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然而張揚卻是根本就扛不住。

2022 年 4 月 25 日

以前的張揚純粹就是個花天酒地的混賬,再加上他是次子繼承爵位無望無論是現如今的英國公張侖還是以前的老國公張懋都覺得虧欠他太多,把他寵的不行。

別說放小跑,連走路都僅僅局限於一兩公里路程之內,現在跑起來還沒多遠就上氣不接下氣癱軟在了地上。

不過幸好在路邊碰到了一個趕着牛車拉稻草的農夫,張揚付出了三十文錢的代價后終於坐上了牛車,前往了京西防衛營。

來到京西防衛營,裏面數十位漢子正站在一處營帳外愁眉苦臉的等候裏面的消息,看到張揚過來都一臉氣憤的看着張揚。

不過雖然氣憤卻沒有一個人說話,這時候旺財不禁朝地上呸了一口,才扯著嗓子喊道:「京西防衛營指揮張揚張大人來了爾等千戶、百戶還不上前見禮?還有,讓吳勇趕緊出來迎接,張大人好不容易來一回,這狗一般的東西難道連做人都不會么?」

聽到旺財的訓斥,一干千戶百戶這才紛紛上前不情不願的給張揚見禮,旁邊更有醒眼的親衛進了營帳通報吳勇。

張揚一時間覺得渾身汗毛倒豎,難怪以前的張揚不喜歡來這邊,實在是這幫人太特么凶神惡煞了。

一個個眼睛瞪的溜圓,就像自己欠他們幾個億似的。

等到眾人見禮完畢散開,張揚才小聲朝旺財問道:「旺財,這幫人什麼情況?怎麼好像你家二小公爺我欠他們錢似的?」

旺財一臉鬱悶,遲疑了一下,才悄悄道:「二小公爺,咱們就是欠他們錢啊!你忘了,前幾個月咱們花銷太大,你就讓吳勇把軍餉給你送了過來…..這幫人貌似已經三個月沒有拿到過軍餉了。今天這幫殺才過來,想必便是找吳大人要餉的。」

饒是在後世見慣了各種神操作,張揚還是被『自己』的一溜操作給驚呆了。

尼瑪啊!

人家那些二代只是坑爹,他這是…..連自己都坑啊!

可以想像,三個月不發軍餉究竟要喪盡天良到什麼程度。

本來明朝軍餉就各層大打折扣,張揚作為京西防衛營的主官就要扒一層皮,下邊還有吳勇這個副指揮…..最後發到大頭兵的手裏顯然就只夠吃糠了。

可尼瑪現在吃糠都是奢望….因為錢全被張揚這個混世祖給挪用了,要不是太祖的屯田制….那些個大頭兵飢一頓飽一頓還能喘口氣,否則早就嘩變了。

然而即便如此也可以看出營里真的是危機四伏,若是再不發餉恐怕就真要嘩變了。

想到這兒張揚趕緊對旺財道:「旺財,趕緊會去,去賬房支500貫錢過來,記得別拿銀子,全拿銅錢!」

「二小公爺難道要把咱們自己家的錢給這幫殺才?」旺財有些不情願,咱們憑本事挪用的錢幹嘛要用府里的錢還?

不得不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旺財這德行還真尼瑪夠種!

不過當他被張揚上了一腳之後就拉慫著腦袋照吩咐去辦事了。當然這一趟到是不用他走路,軍營有馬,哪怕是老掉牙的老馬…..它也是馬啊!

等旺財出了京西防衛營,張揚才緩緩朝營帳走去,他冷眼旁觀,耳邊不時傳來一兩句低聲的痛罵卻根本不做理會,這幫殺才真不是東西,本二小公爺不就貪墨了你們點兒錢嗎?

用得着這樣嗎?

今天本二小公爺給你發錢,明兒你們就必須給我十倍百倍的賺回來! 什麼玩意,敢騙本帝,不知死活!

楚清月嘟嚷幾句,就打開了導航地圖。

車管所……

沒一會兒,她就搜出車管所的地址。

距離此地三公里,也不是很遠。

本帝的摩托豈是你們能隨意拖走的?

