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為了不產生誤會,所以給尤利婭、泰娜母女辦理戶口的問題,秦朗都交給陶若香全程來辦理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至於和尤利婭的事情,秦朗簡單地跟陶若香解釋了一下,也只能是簡單地解釋了,因為陶若香肯定不會相信也沒有辦法接受尤利婭是來自地獄世界的魔物,所以秦朗為她安排的「某個南美小國的偷渡客」應該會讓陶若香比較容易接受一點。

而秦朗之所以幫助尤利婭,也是因為覺得尤利婭很可憐,因為她所在的國家,未婚先孕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很可能會被宗教極端分子直接燒死。

至於泰娜為何叫秦朗「帕帕」,那都是因為她對秦朗有好感,是秦朗親手給她接生的。 ?這個故事比較合情合理,秦朗也是這麼跟吳文祥說的,不過吳文祥不怎麼關心這些問題,反正他覺得即便是秦朗擁有一個外國小情婦也沒關係,反正秦朗又不是政府公務員,現在沒有誰會管一個富人有幾個老婆情人這種事情。…….……

因為有吳文祥這樣的高官關注,所以尤利婭和泰娜的戶口問題很順利地辦妥了,就在辦理戶口的過程當中,陶若香也喜歡上泰娜這小丫頭了,不過陶若香肯定是不知道泰娜的真正面目。

「這小丫頭真是討人喜歡。」陶若香道,「不過,她剛出生幾天而已,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勁呢?」

「呃……你也知道,她是南美的後裔,這些國家的人,那可都是靠著強大的肉身力量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如果從小力量不強的話,很可能就生存不下來,所以這些小孩子天生都有很強的力量,這都是生存壓力造成的,這個十分正常,你以前不是生物老師么,應該知道物種在特定環境下的定向進化問題……」

「不用跟我扯這麼多了。」陶若香打斷了秦朗的話,「簡單點來說,這個尤利婭跟你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和她有什麼關係?」秦朗又開始揉捏自己的鼻子了。

「還要更加清楚一點么?」陶若香問道,「泰娜是不是你的親生女兒?」

「親生女兒?你的想象力可真是豐富呢,我從哪裡來這麼一個親生女兒?不過,這小丫頭這麼乖巧伶俐,我倒是想她是我的親生女兒呢。」秦朗笑道。

「不是我想象力豐富,而是你一直做的很多事情,都超過了我的想象,所以我不得不問清楚一點。不過,看起來泰娜應該不是你的親生女兒,畢竟她一點都不像你。從基因角度上來說,你和尤利婭之間應該是清白的。不過,繼續保持,尤利婭雖然是一個單親媽媽,但是魅力可不小呢。」陶若香開玩笑道。

秦朗自然是不會對尤利婭有什麼非分之想,畢竟秦朗可是見過尤利婭的本來面目,知道她真正的樣子。另外,秦朗也沒想過要和一個地獄惡魔產生一段糾葛不清的愛情關係。

「要不然這樣,我看尤利婭母女都沒有住的地方,暫時就跟你住在一起行不行?」秦朗向陶若香問到。

「跟我住一起?」陶若香道,「為什麼?」

「這樣的話,對你好處很多啊。其一,你不用擔心我和尤利婭之間發生什麼不明不白的事情,畢竟就像你說的那樣,尤利婭可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單身母親,而我也是一個很有魅力地單身男性——」

「呸!不害臊!」陶若香忍不住啐罵了一句,「還有呢?」

「尤利婭畢竟是一個外來人員,讓她知道一些我們國家和地區的基本道德和法律也是很有必要的吧,所以你是比較合適的人選。另外呢,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原因——」說到這裡,秦朗就停住了,擺明是吊胃口。

「趕緊說!」陶若香冷哼一聲。

「這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你可以提前地感受一下當母親的滋味,為以後做準備嘛,畢竟你遲早也是要——」

「滾!」陶若香眼中殺氣氣騰騰了。

秦朗也知道玩笑應該適可而止,所以他很識趣地停住了,然後跟陶若香商談正事了。

尤利婭美女的事情,自然要安置的,陶若香已經答應秦朗,讓尤利婭母女暫時跟她住在一起。別說,陶若香還真是有些擔心秦朗和這個外國妞之間產生什麼不清不楚地關係。

住的地方落實了,接下來就是尤利婭的學習工作問題。倒不是秦朗需要這兩母女賺錢,而是秦朗打算讓尤利婭通過這樣的方式融入到這個世界。

首先最重要的是學習的問題,現在戶口已經解決了,她就可以去學習了,秦朗跟宋茵聯繫了一下,這位阿姨非常熱心,說是已經幫尤利婭聯繫過了,明天就可以去音樂學院面試一下,如果確實比較優秀,能夠通過音樂學院教授的考核,那麼尤利婭就能夠去學習聲樂了,不過宋茵認為尤利婭有這樣的天賦,所以應該不成問題的。

