悶雷,馬面幽靈一聲暴吼,頓時天地間響起一股鬼魅音律。

音律很詭異,快慢交疊,快能使人血液沸騰,靈魂渙散,慢能使人屏住呼吸,失去意識。

毫無疑問,這對眾人來說是致命的。

噗!


噗!

短暫的失神,數十名弟子倒在血泊中,被骷髏大軍淹沒。

戰場中,楊殘凝火正殺到癲狂,突然的音律讓他神識混亂,他瞬間呆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兩頭骷髏已經殺至。

咔嚓!

大黑狗身移步轉,突然出現在楊殘身前,將殺向楊殘的兩架骷髏一把拉住,轟然砰碎。

它曾今有獸王級別的修為,神魂自然非常人能比,這種音律對它完全無效。

「小子,醒醒,快醒醒!」大黑狗著急,劇烈搖動著楊殘,但是楊殘卻是昏昏沉沉,像是失去了三魂七魄,根本醒不來。

無奈,大黑狗一口咬在他屁股上,頓時劇烈的疼痛感傳遍全身。他立即睜大眼醒來。

「死狗,你……」

楊殘正要大罵,但見前方夢瑤昏昏沉沉,雙眼迷離,眼見五六具骷髏將她團團包圍,形勢很危機。

「唰!」

楊殘想也不想,一衝而過,同時精火聚成火劍斬殺,衝破眼前骷髏阻擋,一個閃身便到夢瑤身前,緊急之下他一把抱住將纖細的腰肢,騰身一躍帶著夢瑤帶出重圍。

然而,落地瞬間,夢瑤額頭突然發光,一個神秘的印記一閃而逝,很快, 媽咪,爹地追來了

不及楊殘多想,夢瑤秀美微蹙,突然睜開了眼睛,轉醒了過來。

楊殘心中咯噔一跳,條件反射般放開手臂,身影一閃,殺進了骷髏重圍中。

這一幕恰好落在夢瑤眼裡,感受到熟悉的氣息,看著迅速消失在骷髏中的身影,她心裡狠狠的觸動了一下,那是一種何其熟悉的感覺,真的是他嗎?

夢瑤嘴角張開,但卻沒有叫出口,這一瞬間她迷茫了……


眾人迷失,哀聲遍野,不斷有人喪生,鮮血揮灑之際,除了幾名長老還有身懷靈寶的常君、鄭金、楊晨等少數幾名特殊弟子能保持清醒外,其餘弟子皆無反抗之力,將死待殺。

突然,遠方笛音悠揚,沁人心脾,如清泉般洗滌人的靈魂般,慢慢的將迷失的眾人喚醒。

「嗯?」


突然感覺到異常,馬面幽靈大怒,轉過身,鱷魚尾橫掃,將黃毛巨猿震退,同時順手抓住一架巨型骷髏,砸向空中光芒萬丈的鳳凰。

轟!

在臨近銅鏡所化鳳凰時,不待鳳凰逃開,巨型骷髏便炸開,爆發恐怖的威力,將雲逸紫川等都震得吐血。

要知道,巨型骷髏至少也相當於儲道境的強者,這等強者暴體,威能可想而知,就算相隔一定的距離,但依舊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爆炸聲后,天穹一下子暗淡了,銅鏡首當其衝,失去光彩被打回了原型,落在紫川手裡,光芒遠不如剛才。

與此同時,一雙燈籠般的眼懸在空中,冷冷的看著紫川等人。


「不能等了,必須集中力量將其斬殺,否則沒有銅鏡的牽制我們只怕都會死在這裡。」雲逸說道。

「我有辦法可以讓銅鏡再次發出強光,但只能有一瞬。」

「一瞬間嗎?夠了!」,雲逸戰意澎湃,而後看向三頭靈獸點了點頭,準備一擊必殺。

「眾長老速來協助,擊殺幽靈王。」

下方,廝殺正烈,不少人都殺紅了眼,捨命搏殺,幾名長老更是主力,擋住了大部分戰力,這時聽到雲逸號令,皆分身配合。

一時間,馬面幽靈與兩頭巨型骷髏被眾長老包圍。

「在這種地方,我是不死的,你們以為能奈何得了我嗎?」馬面幽靈尖銳,冷冷說道。

「是嗎?」紫川殺意滔天,銅鏡一擲,拋向上空,而後他口頌咒語,頓時紫氣東來,全然流入銅鏡之中,嗡的一聲,銅鏡頓時綻放萬道霞光,全然照射在馬面幽靈身上。

「就是現在,殺!」

… 「天地乾坤,四印合一。」

雲逸同結四印,頓時天雷滾滾,凝結成印,攜無上天威強勢鎮殺而下。

嗷嗚!

藍色蒼狼長嚎,頓生異相,一輪藍色皓月從漫天星辰中降落,摧毀一切。

一聲禽鳴,赤電氤氳,三頭孔雀另外兩頭睜眼,腥紅如血,射出六道光束,直射馬面幽靈前額。

嗷吼!

黃毛巨猿渾身金黃,一蹬地,枯骨翻飛,而後如炮彈般射向幽靈頭骨。

與此同時,幾位長老全數動了,施展最強絕學,目標只有一個,幽靈王頭骨。

因為,只有擊散幽靈頭骨中的靈魂之火,也就是鬼火,幽靈才能短暫解體,為眾人贏得逃亡的時間。

「啊……」

幽靈感覺到莫大的危機,但銅鏡之光讓它睜不開眼。它極力對抗,奈何攻勢鋪天蓋地,完全將它籠罩,更本擋不住,噗噗聲中上半身被轟成肉泥。

「可恨,等我重組軀體,定要你們碎屍萬段。」馬面幽靈不幹的怒吼,而後,它龐大的身軀開始解體,如小山般倒下,最後化成一灘高聳的腐肉,緩慢攤開。

與此同時,萬千骷髏大軍失去了靈魂,浩浩蕩蕩倒下,擊起層層疊lang。

「趁現在,趕緊越過這片死地。」雲逸喝到,領頭沖向深處。

「走!」

人群中,楊殘叫喚大黑狗,隨眾人沖向深處。

所有人飛逃,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但是越跑他們心中忐忑,因為這片牙嶼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儘管奔逃許久,還是沒有看到任何出口。

剛才還在慶幸,現在眾人又惶恐了,在這種地方,幽靈王縱使靈魂之火潰滅,但還是會重組,耽擱時間越長越是危險。

可是現在跑了這麼久,卻依然沒有出口,眾人急了。

「不用擔心,短時間內它難以重組,況且就算重組,實力也大不如剛才了。」紫川說道。

眾人聞言,心裡才安全了少許。

但是,不少人神色依舊凝重,因為放眼這片無際的死地,沒有人知道出去的方向,若是不儘快逃出去,等幽靈重組真身,那絕對難逃死劫。

因為,銅鏡已經難以在開光了。

「往左面走!」

這時,楊殘手指左方,明確地指向一處白骨最為聚集的方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