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爲什麼?”呂思軒顫抖的說。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你揹着我偷偷聯絡你的隊員,你以爲我不知道?”

“原來你早就發現我了。”

“當然,不過看在你牀上功夫好的份上,我就沒說罷了。”

巧巧冷笑說着,這時候,身後兩個黑色西裝男子走了上來,他們手中都拿着怪異的長槍,“砰”的一聲,槍朝呂思軒頭上砸去,呂思軒悶哼一聲暈了過去。

張小凡和胡小天大驚失色,張小凡連忙說道:“我們是無辜的,不會抓我們吧?”

“你說呢?”巧巧冷笑一聲,說道:“你砸暈你還是你自己走。”

“自己走,當然自己走。”張小凡苦澀不已,扶着胡小天在兩個黑衣人的槍口下,上了廂式貨車。

進入裏面,張小凡微微一笑,第一步計劃成功了,雖然有些意外。

胡小天緊張的說道:“這下該怎麼辦?”

張小凡說道:“在計劃之中,放心。”

“什麼?這……”

“我是故意被抓的,我們現在的目標是找到加工廠,但是這三人應該都只是工廠的外圍人員,所以就算殺了他們也沒用。”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故意被抓,然後進入工廠。”

“不錯。”張小凡鬆了一口氣,

wωw¤ ttKan¤ C〇

此刻,他手腳都被綁着,但是他絲毫沒有擔心,因爲他相信,包蕾會知道他的座標在那裏,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率領全班同學趕過來了吧。

……

村門口處,林柔和蘇倩倩緊張的看着時間。

“都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包蕾怎麼還不下達進攻的命令。”林柔氣憤的一拳砸出,面前的一大塊石頭變成粉末,周圍新加入二四班的同學眼睛瞪的老大,縮縮脖子都不敢看一眼。

原本班級的同學倒已經習慣了林柔的霸道,一個個搖頭輕嘆,感慨這麼好看的妞居然這麼霸道,以後誰娶了她誰倒了八輩子血黴。

蘇倩倩撫了撫林柔的香肩,嘆氣道:“別衝動,嚇壞人家不好了。”

“好吧,不過你說現在怎麼辦?蔣介偉王虎張花他們已經和那羣不知道哪裏冒出來的隊伍交手了,那些村民們也變得不友善起來。”林柔說。

蘇倩倩搖搖頭,正欲說話,突然,村口處,一大羣村民緩緩走了過來。

叮!

包蕾:下一個任務,殺光這些村民。

在門口處足足有十來個同學,他們看到這些信息一個個面面相覷,在他們看來,這些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村民罷了,包蕾居然這麼殘忍,要殺光這些人。

“倩倩姐,怎麼辦?”林柔雖然拿出了自己的砍刀,但還是問道。

蘇倩倩也皺了皺眉,倒是身邊一個剛加入紅包羣的學生驚懼說道:“搞什麼,這些都是普通村民,難道大屠殺。”

沒有人迴應他的話,不少人已經舉起槍,一個比較強壯的同學說道:“倩倩姐,殺不殺?”

對面一共有將近二十個的村民,第一個是一個拄着柺杖的老婆婆,她手裏拿着一隻碗,笑呵呵的喊道:“年輕人們,你們在這裏好幾天了,咳咳,要不進去休息一下。”

“老婆婆,不用了,我們在這裏等人,話說,你們去哪裏?”蘇倩倩決定暫時不動手,她向後做了一個暫停的手勢。

幾個要舉槍的隊友將槍放下。

“我們每隔幾天要去前面大山種田的,現在正要去呢。”老婆婆亮了亮手裏的鐮刀,此時這些人已經走得很近了,這才注意到,這些人手中都拿着鋤頭,鐵鍬之類的農具。

蘇倩倩感覺到一絲不正常,因爲這些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他們。

“呵呵,小姑娘,來,渴了吧,喝水……”老婆婆笑呵呵的走過來,這笑聲很是尖銳,蘇倩倩本能的感覺到一絲危險,沒想到老婆婆突然神色一厲,厲吼道:“去死吧!”

她手中的水突然潑向蘇倩倩,這水呈現黃色,落在空中的時候,居然冒起一股白煙,顯然有極強的腐蝕力。

蘇倩倩反應不可謂不慢,她連忙後退,不過還是有一小部分水就要接近她的臉上。

“小心。”林柔嬌喝一聲,手一招,蘇倩倩面前自動凝結出一大塊冰晶,黃水都落在冰晶之上,發出“滋滋滋”的腐蝕聲。

蘇倩倩感覺到一陣後怕,連忙後退,怒聲道:“殺!”