為了安頓好尤利婭母女,陶若香專門請了假,誰知道陶若香帶著尤利婭美女剛回家,卻看到了母親,兩母女都驚訝地看著對方,片刻之後陶媽媽才道:「你是……你怎麼把這女人領回家了?」

「你怎麼還沒走?」陶若香反問。

陶媽媽本想跟女兒大談利害關係,但是礙於秦朗還在這裡,所以她識趣地將那些話都給吞回了肚子當中,不過陶媽媽對尤利婭的警惕性更高了,她借故讓陶若香去廚房幫忙的時候,將陶若香拉到一邊,說道:「丫頭,你瘋了么!那女人明顯跟小秦的關係不清不楚,你怎麼還把她領到家裡了。」

「她會在這裡跟我住一段時間的。」陶若香道。

「什麼!這可不行!」陶媽媽道,「她這是故意向你示威吧?哼!想不到外國女人也這麼精明,小小年紀就知道,整這些幺蛾子了,連小孩子都給利用上了,她這是準備用小孩子向小秦邀功吧?或者是逼迫小秦就範,好娶她吧?哼,她也不看看,這小丫頭哪點跟小秦長得像,何況還是一個丫頭,如果生個兒子的話,或者還可能……」

「媽,你有完沒完,我真的受不了你了!」陶若香簡直快要被自己的母親給整崩潰了,「事情哪有您想象的那麼複雜,人家就是一個外國的偷渡客,因為她未婚先孕,在當地會被燒死的,所以只能不遠千里地偷渡到了華夏,是秦朗覺得她們母女可憐,所以幫她一把而已,我今天還幫她們辦理戶口的事情呢。」

「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是真的,千真萬確!」陶若香快要受不住自己的母親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要非常小心。小秦這傢伙,年輕有為、錢財萬貫,不知道多少女人惦記著,上一次我還看她和一個中學生小姑娘拉拉扯扯的,不過那丫頭還小,跟你沒法比,但是你要有危機感,我認為你應該早點跟小秦確立關係,甚至應該早點訂婚,如果可能的話,甚至考慮早點將生米煮成熟飯,憑我女兒的魅力,他怎麼招架得住……」

「媽,我徹底敗給您了!」 ?要在一個全新的地方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語言問題。(.)

尤利婭當然是不會華夏語的,但是秦朗交給她一個非常聰明地辦法,那就是裝著說話地樣子,然後用精神力去表達自己想要說的內容,這樣對方就會以為「聽」懂了她的話。

至少,尤利婭和陶若香之間的交流還算是比較順暢地。

做到了這一步,秦朗也沒有必要繼續關注了,接下來就是尤利婭自己的適應能力問題了,作為一個精明的魅魔,秦朗相信她能夠很好地適應這個世界的。不過,為了穩妥起見,秦朗專門將兩個光明法師留在了陶若香所住的小區,讓這兩個光明法師成為了尤利婭母女的保鏢。

對於秦朗的安排,這兩個光明法師自然是不敢反對,現在他們已經將秦朗視為了主神使者一樣的存在,所以他們堅信秦朗的一切行為都是有深刻的含義的。

雖然給一個地獄生物當保鏢是很丟人的事情,但是這兩個光明法師都沒有別的選擇,他們只能按照秦朗的吩咐照辦,否則就是死路一條了。

秦朗也將這事告訴了尤利婭,因為這對尤利婭是一件好事情,光明法師做她的保鏢,比毒奴更加可靠。一方面,光明法師可以監督尤利婭的行動,因為光明法師對地獄生物算是非常了解的;另外一方面,如果尤利婭會遇到敵人,那麼在這個世界的天敵就是光明教會的人,只要是的地獄生物,光明教會的法師和戰士都會毫不留情地消滅。但是,如果有兩個光明法師保護的話,情況自然就不同了,至少光明教會的人會考慮一下其中的原因。