順着導航,楚清月直接步行走到了車管所。

望着門口的幾個大字,她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大廳里坐滿了各種各樣的人,這些都是違規的,來進行大課教育的人。

楚清月剛走到門口,一個老警察冷蔑的說道:

「給我站住,身份證拿出來,把熊貓兒裝給我脫了,誰讓你穿這個來的?」

老頭,吼我?

你很奈斯!

她帶着愉快的心情來的,沒想到剛進來就被吼一頓,換誰心情都不好。

楚清月的出現將大廳所有人目光吸引。

「咦?這是誰啊,怎麼穿成這樣來,腦殼有包吧!」

「你別說這身熊貓兒裝還挺可愛,我也想買一套,待會我去問問她在哪買的。」

老警察對着客廳吼了一句,「都給我閉嘴,安靜看視頻!」

他又將目光望向楚清月,還用力拍了下她熊耳朵,不耐煩道:「說你呢!你愣著幹什麼,身份證拿出來,熊貓兒裝趕緊給我脫掉,沒聽明白嗎?」

氣死了,氣死了,本帝忍不住了!

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

阿達!

啪一聲脆響,楚清月猛然伸出熊掌,將老警察拍倒在地。

全場傻眼。

老警察更是懵逼了好一會兒,才怒火中燒,他指著楚清月氣急敗壞道:

「襲警襲警,來人,給我抓起來!」

呼啦一下衝過來一群警察,將楚清月團團包圍。

「雙手抱頭給我蹲下!」

楚清月熊嘴露出獠牙,她是真的生氣了,誰動了她的三輪小摩托就是觸碰她的逆麟。

一群蠢貨!給本帝滾開!

嗷嗚一聲,楚清月閃電般出手,將兩名警察推倒在地,然後快速奪過桌子上的水彩筆,在紙上嘩啦寫了幾個字。

【將本帝的三輪小摩託交出來!】

幾個警察冷蔑看着她,老警察惡狠狠說道:「抗拒執法,你已經違法了知道嗎?別說你的摩托,現在我們還要逮捕你,小劉通知刑警隊過來抓人!其他的人給我按住她!」

話音落下,四五個警察揮舞著電棍前來,還一邊讓楚清月蹲下。

楚清月冰冷的注視他們,本帝已經很遵守你們的法律了,是你們不仁不義,趁本帝不在,竟然拖走我的小摩托。

「一起上,先按住她,待會交給刑警隊!」

幾個警察氣勢洶洶沖了上來,楚清月冷笑一聲,啪啪兩下兩熊掌就將前方兩個警察打倒在地。

大廳里的人都看傻眼了。

「牛啊牛啊,特么的連警察都敢打,我們要不要上去幫忙?」

「幫什麼幫,待會刑警隊就來了,少添亂。」

「哇,真想看看她的真面目,又颯又萌!」

老警察見她戰力極致,一咬牙啟動電棍沖了上去。

老匹夫,就憑你也想碰到本帝嗎?

砰!

電棍揮來,楚清月嗤之以鼻,熊掌猛然握住,正要將老警察甩出去,突然她神色大變,什麼玩意?

一股強大的電流猶如洪水泛濫,撲一下直湧入她掌心。

瞬間,楚清月身上一陣電光閃爍,她痛苦的嗷嗚了兩聲,舌頭都吐出來了。

就連身上的熊毛也跟着被電的焦黑,這一下把大廳的人都嚇得尖叫起來。

楚清月面露痛苦,跌跌撞撞往後退了幾步,本帝只想拿走我的小摩托而已……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警察跑了過來。

「主任,刑警隊的人到了。」

張建強帶着一群年輕警察氣勢十足走了進來。

「張隊長,就是那個人不遵紀守法,已經被我們制住了。」

「萌萌!」然而,張建強還沒說話,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陸遠站在刑警隊後面,老遠就看見坐在地上抽搐的楚清月。

昨天他已經正式從動物園辦理完離職手續,園長怕他找不到工作,就將他介紹給了省城的朋友,他學歷高,做過大熊貓飼養員,也沒有劣跡,那位朋友就把他推薦給了張建強,剛好他手裏缺人,所以陸遠現在是名實習輔警。

