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然而已經聽不到黃巾力士的迴應,胡一仙仰頭笑道:“哈哈哈哈!就憑區區一個黃巾力士,就想與老夫打鬥,未免也太小看老夫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他話說到這,臉色一沉,

“哼!不過老夫倒是小看你了,你居然能夠召喚黃巾力士,看來不能留你性命。以免後患無窮!”

胡一仙朝着肖遙與蕭飄然緩步走來,

蕭飄然立刻說道:“老仙,你有什麼事衝我來,別爲難他,他只是一凡夫俗子而已,你就算殺了他也沒有任何好處,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把他放了,說不定他回頭把聖嬰給你送過來。”

胡一仙顯然沒料到蕭飄然會幫肖遙說話,停下腳步,面露驚訝的神色,

“咦?小鳳仙子,你跟這小子綁一塊才一炷香工夫,就對他產生感情了?”

“就算是吧!你不是要把我煉成妖靈丹嗎,你放了他,我成全你!”

肖遙被蕭飄然的話給感動了,不管她是出於什麼目的,他的心裏涌起一陣暖意,但嘴上卻說:

“臥槽!你是想讓老子欠你人情一輩子還不清麼?老子纔不要你幫好麼。”

蕭飄然瞪他一眼,“閉嘴!都到這時候了,能不能少說兩句!”

胡一仙愣了片刻,仰頭大笑,

“哈哈哈……,真是一對苦命鴛鴦,既然如此,老夫就把你倆一塊煉成丹藥!”

他繼續朝兩人走來。

邪性總裁【完結】 瑪了個蛋!

老子可不能坐以待斃!

肖遙奮力掙扎,身上的鎖妖鏈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受到血光的照射,他感覺身體一陣劇痛,但他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

與死亡相比,這點痛又算得了什麼。

爲了能夠掙斷鎖妖鏈,他也是豁出去了,消耗600點陽氣值,使出了龍魂之力。

忽然只聽“嘭”的一聲響,被黃巾力士用鋼鋸鋸開一道口子的那一環鐵鏈應聲斷裂,

原本緊緊纏繞在肖遙與蕭飄然身上的鎖妖鏈從他倆身上滑落下來。

沒想到真將鎖妖鏈掙斷了!

肖遙又驚又喜,而胡一仙則被震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他是在修煉到1級妖仙后,花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纔掙脫這條鎖妖鏈的束縛,並運用妖法,使得這條鎖妖鏈成爲了他的一件法寶。

在他眼裏,這可是一件能夠束魔縛神的法寶,卻沒想到肖遙竟然將其生生掙斷。

趁着胡一仙發愣的工夫,肖遙顧不得渾身依然疼痛,立刻攥緊右拳,朝着他的面門猛擊過去。

胡一仙回過神來,急忙擡手推出一掌。

兩人拳掌相擊,一股強勁的氣場迸發出來,胡一仙感覺到了一股強勁的衝擊,被震得往後連退了七八步。

要不是退到了牆壁處,估計得摔倒在地。

肖遙非但沒有退卻,反而緊逼上前,怒吼一聲,又是一拳打向胡一仙。

胡一仙哪裏還敢硬接,急忙身形一閃,化作一團黃褐色的霧氣,原地消失不見。

肖遙一拳打在了牆壁上,只聽一聲巨響,整面牆壁轟然倒塌,與此同時,他聞到了一股子刺鼻的惡臭。

在一剎那間,他差點沒被薰暈過去。

他急忙屏住呼吸,

“臥槽!什麼味兒?”

“是那老狐狸放屁。”蕭飄然答道。

瑪了個蛋!

沒想到狐狸放屁這麼難聞。

肖遙趕緊往後退了幾步,並將辟邪寶劍從物品欄中取出來,緊握在手中。

蕭飄然一揚手,手裏也憑空多了一柄銀色長劍。

肖遙警覺地查看着四周,壓低聲音問道:

“它哪去了?”

“老狐狸應該是逃了,不過它詭計多端,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趕快離開。”

肖遙走到阿祁身旁,一劍斬下,纏繞在阿祁身上的青藤當即被斬斷。

阿祁掙脫了束縛,破口罵道:“那隻老狐狸,要是再讓本大聖見到,本大聖非得……”

沒等它把話說完,肖遙打斷了它:“行了!別吹了,快走!”