尤利婭母女的事情解決了,秦朗就開始解決自己的問題,現在秦朗自身的問題,可比尤利婭母女的問題複雜多了。

在顯密二宗的「談佛論經」大會上,秦朗雖然是嶄露頭角,在密宗的聲威一時無二,但是代價也是非常大的,他算是徹底得罪了顯宗和顯宗的宗主葬渡禪師,這老鬼可是鋼拳的師父,現在鋼拳已經成為了秦朗的毒奴,這對葬渡禪師的打擊很大,所以可以預見這個仇他一定會報的,而且等不了多久。

如果秦朗繼續留在密宗的勢力範圍內,葬渡禪師也不敢直接對秦朗動手,但是秦朗離開了,那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好在如今平川省都算是秦朗的勢力範圍,無論黑白兩道的動靜,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江湖山的一些變化,自然也有人向他「通氣」,這段時間秦朗在平川省江湖上做的事情,布置的那些棋子,可是沒有白費的。

一有動靜,秦朗肯定會立即感知到的。

如今秦朗唯一可以跟顯宗抗衡的,就是他的地獄封印,這一次幸虧秦朗堪破了地獄封印的奧秘,所以他必須進一步挖掘這個地獄封印的潛力,尤其是利用那些地獄生物為自己提升實力。

荒獸的精血是可以用來煉丹的,秦朗相信地獄生物也一樣,地獄世界雖然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世界,但是根據秦朗的了解,地獄生物是非常地強大,地獄世界的元氣也是非常地龐大,如果利用得好的話,秦朗得到的好處甚至比龍脈的好處更大!

別的暫且不說,單單是煉丹方面,秦朗就認為大有可為。

地獄生物,都是地獄世界的精華誕生而成,這些地獄生物的精血自然也可以煉丹的,因為地獄生物都是天生具有魔力的。所謂魔力,即是法力,但凡是有法力的生物,其精血都是有靈力的,所以也就可以用來煉丹。

當然,可以煉丹只是一種可能,最終的決定權在丹靈小和尚的手中,這傢伙才是這方面的專業人士,丹藥的配方還需要從這傢伙這裡得到,而秦朗則是專門來煉製丹藥的。

雙方配合,各取所需。

「你捕獲的地獄生物,主要是瘋狂魔和地獄犬,這都算是比較低等的地獄生物,它們的精血和肉身都不是最好的煉丹材料,不過煉製瘋魔丹和狂化丹還是沒問題的。」丹靈小和尚道。

片刻之後,秦朗的腦子當中出現了瘋魔丹和狂化丹的丹方。瘋魔丹,和爆氣丹有些類似,都是在短暫時間內激發出修行者的潛力和力量,但是瘋魔比爆氣丹更加徹底,而且不可逆,雖然可以爆發出比爆氣丹更強的力量,但是最後會在瘋狂中完全消亡,所以瘋魔丹簡直就是一種自殺性丹藥。

狂化丹,是一種可以讓修行者進入「自主狂化」狀態的丹藥,就是服用了丹藥之後,可以在一定時間內保持清醒狀態地狂化,既不會迷失本性,同樣也不會損失境界,不過狂化丹主要是用來提升肉身力量的,對於境界提升效果不大。

總之,在秦朗看來這兩樣丹藥的作用都不是很大,不過也有一定的利用效果,至少可以將狂化丹提供給龍蛇部隊使用。

「難道就沒有更厲害一點的丹藥么?」秦朗問到。

「這些不過是地獄的低等生物,自然是沒有辦法煉出更高等的丹藥來了。」丹靈小和尚道,「不過,你可以用紅蓮業火提純這些地獄生物的精血,或者用點宮針法給它們改良血統也行。」

「嗯,有道理。」秦朗道,「又或者,可以將它們變成萬毒囊中這些荒獸的食物。」

「沒錯,總之你慢慢折騰吧。」丹靈小和尚道,「不過,我建議弄一些更高級的地獄惡魔過來。」

「暫時不行。」秦朗道,「更高級的地獄生物,沒辦法直接送入萬毒囊中,容易帶來麻煩。」

「你自己都已經陷入麻煩中了,還管什麼給別人帶來麻煩。」丹靈小和尚嘲諷秦朗道。

「這是原則的問題。」秦朗正色道,「做人和做事,至少要無愧於心才行。否則的話,我不是也成了人人喊打的魔頭了?」

「你本來就是魔頭……」丹靈小和尚嘀咕了一句。

「找打是不是!」秦朗哼了一聲,接著又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不斷地蓄積力量,但是最基本的原則還是不能丟棄的。好了,我先煉製一些瘋魔丹和狂化丹,順便再好好地思考一下,看看是不是還有別的路子。」