「萌萌!」陸遠連忙跑了上去,望着楚清月的樣子他眼中帶淚,哽咽著。

是你小子啊!真是陰魂不散……

楚清月瞥了他一眼,她此刻已經渾身麻痹站不起身,沒想到一個普通的棍子竟是大殺器。

將楚清月扶起來靠在牆上后,陸遠徹底怒了,這是他一生中最生氣的時刻。

他對着大廳咆哮;「王八蛋,到底是誰下這麼狠的手!到底是誰幹的!」

老警察皺了皺眉,見他一個實習生竟然這麼沒規矩,他上前教訓道:「叫什麼叫,你新來的吧,這人違法了你不知道嗎?」

陸遠盯着他,眼睛都紅了:「我問你是誰幹的!」

他的聲音巨大,猶如洪水猛獸,老警察被嚇了一跳,但他又怎麼會害怕一個實習生,「是我乾的,怎麼了?」

陸遠站起身,慢慢朝他走去。

老警察見他一副要吃人似的眼神,皺了皺眉:「你想幹什麼?」

啪!

陸遠二話沒說,狠狠抽了過去。

接着,他拎住老警察的衣領,毫不留情再次揮動拳頭。

砰砰兩聲,老警察發出痛苦的慘叫,張建強連忙讓人將陸遠架住。

「張隊長,這就是你帶的人,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

老警察被扶在凳子上后,捂著臉惡狠狠開口,他從來沒受過這種氣,一個實習生竟然公然毆打他一個老警察。

張建強還是了解陸遠的,這小夥子肯吃苦,人又老實,一般不會這麼衝動的,事情應該沒有那麼簡單,而且他望着坐在地上的楚清月有些疑惑。

「咳咳,那個黃主任消消氣,小陸是有錯,但是我不得不批評你一下,我聽說最近老有群眾舉報說車管所的黃主任太凶,還罵人,你得改改你這臭脾氣了,年紀大了少生氣哈!」張建強摸了摸鼻子,打了個圓場。

他又走到陸遠面前,問道:「小陸,到底怎麼回事,你認識這個穿熊貓裝的人?」

陸遠知道,再不說就沒有辦法了。

他一咬牙,對不起了,園長!

「隊長,其實它……」

「本帝乃出雲帝國第一女帝,將本帝的三輪摩托車還回來!」

然而,當他剛開口時,一道響亮的女子聲音突兀傳來,這聲音猶如百雀羚鳥般婉轉清脆,很是悅耳,只是透著一抹清冷之意。

楚清月站了起來,趁著剛才她呼叫狗系統進行數次抽獎。

連抽三次,才抽到一顆小還丹,目前她的傷勢已經幾乎痊癒,而她之所以能夠口吐人言是因為在第二次時她抽中一張聲音恢復卡。

聽到這聲音,在場所有人愣住了。

這大熊貓兒原來是個小姐姐裝的呀,沒想到身手這麼好,而且聲音還這麼好聽,真想看看她長什麼樣。

老警察一夥也愣住了,他們也沒想到竟是個女人。

只有陸遠瞳孔驟縮,萌萌…萌萌怎麼突然說話了!好恐怖!

該不會被鬼怪附體了吧…萌萌! 夜色朦朧,曠野上黑黑的山影和深藍天空,令人感覺一片空洞的蕭殺,無風無月的夜晚,總是給人無限的恐怖。

腳步輕輕,兩人無聲向前,前方,就是目標。

星光之下,隱約可見一條荒溝,溝沿卧著一座小土丘,小土丘之前,幾棵參天大樹,黑黝黝的樹冠,看上去像是一座山。

「地洞,就在樹下!」大山壓低聲音。

張凡貓腰向前觀察,許久,轉身道:「你在原地等候,別弄出動靜,我先過去。」

「我跟你一起去!」大山晃了晃手裏的鍘刀,閃閃發亮。

張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哥,你絕對講義氣夠意思!你這份情,我記下了。不過,你有家有口,此事是我的私事,沒理由帶你一起去冒險。」

「王大夫小看我!我這把鍘刀,是砍過黑熊的!」大山幾分不快,他認為張凡看不起他的力量和勇氣。

女人,最怕別人說她長得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