肖遙走出屋外,頓時被眼前的景象給震住了,

周圍居然是一片墳地,他們是被關在一棟早已廢棄的破廟裏,而他的車,就停在不遠處一片空地之中。

“臥槽!這是什麼鬼地方?”

“這其實就是靈狐村。”

“等等!這……這靈狐村,其實是一片亂墳崗?!”

肖遙感到頭皮一陣發麻,難怪從他走進村裏開始,就覺得怪怪的,沒想到所看到的竟然都是幻象。而現在看到的,纔是真正的景象。 周圍一片荒涼,毫無一絲生氣,而胡一仙早已不知所蹤,附近也不見一隻狐狸。

蕭飄然似乎很是忌憚胡一仙,催促道:“老狐狸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快走。”

肖遙瞥她一眼,冷冷地說:“你怕那狐妖,老子可不怕他。剛纔被他折磨慘了,現在老子得跟他好好算算賬。”

他說到這,攥緊右拳,猛地一拳打向旁邊的破廟,

只聽轟然一聲巨響,破廟居然塌了一大半。

他現在麒麟臂技能已經達到7級,龍魂之力技能達到4級,即使不使用龍魂之力技能,運用麒麟臂打出的力量差不多有數千公斤,而龍魂之力更能增強十倍,也就是說,他現在一拳可以打出數萬公斤的力量。

再加上速度也增強了十倍不止,用雷霆萬鈞來形容,一點兒都不誇張。

胡一仙雖然身爲1級妖仙,還真未必能夠承受得住他的一記重拳。

看着被肖遙一拳打倒的破廟,蕭飄然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肖遙仰起頭,扯着嗓子大聲喊道:“狐妖!你TM有種就給老子出來!”

聲音在山谷中迴盪,但卻並沒有迴應。

“你別喊了,老狐狸肯定不會跟你硬碰硬的,但這是他的地盤,他肯定會用各種陰謀詭計對付你。快走吧!”

蕭飄然再次催促。

肖遙不爲所動,他轉頭看着蕭飄然,反問道:“哎!你說我是該相信你呢?還是不該相信你呢?”

“你當然應該相信我!”

“哎呀!你還挺理直氣壯的嘛,你該不會這麼快就忘了,把老子騙得有多慘吧,要不是你,老子會受這罪?”

“誰叫你不把金烏還給我!”

“我TM倒是想還給你,那也要還得出來啊。是那隻金烏自個兒飛到我身體裏不出來的好麼。”

“哼!這事以後再說,今天我不跟你爭。你到底走不走?”

“臥槽!老子被折磨得這麼慘,要是就這麼夾着尾巴逃走了,豈不被人笑話。”

“那你慢慢找他報仇好了,我得走了。”

蕭飄然轉身便走,站在肖遙腳邊的阿祁伸爪拉了拉他的褲腿,小聲說道:“主人,我們還是走吧,那狐妖已經修成1級妖仙,不好對付。更何況還有樹精藤怪幫它。”

沒想到居然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阿祁也這麼說,

肖遙沉吟片刻,趕緊追上蕭飄然,

“哎!算了,你一個人走我不放心,還是我開車送你吧。”

蕭飄然停下腳步,轉頭衝肖遙嫣然一笑。

看着她的笑臉,肖遙竟覺得心頭砰然一跳。

……

在返回的路上,肖遙衝蕭飄然問道:“你跟我說實話,你冒充林沐曦的表姐,幫她醫治腿傷,是不是爲了接近我?”

“你別臭美了,可能麼!我是爲了救我妹妹。”

“你妹妹?”

蕭飄然的回答有點出乎肖遙的意料。

“你還真當沐曦是你妹妹呢!你是妖,她是人好麼?”

“我妹妹的妖魂,在她身體裏面。”

蕭飄然說到這,瞥了肖遙一眼,

“算了,說了你也不懂。”

“等等!你妹妹的妖魂?”

肖遙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驚道:“林沐雨,就是你妹妹!?”

“你怎麼會知道我妹妹!?”

蕭飄然眼中閃過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

“我當然知道,我和你妹妹還……”

肖遙話說到一半,趕緊打住,他和林沐雨之間的關係,還是別告訴蕭飄然爲好。

誰知蕭飄然不依不饒,追問道:“你和我妹妹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認識唄。”

“你快說!是不是欺負我妹妹了!?”

“誰欺負她了……,哎!你別推我啊,在開車呢。”

肖遙被蕭飄然推了一把,他方向盤打偏了一點,車差點開進路邊的水溝裏,

他趕緊將車停下,蕭飄然繼續嚴詞逼問:“你說不說?”