「唉,真是固執啊。」丹靈小和尚嘆息道,「真正的煉丹師,應該是為了煉丹不計一切後果的……」

「丫的閉嘴!」秦朗道,「我好像有別的辦法了。」

「什麼辦法?難不成你還能鼓搗出別的丹藥來?」丹靈小和尚道。

「當然有辦法。」秦朗笑道,「不應該將煉丹的事情局限在自己身上,而應該集中在整個江湖上。之前是我考慮的範圍太狹窄了一點,現在雖然華夏的物資非常貧乏了,但是稍微用點辦法,總還是能夠擠出來一點好東西吧。尤其是那些老牌的宗門了,瘦死駱駝比馬大,總還是有些好東西的。」 ?一個國家擁有的資源多少,基本上就代表一個國家的富有程度。||

比如伊拉克,別看現在的伊拉克已經不行了,但是在被米國佬狂轟濫炸之前,伊拉克的人均收入已經達到了三千六百多美元了,在當時已經算是很富有的國家之一,遠比華夏人均收入高了很多。不過,後來被米國佬一陣狂轟濫炸之後,伊拉克人民從此就過上了「民主自由」的水深火熱的苦日子了。

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爭就是這樣,無論戰爭打著怎樣地旗號,從本質上來看都是對他國的一種掠奪,沒有誰會真的吃飽了撐著無償地發動一場「無私的、正義的」戰爭,只是為了給他國送去民主和自由地問候。

總之,資源決定一切!

江湖也是如此,絕大部分的修行資源都掌控在江湖通天塔頂端的宗教手中,這些修行資源包括了功法、靈藥、財富和門派的高手等等。誰掌控的資源越多,門人弟子也就越強,整體實力自然也就越強大。

以前毒宗的資源是比較少的,所以沒有辦法跟佛宗、道教這樣的龐然大物進行競爭,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同了,秦朗手中的資源已經越來越多了,所以他也可以開始為毒宗積累資源了。

如今秦朗的靈丹已經是供不應求了,而秦朗自身對金錢的需要已經不是非常強烈了,所以以後要從毒宗這裡購買靈丹,就不止是錢的問題了,還需要一些特殊的「資源」,比如一些靈草、靈獸或者是一些天材地寶。

通過青城派,秦朗已經將自己丹藥的名氣打響了,所以他不愁丹藥賣不出去,也不愁沒有人來交易。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秦朗現在煉出的靈丹種類有限,那都是因為煉丹的材料比較匱乏,這些材料如果完全讓秦朗自己去找,那就太難了。但是,如果秦朗用靈丹去交換的話,相信會有很多江湖中人願以用自己珍藏的那些材料來換取丹藥,畢竟煉丹材料和成品的靈丹比起來,顯然後者的吸引力要大很多。

縱然有了煉丹材料,也沒有人敢保證可以煉製出丹藥來,因為煉丹可能存在一定的失敗幾率,而且越是高級的丹藥,失敗的幾率也越大。所以,除了有煉丹材料之外,還需要有煉丹的高手才行。否則珍貴的煉丹材料,頃刻間就可能化為一堆毫無價值的煉丹廢料。

瘋魔丹、狂化丹乃至一些其它的丹藥,對秦朗也許沒有太多用處,但是他相信江湖上的其他勢力或者會對這些丹藥有興趣,當然也包括其他的爆氣丹、增元丹之類的東西。

現在,秦朗通過青城派將消息散發出去了,反正有十幾種靈丹擺在那裡,誰要是有煉丹材料之類的東西,那就可以優先地進行兌換,這樣一來秦朗的煉丹材料很快就能豐富了,另外秦朗還能得到一些靈獸,這些靈獸的精血也是煉丹材料,而且經過了點宮針法的刺激,這些靈獸的用途就更大了,甚至可能再現遠古荒獸的風采。

通過青城派的渠道,消息很快就傳遞出去了。

如今的青城派,已經將丹藥的生意當成了青城派主要的生意來經營了,這不僅僅是因為丹藥的生意讓青城派獲利豐厚,而且還因為這個生意讓他們得到了實實在在地好處,單單是秦朗提供給他們的那些丹藥,就足以讓青城派的人為之賣力了。尤其是那些上品丹藥,可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比如天外精魄丹,那可是對武魂境的武者都有很大好處的丹藥,簡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東西。