所有人都早已經準備多時,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

“噠噠噠。”

“砰砰砰!”

隊友們畢竟都沒有經歷過正統的槍支訓練,子彈雖然密不透風,但是都沒有爆頭,只是擊打在面前村民的胸口,手上,腿上。

這些村民們一陣陣慘嚎,紛紛倒在地上。

“耶!”一個殺紅了眼的隊友驚喜萬分的跑過去踢了老婆婆幾腳,說道:“讓你偷襲我們,哈哈。”

不少人都面露笑意,之前村民們沒有偷襲的時候,他們沒殺過人的都有些於心不忍,不過有了那個老婆婆的做法之後,他們都覺得殺他們理所當然,所以都沒有罪惡感。

“嘶嘶……”

就在此時,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老婆婆突然整個裂開,裏面一個渾身腐爛的人突然爬起,迅速朝着最近的那個男生撲去。

死人裏面居然還有一個人能夠爬起來,這個男生也是始料未及,不過他不是新手了,冷哼一聲,手中的砍刀毫不留情的砍向對方頭顱。

“噗嗤!”

棋盤上的愛情 膿漿和腐肉崩了男生一臉,他還沒有沉浸在喜悅之中,猛然發現臉上一陣刺痛!

“啊……我的臉,我的臉……” “啊……我的臉,我的臉……”

男生痛苦的臉砍刀都不要了,雖然渾身腐爛的人被砍中頭顱倒了下去,不過她的腐肉和膿漿很明顯帶有強烈的腐蝕性,這一砍,男生根本承受不住,捂着臉痛苦哀嚎。

“救人!”

蘇倩倩命令身後兩個女生把他扶過來,不過沒想到,原本那些被擊殺的村民突然一個個開始劇烈蠕動起來,“嘶嘶嘶……”

後背一個個突然裂開,腐爛的軀幹緩緩從皮囊之中爬出,他們沒有皮膚,空洞沒有眼珠的頭顱死死的盯住同學們。

邢州籃球志 “應該是類似於喪屍的病毒屍體,具有高度的腐蝕性,小心不要接觸到他們的粘液,遠程攻擊,瞄準頭顱!”

蘇倩倩臨危不懼,很快發佈命令,她們邊打邊退,一些剛剛加入二四班的同學素質明顯不如老的那批同學高,手中的槍子彈跟不要錢似的一陣亂髮,不一會兒便驚恐的發現沒子彈了。

“啊……完了完了,沒子彈了。”一個女生率先驚恐的大叫。

蘇倩倩上前就是一巴掌把她打飛,很是兇辣的罵道:“再敢擾亂軍心,我送你去喂喪屍!”

女生被打蒙了,周圍同學們卻是心中一凜,強壯男生說道:“大家都聽着,靜下心,瞄準腐屍頭顱,瞄不準的,轟爛他的下半身,讓他走不了。”

被他這麼一說,同學們一個個靜下心,蘇倩倩滿意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很不錯,叫什麼。”

“我是高三八班的徐世勇。”

“嗯,剛剛看你槍法也不錯。”

“我爸是當兵的,以前教過我射擊。”

“很好,回頭我和小凡說說,讓你做射擊教官。”蘇倩倩點頭說。

徐世勇神色一喜,這意味着自己也能做一個小頭目了,當然高興,忙說道:“多謝倩倩姐。”

緊接着,徐世勇更加賣力,喊道:“這些腐屍速度不快,大家保持三米以上距離,不會被攻擊到,注意節約子彈,來不及裝子彈撿地上石塊,阻擊腐屍,減緩他們速度……”

徐世勇腦子很靈,短暫的時間內,便組織好了人手阻擊這些不怕死亡的腐屍,很快,戰局得到控制,同學們不再害怕。

隨着腐屍一個個倒下,只剩下了不到五隻腐屍,林柔身前迅速凝結出一塊圓形冰盾,拿着砍刀殺了過去。

“噗嗤。”

一刀將腐屍頭顱斬飛,血跡噴濺到冰盾之上,發出磨牙的聲音,林柔彷彿沒有看到,緊接着快速擊殺另外兩頭腐屍,很快,腐屍一一倒下。

林柔連忙將快要被腐蝕完的冰盾扔掉,看着一地腐爛的屍體,皺眉道:“真是噁心。”

“更噁心的看來要在後面了,如果這個村裏的村民都是這樣的話,那看來這是一場硬仗了。”

蘇倩倩嘆了一口氣,同學們都緊張不已,此時,包蕾再次下達任務。

包蕾:座標已經發出,前往以下區域,沿途所遇之人全部滅殺,不留活口!