肖遙意識到,不跟這鳥妖說實話,她是不會罷休,只得說道:

“說就說!林沐雨,也就是你妹妹,是我女朋友。”

誰知他話音剛落,蕭飄然忽然拔出一柄銀色長劍,架在了肖遙的脖子上,

“原來你就是那個負心漢,我殺了你!”

肖遙嚇了一跳,

“飄然同學,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就成負心漢了。”

蕭飄然厲聲質問道:“哼!我妹妹每晚都在念叨你,你是她唯一牽掛之人,而你,竟然這麼長時間都不去看她,不是負心漢是什麼?”

“哎!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倒是想去看她,可你也知道,她和沐曦是雙魂同體,而且,她只有在半夜的時候纔會甦醒我總不能大半夜跑到林家去吧。”

聽了肖遙的解釋,蕭飄然若有所思,

確實如此,別說肖遙,就算是她,原本想見林沐雨一面也不容易,直至她以林沐曦表姐的身份住進了林家。

她將劍收起來,

“好吧!這次姑且原諒你,但你日後若敢辜負我妹妹,我絕不輕饒。”

“日後?那個……,我還沒日呢。”

“你說什麼?”蕭飄然一臉懵逼。

“呃……,沒啥。”

瑪了個蛋!

一不小心暴露了老子骯髒的內心,還好她聽不明白。

肖遙趕緊岔開話題,

“對了,你妹妹的妖魂,怎麼會在林沐曦的身體裏面呢?”

“三百年前,我妹妹被混世魔王所殺……”

蕭飄然話剛說到這,坐在後排座椅上聽搖滾樂的阿祁立刻扯下耳機,驚喊道:

“你說誰來着?混世魔王?”

蕭飄然扭頭看了阿祁一眼,

“你認得混世魔王?”

“當然認得,那魔頭曾經在東海鬧事,被本大聖揍得連他爹都不認得。不過後來本大聖被這破圈子封印了法力,他得知這一信息後,就派人來捉拿我。幸好本大聖躲得快。”

聽了阿祁所說,蕭飄然“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見過會吹牛的,但沒見過像你這麼會吹牛的,你確定你所說的混世魔王和我說的混世魔王是同一人?” 蕭飄然根本不相信阿祁所說,

在她眼裏,阿祁只是一隻低級妖靈而已,又怎麼可能是混世魔王的對手,那可是近乎魔神的強大存在。

阿祁一聽蕭飄然居然說自己是在吹牛,差點沒從座位上跳起來,

“誰吹牛了!你若不信,等本大聖摘下這破圈子,我揍一頓混世魔王給你瞧瞧!”

“好啊!那你倒是說說,你說的那位混世魔王,使的什麼兵器,又有何本事?”

“混世魔王手持一柄九環大刀,那柄刀乃是以上古隕鐵打造而成,看似粗糙,實則蘊藏着強大的力量,能夠開山碎石,至於本事嘛,他也就是力氣大點,能夠吞雲吐霧,對了,還能魔化,化作一尊高達五丈的魔神。”

聽了阿祁的描述,蕭飄然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因爲它所說的特徵,幾乎與混世魔王完全相符!

“你……你真見過混世魔王?”

“何止見過,要不是這破圈子,本大聖……”

肖遙一聽它又要開吹,忙打斷它:“行了!知道你厲害。不過你還是繼續聽你的搖滾吧。”

他說着,伸手將耳塞強行塞回到阿祁的耳朵裏。

蕭飄然轉頭問肖遙:“它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別聽它瞎扯,它就喜歡瞎吹。”

肖遙說着,反問道:“你剛纔說,混世魔王殺了你妹妹,然後呢?”

“妹妹死後,我將她的妖魂封印在了一塊玉佩之中,但後來我因爲犯下天規,被關在了鎮妖殿,那塊玉佩亦不知所蹤。我逃出鎮妖殿後,就一直在尋找妹妹的下落,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張照片。”

“什麼照片?”

“就是沐曦的照片,蘭靜美曾想置沐曦於死地,她手裏,就有一張沐曦的照片,而在那張照片上,沐曦戴着的玉佩,正是我封印妹妹妖魂的玉佩。”

聽蕭飄然說到這,肖遙基本弄明白了,

“所以,你就去找沐曦,意外發現,你妹妹的靈魂已經進入了沐曦的身體之中,而且她倆還是雙魂同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