現在,秦朗開出了新的條件,青城派的人完全能夠理解,因為秦朗既然是一個厲害的煉丹師,那麼自然是需要收集很多的煉丹材料,而秦朗收集這些煉丹材料,也就意味著可能有更多的好的丹藥煉製出來,所以青城派也可能順理成章地等到一些好處。

要說到好處,現在青城派在道教十二門中已經穩穩地坐上了頭號交椅上面,除了神道宗之外,其餘的十一門現在誰不巴結青城派呢,就算是神道宗的人,現在對青城派也都是客客氣氣了,因為誰也不想跟靈丹作對啊。

所以,秦朗一開口,消息很快就傳播到了江湖上去,不僅僅是平川省的江湖,幾乎是整個華夏的江湖,都開始傳播著關於「換購靈丹」的事情。

消息傳出去之後,秦朗也就懶得去考慮其他事情了,只管飛速地煉製靈丹就行了,因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的時間,自然就會有很多煉丹材料送上來。

而事實上,就在當天晚上,秦朗就就收到了來自水鏡道人的消息:青城派已經為秦朗準備了一批煉丹材料,並且水鏡道人親自帶人將這些材料送到秦朗的面前。

在約定的地方,水鏡道人已經等候多時了,當秦朗到了之後,水鏡道人立即將裝著煉丹材料的玉石盒子放在了秦朗面前,這些盒子一一在秦朗面前打開,秦朗瞅了瞅裡面的東西,果然都是一些好東西,看來青城派將壓箱底的好東西都拿出來了,這算是最大程度地支持秦朗煉製丹藥了。

「秦先生,知道你現在可能需要煉丹材料,所以我們青城派絕對是無條件地支持你!這些材料,都是我們青城派諸多太上長老和宗門多年積攢的好東西,只要是你覺得有用的東西,就拿去用吧。」水鏡道人表現得十分地慷慨。

不過秦朗也知道,水鏡道人的慷慨源於他對秦朗的信任,源於秦朗所體現出來的價值。如果秦朗在青城派眼中沒有價值或者價值不夠高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表現出這樣地慷慨。但青城派這一次沒有讓秦朗失望,甚至對水鏡道人的表現稍微有那麼一些驚喜,所以秦朗非常乾脆地笑納了青城派的這些材料。

什麼百年老山參,成型的何首烏,百年的黃芪精等等靈草,還有一些比較罕見的礦石和一些別的東西,不過真正吸引了秦朗興趣的是青城派帶來的一袋藥渣子。沒錯,是藥渣子,而不是靈藥。 ?水鏡道人送來的藥渣子,其實他自己都覺得沒什麼用途,所以他向秦朗道:「這個實在在我們青城派的煉丹房中發現的,是以前的煉丹師用來裝煉費的丹藥之類的東西,因為這些藥渣子雖然不能成丹,但是至少還可以用去做葯。-.-這東西,對我們用處不大,其實我也不知道對秦先生是否有用處,但是……」

「嗯,這東西對你們用處的確不大,因為丹藥一旦煉廢了,基本上材料也就完全廢掉了。不過,你說得沒錯,雖然煉丹不行了,但是煉藥還是可以用的,所以這些東西就留下吧。」秦朗心頭雖然歡喜,但是言語之中卻不流露出半點。

不過,想了想之後,秦朗又向水鏡道人說道:「最近所需的靈丹數量越來越大了,所以我是不得不到處收集煉丹的材料了。嗯,這樣好了,就算是煉丹廢棄的渣滓,也一併收購吧,也許對我有些用途,但是廢棄的藥渣子,價格自然不能太高了。」

「秦先生你放心,這個我是知道的。」水鏡道人道,「您只管煉丹,材料方面,、我們青城派會給你收羅過來的。」

「這樣最好。」秦朗道,「我也厭倦了自己去找材料。對了,青城派的這些煉丹材料,我煉製成丹藥之後,會跟你們五五分賬的。至於別的人,如果想要找我煉丹,必須提供三份材料,然後六四分賬。」

聽了這話,水鏡道人心頭更是一喜,暗想秦朗這小子果然是爽快,也不枉他在青城派的那些太上長老們面前說了那麼多好話,總算是將這些老東西的珍藏給弄了出來,第一時間將這些材料送到秦朗手中,秦朗果然是對青城派另眼相看了。五五分賬,這可是相當不錯的回報了。