看到命令,蘇倩倩說道:“都看的這些村民們的恐怖了,記住,不管看到誰,都殺了。”

“是!”

一羣人走了出去,半途中,她嘗試聯絡張小凡,不過張小凡都沒有迴應,不過她和蔣介偉,王虎,張花等人聯繫了一下,發現他們都是各自前往其它區域。

這一次的戰鬥,只損失了一個同學,但是這其實是可以避免的,主要還是沒有強有力的紀律造成,若不是那個男生麻痹大意,恐怕也不會死的那麼慘。

基於此,蘇倩倩馬上下達命令,所有人必須嚴格遵守二四班紀律,戰鬥不得逃跑,不許大聲講話,嚴格執行命令。

對於這些命令,徐世勇第一個響應,他現在儼然將自己當成了以張小凡爲元首的嫡系,自然是尊重蘇倩倩的命令。

雖然說,一開始包蕾沒有命令誰是長官,誰是隊長,但是每一個羣體在一系列的事件過程中,都會自然而然產生領導者。

……

箱式卡車急速的駛過泥濘的道路,顛簸的張小凡和胡小天屁股都疼了,不過這些張小凡都沒去在意,他眼珠子不停地看着盯着面前被他燒化的一個小洞看着。

他注意到,沿路過來,這裏是一大片山丘地段,周圍除了山還是山,樹林茂密,沒有人煙,他很聰明,過來的路途中,他朝這個小洞外面都會射出一小縷火焰,將地上的青草燒焦,這樣就會給後面的同學留下線索。

車輛很快緩緩停了下來,張小凡透過小洞口向外看去,發現車子在兩座山中間停了下來,可以看到,面前有一扇大鐵門的房子,門口站着幾個黑衣人,手持長槍,面戴口罩,神色嚴峻的守在門口。

四周都是懸崖峭壁,普通人根本不要想攀爬。

看到這裏,張小凡默默點頭,看來,這就是那個什麼工廠的入口了,果然夠隱蔽的。

“砰!”

車門突然打開,穿着護士裝的巧巧冷笑道:“到了。”

“送我們來到這裏幹什麼?”張小凡問道。

“哈哈,等一下你們就知道了,對了,不要怕,這種事對你們絕對有好處,很快,你們將會變成強大的人形……兵器!”

此時已經入夜,張小凡目光嚴峻的掃了巧巧一眼,說道:“那你是什麼人?”

“守護村子的,嚴格來說,村子裏有誰來了,多少數量,我都會第一時間得知。”巧巧無所謂的說道。

說着,笑嘻嘻的看着呂思軒道:“這傻瓜還以爲上了我就得到了一切,卻是沒想到吧,被我玩弄在鼓掌之中。事實上,他和他的隊伍一進來我就知道了,而他偷偷和他隊伍聯繫,我也早就知道一清二楚,可笑他居然一切都天衣無縫,哈哈……”

“嘟嘟嘟!”

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數輛摩托車的聲音,這些摩托車輪胎和越野車差不多大,速度飛快,兩人一組,身後的拿着黑色短槍,飛快駛來。

“什麼情況?”巧巧皺眉看着這一幕。

“噠噠噠……”摩托車上突然射來一長竄的子彈,巧巧連忙抱着頭朝鐵門後面跑去,而幾個黑衣人由於事發突然,沒來得及逃跑就被射成了馬蜂窩。 “哈哈哈……”

車廂內,呂思軒第一個坐了起來,此刻,五六輛摩托車停在周圍,他們摘下頭盔,一個個叫道:“頭,我們到了。”

呂思軒點點頭,說道:“給我解開手銬。”

手銬很快解開,張小凡一直看着他們,說道:“我知道了,你故意被抓。”

“不錯,算你聰明,我若是不被抓,怎麼知道這裏工廠入口?”呂思軒笑了笑,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外面那些趕過來的人,也是和你一起的吧?”

嫁給薄先生 張小凡沉吟一下,說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哼,你不用狡辯,我心裏明白就行。”呂思軒絲毫不在意,看了胡小天和張小凡一眼,說道:“把他們抓起來。”

“是!”

