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添一子!?添誰?誰合適?老頭咄咄逼人。

2021 年 1 月 2 日

嘭! 鳳合鳴 陸鳴遠一瞬間好似又想明白了些什麼,天地為棋盤,誰為棋子!?

是蒼生嗎?笑話!就如同老天爺管不了你吃喝拉撒一樣,天地之下,多少人都是螻蟻,只有強者,才配當棋子。

才有機會站在棋盤之上,有鬥爭的機會,即使~失敗!

多少枚黑棋擺在眼前,可是陸鳴遠知道,這裡頭還沒有他!他~還不配當做棋子。

連當棋子的機會都沒有,豈能改變這一切,笑話!

若以我為棋子!

若我為棋子!

怎麼樣!?

若我為棋子,我當避開衝突,直搗黃龍!

再來一盤!

好!

嘭嘭嘭!最後的結果仍舊是黑棋被白棋所滅!

怎麼可能!我為棋子,卻仍舊不能力挽狂瀾,誰可以!?告訴我!

就是你。

不,我~怎麼可能,我在棋盤之中不過是一個~

對了!棋盤之中!若我不入棋盤~

身在棋盤之中豈能做到把控全局,豈能看清機會,豈能獨善其身,做事情必然要受到他人牽絆,收到因果牽連。

若我不在棋盤之中,我便可以為所欲為,操控得當,未必不能力挽狂瀾。

有意思~我原以為~你至少得三天時間才能看清楚第二層,或許,第三層你永遠也看不透,看來鎮山王選你是有他的道理的。

鎮山王~你果然不是鎮山王。

我當然不是鎮山王,鎮山王你不是見過嗎,比我年輕。

那你是~

我之前說過了,這裡是鎮山王印的器靈空間。

你是器靈!?

哈哈,沒錯!老夫正是鎮山王印的器靈,走吧,我帶你去見鎮山王。 跨過大殿之後還有長長的一條走廊,那器靈開口道,我本沒有名字,不過後來衍生了靈性,想著總歸要有個稱呼,想了三年,最後絕定我叫觀棋了。

觀棋~

沒錯,觀棋又笑道,等會見了鎮山王少說多聽。

你這次收穫的軍功不少,不過軍功再多只有兌換了才有用處,你看。

觀棋拿出一個顯靈屏道,你的軍功我已經整理出來了,把你的顯靈手環拿出來,咱倆先加個好友,以後有什麼需要,比如說兌換東西,打聽消息什麼的,可以直接聯繫我。

加個好友!?和一個器靈加什麼好友。

怎麼,看不起我!?老夫現在也一千多歲了,不光如此,我還在戰神工會兼任虛擬監察使,多少人搶著加我好友我都不幹!三二一!不加算了。

好好好!我加!看觀棋的表情,陸鳴遠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那什麼?你真的是戰神工會監察使?

切~如假包換!

戰神工會監察使是什麼地位陸鳴遠不太清楚,不過聽說一府之地,除了府主,再往下就是監察使的權力最大了。

這是什麼世道!一個器靈都能當監察使了,看來以後不努力奮鬥,根本沒有活路啊。

等等!我好像漏掉了什麼!虛擬~監察使~虛擬~

虛擬什麼!虛擬的也是檢查使!告訴你,以後儘管巴結我吧,軍功統計兌換什麼都是由我一手負責,戰神工會裡有什麼寶貝那我是一清二楚!

這麼說?你很牛逼~

很怎麼能夠體現我的牛逼,至少是相當,相當牛逼!

好好好,那你說說我這次該兌換什麼東西,以前沒有什麼經驗啊。

想想你現在缺什麼?短板是什麼?要知道寶貝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觀棋捋著鬍子道。

說的有道理啊!適合自己的~我想想,現在~陸鳴遠想了想,他因為武王境界低,只能單方面走煉體的路子。

之前走了大運,碰到了斬龍刀下的漓龍屍體,融合血脈之後實力大漲,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

這次乾死龍熊之後陸鳴遠又收了一股龍血,雖然還沒想好怎麼用,可估計最好的情況也只能將血脈融合的層次提升一下,對整體實力確實沒有太大的幫助。

可惜了~妖域靈氣混沌一片,要是能回到人族府地就好了。

你想提升武王境界?

沒錯,一旦武王境界提升了,我便能使出更強的神通,到時候對敵豈不是更加輕鬆。

這個簡單,戰神工會有法則晶石,是化天境武皇級別的強者凝鍊出來的,你全部的軍功加起來可以兌換六~五顆。

五顆!?我分明聽見你剛才說六了!

好!那就四捨五入~六顆,便宜你了。

四捨五入!?哪門子四捨五入的。陸鳴遠也是醉了,搖頭道,只有六顆,能頂什麼用?

別小看這六顆法則晶石,已經相當不少了,用的好,估計能讓你提升三個境界!三個境界啊!想想,到時候你就七階武王了!

這麼說,倒還真挺划算的。

我只是個小歌手 那當然!

可是~武王每次進境都需要龐大的靈氣,我~

這就是帶你來鎮山王印的原因了,鎮山王印乃鎮壓妖域氣運的無上法寶,幾千年來幾乎蘊藏了無數靈氣,供你突破到武皇都沒有問題!觀棋大手一揮道。

那太好了!那趕緊的,早些突破,我好大殺四方啊!

慢著!想的美,天下哪裡有白吃的飯吶!靈氣~靈氣也是很值錢的好不好,想要,拿軍功來換!

我靠!不是吧,我在沙場上拋頭顱灑熱血,你他他他~一點靈氣都不給!?