在江湖當中,成名的煉丹師那是非常吃香地,因為煉製高等丹藥的成功率會越來越低,所以很多宗門和修行者雖然有足夠的煉丹材料,但是根本沒有條件煉製成丹藥,那都是因為「謀丹在人,成丹在天」了。

葯宗,傳聞就是有幾個厲害的煉丹師,所以在江湖當中才這麼**,以至於無論佛宗還是道教都要給他們幾分面子。

這一次秦朗通過青城派進行丹藥「大派送」,從某種意義上也是為了針對葯宗,秦朗雖然沒有跟葯宗的人正面交鋒過,但是葯宗顯然已經惦記上秦朗了,夥同顯宗對付秦朗,這事秦朗可一直都還記在心頭呢。

秦朗放出話來,用「材料換丹藥」,就是要衝擊葯宗對江湖的影響力,秦朗現在的煉丹術已經是突飛猛進了,這是因為紅蓮業火的天地火種加上丹靈小和尚的指導,所以秦朗現在已經向著煉丹宗師的境界邁進了。

而且隨著煉丹材料地增多,秦朗煉製的丹藥種類越多,剩下的事情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收了青城派的材料,秦朗返回了華南聯大。

青城派的人自然不會去跟蹤秦朗,因為那絕對是犯大忌的事情,只要青城派的人沒有蠢到家,就絕對不會這麼做。

到了地下基地,丹靈小和尚就迫不及待地顯現出來了,然後向秦朗道:「太好了!青城派的那些藥渣子才是好東西啊,都是煉丹的好材料,可惜被這些敗家子給浪費掉了,不過這些藥渣子的年代很久遠了,以前的煉丹材料肯定比現在好,將裡面的藥材靈性提煉出來,就可以煉製一些上品乃至絕品丹藥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丹靈小和尚雖然是見多識廣,知道很多的丹方,但是如果煉丹材料有限的話,他也沒辦法的。不過現在,青城派送了這麼多的煉丹材料來,其中還不乏一些壓箱底的好東西,所以連丹靈小和尚也開始興奮起來了。

秦朗現在也覺得這個辦法很好,看來以後丹藥都盡量少賣錢了,就讓這些傢伙用煉丹材料來換,只要稍稍逼迫一下,這些傢伙果然還是能夠拿出一些好東西的。

材料已經有了,接下來就是煉製什麼丹藥了。

目前,秦朗就煉製了一種上品靈丹,那就是天外精魄丹。

而毫無疑問,上品靈丹才是真正的好貨色,也是很多宗門都無法煉製的丹藥,如果不是因為秦朗可以煉製上品靈丹,青城派的人恐怕也未必會對他恭敬到這樣的地步,那些青城派的老鬼也未必會將他當回事。

所以,現在要煉丹,就必須嘗試一下上品靈丹了。

當然,最好是對自己還有用的靈丹。

秦朗現在已經達到了武魂巔峰,結成聖胎只是遲早的事情,但秦朗一直都在等待武魂境的大圓滿,從而自然而然地孕育出聖胎來。

巔峰,並不意味著大圓滿。

秦朗在藏區的時候,領悟到了功德之力,這對他結成聖胎有些促進作用,但是秦朗覺得依然還不夠,因為結成聖胎之後,秦朗可能就會前往修真界,見識了他的義兄李瘋子的變態實力之後,秦朗知道元嬰期的修真者是何等地變態,所以秦朗必須將自己的境界煉到大圓滿的境界,這樣結成聖胎之後,武道根基才會牢靠,他才有足夠的實力跟修真界的人爭鋒。

「那就煉製天心丹吧。」

丹靈小和尚向秦朗道,然後給出了天心丹的丹方。

所謂「天心丹」,自然是「體悟天心」的意思,不過傳聞天心丹卻不是道教和佛宗的任何一種丹藥,而是儒教修士煉製的一種丹藥,專門修鍊心性所用。

「什麼?儒教?」秦朗微微詫異,「儒教不都是一些書生、腐儒么?哪來的修行者呢?」

「哼!沒見識了吧,就連我都知道『三教九流』的說法,這三教就是釋儒道三者,而且儒教還曾經跟佛宗和道教齊名的。何況,你縱觀華夏歷史多年,應該知道儒教在整個華夏的文明之中佔據了多大的份量吧?」

居然被一個小小地丹靈給說教了,秦朗同學真心有些鬱悶了,於是他反駁道:「那些儒家的老頭都只是讀書、當官而已,跟修行者能扯上什麼關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