這時候,另外一些人將躲在屋裏的巧巧抓了出來,將她放在地上,呂思軒冷笑道:“巧巧,你這個賤/人,沒想到吧?”

“你們的人是怎麼找到這裏的?”巧巧驚懼萬分的說道。

“哈哈,我身上裝有定位的啊,他們一直跟着我們,想不到吧。”呂思軒得意的笑着,說道:“我給你個機會,我不會殺你,不過你得帶着我們進去,我們需要逮捕魚人。”呂思軒冷冷說道。

“你們瘋了,你們的目的居然是魚人,你知道他多可怕嗎?”巧巧臉色恐懼的嘶吼道。

“啪!”

呂思軒一巴掌甩了過去,說道:“說到底只是一種奇異生物罷了,我們正好抓回去研究一下。”

“你們到底是誰?”

“猛虎傭兵團,有人出高價,要研究魚人。”呂思軒冷笑道。

張小凡一直消化着他們的對話,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看出,呂思軒和他的隊友應該是這個世界的僱傭兵,他們的目標是抓拿一個叫魚人的目標人物。

“原來你們是排名第一的猛虎傭兵團。”

“當然,你以爲你卸了我槍支子彈不知道?我那樣做,還不是爲了讓你帶我來到這裏?”

呂思軒笑了一下,槍指着巧巧說道:“給你一個機會,要麼死,要麼帶我進去,三,二……”

“我帶,我帶你們進去。”巧巧眼神恐懼的說道。

很快,呂思軒找了兩個隊友出來,他們穿上了黑衣人的服裝,隨後一行人跟了進去,至於張小凡和胡小天,還是作爲被抓的人員,被帶了進去。

進入鐵門,這裏是一個密碼鎖,呂思軒炸開之後,衆人魚貫而入,沿途遇到不少守衛,呂思軒笑呵呵的過去打招呼,說胡小天和張小凡是被抓來的,不過剛剛接近這些人,這兩人突然出手,在幾個守衛突然幹掉。

這些人的手段速度很快,張小凡暗暗感覺,若是自己不用體質力量的話,光是憑格鬥,絕對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此刻,張小凡一直想着脫離他們的方法,因爲他知道,他和胡小天之所以現在沒死,是因爲呂思軒需要他們掩人耳目,靠近這裏的守衛。

一旦他們失去了這個價值,呂思軒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弄死他們。

他們很快穿過長長的金屬走廊,面前出現一個山洞一樣的地方,這個的光線很暗,往前走,一個隊員突然說道:“頭,前方發現一個小孩。”

呂思軒眉頭一皺,讓隊員們停下,隨後對巧巧說道:“這裏一般除了守衛,還有什麼人?”

“我也不知道啊,我以前進來,都會被蒙着眼睛。”

看巧巧不像是撒謊的樣子,呂思軒暗罵一聲廢物,隨後朝張小凡說道:“你,給我過去看看。”

這是將張小凡當成了替死鬼了,張小凡也沒辦法,好在他的鬼眼能夠清晰看到,前面只是一個小孩,瑟瑟發抖的蹲在地上。

張小凡走了過去,發現是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孩子,他睜大了眼睛驚恐的看着張小凡,不知道想着什麼。

“只是一個小孩,安全。”張小凡說道。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呂思軒等人走了過來,這確實是一個小孩,不過他的皮膚整個都皺褶到了一起,就跟一個小老頭似的,他充滿了驚恐,支支吾吾說:“你們是誰?”

“我們是過來向魚人老大貢獻被抓的人的,你知道他怎麼走嗎?”巧巧走過去說。

“我……我不知道。”

呂思軒眉頭一皺,他注意到小孩手上的血跡,突然指着他說道:“都離他遠一點,他有危險。”

張小凡也注意到了這一幕,而在小孩的身後,一個守衛的屍體居然躺在那裏。

“那個守衛是被他殺死的。”張小凡說道。

“不不不要殺我,我……我想逃出去,所以殺了他。”小孩驚恐的說道。

巧巧連忙說道:“這裏被關押着很多做實驗的人,有包括小孩,我估計他就是。”

“哦,這麼說,很瞭解這裏了?”呂思軒擠出笑了,說道:“放心,我不會殺你,不過你得帶我們去見魚人。”

“啊,魚人老大,我……我不認識……”

“不認識就去死!”呂思軒異常狠辣的將槍指着對方,這一下子,小孩嚇得都尿褲子了,頓時一陣尿騷味瀰漫整個空氣。

“我去,我帶你們去還不行嗎。”小孩哭着喊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