不是不給你,咱倆關係這麼好,可是規矩如此,我也沒辦法啊。

你想想~鎮山王養這麼多軍隊,開支很大的!你上交,不,你兌換的軍功大部分都換糧食了,以後肯定還會爆發多場大戰,軍中糧草供應不上怎辦!你說!人族的未來可都在你的手中!我身為掌管軍功統計兌換的~虛擬~監察使,能以權謀私,為你大開方便之門嗎!?

靠!真噁心!別說了!你是誠心氣我的是不是,鎮山王在哪裡,我去見他!

那不就是,進去吧,鎮山王就在裡頭。

就這?陸鳴遠看著眼前一個不大的好像閉關室的樣子,實在不敢相信堂堂鎮山王就在其中。

沒錯,就在裡面,進去吧。

你確定!?

姜酒里 我確定!好吧~陸鳴遠無語的推門而入,剛一踏進就發現裡頭光線好暗。

怎麼不開燈啊。

然後詭異的房間里又亮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廣源,就看到裡頭空蕩蕩的,十分安靜。

然後漸漸的越來越亮,陸鳴遠看到正對著門口那兒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盤膝而坐的男子,這男子身披白袍,確實是當日在五峰山上的樣子,不過盔甲掛在了一旁。

這是~鎮山王?

陸鳴遠?

啊~屬下見過鎮山王。陸鳴遠拱手道,心想,自己現在也是先鋒營的大隊長,這麼說應該沒錯。

果然,那鎮山王笑了笑,擺了擺手道,坐吧。

陸鳴遠低頭一看,閉關室中兩側各有幾個蒲團,於是就近坐下。

坐下之後結果半晌卻不見鎮山王說話,反倒是閉關室中的壓力越來越強,到後來陸鳴遠甚至不得不調動起氣血之力才能挺身坐直,而鎮山王就好似一頭洪荒巨獸一般。

這是在試探自己?還是~陸鳴遠也沒敢放出氣血感應,但想必肯定如同火焰山一般壯觀。

你~走的可是煉體之道?

果然是。我~屬下氣體雙修,不過自從來到妖域之後,主修的就是煉體了。

嗯,妖域中要想提升境界,絕非易事,走煉體最好不過,而且,現如今妖域的天地法則也一片混亂,再過幾日,恐怕武皇的實力也會大減。

啊!陸鳴遠突然驚醒,對啊,人族在妖域還有那麼多武皇,怎麼會在棋盤上潰敗的如此厲害。

可是~那我到底該不該兌換法則晶石?

我招你過來,確實是有事相商。觀棋你見過了吧。

見過了,觀棋前輩指點屬下超脫之道,還指點了屬下軍功的兌換問題。

哦~他怎麼說的?

觀棋前輩說,晚輩最好兌換法則晶石,我所有的法則晶石能兌換六顆法則晶石。

多少?

六~六顆。難道~說多了?

六顆!?鎮山王大笑,然後又猛地吼道,觀棋,滾進來!

哎哎哎!來了! 王爺您有什麼事?

什麼事!?你!鎮山王都快氣的發抖了,站起來點著觀棋的腦袋道,是你說陸鳴遠的軍功能換六顆法則晶石的!?

啊~是啊!

乾死一頭妖王巔峰妖獸,六顆法則晶石!?你沒算錯!?

沒有啊王爺!

你再說!

真的沒有。觀棋哭喪著臉站起來湊到鎮山王耳邊道,王爺,您快別說了,他現在反正用不到那些法則晶石,我也就是逗他玩玩,較什麼真啊!

不是!你算的有問題啊?!

沒有問題,咱們王府也缺錢啊!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了,這些年養兵花了太多錢了,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能向天君光明正大的要錢,你可別犯渾。

你!

王爺你先別生氣,王爺你想想,咱們王府多長時間沒開過葷了,幾位夫人的衣服多長時間沒有添置了,幾位少爺一個個和士兵同甘共苦,還有您,除了這一身盔甲,還有這身白衣,還有別的衣服嗎!?

我!氣死我了!下不為例!

好好好!下不為例!

陸鳴遠!

屬下在!

觀棋剛才給你算錯了!

不是,王爺你!~觀棋急道,這怎麼能轉頭就把他給賣了!

你閉嘴!鎮山王罵道,回頭我再收拾你。

那個什麼,觀棋這個廢物,他給你多算了軍功!你的軍功,只能兌換三顆法則晶石,我說的沒錯吧觀棋!

咕嘟~老狐狸,觀棋咽了口唾沫,暗中豎起了大拇指。

沒錯沒錯!你看我人老眼花,竟然犯了這麼簡單的錯誤,實在是對不起啊鳴遠,不過~你現在還真是用不著法則晶石,你想想,再過幾個月要麼我們滅了八蟒山,要麼八蟒山滅了我們,而我們又不能把戰場拉到人族府地,只能在妖域解決這場戰鬥。

而只要在妖域,運用法則根本就想都不要去想,不如下功夫提升氣血實力,增強煉體水平呢。

是啊,現如今,我的鎮山王印雖然短時間壓制住妖域的氣運,可卻也擋不住天地法則日漸混亂。

可以說,如果這幾個月,妖域的人族再不崛起,恐怕,就真的沒有什麼機會了。

鎮山王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

這兩人怎麼看著總是有點不靠譜?陸鳴遠想了想又問道,可是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不能在府地決戰,難道是害怕傷及無辜?

當然不是,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這樣吧,我給你說了得了,反正以後你也得知道。

記得那天,我祭起鎮山王印之時,人族府地方向,也傳來一陣震蕩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